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的撒娇
    想通了这一点,我心里自然是悲愤至极,恨不得现在就去抓到那黄段子shi女,让她尝尝那些足以害羞到晕倒过去的羞耻ly。

    可惜,在发泄怒火之前,我现在得先面对小狐狸的怒火。

    “这是洁lu卡临时前帮我整理衣服时留下来的,你也知道她是我的贴身shi女,做这种事也合情合理吧。”

    “哼,你以为我真的不清楚吗?整理衣服会留下……留下这种狐媚子味道?分明就是做了……做了那种事情留下来的味道,你以为本天狐到现在还分不出来吗?”

    见我还敢狡辩,小狐狸重重把鼻子一哼,美目之中流lu出危险的目光,张牙舞爪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

    的确,如果换成是神诞日之前的小狐狸,是觉得分不出这股香味究竟是沾上来的余香,还是做啪啪啪运动时所留下来的浓烈爱哔香味。

    可惜的是,半年前那场盛大的神诞日,让万众欢腾的同时,也让这只小狐狸,在我的身下完成了少女到人妻的转变,从那个懵懂无知,连恋爱是什么东西都不懂的纯洁狐人族少女,一举变成了缺乏理论知识但是拥有了实践经验的候补少fu。

    所以,凭着灵敏的鼻子和实践的经验心得,分辨这两者的味道,对她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题了,我该后悔太早将这只小狐狸拿下吗?

    不,才不会!后悔这种事情,还算是男人吗?!

    虽然在心里很有气势,很mn的这样怒吼了一声,但是实际上,我现在的神说多怂就有多怂,完全就是一副被某个背着书包打着蝴蝶结的死神小学生用手指笔直指着,说出真相只有一个的凶手心虚状。

    “果……果然如此……没错了……和那个shi女……做了吧……做了那种事情吧。”

    如果说lu西亚刚才脑海之中,还打着99%这个数字,那么这一个,那个个位数的9,轻轻跳动了一下,变成了0,整个数字赫然变成100%。

    这个坏蛋……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是自夸,每一个小动作,lu西亚都熟悉无比,都能够清楚的从中猜测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而现在lu出的这种表情……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

    “不……不知廉耻……竟然连……连自己的贴身shi女也不放过……你这个偷……偷腥的坏蛋……明明已经有了本天狐……明明知道要来这里……却……却还敢和shi女做……做那种不知廉耻的事情……这一次绝对……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

    用完全黑化掉的低喃声说着,这只小狐狸全身仿佛被一股黑雾气所笼罩,那根柔软的狐狸尾巴,突然嗤啦一声,六十度高高正正的竖起,上面蓬松柔顺的毛发全部炸了开来,两只拳头紧握垂下,微微低头,上半张脸掩盖在刘海的yin影之中,只能看到黑一片。

    哦哦哦,久违了的小狐狸大愤怒的姿态……话说我在感叹个屁啊,现在这种时候逃命要紧。

    我也顾不得会惊扰外面那些还在辛苦巡逻,誓要擒拿yin贼的正义有为的狐人青年们,一个翻身闪掠,就想冲出帐篷外面。

    可惜,太高估自己被压榨后的体力,也太低估小狐狸的速度了。

    以小狐狸接受了天狐考验,又从三个野蛮人吃货那里训练了将近半年,几乎到达一种鬼魅莫测的极致速度,就算我还精力充沛,并且超长发挥个200%的实力,除非是在妖月狼巫状态,不然也别想凭着速度能从这只小狐狸手上逃脱。

    果不其然,我还没掠出一米的距离,一双小手就已经拦在面前,明明是看似只能用来端起装着红酒的高脚杯轻轻摇晃品味的纤细华丽小手,却轻而易举的将我这个高达的男人一把拦截下来,硬生生的让我的身体停滞在了半空。

    “哼哼,你这坏蛋,想去哪里?”

