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小小的【窝】
    第一千三百六十的窝

    “请问……”

    我觉得有必要就眼前的事件展开深入调查,于是举手发问。

    “因为太麻烦了有什么问题用一个字表达就够了哒。”

    亚瑟王人小,口气到是不小,这种要求,根本就是超脱了任何语言所能做到的范畴了吧。

    不,或许有一个人可以。

    心里浮现出一个可爱的小小身影,我润了润喉咙,然后……

    “叽”

    这样学着卡洁儿那可爱叫气的稚音,干巴巴的叫了一声。

    亚瑟王:“……”

    “这恶心的家伙别靠近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不是你要求我这样做的么混蛋!”

    我怒了,冒着节操流失的危险按照你的要求用一个字表达出来,明明已经这样做了还有什么不满足?

    “如果非要本昂从啰嗦和恶心中选择一个的话,那宁愿素啰嗦哒。”

    鄙视的目光还在持续炙烤着我这颗受伤脆弱幼小的心灵。

    “这种话应该早点说!”我怒掀茶几。

    “没办法,这是本昂的失误哒。”

    本以为会遭到更加猛烈反驳吐槽甚至是刺击,没想到这小不点亚瑟王到是老老实实的低头承认错误了。

    哦哦哦,莫非这家伙……虽然嘴巴不饶人手上更不饶人,但是其实……其实是个意外的十分率直诚实的家伙?

    我觉得有必要收起成见,对她另眼相看了,毕竟是亚瑟王嘛,心胸不可能会那么小……

    “早就知道乃这笨蛋素个变态,所以这种话的确应该早点提醒才对哒。”双手抱胸的小亚瑟王,这样肯定的点着头,承认了自己的失误。

    “……”

    前言收回,这家伙果然只是单纯的在找茬而已。

    “总而言之,你跑来这里干嘛?”发现无法在口头上占便宜,我一招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简单哒,本昂要睡觉哒,乃素笨蛋哒。”

    一口气用了三个“哒”不留余力的吐槽我的,正是眼前这小家伙。

    “你要睡觉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跑来我的帐篷睡?啊啊,我知道了,怕黑是吧,怕就早点说,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又怎么……噢噢噢,你这个刺人魔王!”

    显然又被那把神出鬼没的牙签刺了一记,我疼的嗷嗷直叫,君子动口不动手,显然,这家伙根本没有一丁点的风度。

    “本昂才不怕黑哒。”

    气呼呼的瞪着我,挥舞手中的胜利之剑,小亚瑟王高声喊道,一副不容污蔑的高贵姿态。

    “那就去和洁lu卡睡,去,去,去。”

    捂着被刺的手心,一边吹着,我一边挥手驱赶道。

    “本昂才不会听乃这笨蛋哒。”小东西将手中的胜利之剑一握,我连忙将手收了回去,避免二度受伤。

    “原因呢,总得让我们知道吧,不然的话,嘿嘿嘿,到时候,要是传出一些亚瑟王怕黑一个人不敢睡觉的奇怪谣言,也不是不可能哦。”

    我承认,我现在笑的十分邪恶,人啊,总是会在压迫之中爆发,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温顺的德鲁伊,而是一头……饥饿不择手段的熊!

    “呜哒,乃这笨蛋……乃这笨蛋……竟敢威胁本昂哒。”小东西可爱的咬着嘴,看模样是已经将我记到了小黑本之中,准备秋后算账。

    “这笔账以后再和乃算,今天就先让乃死个明白哒。”威风凛凛的将胜利之剑一比,上下打量着我,似乎要将我的模样牢牢记住,以便日后报仇,这小东西才缓缓说道。

    “为什么睡在这里,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因为乃素本昂的坐骑哒。”

    “伟大的亚瑟王殿下竟然和坐骑睡在一块,这还真是个惊天的消息。”我故作惊讶,目光充满了调侃。

    岂料,却像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一样,不但亚瑟王,连旁边的阿尔托莉雅都无语的看着我。

    咦……咦咦,我说错了什么吗?

