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只剩下科力克一个人。

    当他看见正要得手的塔力克,被地狱格斗熊鬼神一般的返身一记飞踢给扫飞出去后,原本也要冲过来进攻的身形,就像是遇到了毒蛇一样,硬生生的刹住身形,并迅速全力施展一记跳跃技能,就冲入弹簧之中,拉伸到极限后被反弹出去,这一飞就足足退后了数千米。

    这时候,离地狱格斗熊主动出击,只不过刚刚过了一秒左右。

    这一秒的时间里,战场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原本占据了绝对的数量优势的三大远古野蛮人,竟然在对方骤然的突击下,一瞬间就四分五裂。

    马道克飞了出去,远远的撞向了数千米开外,通往世界之石神殿入口附近的崖壁上。

    塔力克更惨,飞向另外一个方向的他,前方和脚下都是一片空白,直接就从数万米高的哈洛加斯山巅往下掉。

    科力克则是摄于地狱格斗熊,主动的退后了。

    原本宛若一个整体的三个野蛮人,仅仅在瞬间就被打散,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

    这样一幕,极为的惊人和震撼,就好像一头蛮牛笔直冲撞,竟然将三头站在一起的大象统统撞飞,撞散。

    而这一幕,表现在头顶上空,那四座由能量形成的巨人身上,则像是那座深红色的巨人,以无可匹敌的姿态和气势发出咆哮,虚空之中一拳轰出,毁天灭地,将另外三座巨人炸飞出去。

    这种视觉感官,比之四头数百丈高的巨龙互相对峙撕咬的ji战,更加惨烈,更加震撼。

    ……

    似乎在瞬间就分出了胜负,速度如此之快,就连远远观战的lu西亚,也没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那个坏蛋,以让视觉模糊的急速冲了上去,在半途突然瞬移消失。

    本来lu西亚心里还一惊一乍,暗道这样是不是太鲁莽了,没想到一眨眼间,她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那三个站在一起,摆出无坚不摧的防御阵型的远古野蛮人,就各自飞了出去。

    她在之前,一直想凭借速度优势,将三个远古野蛮人的阵型拉开,分散,以达到从3vs1到1vs1的逐个击破的战术,却没有成功,而这个坏蛋,只是一次进攻,不但占尽了便宜,最重要的是将对面三个野蛮人的阵型完全冲乱打散了。

    这样一幕,让平素冷静无比的天狐圣女大人,那you人的樱张至最大,久久合不上去。

    现在的他,完全有资本乘胜追击,以一打一逐个击破。

    看到这一幕,lu西亚心里既是甜mi,又是复杂。

    原本以为接受了天狐考验过后,可以慢慢追上他的背影,然后,永远的在一起,生活,历练,哪怕是做那些危险万分的任务,形影不离,一直一直在一起……

    没想到,终究还是差的太远,而且这个距离,并没有因为通过了天狐考验而拉近,反而不断在拉大。

    左思右想,越发失落沮丧的lu西亚,咬着两颗虎牙,开始将恶狠狠的目光瞪向场中的地狱格斗熊。

    这坏蛋,没事提升的那么快干嘛,就不能等等本天狐吗?本天狐也是……也是在很努力的磨练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够在在一起生活,一起战斗,不会分开,就那么的……不想和本天狐在一起吗?

    虽然知道这种想法是自己的任性,但是lu西亚还是动用了一下女人的特权,将责任过错完全推卸到对方身上,并咬牙切齿的打算实施一些可爱亲密傲叫的惩罚……

    莫名的一阵寒意,是我的错觉吗?

    眼看着科力克飞快掠后,我想了想,并没有追上去。

    俗话的好,穷寇莫追,虽然用在这里不怎么合适,不过,我的确对皮糙肉厚,但是攻击爆发力不足的科力克,没有一丁点的攻击yu望,除非他肯乖乖站着不动让我轰上一记三重击。

    至于塔力克,别看这家伙一副憨厚耿直的样子,真正战斗起来,那就是阿修罗的化身,擅长战斗技能系的他,在防御方面最弱,但相对应的爆发力极为恐怖,简直就是一台杀戮机器。

    想要对付他,就得做好哔哔不成反被哔的心理准备,战斗技能系的野蛮人,近战有击退,有至晕,远程有双手投掷,再加上由跳跃技能衍生而成的极速闪掠,论爆发速度,他还在地狱格斗熊之上,不好对付,真不好对付。

    果然还是逼迫一下马道克再吧,要是让野蛮人三嗓子吼出来,这场战斗就更难办了。

    想来想去,我这穿越者的思维,也没有想出什么新鲜的花样,前人的智慧不容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抄袭一下他们的战术吧。

    不乘现在占一点便宜,以后的战斗就更难持续了。

    别看三个野蛮人败的那么快,这全是建立在我对野蛮人的了解,以及他们对地狱格斗熊的陌生的基础上,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地狱格斗熊会瞬移,我的偷袭就不大可能会成功,如果知道地狱格斗熊的返身踢,那么塔力克也不会傻傻的从我身后攻击。