    “哈哈……啊哈哈……尿急。”

    一段相当简单的对话过后,我理所当然的被小狐狸压了回去,并且是……扔到她的g上。

    喂喂喂,这种桥段怎么如此熟悉,角反过来了吧。

    还没等我呲牙咧嘴的坐起来,又被这只不知道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奇怪东西的小狐狸,重新压了回去。

    两条玉tui跨坐在两边,那让人遐思的香tun,重重落到了我的小腹上,用两只小手摁住我的肩膀,把我的躯干牢牢固定在g上,这种暧昧无比的姿势,若是有狐人恰好在此时闯进来,看到圣洁无比的天狐圣女,竟然以这种强迫xing的侵略姿势,将一个男人压倒在g,肯定要泪奔而去,从此以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你……你要干什么?”

    我艰难的噎着口水,虽然从小腹传来的温热柔软弹xing很是销hun,但是相比之下,还是对接下来的未知惩罚感到更加恐惧。

    紧咬着嘴的小狐狸,就这样压着我,低着头瞪了我好一会儿,那副凶巴巴的表情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双媚眸,开始湿润,腾起了雾气。

    “等等,有话好说,想怎么惩罚都行,就是别哭啊。”

    哪怕是面对艾鲁法西亚萝莉的熊拍亦能面不改的本德鲁伊,最怕就是见到这种情况,此时不由的慌张起来。

    “你……你这个坏蛋……”

    似乎完全没听到我在说什么般,小狐狸鼻子一抽一抽的喃喃起来。

    “一走就是半年,也没个音讯,好不容易来一趟,身上竟然带着别的女人的狐媚子味道,还要用这副……这副yin乱肮脏的身体,碰触本天狐……欺负本天狐,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

    说着说着,眼中的雾气越发浓厚,很快就在眸子之中meng上了一层晶莹闪烁的泪光,樱倔强的微微撅着,似有说不出的骄傲和委屈。

    “不……不可原谅……必须好好……好好的惩罚你这个坏蛋才行……明明已经有了本天狐,明明要找本天狐……还敢……还敢……既然这样的话……”

    小手快速在眼睛上一擦,带着无数水晶般的光点,再次直视过来的小狐狸的双眼,变得果断、坚决而……jiao羞妩媚。

    我的心头陡然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就听到lu出一副仿佛已经决定了什么事情样子的小狐狸,俏脸越发红晕,最后竟然像煮熟的大虾一样通红,甚至隐隐有冒烟的趋势。

    究竟……那个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让她如此害羞的事情,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看着小狐狸虽然羞的大脑发热,嗡嗡作响,但还是紧咬着樱,不肯放弃某个惊人的决定,我心里越发的悲鸣。

    情况好像……好像有些不对劲,对了,那黄段子shi女留下来的过期避孕药……不,是大力丸呢?

    我突然想起神诞日的时候,洁lu卡塞给自己的小瓶子,连忙往身上mo了mo,顿时lu出苦瓜脸。

    在冰谷的时候……已经用光了。

    此时此刻,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就是——仰天大喊,补魔shi女赐予我力量!

    “没办法了……本天狐也是没办法……没办法才这样做……绝对……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只是为了让你这个坏蛋,不去祸害更多的女孩……绝对不是想将你绑在本天狐身边霸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

    到了这种状况还要嘴硬傲jiao的小狐狸,简直萌爆了,一时间,我连自己的小命堪忧的处境都抛在后头,一定不定的盯着小狐狸,要将她现在的模样,声音,深深的刻入脑海之中。

    “干……干嘛这样mimi的盯着本天狐……我知道了,一定又在想那些奇怪的事情吧,对吧!”

    明明好像要对我做出一些更不得了的事情的小狐狸,现在却反而恶人先告状,对我紧盯着的她的目光感到害臊羞怯起来。

    “呜!总而言之,就……就是这么回事,为了让你这个坏蛋……你这坏蛋不能去祸害别的女孩,只好……只好这么干了。”

    这样紧闭着眼睛大声说完,脸已经完全红的跟冒烟的苹果一样,lu出骑虎难下的犹豫以后,逐渐开始自暴自弃起来,颤抖的伸出小手,在我的衣服上mo索起来。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足足用了大半个小时,这只大胆的小狐狸,才算将两人的衣服脱下,变成赤luo拥抱的状态。

    “听听听听……听好了这这这这……这可是是……是那个……那个迫迫迫……迫不得已……所……所以说……说啊……就是……那个……那个……”

