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打是亲?骂是爱?
    “我,家伙……噢——!!这家伙,就不能等别人的话完再刺……不对,刺人根本就是不对的行为拜托以后别以堂堂的亚瑟王身份做出这种凶残的行为了!”

    话刚落音就被一道白光刺破额头的我,捂着不断喷出血丝的伤口,语重心长的对对面的亚瑟王教起来

    “呜礼之徒哒,素呜礼之徒哒,不需要讲究哒。”

    家伙高高举着手中的胜利之剑,宛如挥舞着一面旗帜般,雄赳赳气昂昂的叫稚喊道。

    “哼哼,的好,我只对那些不需要尊重的人,才如此无礼。”

    被这样一,我的怒气值蹭蹭上升,一瞬间就达到了可以施展三个超必杀奥义的满凹槽火焰状态。

    “区区坐骑还敢嚣张哒。”亚瑟王的可爱眸子里,闪过一道锐利之色。

    周围的空气,突然之间沉重了好几倍,凌冽的寒霜冰风刮过,将我和亚瑟王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天在动,地在动,云在动,风在动,我和她在动,唯独彼此对视,ji烈交锋出火花的眼神,没有动摇丝毫。

    不知何时,我的手中已经握了上了十字架吊坠,再次化身成熊眼!哔哔哔!哔哔哔的形态。

    请注意,我绝对不是因为忘记了之前起的名字而且觉得太麻烦才用哔消音取代,没错,其实哔哔哔才是本德鲁伊的本体。

    陡然之间,落针可闻的沉重气氛,突然风起云涌,变化莫测,一刹那间无数似闪电一样的白光在其中闪过,等尘埃落定,胜负已然揭晓。

    没错,真正的高手过招,哪需要大战三百回合,只一招,一秒钟,胜负已定。

    在是身为败家之犬的在下,在被浑身红点大的刺孔上传来的痛苦海洋淹没意识以前,最后的念头。

    优雅的坐在专属王座上,亚瑟王接过从洁lu卡那里恭敬递过来的茶水,咝咝喝着,不出的风轻云淡。

    至于合适她这般大的杯子,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这姑且是一个谜。

    “真和平哒。”

    几口热茶下去,亚瑟王舒服的眯起眼睛,遥遥的瞭望远处。

    相比数十万年前,魔兽横行,混乱一片的暗黑大陆,此时此刻的风景,对于她来,无疑是从未有过的和平,哪怕是现今地狱入侵带来的战乱,相比她那个混沌蛮荒,强者如云的鲜血时代,都是巫见大巫。

    若是放在数十万年前,三魔神这种不,大也不大的角色,别入侵暗黑大陆,就是冒个头都得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心遇上死对头,上演追杀万里的桥段,那时候,就连六翼级别的金字塔顶端强者,都时有陨落。

    “乃,泡的茶不错,比兰丝泡的要好喝哒。”亚瑟王不轻不重的夸了一句。

    这时候,阿尔托莉雅结束了训练,从对面稳步走过来。

    目光一扫,见到呈大字形趴在地上,宛如尸体一般一动不动的某人,以及老气横秋的坐在对方脑袋上喝着茶的亚瑟王,阿尔托莉雅不禁微微一笑。

    “亚瑟王陛下和凡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也不知道是哪根呆毛的思维,看到此情此景,她竟然出这样似乎好不着边的话。

    “哼哒,阿尔托别乱话,本昂才不想和这笨蛋关系好哒。”

    亚瑟王高傲的将头一抬,似要掩饰什么般,手中的胜利之剑接连朝下面刺去。

    噗嘶~~噗嘶~~

    顿时,她身边多了几道细细的血红喷泉。

    “只不过……”

    手中的动作一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之间lu出无限缅怀。

    “这笨蛋……到素让本昂想起了和特蕾西刚刚相遇时的情境哒。”

