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回归
    第二天一大早,神清气爽的回到冰谷,当即就宣布了收拾妥当准备好后,回精灵族

    亚瑟王的问题解决以后,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去安慰一下家里的交妻女儿们了,恨不得现在就在肩膀上插上一双翅膀飞回去。

    啊!突然想起,我何止有一双翅膀,简直就能插上三双。

    黄段子侍女远远跟在后面,扭扭捏捏的,脸蛋上的红晕,从今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就没有消停,反而有离冰谷越近,红晕越发加深的趋势。

    真是的,还害羞个什么劲啊,忘记阿尔托莉雅生出小亚瑟王前的那些天吗?我们可都是共同度过了一个星期的没日没夜没羞没躁的生活的忠实战友啊。

    对于洁lu卡的反应,我表示了严重的不屑,亏她还是什么黄段子,无节操侍女,看来这个头衔得被我……不对,我才不要这些玩意呢混蛋!

    回去见到阿尔托莉雅和小亚瑟王,对于我和洁lu卡的一夜未归,明显是去干了点什么的事实,阿尔托莉雅显得风轻云淡,毕竟是经历过前些天这样那样的事情,甚至是亲自将洁lu卡扔到我的帐篷里,引燃了主仆三人的荒yin羞耻生活的罪魁祸首,对于这种小事,她现在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

    只不过小亚瑟王……

    我原本以为她会又吵又闹,说什么区区坐骑,竟然一夜未回,没有给她当床垫,要知道这些天她可都是和我睡一起,我的消失,就好比突然换了一张陌生的床,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气息,也不知道她能不能适应。

    见到她,已经做好了被责骂一顿,甚至被小小的胜利之剑追的满冰谷跑的准备了,没想到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撇过头去,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有古怪。

    我顿时警惕起来。

    这种反应太反常了,以这小家伙霸道的性格来说,就算没事也会找事,更何况是自己的坐骑没打招呼就一夜不归这种不大不小的事情,更足以让她理由充分的训斥我一顿,那很萌很的尾音“哒哒哒”,就像机关枪一样扫射不停。

    莫非……

    我突然想到一种可怕的可能性,顿时五雷轰击。

    这家伙,该不会是去偷窥我和洁lu卡了吧!

    我完全有理由这么想,别忘记了神器传承考验的那五块石碑,这亚瑟王,分明就是一只对爱情抱着强烈探索心的好奇宝宝。

    想到这里,我的屁股就坐不下去了,虽然小不点亚瑟也是个母的,我到不是很介意……不,怎么可能不介意啊混蛋!还想像我西lu丝和艾柯lu,我的两个宝贝女儿一样重蹈覆辙吗?

    那件事情,可以说是本德鲁伊一生之中最大的失策,没有之一,和维拉丝啪啪啪的时候,竟然被两个女儿看了个正着,而且那一次,正好是我和维拉丝大玩羞耻ly,让她发出“汪”这样的叫声那一次……

    昨晚没有和洁lu卡做奇怪的事情吧,我回忆了一下,还好没有,就是很认真的在啪啪啪,并未用其什么奇怪的姿势……不对,这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情了吧,认真个毛啊,我在放松个毛啊!

    我承认,我现在凌乱了……亏黄段子侍女还一直处于莫大的羞耻之中,并没有发现这个可能性,不然的话,我怕她现在就要去履行十二骑士传承了。

    不行,得确认一下。

    “阿尔托莉雅,问个问题。”

    乘着小亚瑟王不注意,我偷偷溜到阿尔托莉雅旁边,贼头贼脑的问道。

    “小家伙……亚瑟王,她做完安分不?”

    “亚瑟王陛下的话,昨晚睡的很好,不用担心。”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阿尔托莉雅安慰我道。

    “……”

    她睡的好不好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不过误会也好,要是阿尔托莉雅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反倒要糟。

    虽然从阿尔托莉雅这里得到的答案,似乎能够推翻自己刚才的猜测,但是我转眼一想,不对,阿尔托莉雅是那种吃得香,睡得熟的存在,虽说警惕心很高,但以小亚瑟王的身手,想要悄悄从睡熟的她身边溜出去,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

    “尊敬高贵的亚瑟王陛下哟。”心神不宁的我,并未完全松懈下来,而是又来到小亚瑟王的面前,以膜拜姿势,恭恭敬敬的出现在她眼中。

    “呜哇,乃这家伙,好恶心哒,不怀好意哒。”小亚瑟王吓了一跳,然后立刻呼喊起来,就像在昏暗小巷遇到了流氓的美女一样。

    我:“……”