    显然,说出这种语无伦次的话的小狐狸,已经羞的意识模糊了,几乎是在靠本能行动。

    然而就算如此,她也没打算放弃。

    然后,淡淡的,jiao媚you人的n吟声,在上午阳光的照耀下,再次徐徐地从帐篷里面升起。

    不知道那些狐人会不会觉得奇怪呢,平时勤快无比的圣女大人,今天为什么……只是在早上lu了一会面,一整天的时间,就窝在帐篷里再也没有出来过呢?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说,总之,不到半个之后,我这个昨晚才刚刚本榨的一干二净的丧家之犬,到是先赢了一回合。

    搂着jiao喘吁吁,不堪愉悦而全身都在颤个不停的无力趴在自己怀中的小狐狸,我发出一声自信满满的鼻哼。

    太甜了,虽然我现在的战斗力已经不足正常状态下的20%,但是,还不是你这只全身满满的敏感点,兼且战斗力比维拉丝也强不到哪里去的小天狐,可以战胜得了的。

    但是,志得意满的我,显然又忘记了一件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好不容易从被玩坏掉的失神状态之中,喘息过来,jiao躯逐渐停止颤抖的小狐狸,当抬起头的时候,那双妩媚眼睛,已经被一层妖艳的淡淡红光说笼罩。

    我:“……”

    前略,天国的奶奶,孙子在一片美丽的花田之中看到了你的身影,相信我们很快就能重逢了。

    ……

    又是被一大早的阳光弄醒,勉强睁开眼睛,恍惚了数十分钟以后,我才回忆起昨天的事情。

    香艳而惨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在我几近灵hun脱壳,以秒速百米的速度快速接近河的彼岸的时候,天狐状态下的小狐狸,才算满足的饶过了我。

    然后连吭都没医生,立刻就昏睡过去,直到现在。

    虽然睡了一晚,体力面前补充了些许,不过想坐起来还是有点困难。

    酸软麻木的身体,只能面前感受到一具光滑温软的jiao躯,像幼猫般的蜷缩在自己怀中,睡的很香甜,很满足。

    这小sao狐狸,还真敢乱来啊,就不怕把我的小名都给榨了么?

    仰望着帐篷顶,我无奈的笑了一声。

    当然,如果对这只小天狐有着深深了解的话,就会知道,她所做的事情,虽然包含着生气在里面,但大部分的动机,其实还是一种久别重逢,宣泄感情的撒jiao。

    因为嘴硬傲jiao的属xing,无法像莎拉和宝贝女儿们她们那样,直接和我撒jiao,就拐弯抹角的通过一些其他方式实现,借此泄自己的感情,这样的小狐狸可真是让人又气又爱。

    “嗯呜~~坏蛋……本天狐还要……还要多睡一会嘛~~”

    梦中的小狐狸到是真情流lu,这样喃喃嘀咕着撒jiao语句,转了一个身,抱着我的一条胳膊,继续做不知什么美梦去了。

    那高耸的玉峰,刚好将我的胳膊夹在里面,完全陷了进去,那种美妙的触感,只能用销hun蚀骨来形容。

    “醒来了,你这只笨狐狸。”虽然很想让lu西亚睡多一会,难得看到她这么可爱的睡容。

    但是,她已经整整消失一天,窝在帐篷里面,和我天昏地暗没羞没躁的厮混了一整天了,要是再不出现的话,说不定玛玛加大长老会猜到点什么,过来探望一下了。

    虽说现在玛玛加大长老似乎也认命了,默认了我和小狐狸的关系,但是被她撞见我们现在这个状态,对于一个老人来说,还是不大好,说不定一个心脏病复发什么的,就倒了下去。

    万一又让其它狐人知道,更是有不知道多少狐人青年会洒泪哈洛加斯,那滔滔泪水将冻结了无数年的冰层都融化掉。

    而我,将在酒吧那些传言里,想着禽兽亲王,后宫长老,百族面首的史诗级称号更进一步。

    为了防止以上的事情发生,我不得不忍住继续观赏小狐狸的可爱睡姿的愿望,摇晃起的她身体。

    “嗯呜,坏蛋,让我再睡一睡嘛,再睡一会就好了。”

    岂料,这只小狐狸不但没有醒来,反而变本加厉的撒jiao,将妩媚俏脸凑上来,不断蹭着我的脸颊,就像讨好主人的小狗一样。

    我:“……”