    “是和红龙女王奥芬格莱姆特蕾西阁下的相遇吗?”听亚瑟王这样一,阿尔托莉雅好奇心也来了。

    “没错哒。”亚瑟王嗯嗯的点着头,神色兴奋。

    “刚刚和特蕾西相遇的时候,我们也素不打不相识,被本昂打败以后,她不服气,不断发出挑战,打着打着,就成为了本昂的伙伴哒。”

    似乎回忆起了那段历史,亚瑟王的笑容满是温暖和怀念。

    “不光素特蕾西,十二骑士中的几位,也素这样,和本昂不打不相识哒。”

    莫非这家伙就是那位传之中用魔炮打出了一个大大的后宫的魔炮少女?

    某具装死中的尸体,在心里重重吐槽了一句。

    “梅林老师,本昂的十二名骑士,还有特蕾西,再加上精灵帝国,就素本昂最最最珍贵的宝物哒。”

    这样面带淡淡笑容着的亚瑟王,给人一种璀璨夺目的光辉,就好像一个传之中最伟大的英雄,活生生的从书本之中跃出,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般,如此的真实,有血有肉。

    “能够和这些人相视,并肩作战,本昂的一生,已经无怨无悔哒。”

    哦哦哦,为什么这家伙,此刻的形象竟然如此高大,仿佛头顶上的不是一个不足尺高的迷生命,而是一座万仞之高的大山,让我头重身轻,心中竟然高山仰止的膜拜感,进而内心产生了一股能让她坐在脑袋上莫非是自己的荣幸这样的奇怪感觉。

    不好,不能再想下去了,绝对不能朝那个恐怖的境界踏出第一步!

    “唯一遗憾之事有三哒。”

    只听见家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加低沉,严肃,明明尾调依然带上了一个叫稚的“哒”音,却出奇的让人感觉到一份成熟智慧。

    一定是我产生了幻觉没错。

    “其一,未能阻止她们牺牲。”

    这句话犹如一把重重的铁锤,同时锤在我们三人心中,何尝是亚瑟王,就连我们几个,每每想起十二骑士竟然自愿牺牲自己,选择传承下去,心中都觉得一阵惋惜。

    作为十二骑士的至交好友,亚瑟王心中的遗憾和悔恨,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其二,未能实现理想乡之梦。”

    一改刚才的伤感悲哀,这句话,却是铿锵有力,气吞山河,仿佛让我们看到了那个英姿勃发,挥斥方遒,所向无敌的亚瑟王。

    “其三……”

    到这里,她的语气顿了一顿,却让我们好奇起来。

    第一和第二点都能想到,实在是亚瑟王平生之憾,这第三点嘛,可就在我们的预料之外了。

    “友情,亲情,世间之情,本昂不敢已经体会的七七八八,但亦有所了解,唯独爱情……”

    完之后,无限惋惜的感叹了一声。

    而在亚瑟王低头叹息的时候,却没发现,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稳坐的身形均是轻轻一歪。

    还有她身下的坐骑尸体,也都诈尸般的抖了一下。

    根据那几块石碑上的内容,亚瑟王对爱情的理解和执着,实在已经超脱了正常人的范畴,甚至形容成电波系也不为过,这个话题还是不要深入展开为妙。

    再,这家伙实在是浪费,太浪费了,明明已经坐拥宝山,却还不自知,偏要去羡慕和寻找别人手上的一颗石头。

    只要思路再开阔一点,世俗观念节操什么的,在亚瑟王眼中想必也不过是浮云。

    这样一想的话,其实在她身边,不就有十三个恋爱对象吗?可恶,这可是连glgme里的那些人生赢家,身边都没有那么多,那么优秀的选择

    当年让宅男们羡慕嫉妒恨的咬破了无数条手帕的妹哔公主,也不过是十二个而已。

    最该死的是,以这十三位的忠诚仰慕之心,她完全可以全开后宫而不用面临着无法存档以及二周目的该死设定而必须痛苦的进行是十三选一。

    有如此的丰富资源而不去珍惜,如果不是考虑到这家伙是女性的话,我都想将她处以火刑了。

    噗嘶~~噗嘶~~

    正在心中咬牙切齿的时候,头上突然传来奇怪的,让我不安的声音,就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大脑里面不断流失,脑袋突然有一种轻飘飘的空虚感觉。