    和坐骑一起睡,这种事情明明很奇怪(当然我和小雪除外),应该不是我的常识产生了偏差吧。

    “阿尔托……这笨蛋……真素精灵族亲王哒?”

    愣了许久,才见小亚瑟王用着一副有气无力的语气问道。

    “千真万确。”

    阿尔托莉雅毋庸置疑的道,只是语气里,也有一种无奈的脱力感。

    “喂喂喂,不要打哑谜好吗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凑上去,lu出眼巴巴的目光。

    “不过,凡是人类,不知道或许也不是太奇怪……吧?”

    小亚瑟王哼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不愿意理我,还是我的阿尔托莉雅温柔,只不过为什么尾音带着上扬的疑问呢?难道不知道她所说的某件事,就连身为一个人类的身份都失格了?

    “凡,要好好记住了,亚瑟王陛下以前的坐骑,是红龙女王奥芬格莱姆特蕾西阁下,是陛下最亲密的拍档和伙伴之一,同时也是实力不逊色于十二骑士的强者。”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好像有点印象的样子,哈哈、啊哈哈……”

    我笑的那叫一个面部抽搐,原来如此,是这样,反正和亚瑟王有关的民间故事和传奇,在暗黑大陆都属于常识范畴,你可以不认识七英雄,但要是说不认识亚瑟王,还有她身边那些传奇的伙伴,那一定会被所有种族鄙视。

    没想到续上次不知道十二骑士的传闻,而被黄段子shi女狠狠鄙视吐槽了一番以后,如今又因为亚瑟王的坐骑,而被继续鄙视,我和亚瑟王究竟有多大孽缘啊喂!

    “所……所以说呢?”

    虽然知道了亚瑟王的坐骑是红龙女王,叫奥特曼……史莱姆什么来着?总而言之是很卡帕的存在,但问题是,这和之前的话题有什么联系?

    只见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这是何等包容的美丽笑容,似乎在说,你连红龙女王都不知道,有这样的疑问,也不出奇了。

    虽然被谅解了但我还是很伤心,就像是在玩glgme的时候攻略一位自己喜欢的要命甚至发誓要和二次元的她结婚的萌角色时,因为一时手抖选错了重要选项好感度瞬间降低十点那种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宇宙末日的感觉。

    “传闻……不,现在应该能够确定了,长年在外征战的亚瑟王陛下,总是和她的坐骑红龙女王奥分割莱姆特蕾西阁下一起睡,已经养成了习惯。”

    还……还有这回事?我听的目瞪口呆,亚瑟王竟然和那个红龙女王一起睡?

    虽然这其中只是十分单纯的关系,我还是很狠狠脑补了一番,红龙女王,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母龙,据说成年巨龙能够以人类的姿态出现,那岂不是说……

    一瞬间,我的脑海之中绽放满了纯洁美丽的百合花,连忙捂住鼻子不让奇怪的东西跑出来。

    “特蕾西的身体好舒服,软软的,暖暖的,睡在她的翅膀下,是无以伦比的至高享受哒。”

    阿尔托莉雅的话,勾勒起了小小亚瑟王的美好回忆,无限缅怀的感叹起来。

    是啊是啊,就跟小雪一样,小雪的雪白软毛也最舒服了,那根毛茸茸的雪白大尾巴盖上来的话,什么高级的天鹅绒被子都比不上。

    我立刻产生共鸣的不断点着头。

    如果不是因为把小雪召唤出来,会打扰我和阿尔托莉雅的二人世界,我早就天天把它当床使用了。

    “不过夏天不会热吗?”化身好奇宝宝的我举手发问,红龙是火属性吧,冬天还好,很暖很舒服,但是到了夏天就会够呛吧。

    “乃懂什么,特蕾西的身体冬暖夏凉,最舒服哒。”小亚瑟王鄙视了我一眼。

    还有这回事,巨龙竟然拥有如此凶残的变温功能?感觉又学习到了新知识的我,略尊敬的看着这小不点。

    “亚瑟王陛下看起来很喜欢凡的样子,被认同是坐骑的话,那就等于是说,将你当成了可以信赖的朋友和伙伴,并没有贬义的意思。”

    阿尔托莉雅在一旁抿嘴笑着,用温暖的目光注视来回注视我和亚瑟王。

    “才不素,才不素这样,阿尔托别乱说话哒。”

    小家伙像是被抓住尾巴的小猫一样,一蹦三尺高,挥舞着那把闪闪发亮的胜利之剑朝我刺过来。

    我勒个去,是阿尔托莉雅说的,关我毛事啊!