    好……好可爱,这副撒jiao模式全开的小狐狸,能看到的话,就算背负后宫禽兽长老百族面首什么的,感觉也值得了。

    不过,还真想知道她现在在做着什么样的美梦,竟然如此的敞开被名为傲jiao之门封闭着的x怀,肆无忌惮的真情流lu,撒jiao全开。

    我就这么贪婪的注视着小狐狸撒jiao的可爱样子,一眨不眨,不知道过了多久。

    毫无预兆的,这只小狐狸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

    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就从mi糊转而清醒,超厉害,不愧是圣女大人。

    不过正因为如此厉害,才引发了悲剧。

    因为清醒的速度太快了,导致这只小狐狸在醒来以后,还下意识的坐着梦中的动作——搂着我的脖子亲昵撒jiao的蹭脸。

    察觉到这一点后,顿时,空气凝固了。

    “啊啊啊————!!”

    一声被压抑住的尖叫响起,伴随着天旋地转,我已经被满脸通红的小狐狸踹了下g。

    “我可是无辜的。”

    拍拍身子站起来,我朝抱着被毯紧,缩在g角落,羞的瞳孔直打颤抖的小狐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唯恐天下不乱的添上一把火。

    “想撒jiao的话,就早点说,不用不好意思,我的x膛永远为你敞开。”

    “谁谁谁……谁要和你这坏蛋撒jiao,别做梦了,刚才是意外……不,不对,刚才根本不是意外……也不对,我的意思是说,刚才的举动,你这大坏蛋可别想歪了,本天狐是梦到了玛玛加奶奶,才把你当成了她在撒jiao,就是这样!!”

    小狐狸的双臂笔直举在x前,不断摇晃,说着连她自己都不信的话,看起来,更像是在自我安慰,自我逃避。

    明明一口一个坏蛋,叫的那么甜,还玛玛加……我暗自偷笑,但却没胆子说出来,揭破那层泡沫做的借口,虽然比不上维拉丝,但是这只小天狐发起飙来,也是ting难缠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

    轻咳几声,我爬ang,将缩在角落里头的小狐狸搂起来,轻轻抚揉着她的柔软狐耳。

    “喵呜,哈~~~呜哈哈~~”

    敏感的狐狸耳朵,被我熟练的手法mo的很舒服,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jiao吟,大概是身体还残留着一些梦中带来的本能,在这股舒服之极的感觉下,小狐狸又下意识的用着她的香滑脸蛋,在我的x膛上撒jiao的磨蹭起来。

    这样如是数秒,直到我反应过来,揉着她的耳朵的动作变得僵硬,她才猛地察觉。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这才……才不是撒jiao……撒jiao什么的……本天狐……本天狐……啊啊啊啊————!!!”

    姓名:吴凡

    xing别:男

    职业,德鲁伊

    死亡时间:早上

    死因:死于傲jiao

    撇下g上还冒着烟的尸体,lu西亚立刻去洗了一个澡,将身上那些让她羞涩不已的味道冲洗干净。

    沐浴过后,对着镜子照了好几分钟,她才jiao羞而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脸上那股得到滋润满足的女人特有的艳光,无论怎么化妆也遮挡不了,有过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无奈之下,她只好戴上面纱,借口什么的随便找个就行了。

    然后匆匆出门。

    脑袋彻底清醒过来后,她也意识到自己足足有一整天没有lu面,再不出去走走就坏了,说不定玛玛加奶奶什么时候就会跑过来。

    亚瑞特山巅的练习,昨天没去,今天看来也是去不成了,呜呜,都是那个坏蛋的错,要不是他的话……

    小狐狸一路优雅而不失利落的迈着脚步,接受着路两边投过来的敬佩仰慕等等目光,只是这些目光的主人哪里知道,她们的天狐圣女殿下,看似端庄优雅圣洁的气质下,那张面纱所隐藏的却是一张羞红jiao嗔,艳光四射的俏脸,那颗心,此时也并未是惦挂着整个种族,而是仅仅为一个男人而绽放。

    在狐人族领地内巡视了一圈,处理了数件族务,直到下午天渐黑,小狐狸才扭扭捏捏的回到自己的帐篷。

    “肚子饿了。”

    等了这只小狐狸一整天,我早就满肚子的牢sao,一见她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嚷嚷起来。

    “自己不会弄吗?活该你这坏蛋饿死,懒鬼。”

    小狐狸翻了翻白眼,但还是利索的脱下外衣,系上围裙,向厨房那边走去。

    “我能吗我,你人在外头,我要是在这里生火的话,不是一眼就被人看出来了?”