    但愿不是智商才好。

    我惶恐的默念了一遍乘法口诀,发现并无议处,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俗话的好,捡啥不要捡shi女,掉啥不要掉智商,前者我已经深受其苦了。

    等那些从脑袋里流失的东西顺着额头流下,染的视线血红一片,我才肯定,原来是血。

    血流多了也不行混蛋!!!

    我猛地一屁股坐起,将脑袋上的家伙甩了出去。

    “笨蛋坐骑,不合格哒,不合格哒!”

    虽然是被突然甩飞,但这种事岂能难得住的亚瑟王,只见她在半空中优雅的翻身一蹬,轻巧落地,姿势无比优美动人,就仿佛是她自己从上面跳下来的一般。

    然后挥剑指着我大声嚷嚷。

    “闭嘴,还好意思,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刺我的头,我的头招惹了。”捂着头破血流的脑袋,我yu哭无泪。

    “乃这笨蛋,在心里坏话,在本昂的坏话,十分失礼的坏话哒。”额头上的金色呆毛哔哔甩动着,这不点如法官一样,用确认无比的口气宣判我的罪行。

    不好,忘记了她的金色呆毛还有如此凶残的功能。

    我暗地里啧了一声,嘴巴却不肯承认。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有什么证据,莫非还懂得心术不成?”我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神不出的蔑视,当然还有一份隐藏极深的心虚就是了。

    “本昂出口的话,就是证据哒。”本来还以为她会挣扎一番,找出点什么证据,没想到直接就出了这种霸道的话。

    “这暴君。”我忍不住掀桌了。

    “啰嗦啰嗦啰嗦,区区坐骑也敢如此嚣张哒。”亚瑟王一蹦三尺高,手中牙签大的胜利之剑更是舞得呼呼作响,白光不断。

    “哼哼,哼哼哼……”我将阴沉了一半的脸抬起,阴沉沉的注视着对方。

    “哪里有,哪里就有反抗,今天就让这不点看看,我这无产阶级之腿的……”

    “嘿哒。”一刺!

    话还未落音,膝盖已然中剑。

    “噢噢噢,这家伙,竟然玩偷袭,还算是亚瑟王吗?”

    “乃素笨蛋,笨蛋,战斗早已经开始了还在啰嗦个不停,啰嗦的笨蛋,笨蛋哒。”回应我的又是无数交错的刀光剑影。

    “哈呼……哈哈……哈哈哈哈……很好,非常好,已经成功的ji怒了我,感到荣幸吧,在这个世间,能够ji怒我的人十根指头都数不过来,应该感到荣幸才……噢噢噢,这混蛋,又刺我了,又刺我了,等我把一句话会死混蛋!”

    “笨蛋哒,啰嗦的笨蛋哒……”

    虽然阿尔托莉雅很想纠正一下,应该是十根指头都能数过来才对,不过这两个人已经完全沉浸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不约而同的端起茶杯,远目注视。

    “凡和亚瑟王陛下的关系……真好。”

    “是的,陛下。”

    “天气真好……”

    “是的,陛下……”

    “今天就让见识一下什么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尝尝被自己的骑士的绝招打败的滋味吧,艾鲁法西亚酱赐予我力量!!”

    双拳紧握,比了一个宇宙爆发的姿势,天空顿时阴沉起来,大地也在为我所即将展现出来的力量而颤抖。

    就让看看我的十分之一……不,是百分之一的力量吧。

    “轰隆隆————!!”

    几道闪电从天而降,正好劈在某个宇宙爆发的人身上,平添一份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