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决定,约定(下)
    这小家伙,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因为小亚瑟王坐在我的肩膀上,我无法窥到她的脸色,见她一直不说话,心情便焦躁不安起来。

    按道理来说,身为十二骑士传承计划的最大悲痛者,直接导致她失去了十二名最亲密的战友和伙伴,亚瑟王应该对十二骑士传承深恶痛绝才对。

    这是一般的,最大可能性情况。

    但是,现在沉默不语的小亚瑟王,却给这种情况平添了一份mi雾。

    一般情况……最大可能,也就是说,还要考虑到特殊情况,以及极小的另外一种可能性。

    天知道这小亚瑟王,经历过丧失十二名战友的痛苦之后,会不会性格扭曲,心生报复社会的心理,这是一种情况,不过几率不足万分之一,毕竟她可是亚瑟王,心性不可能那么脆弱。

    第二种可能性,便比较大一点了,也较为合情合理。

    十二骑士传承计划,是为了精灵族的将来,为了确保精灵族永世繁盛,最重要的是,为了这个计划,亚瑟王的十二名最亲密,最重要的伙伴,因此而选择了自我牺牲。

    那么,亚瑟王心里会不会因为这样,为了不辜负她那十二名伙伴的付出,同时也是确保精灵族的永世繁盛,而选择支持呢?

    如果阻止洁露卡她们的话,那前一任十二骑士,也就是亚瑟王的伙伴们,所做的牺牲,不就白白浪费了吗?

    即使这个选择,十分痛苦,十分悲哀,但是,对于亚瑟王来说,却失为一个充足的理由。

    ……

    我心里越是这么想,就越没有把握,原本确信亚瑟王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如今天枰却在向另外一边,自己所恐惧的方向倾斜。

    如果亚瑟王站在自己的对立面,面对亚瑟王在精灵族的地位和威严,面对她未来强大的力量,我能够阻止得了洁露卡吗?

    不行,不能再mi茫下去了。

    深深呼吸了几口迎面拂来的冰冷空气,我一把从肩膀上的小亚瑟王手中夺过小葫芦,灌了几口,还好,这小家伙没有喝完。

    哼,敢和我作对的话,现在果汁就不给你喝,以后一丁点也不会让你了。

    不是我自夸,我可是罗格第三吝啬,所以说,快点做出决定吧,是站在我这边,还是选择和我对立。

    默默的一口一口喝着果汁,心里面的那些焦躁不安,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没错,管这小不点站在哪边,只要自己内心不mi茫就行了。

    如果在将来,她站在对立面,支持现任的十二骑士完成传承计划,的确将会成为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强大对手和阻碍。

    但是,只要抱着一颗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让这黄段子shi女乖乖趴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打屁股的决心,亚瑟王什么的,就不会再恐惧了。

    当然,就算小不点亚瑟王现在就宣布她要支持十二骑士传承计划,我也不会对她怎么样,首选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其次,这样做的话,整个精灵族也不会原谅我,说不定连阿尔托莉雅和洁露卡都不会原谅我。

    不过要是真的等到了那一天,若小亚瑟王的心意还是没有改变,我可不会再顾虑那么多,洁露卡和小亚瑟王在我心目中孰轻孰重,一目了然,想必到那时候,阿尔托莉雅也会站在我这边吧,即使是要面对昔日的王,精灵族的最伟大英雄,最强大的强者。

    这人啊,一旦决定就算拼掉自己的性命也要去完成某件事,那么,无论前路有什么阻碍都不会怕。

    最可怕的不是前路有多大的阻碍,而是自身陷入mi茫。

    所以,我现在到是傻乐观的的冷静下来了。

    “看来,乃已经下定了决心哒。”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不点亚瑟,莫非是一直观察着我的神色?见我似乎决定了什么,目光坚定下来,才突然出声。

    重重的把头一点。

    “所以你的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似要确认我这句话的可信程度般,我感觉到了肩膀上一直有一道锐利威仪的目光,在注视着我的脸颊和瞳孔,仿佛高明的剑客,剑神,只要我稍微一露出破绽,就会立刻刺杀过来。

    只可惜,本德鲁伊啊,虽然以混吃等死为目标,不过,却是个坚定不移的爱妻一族,对于要阻止洁露卡傻乎乎的送死这件事,可从来没有mi茫过,动摇过,刚刚,也只不过是对亚瑟王的名气和传奇过于忌惮,想到这样的恐怖存在,可能会站在对立面,成为自己的敌人,一时被镇住了,而产生了稍许的不安和焦躁。

    足足被注视了好几分钟,才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哦哦哦,又是成熟模式吗?

