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再见小狐狸
    鼻后,为了稳妥起见,我还是顺手塞了一张回程卷轴给小亚瑟王,让她自己回,虽然是很想看一幕亚瑟王雪山千里求生记的说。

    将还颇有留恋的小雪它们召回,四道白光纷纷闪过,空旷寂静的黑夜雪山,顿时连唯一的一丝人气都消失殆尽,只剩下呼呼寒风还在不断吹刮………

    白光一闪,我率先回到了传送站,立刻在守护传送阵的卫兵和法师不解的目光中,立刻回过头,死死盯着传送站之内。

    一道白光闪过是阿尔托li雅,第二道白光闪过是黄段子侍女,第三道百光闪过,没错了,我立刻以飞快是速度将大手一捞,在白光还未散尽以前,就将里面的身影护住,然后往身后一勾。

    小不点亚瑟王也十分默契,在我的大手捞上去的时候,就紧紧抱住,而勾向背后的一瞬间,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松开手,让小小的身躯滑落到斗篷帽子里面。

    有夜色的掩饰,咋一看,我刚才的举动就像是抬起手,自肩膀伸向后脖子抓痒一样。

    配合的如此完美,让我不禁想起了翱翔在天空之上的巨龙,和骑在它背上的龙骑士一起并肩作战,龙炎齿牙爪子尾巴和骑士的长枪配合得天衣无缝,就宛如一座飞行堡垒,将一个一个敌人击坠,在战场上纵横无敌,一人一龙独霸天空流传下了无数壮丽的龙骑史诗。

    虽然脑海里的幻想很美好,但是教练,娄不想当那个坐骑啊,申请龙骑士转职行不行?

    心里悲鸣一声在1回收1了小亚瑟王之后,我们三人立刻行色匆匆的离开了传送站。

    那些卫兵和法师们,看着我们离去的背影,显然还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刚才是亮起了四道白色光芒,应该有四个人使用回城卷轴才对,怎么一眨眼就只剩下三个了呢?

    我可没有义务回答他们径直来法师公会,验明身份以后,坐着那宛如千倍速的旋转木马一样让人头昏目眩,恶心不已的世界之石传送阵,回到了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

    本来应该和马拉奶奶打个招呼报个平安,可是因为小亚瑟王的存在,在精灵族那边消化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接受亚瑟王转生的事实并做出相应的措施之前,我还是没办法擅自向任何人暴lu,这毕竟是事关精灵一族的绝密,如果不是亲自参与了其中的话恐怕就是我这个亲王殿下的身份,都不足以接触到这样的秘密。

    所以,也只能向马拉奶奶说声抱歉了,反正以她的能量,恐怕我们回去不用半个小时,她就能得到消息了。

    只是在第一世界哈洛加斯传送站,准备要回去库拉斯特的时候,我犹豫了起来。

    精灵族那边,我是一定要去一趟的,一来亚瑟王转生的消息过于重大说出去,绝对能在天堂地狱以及暗黑大陆三界之中掀起巨浪,甚至连隐居于世的巨龙一族都可能无法淡定。

    作为当事人,我这个精灵族的便宜亲王殿下有责任以自己的角度向雅兰德兰奶奶汇报一下,第二件事和小幽灵有关,我想要乘这次机会,彻底和雅兰德兰打听清楚小幽灵和精灵族的圣物,那颗水晶之树有什么奇怪的关系。

    雅兰德兰为什么会如此1豪迈1的将圣树之心送给小幽灵一口吃下,如果不了解清楚,我睡觉都难以安稳。

    为了这两件事,我怎么都得亲自跑精灵族一趟,这是不需要再多加考虑的安排。

    但是,却不一定现在就要立刻跟随着阿尔托li雅她们一起回去。

    在去精灵族之前,还有两件事必须优先完成。

    第一件事,就是去见lu西亚那只俏媚小狐狸。

    虽然很想立刻回营地见到维拉丝她们,不过小狐狸也同样想见,虽然在冰谷之中的时候,和她通了好几封信,但是她现在的具体情况,和亚瑞特山巅那三个吃货野蛮人的训练究竟怎么样了,还是想亲眼去看一看。

