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决定,约定
    在迫切而又耐心的等待之中,亚瑟王转生已经有六天了。

    自从那天晚上对话以后,这不点王似乎有了那么丁点的改变,换成之前,她是千方百计的想知道她不在的这数十万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恨不得抓住阿尔托莉雅或者洁lu卡绑在身边了。

    至于我……我这个山寨冒牌暗黑人士,知道的历史不会比她要多多少,在几个问题之下就暴lu了这样的事实以后,这不点亚瑟王看我的目光,除了笨蛋以外,无疑又烙上了文盲两个字。

    哼,真是肤浅的家伙,所谓术业有专攻,本大爷擅长的是数学系知道吗?

    对于亚瑟王的鄙视,我自然不以为意,应该已经习惯了要是哪天她突然lu出崇拜的目光我反倒要觉得毛骨悚然,觉得会是一场席卷暗黑大陆的阴谋在她身上酝酿着。

    话题扯开了,自从那晚过后,她的兴趣似乎改变了,白天的时候,更多是和阿尔托莉雅一起练习,顺便指点一下自己的继承人,毕竟亚瑟王的经验放在那里,阿尔托莉雅只不过继承了一部分,和眼前的正牌相比,被指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到现在我也弄不清楚,这不点究竟继承了亚瑟王几成的战斗技巧经验,我原本以为只有一成不到,现在看来,到是低估了这个数字,只是……真心希望他在心智和性格方面,也能多留下个几成。

    大部分时间,她都如孩子一样天真无邪,易怒,但是也十分的好哄,但是偶尔的瞬间又会表现出无以伦比的成熟以及威严,让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将她当成屁孩还是大人对待了。

    再有一个,我心里很是疑惑,不点亚瑟王……真的搞清楚了该如何恢复昔日的实力和模样吗?是通过不断的锻炼变强,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变强,或者还是其他?毕竟不能把她当做普通的冒险者看待。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家伙很干脆的摇头不知道,当时是晚饭时间,差点就让我手上的碗一个哆嗦,砸破在地。

    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大言不惭,和阿尔托莉雅练习的那么起劲,吃得饱睡得好,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这家伙素笨蛋哒?

    不好,被她的话方式感染了!

    总而言之,这家伙出乎意料的是个乐天派。

    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很是侧目不已——虽然不知道该怎么恢复,但是比起什么都不去做,原地踏步的傻傻等待,宁愿被别人嘲笑,也要付诸行动。

    不点亚瑟王如是道,没想到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心智性格的她,也能出这种话,真是不可瞧的家伙。

    心里这样想着,却被她一副很随意的,若无其事的语气问了一句:“本昂的坐骑哒,乃会嘲笑这样的我哒?”

    发自本能的反应,我爽朗的lu出笑容,朝她竖起大拇指。

    废话,以为本德鲁伊是谁,当然会这么干。

    结果被她提着胜利之剑,绕着冰谷足足追杀了几十圈。

    白天练习,到了晚上饭后,才是历史课时间,因为如此,用了六天时间,这段漫长的历史在阿尔托莉雅口中依然没有到尽头,今晚刚好到地狱入侵的桥段,估计这上万年时间,还得一两个晚上才能完。

    我到是没什么所谓,只是……很想回家罢了。

    休息的时候,我无语的将目光,顺着对面的冰壁镜子反射,落到头顶上的不点亚瑟王上。

    这家伙……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一旦练习停下来,休息喝茶的时间,就会跑到我的头上,仿佛真的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她的王座。

    不……她的确是认真的,这点毫无疑问。

    要不是我强烈反对,就连在三餐的时候,她也想坐在她的王座,也就是我的头顶上,我可不想在吃饭的时候,从头顶上掉下饭粒口水什么之类的东西。

    这家伙的吃相太差,几乎是将半张脸埋入碗中,手中的筷子舞得飞起,一边发出姆姆的狼吞虎咽声,饭粒一边从她的脸颊两边飞出,虽然是很萌的。

    和速度虽快但依然保持优雅,显然是有着良好礼仪阿尔托莉雅相比,简直一个天上地下,一碗饭扒下去,我怀疑有半碗的饭被她糟蹋了,让她跑头顶上吃,恐怕每餐过后我都要去洗头了。

    “我……就那么喜欢我的脑袋吗?”终于,我忍无可忍的咆哮问道。

    心我剪个刺猬头,看还坐的舒服不。

    “啰嗦啰嗦啰嗦,烦死哒,本昂也不素喜欢才这样哒!”

    亚瑟王挥舞着拳头,不断敲我的脑门,接着又开始胡乱拔起了头发,完全就像一个不讲理的屁孩,不知道的人,真还以为是她受了什么委屈的样子。

    “不喜欢的事情就别做!还有别乱动手上的茶杯烫到我了混蛋!”

    “哼哒,虽然不喜欢但必须这样做哒。”

    家伙也不知道是听了我的话,还是心疼溅了大半杯的茶,停下来,这样气呼呼道。

    “因为,乃素本昂的坐骑哒,本昂也知道,现在的实力没办法驯服乃哒,只能做好提前的准备,让乃先熟悉本昂的味道哒。”

    我:“……”

    我只问道了一个奶味,这ru臭未干的家伙,还真把我当成低等智慧的坐骑了么?

    不过……

    眼珠子咕噜一转,我险恶的笑起。

    “熟悉气味是吧,我到是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什么哒,什么哒?”