    现在,程咬金……不,是地狱格斗熊的三板斧子,已经用了两板,就还只剩下地狱格斗熊的绝对格挡,当然,返身踢的话,他们也不一定就看通透了,不定还能再阴个一两次……

    心里琢磨着战术,我快速向马道克飞出去的方向,追击上去。

    高大结实的身体狠狠撞在崖壁上,反弹回来,如同被击坠的飞机一样,带着呼啸的破空声笔直砸落的马道克,似乎才刚刚从技能打断的僵直状态之中摆脱,在即将脑袋坠地的最后一刻,才来得及一个勉强极力的翻身,避免了面部着地的破相之危,双膝狠狠砸落在坚硬的祭坛石板上,一定很疼吧。

    看到马道克双膝跪着,两手撑地,连手中的剑盾都滚在一旁的狼狈着陆姿势,我顿时眼前一亮。

    马道克,抱歉了,大不了回头再给一瓶萨克水晶酒。

    我在心里意思意思的表达了歉意,手上一点也没留功夫,瞬移,挥拳,正是要痛打落水……落地野蛮人。

    但是拳头刚刚挥出,陡然间,我感到了一阵不妙。

    不对,马道克的反应太迟钝了,根本不像是一个超越领域巅峰境界的高手,既然知道我会瞬移了,那么在落地的一瞬间,无论怎么样,都应该全力做出反应,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为了获得一线喘息而滞留不动。

    要是菜鸟也就罢了,马道克……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失误。

    虽然及时反应过来,可还是太迟了,只见马到个的脑袋依然低垂在地,似丧家之犬一样,但是猛然间,却化身出闸的老虎,那放弃了长剑,支撑着地面的大在地面。

    他这是要做什么,干嘛要和地面过不去,是在暗恨被弄疼了的膝盖吗?

    因为马道克的速度太快,来不得阻止,也来不及瞬移的我,只能在心里勉力吐槽了一记。

    但见,以拳头落地为中心,一道血红色的猛烈冲击波散发开来,眨眼间就波及到我的身上。

    这道鲜红残酷的冲击波,就似一头猛兽的冲击,仅仅是在瞬间,全身就如同被被大菠萝的爪子进行了一通马杀鸡服务,不断剧烈疼痛撕扯,而且头晕恶心。

    在这种连地狱格斗熊的强大防御,也无法免疫痛苦伤害和极度眩晕的恐怖冲击波面前,我立刻就明白了,马道克施展的绝对是野蛮人的终极呐喊系技能——战争狂嚎!

    只不过,呐喊不是要通过嘴巴来释放的吗?可从来没听过光靠拳头砸地……算了,不是有一门技巧叫腹语吗?肚子能话凭什么拳头就不能代替嘴巴发出呐喊。

    我立刻接受了现实,在眩晕清醒过来的瞬间拼命瞬移了几下,以防后续攻击。

    马道克到是精明,在发出战争狂嚎将我击晕以后,占据着绝佳机会的他并未出手攻击。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以攻击擅长,恐怕就算抓住机会狂砍个数十下,也对一看就知道皮粗肉糙的地狱格斗熊形成不了多大伤害。

    呐喊技能,是处于辅助的性质。

    在发出战争狂嚎以后,他一个跳跃闪掠,跑去和科力克汇合了,而这时候,掉下去的塔力克,似乎也回过神来,借着领域境界的飞行能力,试图重新和另外二人汇集。

    这些家伙,还真是缺乏骑士精神,老是琢磨着怎么才能以多欺少,也不知道害臊,有本事来单挑!

    眼看三人就要汇合,再次形成一个整体,我急了。

    对地狱格斗熊的瞬移有了防备以后,想再将他们的阵型打乱,可就没有刚才那么容易了,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刚才的完美突袭功败垂成?

    心里一急,我也顾不得脚下的祭坛了,几记缩水瞬发版的地狱能量炮扔了过去,砸向三人汇聚点的周围,随着几声轰隆剧烈的爆炸升起,整个祭坛战斗空间顿时被火焰和能量气流所充斥。

    弥漫的火焰让视线受阻,也让三个野蛮人顿时警惕起来,动作心翼翼,不敢再向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汇合,而本准备施展野蛮人三嗓子的马道克,也乖乖的将技能重新吞到了肚子里。

    “轰——轰——!”