    而且,要是让她知道我路过哈洛加斯也不去见她一面的话,所面临的新惩罚将会很恐怖。

    在以前,如果我脸皮厚起来,这只嘴硬傲交的小狐狸还拿我没什么办法,但是现在的话,她想拿捏我,办法不用多,只要一个一直接在床上把我榨干就行了。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万剑归宗,大繁至简的道理,古人果然有先见之明。

    “那个阿尔托li雅,咳咳咳,我先不陪你们回精灵族了,有点事情,不过放心吧,最迟两三天就会回去。”我尴尬的挠了挠头,眼神乱晃,不敢和阿尔托li雅的目光直视。

    从洁lu卡那边传来鄙视的目光,身为最了解我的人之一,她哪会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些什么,打算去做什么。

    “是去天忽圣女见lu西亚阁下吗?”不愧是呆毛王,竟然毫不犹豫的一言揭破了。

    “咳咳咳算算是吧。”我一个不差,被口水给呛着,更加心虚。

    “嗯,也好,的确不能厚此薄彼,和狐人族拉近关系也很重要。”

    阿尔托li雅的话一出,不单是我,连旁边的洁lu卡,身形都微微地一歪。

    “乃这个坐骑,不合格,不合格哒,竟然敢擅自扔下主人哒。”

    小不点亚瑟王从帽子里探出头来,抓着我后脑勺的头发不断拉扯。

    “等等等等,我不是刚刚打算跟你请个假吗?坐骑也需要休息时间和si人空间吧。”

    虽然不打算就此屈服于坐骑的地位,不过现在,我暂时不想和这只小不点王斗嘴,所以只能顺着她说话了。

    “呜哒,既然乃这么开口了,本昂也只能同意了,总觉得乃啊,才刚刚当上本昂的坐骑多少天,就老素要请假和擅自行动哒。”

    小亚瑟王困扰的看着我,一副遇人不淑不。是遇骑不淑的神色。

    “好好好,以后一定会好好陪你,这次抱歉了,你们先回去吧。”和这小不点相处久了,我也逐渐mo透她吃软不吃硬的性格。

    “请替我向lu西亚阁下问好。”阿尔托li雅朝我微笑的点了点头,接过小亚瑟王,返身回了传送站。

    “记住,三天,最多只有三天哒。“小亚瑟王不依不饶的从阿尔托li雅的肩膀上探出头,对大声喝道,生怕我这个坐骑会偷偷开溜似的。

    真没办法,她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要说坐骑的话,在精灵族吆喝一声,以她的地位和威信,想要做这件事的精灵绝对可以排个一百里长的队伍,就算是巨龙一族那边,听到数十万年前和它们交好的亚瑟王需要坐骑,都可能会有自动请愿者。

    我哪点被她看上了,改还不行么?

    目送着她们的身影离去,直至消失在黑暗之中,我才摇头晃脑的迈开脚步。

    马拉奶奶那里算了吧,现在晚了,还是不要去打扰她的好,夜袭小狐狸去。

    很介意呢,刚才洁lu卡朝我鞠躬告辞的时候,那一闪而过的阴谋微笑。

    以她爱吃醋的性格,明知道我要去找小狐狸,一口一个笨蛋亲王禽兽亲王是绝对免不了的,但是离去时那恭恭敬敬的一声亲王殿下是怎么回事?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不妙,还是快点去找那只尾巴软软暖暖的小狐狸暖床吧。

    想到这里,我的脚步陡然加快,向哈洛加斯城外掠去。

    虽说现在有从哈洛加斯直通狐人族的传送站点,但我还没傻的忘记,自己已经是狐人族一族年轻男性的首要通缉犯,坐传送阵光明正大的去,和自投罗网没什么区别。

    半个小时后,狐人族的营地已经纳入视线之内。

    一盏盏明亮的高脚火把,将脚下的庞大狐人驻地照成点点闪烁繁星,笼罩在夜色之中忽明忽暗,如同一头打着瞌睡的巨大野兽,高举火把,面色神肃的狐人士兵,时不时从不远处行过,给这个驻地增添了戒备森严的气息。

    防备力量好像比以前大了许多,莫非是狐人族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心里一转,却绝对不肯承认是因为自己数次和小狐狸通jian成功,如视狐人族的警备力量如无物,才导致悲愤的狐人青年们自发加入巡逻之中,以防1yin贼入侵1。

    哼,虽然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太甜了,本德鲁伊现在的战斗力,已经从超级赛亚人吧飙升到超级赛亚人二代了,岂会受困于这样的防御?