    不知人世险恶的亚瑟王,轻易的就相信了我的话,也罢,今天就给她好好上一堂课,让她知道这个世上的阴暗一面。

    我伸出手掌,高举头顶,让亚瑟王踏上去,恭敬的她迎下来,放在眼前,在对方好奇的目光注视中,lu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来……先把眼睛闭上。”

    “哼哒,敢骗本昂乃就死定哒。”似乎隐约察觉到了我的不怀好意的家伙,这样歪着头,用困惑的目光看着我,然后乖乖合上双眼。

    这家伙……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吧,什么时候把她卖了估计也不知道,不过这种性格,还真是让人情不自禁的喜爱和心疼,难道这也是她的人格魅力之一?

    看着掌心之中,轻轻歪头,合上眼睛,可爱无比的亚瑟王,我暗自偷笑。

    其实,也不是想做什么坏事,只不过,她不是要让我熟悉她的味道吗?所以……

    机会难得,因为积累下来的仇恨值而深深压在内心深处的,对这家伙的喜爱,这一刻释放出来。

    纯以客观角度欣赏,亚瑟王简直就是……萌爆了!!!

    喜不自胜的,用脸蹭起了掌心之中的亚瑟王,,好软,好滑,好可爱,真想将这只亚瑟王带回家。

    “呜哇哇……脸,脸蹭上来了哒。”

    家伙吓了一大跳,估计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而有些不知所措,也是,以前的亚瑟王,身为第一王者,第一强者,有哪个家伙胆子生毛,敢凑上去蹭她。

    足足用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的家伙,气呼呼的锵一声拔出了胜利之剑,我这几天也不是白混的,在她将手伸向剑的时候,就敏感的察觉到了危机,立刻拔腿跑人。

    “站着别动,乃这个呜礼之徒,竟然用脏乎乎的大脸蹭本昂,死刑,死刑哒。”

    于是,冰谷之中又出现了喜闻乐见的一幕,一个似玩偶般大的精致少女,挥舞着牙签般的长剑,将一个两条腿抡的跟车轮一样的男人追的四处乱转。

    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夜色静谧,血月妖艳……

    对于大多数时间都在刮暴风雪,偶尔停下也是阴沉沉的哈洛加斯来,这一晴朗静谧的夜空,大概在一年的时间里,也难得见到几次吧。

    乘着难得的月色,悄悄从冰谷下面,飞上那足足有万米高的天刃之崖,坐在悬崖边上,百无聊赖的晃着两条腿,抬头瞭望月色,好一会儿,我才叹了一口气。

    大概是继承了原来世界的风俗,虽然是决然不同的血色圆月,但咋一看到,还是能勾引出心中的思乡之情,那朦胧洒下的月光,仿佛映照出了维拉丝她们一张张绝丽可爱的脸蛋。

    mo了mo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葫芦,喝了一口,酒红色的液体从嘴角边流下,显得潇洒异常,放dàng不羁。

    这是从抠门的法拉老头那里弄来的,据他原本打算用这个勒索老酒鬼,可惜是个失败作,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也无法分割空间,用来装纳不同的美酒。

    雪山,静夜,月圆,以及举酒邀明月的忧郁男紫,还真是一副如诗的画面。

    我:“……”

    抱歉,我撒谎了,唯独对自己的酒量有自知之明,所以葫芦里装的是酒吧里专供未成年人的果汁。

    只有心中这份思家,想念维拉丝她们的感情,的确在心中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就在独自品尝着这份孤独和思念的时候,崖底下突然传来轻微的破空声?

    哦,是谁来了?

    阿尔托莉雅?洁lu卡?

    可惜两个我都猜错了,竟然是最不想见到的亚瑟王。

    这家伙,可不会乖乖的陪我在这里悲春伤秋。

    “找到哒,找到哒,乃这个笨蛋,好大胆子,身为本昂的坐骑,竟然敢擅自离开本昂的身边哒。”

    亚瑟王嚷嚷着,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技巧,竟然从那坚硬光滑的垂直冰崖上,左右来回弹跃,慢慢的跳了上来。

    这家伙,脚底长了吸盘吗?

    “眼看最后一跃,朝这边跳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将手掌伸出,恰好这时,她落在了上面,配合的十分到位。”

    话我这个坐骑已经被调教成功了吗?

    对于这种本能反应的动作,我表示泪流满面。

    “我,就算是坐骑也有si人空间,以前那个什么……什么红龙女王,也不可能一天到晚跟在身边吧。”今晚心情格外犹豫,我不想和这家伙斗嘴。

    “离开必须打招呼,打招呼哒。”

    家伙这样嚷嚷道,和她相处久了会知道,在许多事情上,她也不是真的蛮不讲理,只要好好尊重她的存在,这不点还是很好哄的。

    但是我偏偏就老喜欢招惹她,莫非……真的是抖m?

    这个问题不能深想下去了。

    “乃这笨蛋,在这里干什么哒,干什么哒?”

    大概是被我突然流lu出来的沧桑忧郁气质镇住,家伙竟然难得没有和我计较下去,转而问道。

    “没看见吗?我在以酒消愁。”

    我用眼角斜视了家伙一眼,轻哼一声,颇有点“男人的忧郁不懂”的意味。

    “酒?”

    完全无视了我的忧郁而将注意力落到一个可有可无的字眼上的亚瑟王,歪起了头,含着手指,似在努力回忆什么。

    数十万年……哪怕是对亚瑟王来,亦太沉重了,沉重到连“酒”这个最常见的字眼,都必须通过艰难的回忆,才能在转生之前的模糊知识之中,找到印象。

    “本昂知道哒,酒,是酒哒!”

    突然,终于回忆起来了的亚瑟王,兴奋的在我的掌心上蹦了起来,两眼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