    看来,这小不点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竟然知道我做出这种姿态,只有三种可能性,一是有求于人,二是心怀阴谋诡计,三是做了什么坏事,反正对对方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换做是一开始的时候,她肯定会很骄傲的抬起头说“乃这家伙,终于学会了一点礼仪哒”,这样想想,那时候的亚瑟王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呢。

    我暗自抹了一把伤心泪水,以此纪念那一去不返的纯真可爱亚瑟王。

    “别这样说嘛,我可是怀着好意,来加深彼此的感情来的。”我笑眯眯的搓挪着双手,一副jian商模样。

    “加深感情哒?”

    小家伙把脑袋一歪,毕竟还是不知世事险恶,竟然犹豫起来了。

    “对对对,嘘寒问暖什么的,比如说……昨天晚上,不知道尊贵的亚瑟王陛下,睡的可好,有没有冷着?”

    我不断点头哈腰着,只是在弯腰的瞬间,在没有人察觉到的角度,目光变得锐利冰冷,死死注视着亚瑟王的神色,企图找到一丝破绽。

    如果她昨晚跑去偷窥的话,听我这么一问,一定会lu出惊慌失措的神色吧。

    “本昂睡的很好哒,不用乃这不称职的坐骑关心哒。”

    岂料,小不点亚瑟,竟然没有lu出任何破绽,只是气呼呼的,似乎对我昨晚一宿未回这件事,在闹着别扭,这样大声嚷嚷道。

    如果这是演技的话,这小亚瑟王……足以让奥斯卡奖都觉得汗颜了。

    “咳咳,真的没问题吗?我昨晚不在,能习惯吗?”咳嗽几声,我并不打算放弃,继续深入问道。

    “难道,就不生气我和洁lu卡,昨晚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吗?”

    这样问总能lu出一丝破绽了吧,我像施展了终结必杀技一样,目光闪过一道锐利。

    然而事与愿违,就在我的必杀技要落到对方身上,决定胜负的那一瞬间……被打断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上来的洁lu卡,通红着俏脸,发出夸张的一声惊呼,手中的茶杯,也十分夸张的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度,正好落到我的头上,啪嚓一声,大量的滚烫茶水从头上倾洒而下。

    “烫烫烫————!!”

    我一蹦而起,哪里还顾得去注意小亚瑟王的破绽。

    “真是两个笨蛋啊。”

    手里端着茶杯的小亚瑟王,看到这一幕,以无可挑剔的优雅姿势和气质,轻轻啜了一口茶,小声嘀咕道。

    “你这家伙啊……”

    我将怒火转向了身后的黄段子侍女,指着头顶上的茶杯,怒眼瞪道。

    在最关键的时刻,我的超必杀地狱三途河之目光如炬的宫廷裁缝大师拷问,竟然硬生生被这家伙打断了,还真想夸她有一手呢,想的都快想要像昨晚一样,照着她那雪白挺翘的屁股拍打一顿了。

    不好,似乎泄lu了什么不该泄lu的东西!

    “啊,茶杯真是喜欢亲王殿下呢。”

    那张通红却又漠然的俏脸上,lu出很假的惊讶表情,然后很假的微笑道。

    “既然茶杯那么喜欢亲王殿下,殿下又是那么的想和谁说说话,将那些不得了的,不能和其他人说出来的过往倾吐出来,那么,就请去那边的角落,和茶杯好好聊一聊吧,一定能成为非常好的朋友。”

    “不得了的不能和其他人说出来的过往究竟是什么过往怎么听着好像是犯罪者的祷告救赎一样,不要随便往我身上添加黑历史啊你这笨蛋!还有我究竟得多寂寞才会躲到那种角落对着一个茶杯喃喃自语啊怎么想那种人不光是寂寞而且都是个变态了吧人生都已经悲哀到哭的说不出话来了吧还喃喃自语个屁啊!!!”我一口气将三张心灵的茶几怒然掀飞。

    “变态有什么错——这不是殿下的座右铭吗?”