    “哼,最好是这样,干脆被他们抓去好了。”小狐狸回过头,朝我凶巴巴的lu出小虎牙,晃了晃手中明亮的菜刀。

    “不要,真的会死人的。”回想起那些狐人青年们通红的双眼,我发自内心的打了一个冷战。

    “而且不要说的那么轻巧,我被抓到了,你也这只偷情的小狐狸不会好得到哪里去。”

    “我……我才没有偷情,都是被你这坏蛋逼的!”

    话刚落音,厨房里就发出菜刀慌张砸落的咚一声。

    “你这坏蛋,要是在敢说这些不知廉耻的话,本天狐饶不了你。”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头的小狐狸,从厨房里探出头,凶巴巴的威胁道。

    我立刻禁口,有丽莎阿姨的前车之鉴,我深刻的了解到,在厨房里头,尤其是正握着菜刀或是平底锅的女人,千万不能去惹,不然那把在砧板上切着咚咚响的菜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脖子上。

    小狐狸的手艺……还是那么的让人泪流满面,虽然手艺精美,一看就知道下过苦工,火候也恰到好处,在厨艺方面,可以说并不逊于那些大师。

    唯一的缺点,也是致命的缺点是——依然是那么咸。

    几乎每吃一口,都要灌上一大杯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这高高鼓起来的肚子,究竟是吃饱了,还是喝饱了。

    有时候还真想好好研究一下这只小狐狸的舌头味蕾构造啊,虽然几乎每次见面都要用另外一种方式研究个几次的说。

    还有身体也得仔细再研究一下,这具软若无骨的媚huojiao躯,真的不是因为吃盐太多而导致骨质疏松?

    晚饭过后,小狐狸依然在忙活,看着她将一块块新鲜的肉摆好在盆里,然后往里面倒入让我心惊胆战的量的食盐,最后根据估计,肉的量应该略少于食盐的量,这样一来我都已经分不清究竟谁是调料谁是菜了。

    “在做什么,腌肉吗?”心惊之余,我也不免好奇。

    刚说完,这只小狐狸就回头瞪了我一眼,仿佛我做错了什么。

    “还说,都是你这坏蛋的错。”

    “我又怎么了?”

    “练习,已经足足有两天没去了。”小狐狸气鼓鼓的道。

    “哦,你是说那三个吃货野蛮人是吧。”我恍然大悟,对于小狐狸现在的举动,也有了几分了然。

    “该不会是在准备明天给他们送去的食物吧?”

    “嗯,三位前辈的食量可真不小,不过看他们吃的那么开心,努力也值了。”

    小狐狸擦擦额头的汗水,lu出一股子劳动美的笑容,只是丝毫不能引起我的共鸣,反而更加心惊。

    “你该不会……这半年来,每天都做给他们吧。”

    “嗯,只要去找他们练习的话,都会做,算起来,这半年时间也鲜有空缺,这就这两天……”说完这只小狐狸又脸泛红的瞪着我了。

    我却顾不得欣赏小狐狸流lu出来的的jiao嗔妩媚之美,心里发出一声同情感叹。

    可怜的科力克,马道克,塔力克,你们真的还活着吗?或者是说,那古朴神圣的雕像上已经凝固起了一层盐霜?

    看着小狐狸准备好肉料以后,那些蔬菜水果什么的,也统统加以比本身分量更多的盐,让人完全分不清材料和调料的主次,完全就是一副不吃盐会死星人的模样,我更是抹了一把辛酸泪。

    次日,我和小狐狸通过那段长长的远古之路,来到了风雪皑皑的亚瑞特巅峰……

    每一天只有一章,小七实在不好意思开单章求,只能在末尾喊一声了,月末了,大家看看手头里还有没有,可以给小七不,推荐票也要~~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