    “十二骑士计划……乃是怎么看哒?”

    本来以为她会公布答案,究竟是站在我这边,还在站在对面,但出乎意料的,小不点亚瑟却问了我这样一个似乎偏移话题的问题。

    “嗯……啊,十二骑士计划呀。”我挠了挠头,寻思着说辞。

    “的确是个不错的计划,某种程度上,完全可以永保精灵族的繁盛。”

    将脸一侧,余光落到肩膀的小家伙那两条在自己x前晃来晃去的纤细小tui上,观察着她的举动,顿了顿,才继续地,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过,它试图让洁露卡去送死,所以,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个狗屁计划。”

    “素这样吗?乃啊,还真是个自si的人类哒。”

    “承méng夸奖。”

    我耸了耸肩,觉得将自si用在这里,并不觉得丢人,相反无si的话,才会后悔一辈子。

    “乃好歹身为精灵族的亲王,精灵族的未来,就一点都不重视哒?”小家伙似乎打算说服我无si一回的样子。

    “精灵族的未来很重要,如果能守护的话,我自然会守护。”

    我干脆伸出手,将小亚瑟王托起来,郑重的放到眼前,和她那双清澈的,散发出一股无名魄力的双眸,一动不动对视着。

    “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怕是钻石,也无法一直永远的绽放光芒,精灵族的兴衰成败,人族的兴衰成败,都是如此,即使是十二骑士,能保得了精灵族几万年,几十万年,但是再长一点呢?还能保证吗?我啊,不会说太大的道理,太好听的话,只想说一句,与其依靠复活曾经的勇者打败魔王,为什么不重新培养一名勇者呢?连一个勇者都不懂得培养的种族,只会一味依赖前人的种族,还有尊严可言,还有去守护的必要吗?”

    这样说了一大通连我自己都稀里糊涂的话,不免有些口干,又灌了一口小葫芦。

    回过头,见小家伙依然紧紧盯着我,目光犀利,仿佛要刺入我的心灵深处似的。

    被她这种目光盯的浑身不舒服,隐约有股赤luoluo暴露的感觉,我只好举手投降。

    “好吧,其实刚才说的都是废话。”

    这样一说,小家伙的碧绿色美丽眸子咕噜的转了一圈,露出好奇的目光,等待我说些什么。

    “咳咳咳……”

    装模作样的润了润喉咙,直到对面传来险恶目光,想起那把锋利的胜利之剑,我脖子一缩,才连忙说到。

    “停,我说,我说就是了。”

    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温和笑容。

    “什么狗屁未来,关我毛事,这种东西让儿子孙子去操心就是了,我要的是现在,我要保护的是眼前的东西,而不是虚无不定的未来,连眼前的东西都保护不了,还敢露出一副堂而皇之的嘴脸说要保护未来,这样的家伙,我保证见一个,踹一个到双子海喂鱼,就是这么简单。”

    一口气说完,我又和了一口果汁,喘喘气。

    见小亚瑟王目瞪口呆的样子,突然想到这番话,可能也捎带连她都骂了个擦边,又连忙补充道。

    “哦,说的不是你,你可是大英雄,有谁有资格对你说三道四,别介意别介意。”当然,这样的解释只不过是越抹越黑罢了,我已经做好了变成拔毛刺猬的觉悟了。

    正要抱头求饶的时候,岂不料,这小不点却突然一个转身,一屁股坐在我的手掌上面,背对着抬起头,默默看着月亮。

    “乃说的……好哒。”

    “什么?”