    “你……你这家伙啊……”

    于是一个上午的收拾准备时间,因为黄段子侍女的意外乱入,都在吐槽的海洋之中飘dang而过了,想要从小亚瑟王身上探究的东西,也因此不了了之,到最后还是没办法确定这小不断的偷窥罪行。

    终于……要离开冰谷了。

    三人站在冰谷的传送阵面前,我回过头,颇有些恋恋不舍的再次看了一眼。

    甚至包括住了三个多月的冰洞,还有经历了那些难以忘怀的考验的地方,都要告别了。

    虽然是短短的五个月时间,但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我才突然发现,这里竟然是除了罗格营地以外,自己最留恋的地方,或许是因为在这里,发生过太多太多值得自己去留恋的事情和回忆。

    和阿尔托莉雅洁lu卡三人并肩作战,应付那些刁难的考验,雪莉尔……艾鲁法西亚……小亚瑟王……一幕又一幕的片段,在脑海之中闪现,那些难以忘怀的风景,难以忘怀的事,难以忘怀的人,如今只剩下小亚瑟王一个人,跟随着我们离开,其余的都将冰封在这片深深的冰雪世界之中,无人得知,唯独孤寂的寒风相伴。

    再见了,雪莉尔,艾鲁法西亚,一定,会再回来看你们的。

    心里默默念着,我跟随其他人的脚步,最后一个踏入传送阵,在心里的一角,仿佛突然失去了什么,而感到空虚伤怀时,眼前也陡然一黑,再次出现的景色,已经是一处陌生的冰世界。

    这里就是洁lu卡所说的,位于冰冻苔原区域边缘,连接冰谷传送阵的冰洞吗?

    虽然很美,但是却找不到一丁点在冰谷冰洞之中的感觉,果然环境的好坏与否,还是要看和什么人在一起啊,好想好想再蹭那只熊灵小萝莉啊。

    在洁lu卡的带领下走出冰洞,一路上,我都显得格外寂寞,一行四人,只剩下沙沙的轻微脚步声在回dang。

    等出了冰洞,我才回过神来,回头看了一眼。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处高崖脚下,而冰洞的入口位于高崖的冰壁之中,大概有百米左右的高度,此时入口正在轰隆隆的闭合,直到完全关闭以后,那扇并门竟然和周围的冰壁练成一体,巧夺天工,没有丝毫的缝隙可窥。

    不知道的人,哪里会想到这片偌大的雪崖冰壁上,百米高空处竟然隐藏着一扇这样的冰门,一个这样的入口。

    当然,就算真的有这样的幸运儿,命中了这个不到百万分之一的几率,发现了冰门,找到了冰洞深处的传送站,进入了冰谷里面,也不会发生诸如在里面找到不世的神功秘籍,提高十甲子功力的灵丹妙药,或是一大群美若天仙,未经世面的美女,这样好康的事情。

    大概,只能发现一些我们在那里生活了大半个月所留下来的痕迹,比如说……一堆被啃光的冰棍骨头什么的。

    武侠小说里的东西你也信,干嘛不找个悬崖跳下去?

    从身后已经紧紧闭合的冰门上挪开目光,将目光落到前方远方,深深呼吸了一口与众不同的冰冷空气。

    五个月的时间,如此回到哈洛加斯,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只觉得迎面吹来的寒风,都是如此新鲜,如此陌生。

    “我们回去吧……回家吧。”

    回过头,轻轻挑着额前被风吹乱的几丝金发的阿尔托莉雅,朝我嫣然笑道。

    这温暖的笑容,温暖的话语,迅速的填补了空洞般的内心,让我也不自觉的回应着温暖的笑容。

    “是啊,回去吧。”

    那些刻骨的回忆,可以永远留在心里,这双眼睛,却不能总是回头观望,还是要注视现在,注视前方。

    因为阿尔托莉雅的一句话,大家都打起了精神,我正要拿出回程卷轴,却将身旁的洁lu卡,轻轻拉了一下我的斗篷,摇了摇头。

    目光落到阿尔托莉雅身上,见她点点头,似乎是在认同洁lu卡的举动。

    怎么了?

    我lu出困惑不解的目光,一旁的洁lu卡朝我翻了个俏白眼,目光迅速的落了一眼我的头上。

    头上?

    毫无疑问,已经将我当成了坐骑,将我的脑袋当成她的王座的小亚瑟王,此时就在头上,洁lu卡的目光所指,正兴奋的东张西望,观察着这片久违了数十万年的新世界。

    小不点亚瑟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还是不理解,到了这个份上,黄段子侍女已经死心的撇过头去,气呼呼的不理我了。

    变态……不,笨蛋有错吗?!