    又是几道地狱能量炮从尘埃火焰之中窜出,不过准头大失,三人根本就不需进行闪避动作,这几道呼啸的能量炮,都是从他们数十米开外的地方掠过。

    有一道能量炮,甚至落在了祭坛中央的巨石之书上,虽然没有造成任何损伤,但也让三个野蛮人心下大恨,以为对面那头熊是故意这么做。

    他们哪知道,以地狱格斗熊的方向感,不像亚马逊一样千米之外射中一只苍蝇,就算是千米之外给他摆上一头大象,也未必能够瞄得准。

    三人不清楚这一点,自然是悲愤交加,在地狱格斗熊身影闪现的一刹那,眼睛都红了,以杀父仇人般的气势,嗷嗷叫着展开了攻击。

    面对一记二重焰拳轰来,马道克面不改色,似乎忘记了就是这一招曾经将他打的像大虾一样狼狈,不闻不问,反手就是一剑砍下,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但这看似平淡的一剑,却隐约闪烁着红光,我有理由相信,这厮竟然能够用拳头发出呐喊技能,那么用剑发出,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虽然我的二重焰拳能够带给他极大伤害,但是这一剑也必然会落到自己身上,附带上诸如战争狂嚎的效果,眩晕个片刻清醒过来,不定脸就已经被揍肿了。

    塔力克那边也是,不要命的将手中两把武器甩了过来,那威力,那速度,比西雅图克的能量武器投掷,要强上一倍不止。

    我就,就不担心误伤了马道克吗?

    无奈之下,我只能瞬移闪开。

    刚刚闪开,科力克不知道从哪里逼了上来,挥舞着手中的巨斧,手柄足足有三米长,那斧刃就似一扇门板,如此巨大的斧头,愣是让科力克舞的跟细剑一样,有着风卷残云的威力同时又是细水长流,连绵不绝的技巧,将仿佛一张大,要将我给牢牢围困起来。

    哪有那么容易。

    我鼻子哼了一声,面对着迎面砍来的大斧头,不躲不闪,直接摆了一个格挡的架势,在差之以毫的距离内,将斧刃给架开了。

    二重空气压缩拳!

    在科力克惊讶的lu出一丝破绽时,反手就是一拳将他拍飞出去。

    好硬实的家伙。

    感觉到拳头上传来的并非是实打实的沉闷声音,而是如拍在石头上一样,反弹力度甚大,我不由的庆幸,没有选择这头厚皮蛮牛作为攻击点果然是正确的。

    数百招以后,三个野蛮人也渐渐知道了我这双熊掌刀剑不如,足以格挡他们包括技能的任何攻击,以及背后是禁地这几个特点,想再轻易占他们的便宜已经不大现实。

    战局一度陷入胶着状态,凭着地狱格斗熊的三板斧子,我始终没有如愿让他们再次汇集,组成完整的阵型,这样一来,失去保护的马道克自然也不敢轻易施展野蛮人三嗓子。

    但是,为了阻止他们汇合,我也只能忙个不停的闪来闪去,无法很好将攻击击中在一个人身上,先行击破,亏得地狱格斗熊会瞬移,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

    以一个人的力量,对付三个同等级同实力的对手,能在如此长的时间内,不落到劣势,反而是将对方三人逼得无法靠在一起。

    能够做到这点,老实,换做是其他人,足以为这一战而自豪了。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很不爽的感觉,虽然场面上还占了一点优势,却十分的压抑。

    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我就明白了。

    现在的战斗,根本就符合地狱格斗熊的风格。

    虽将三人分开,不让他们集合在一起发挥整体的力量,是再正确不过的战术。

    但是,为了实现战术,我不得不四处瞬移,东敲一下,西挥一拳,南踢一腿,北……北面没人教练!

    简而言之,就跟一个饥饿到了极点的人,面对数十盘美味佳肴,却被规定每盘只能吃一点点的感觉相似,完全不是地狱格斗熊一贯豪迈奔放的打法。

    风格和战术,哪个更重要?

    这个问题只在我的脑海里逗留了不到半秒,就得出了答案。

    又不是生死相搏,当然是要战个痛快才对!

    相通的瞬间,我没有继续像跑堂的店二一样,忙得窜来窜去,一个瞬移直接回到了祭坛。

    三个野蛮人乍一看,还疑神疑鬼,怕我耍什么阴谋,不敢立刻汇合。

    等心翼翼的,心翼翼的聚集在一起,回过神来,察觉到我的挑衅目光,顿时火冒三丈。

    这头熊,还真是狂妄之极!

    “嘿嘿,子,要为的骄傲付出代价。”

    科力克两眼通红,如斗急的公牛一样,话刚落音,他率先冲了上来,巨大的体型,让他的冲刺就如同流星坠落一样恐怖,周围都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塔力克怒吼一声,跟在后面,身体陡然像陀螺一样高速旋转起来,冲头顶上空直坠而下,庞大的扭曲之力将空间搅乱一片,试图我的瞬移。

    而马道克,则是长剑虚空一划,斩出一道深黄色的能量。

    这道能量的威力并不算很大,但却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力量,隐隐之间发出让人恐惧,心神不宁的精神波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道能量斩里,应该是附带了野蛮人的一阶呐喊,又或者是五阶的,这二者之一,都是能令敌人混乱的技能。

    显然,这一招的目的也非常明确,塔力克的旋风,是在力量层次上的干扰和攻击,而他的呐喊,则是在精神层次的干扰和攻击,这双管齐下,就是为了完全锁死我的瞬移。

    然后,围殴至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