    摇身一变,妖月狼巫闪亮登场,紧接着轻轻跃起,瞬间已经出现在了千米高空之中,精神力全面扩散,很快就将底下的狐人族驻地mo的一清二楚。

    然后,便大摇大摆的从空中穿过层层防御,直接来到小狐狸的帐篷上空,这里却是没有巡逻士兵守卫,方便的很,借着夜色,身体如苍鹰扑兔般掠下,就要一头插在地上的时候,突然翻身急刹车,脚尖轻点,悄然无声的落在了地面。

    小心的,悄悄的……

    看着帐篷里面的灯已经熄灭,我更加小心的踮起脚尖,一步一步的接近帐门,轻轻掀开,进入里面。

    呼,潜入成功!心里还没来得及欢呼,突然一双纤纤玉臂伸了上来,紧紧勒住我的脖子。

    “谁?”一声冷冰冰的交喝从后面传来。

    “好你个小狐狸。”

    我岂会被她这招吓唬住,灵混契约在彼此接近的时候,早就已经互相感应,她会不知道来的是谁?

    不用转身回头,我反手一拍,就是照着这小狐狸的翘臀打了下去。

    这手感……啧啧,真是太好了。

    毫无疑问,小狐狸的香臀是几位妻子之中最诱人的,就如小幽灵的脸蛋一样。

    “啊,你这坏蛋!”

    随着惊呼一声想起,勒在脖子上的手臂已经缩了回去,我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将身后交媚的小狐狸搂在了怀里,不断用脸颊蹭着她那毛茸茸的可爱狐狸耳朵。

    “还想吓唬人,看我不家法伺候。

    “这样说着,紧紧搂住小狐狸腰肢的手,轻轻滑落至臀部,不轻不重的拍打起来,发出一声声格外清脆响亮的啪啪声。

    先还是不甘受罚,在怀里挣扎不断的小狐狸,随着时间流逝,那不安分再交躯在怀里软了下来,如果不是被我紧紧搂着,非得如同面团一样瘫软在地不可。

    紧紧埋于怀中的脑袋,逐渐地,传出一声声微弱的交吟,仿佛在极力忍耐般的低沉。但是随着敏感的翘臀不断受到拍击,媚惑入骨的交吟不可抑制的越来越大。

    最后,交吟和清脆的翘臀拍打声组成了一首yin靡乐曲,在帐篷内不断回dang,仿佛将里面染上一层让人欲火沸腾的粉红色调。

    一股媚药般的体香,从lu西亚身上散发出来,很快就充斥满了整个帐篷。

    大脑嗡的一声。我再也把持不住,将怀里倾倒众生的狐狸精搂抱起来,大步踏出,来ang前,重重的将她压倒在床,近乎粗鲁的w吻了上去,一边掠夺着那媚香su骨的唾液,一边不断撕扯着衣裳,lu出大片大片雪白如霜的肌肤,那一双饱满弹性的小玉兔,也嘣的一声。微颤颤luolu在空气之中。

    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的lu西亚,只是轻微挣扎了一下,更似欲拒还迎,迎来更加猛烈的侵略,作为天狐殿下,狐人族领导者的那份冷静和机智,瞬间就被和心上人重逢的狂喜以及不断袭来的快感所笼罩。

    夜色笼罩的狐人族驻地,那些狐人青年们还是热血沸腾的在外围巡逻,警惕着入侵,试图染指他们最高贵美丽的天狐圣女的yin贼,比如说某人,又比如说某人,再或者是某人。

    但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们所制定的严密巡逻路线百米开外,他们投以仰慕膜拜的目光的天狐圣女所居住的帐篷里面,此刻,正发出断断续续,让人血脉喷张的诱人n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