    凡,就这样让亚瑟王陛下回到哈洛加斯的话,怕是有点不妥。

    还好,阿尔托莉雅及时的心灵传音过来,让我了解了她们的意思。

    一拍手心,我恍然大悟了。

    不错,最近已经习惯了小亚瑟王的存在,才不会觉得怪异,但是让外人看到亚瑟王,一个小小的,迷你型的阿尔托莉雅,挥舞着胜利之剑的情境,恐怕造成的轰动,不会比埃里雅小多少。

    那怎么办?

    等到天黑了再回去吧,不管怎么样,一口气先把亚瑟王安全的带回精灵族再说。阿尔托莉雅显然是早有了主意,立刻回道。

    也好,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我附和着点了点头,看看前路,将小雪它们召唤了出来。

    久违登场的小雪,立刻宣泄的仰头发出一声悠远狼嚎,让我万分的抱歉和汗颜。

    明明将它们带了出来,结果到最后,却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召唤,反倒不如干脆将它们留在罗格营地来的自在。

    不过我也没办法,谁让这次考验如此的一bo三折,大多时候根本没有小雪它们出来的余地,也就在冰洞生活的那几个月召唤出来了,可是又没有战斗的空间和对手,还被艾鲁法西亚那只小萝莉所喜爱,就像我总是忍不住去蹭这小萝莉一样,老是将小雪它们追的跑来跑去,苦不堪言,呛的可以。

    总而言之,抱歉了,还有大半天的功夫,你们就好好发泄一下吧。

    在内心里,朝着五道迫不及待飞窜出去,寻找战斗的雪白矫捷身影,双手合十致以万分的歉意。

    一路上遇到的冰冻苔原区域的怪物,都由小雪它们应付了,只有数量太多,实在忙不过来,阿尔托莉雅才会出手解决,而我……不是不想赚点经验,实在是头上坐着一只小东西,无法安心下来战斗。

    虽然小不点亚瑟王一再对我说,她很擅长于屈驾坐骑一起并肩作战,但是拜托,我可不想那把胜利之剑在脑袋上挥来挥去,说不定一个战斗下来,我就变成秃头了。

    所以,只能满含泪水的对眼前大把大把的经验,投以决然目光了。

    而头顶上的小家伙,似乎也对这么弱小的敌人没有兴趣,赖在上面不肯下来,看着周围不断变幻的景色,那可封印了数十万年的心一下子雀跃下来,胜利之剑高举于手,像是万军统帅一般交稚的不断呼喊。

    “亚瑟昂哒~~~我素亚瑟昂哒~~~”

    初一听挺有趣,但是连续不停的话,就成了魔音灌耳,嗡嗡作响了。

    “那个……亚瑟酱?”

    “不素亚瑟酱,素亚瑟昂哒。”立刻被纠正了。

    是是是,是假发不是桂,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所以说啊,亚瑟碳?”

    “乃这家伙,素在找茬吗?是在找茬没错哒。”

    那把胜利之剑咻一声垂下来,不断在两眼之间的眉心晃动,散发出强大的威慑力。

    好吧。

    “尊敬的亚瑟昂,这次没错了吧。”

    “乃这家伙,要本昂说几次,不素亚瑟昂,是亚瑟昂,亚瑟昂哒……呜!总而言之,乃不能这样叫哒。”

    似乎察觉到了口语的问题,小不点亚瑟发出一声重重悲鸣。

    我自然是在心里笑的肚子抽筋,满地打滚。

    “我说尊敬的亚瑟王陛下,你不觉得小雪身上,更加柔软毛绒暖和吗?”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在这小家伙快要爆发的时候,我连忙神色一正,正经八百的提问道。

    “这样的事情本昂早就知道了,不用乃提醒也知道哒。”依然对我刚才的作弄怀恨在心的小亚瑟,狠狠地交气说道。

    “所以,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的眼光。”

    拿出点敢死队的勇气,我一点也打算开玩笑的重重道。

    “乃……乃说什么哒?”

    被我这认真无比的表情所镇,小家伙一时语塞。

    “难道我说错了吗?不然的话,为什么放着小雪那毛茸柔软的身体不坐,偏偏要坐我这个刺屁股的脑袋。”

    所以说今天主题是,联盟长老教你如何义无反顾的出卖队友。

    “乃素笨蛋哒,这种问题还用问哒?”