    我连忙连怕带滚的躲开,不知道是过于气急败坏还是什么,这一次的剑招明显没有以前犀利,竟然被我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一番闹腾过后,这小不点很快冷静下来,咳嗽数声,用居高临下的藐视目光注视着我。

    “别太得意了乃这笨蛋哒。”

    不不不,我根本没有得意,说到底就算坐骑如阿尔托莉雅的意思,并非是贬义,但是要真因为这个词而兴奋得意的家伙,我想他应该及早去精神科看看,或者是直接加入抖m俱乐部也行,绝对会成为神兽级成员。

    “本昂啊,也素没有办法才这样做,因为这副身体太小需要坐骑代步,阿尔托和洁lu卡都不合适所以百般无奈的才选择乃只素临时的别太得意了哒”

    见小小亚瑟王,上下挥舞着两只小手急匆匆辩解的可爱模样,我有些忍俊不禁。

    真是的……这小不点,宁愿将自己是小不点的体型自曝出来,也不想承认对我有丝毫亲近之意吗?

    “还有,乃这家伙……”

    心才刚刚产生些许的温暖之意,觉得这小不点偶尔也有ting傲叫可爱的一面,只见小亚瑟王直接用剑把我一指,高傲的ting起胸膛。

    “头发短短的,刺刺的,坐在上面一点也不舒服哒,快点把头发拔掉,给本昂长出软软的龙鳞哒。”

    “抱歉我是正常的人类哒。”

    我用漠然的目光回应这种何止是无理简直就是无脑的要求,刚才那点暖意也dng然无存,这家伙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君,轻心不得。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要特蕾西的软软龙鳞,我要特蕾西的软软龙鳞哒。”

    小家伙闹起了别扭,真是的,这家伙真的是亚瑟王吗?或者应该说是智商只有三岁水准的亚瑟王比较恰当吧。

    “龙鳞是肯定长不出来了。”

    眼看小不点闹腾的紧,不安抚她的话,疲惫已经接近临界点的阿尔托莉雅根本无法好好睡眠,无奈之下,我只好投降,并绞尽脑汁想起办法。

    看看着小不点,睡在我和阿尔托莉雅中间,当然不可能舒服了,因为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比她大了十倍,睡的又近,中间的棉被自然被拱了起来,她根本盖不到。

    “睡在旁边怎么样?”

    我指了指自己的外侧,又指了指阿尔托莉雅的外侧,提供了二选一的选项,这样一来也好,我可以搂住阿尔托莉雅香软的叫躯入睡了。

    小亚瑟王左右看了一眼,用不满的目光瞪着我,显然这两个位置都不合意,就算躺在外侧,想要棉被不我们的身体拱起,盖得厚实的话,她也得睡在远离我们半米以外的位置。

    相对于她小小的体型来说,隔着半米的距离,和一个人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到是能够理解她的不满。

    “好吧好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腰间紧握的胜利之剑,为了阿尔托莉雅,咬着牙,装起胆子伸上手臂,将这小不点揽在怀里,手肘微弯轻放,和紧靠的胸膛形成一个似乎刚好适合小亚瑟王的小小身体蜷缩在里面,睡得暖暖的小窝。

    做出这种举动的时候,已经有了被刺的觉悟,不过,小家伙似乎看出我没有恶意,只是不满我轻易碰触她的瞪了一眼,到最后,窝在我的手肘和怀抱之间,探出头,碧绿色的可爱眸子狠狠瞪大着。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