    与其说我没听清楚,不如说,是怀疑自己幻听了。

    “没听明白吗?本昂啊,就素应该被乃踹到双子海喂鱼的那个家伙哒。”小家伙回头瞪了我一眼。

    不……这个……

    “冤枉啊,我本意并不是说你,而且,你当时也不知道十二骑士在实施这个计划,不是吗?”我眼巴巴的看着对方。

    “不……乃说错了,其实……”

    深深吸了一口气,亚瑟王说出了让我震惊不已的事实。

    “其实本昂……我当时对这个计划,素有所察觉哒,虽然不知道她们,竟然素要用自我牺牲的方式完成这个计划……但这并不能当成原谅自己的借口哒。”

    气氛……完全沉默了下来,看着失落无比的小家伙,这时候该说些什么好呢?该安慰些什么好呢?张了张嘴,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于此刻的亚瑟王来说,任何安慰都是苍白的,如果她因此而陷入了自我厌恶,那么,除了她自己以外,没有人能够救赎得了她。

    “我啊……”小亚瑟王继续喃喃说着,似乎要将这件秘密,一口气揭露出来,让自己的罪恶一面,彻底暴露在阳光之中。

    “我啊,当时知道她们……要通过自我伤害的方式,将十二骑士这份力量传承下去,让精灵族永保繁盛,所以啊,当时犹豫了,动摇了,在精灵族的未来……以及自己伙伴之间……并未及时阻止,不然的话……”

    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其实,我才素这个世界上,最自si的家伙,将自己亲手建立的精灵帝国,当成了宝贵的孩子,而忽视了其他东西,为了它的未来,间接将伙伴推向了深渊哒。”

    “其实……”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被小亚瑟王轻轻挥手打断了。

    呆呆瞭望着夜色当空那轮血红的圆月,不知道此时的亚瑟王,是否也因为这份景色,而想起了十二名伙伴。

    “如果……”

    啪嗒一声,有冰凉的液体,轻轻滑落,碰触指尖。

    “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乃的话……”

    “如果能早一点听到乃这番话的话……”

    这样喃喃着,亚瑟王轻轻的回过头仰望过来。

    回眸之间,有点点的,如同宝石一样的晶莹之光飞溅半空。

    那一头披肩的金色长发,随着微风舞动,将她的半张脸遮挡的朦朦胧胧。

    一瞬间,这张和阿尔托莉雅一模一样的脸蛋,似乎变得模糊起来,逐渐变成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那是有着和阿尔托莉雅相同的美丽,更加威严,更加沉稳,自信的面孔,就仿佛天空的烈日,高不可及,目不可视,面对着这样的存在,除了低头臣服,别无它法。

    同时,又有着更甚于莎尔娜姐姐的冷漠,孤傲,杀伐果断,俯瞰一切存在,那是一种斩杀亿万生命才能凝聚起来的浓烈气势,深藏于心,一旦爆发出来,高举手中的染血之剑,哪怕是恶魔也要为之战栗。

    拥有着仁慈女王与杀戮女王这样矛盾的称号,仿佛是阿尔托莉雅和莎尔娜姐姐这完全两种相反的女王之道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合体加强版。

    这……就是真正的亚瑟王吗?

    为这份美丽和威势而惊呆,许久许久才反应过来。

    或许……的确如如她所说的话,一切就会变得不同。

    但是,很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所以,亚瑟王啊,请体谅我这份哪怕不惜和你对立也要去守护的心情,我不想步入你的后尘,等错过了才后悔。

    “乃呀……”

    不知何时,小亚瑟王又跳回到我的肩膀上坐下,伸出小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不断抚mo,像盲人mo象,要在我这张脸上确认和记忆着什么东西一样。

    然后,她这样说道。

    “乃啊,合格了,身为本昂的坐骑哒。”

    我:“……”

    啊啊,原来之前只不过是试用期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混蛋!

    被当成坐骑还要搞什么试用期,谁能体会我这份悲哀。

    “本昂决定了哒!”

    正当我为试用期坐骑这五个字而陷入人生的失意之中,却突然听到小亚瑟王,从我的肩膀上站起来,用认真严肃的口wěn,大声这样宣布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