    本以为小家伙会痛定思痛,认真反思,然后果断的喜新厌旧,投向小雪的……脑袋,没想到话刚刚落音,就被果断的回答了。

    “因为……”高傲无比的声音,在头顶上高高响起。

    “就算再怎么不舒服,乃也素本昂选定的坐骑哒,本昂怎么可能抛弃自己的坐骑,这种常识还都不懂,你果然素笨蛋,笨蛋哒。”

    咦?!

    虽然被骂了,但是内心一角为什么会涌出感动呢?

    难道本德鲁伊就要被这样驯服,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坐骑救世主了吗?如此新颖猎奇的设定观众真的能够接受吗?

    在我陷入奇怪的思维深渊,而苦苦挣扎,不让自己踏入那个绝对不能接触的奇怪领域的时候,没心没肺的罪魁祸首,却依然在头顶上高声呼喊。

    “亚瑟昂哒,我素亚瑟昂哒~~”

    &nbn,但不知为什么,却意外的具有贯穿力,回dang在这片雪原高空,隐约有一种雄浑威严的气势,仿佛巨人一样的亚瑞特大雪山,也在回应着这小不断的声音,迎接她的回归。

    真是令人不爽,明明我来到暗黑大陆的时候,欢迎的只有腐尸……

    这一路到是相安无事,没有遇到暴风暴雪,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敌人,时间的指针很快就滑落到傍晚,此时的大雪山已经完全黑下,只剩小雪它们无双幽幽冰蓝的眼睛,在黑夜之中不断闪烁,耳中不断响着刮起的寒风,以及夹杂在风中的远方怪物时不时传来的怪异嚎叫。

    作为恐怖电影之中的场景的话,眼前的景色到是合适无比,可惜眼前这几个女孩都是非常之人,盼着她们能害怕的转到自己怀中,也只能是在梦里想想而已,更有小亚瑟王,闹的比那些怪物还要欢,我都已经分不清谁才是怪物了。

    这个时间,哈洛加斯城的野蛮人一族和冒险者,应该都安静下来了吧,闹腾的地方也只剩下酒吧,到时候绕开就是了。

    目光落到阿尔托莉雅身上,得到了同样的意思,然后,我开始了行动。

    “唉。”

    亚瑟王:“……”

    “唉唉~~”

    亚瑟王:“……”

    “我说,你就不关心一下坐骑有什么心事吗?”我忍不住可忍。

    “笨蛋没有心事哒,不会有心事哒。”结果不出声则以,一出声就是犀利的吐槽,不愧是亚瑟王,吐槽等级也是亚瑟王级别。

    我做状擦了擦嘴角的鲜血,lu出凛然目光。

    “我是在想啊,回去以后该怎么办?要是让别人看到暗黑大陆的第一王者,第一强者,第一英雄,最高贵最威仪的人,竟然变成了这样的小不点,身为坐骑,我心里也不好过啊。”

    “呜!”很明显,这句话又是正中靶心,让小亚瑟王发出一声消沉悲鸣。

    有戏,我心里一喜。

    “我的名声到是没什么所谓,反正都已经变成那样……咳咳咳,我是说,我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不想看到伟大的亚瑟王陛下,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冠以小不点之类的不敬之词啊。

    “老是叫本昂小不点的不就是乃这个笨蛋无能坐骑哒!”小亚瑟王气呼呼的挥舞着手中的胜利之剑。

    啧,被发现了吗?我明明都已经尽量将这三个字压在心里了。

    “不过乃说的没错,本昂现在的模样,的确不能让外人看到哒。”

    想了想,小亚瑟王最终还是无奈的向现实屈服了,突然从头顶上一跳,感觉身后的斗篷帽子噗通一下,多了点什么钻在里面。

    哈,这到是合适,我正愁要让她躲到哪里呢,斗篷外面没有口袋,里面的特制口袋到是不少,如果这小不点不怕闷的话,到是忽略了身后的帽子。

    现在问题只剩下一个了,那就是——回程卷轴究竟要用多少张,亚瑟王算不算。

    要是我们三个用回程卷轴回去了,小亚瑟王却被回程卷轴无视,一个人被遗落在这片雪地上,那乐子可就大了……

    今天淋了点雨,发烧头晕,真想倒头一觉睡到天亮,讨厌的梅雨季节。

    感谢小奈克斯童鞋的打赏,在小七生病的时候收到这样一份礼物,很开心的说。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