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亚瑟……酱?
    片刻之后,帐篷内,望着躺在床上,香汗浸湿,发出断断续续难受n吟的阿尔托莉雅,我和洁lu卡都陷入了为难之中。)

    这种状况……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好好的就倒下了?

    我的目光落到刚才呆在阿尔托莉雅身边的洁lu卡身上,lu出询问之意,她却摇了摇头,看样子也丝毫没有头绪。

    “莫非是亚瑟王套装又在作怪了?”

    想来想去,能让阿尔托莉雅如此这般的,恐怕也有只有最近闹腾的十分欢乐,却让我痛并快乐着的亚瑟王套装了。

    而唯一的提示,那根不断闪烁光芒的金色呆毛,更是让人mo不着脑袋,心中产生一股就算在面前放一百张茶几也瞬间全部掀翻给你看的吐槽冲动。

    幸好和阿尔托莉雅的灵混联锁,让我在一定程度上能感知到她的状况,虽然不知道她现在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但直觉上,却有着莫名的强烈自信,她一定不会有事。

    只是这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将要发生,阿尔托莉雅要忍受多久这样的痛苦,而产生的焦虑感,始终在心头徘徊,让我无法完全冷静下来。

    “凡……”

    突然间,从阿尔托莉雅痛苦颤抖的樱唇中,微弱的呼出了我的名字。

    “在呢,阿尔托莉雅,我在这里。”

    紧紧握着阿尔托莉雅的小手,我心里一紧,另外一只手探上去,在她冷汗沾湿的额头上轻轻擦拭。

    等了片刻,却没有回应,仔细一看,才发信她原来还在昏迷之中,大概是在梦呓着什么。

    在做什么梦呢?

    莫非是在梦中呼唤着我?想到这里,我产生一股强烈的心疼感,想立刻就将阿尔托莉雅紧紧搂在怀里,或许这样能为她分担一些痛苦,但是伸出去的手到了一半,却又退了回去。

    现在阿尔托莉雅的情况不明,还是让她乖乖的躺在床上,免得生出什么意外。

    最可疑的,无疑还是这根金色呆毛,阿尔托莉雅现在的变化,一定和它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死死盯着额头上那根金色呆毛,以前觉得这家伙挺萌的,现在害阿尔托莉雅变成这样,却觉得它可恨无比,甚至考虑着等阿尔托莉雅好了,立刻建议她将这根不安分翘起的呆毛给梳顺。

    呆毛是本体什么的,都给我见鬼去吧,我只要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的痛苦仍然在持续着,我和洁lu卡却束手无策,唯一能帮助她的,只有尽量的握紧她的小手,将温暖和支持传递过去,并时不时用温热的手巾,在她那白皙如雪,如婴儿一样交nen光滑的肌肤上,小心细细的全身擦拭个遍。

    不然恐怕不到片刻,棉被就会被她流出的汗水打湿。

    幸好阿尔托莉雅有着强大无比的体质,若是普通人,光是这样冒汗就得面临脱水的危险了。

    如此一直忙碌照顾,从阿尔托莉雅晕倒过去,到了晚上,时针接踵指向深夜,阿尔托莉雅的情况依然未有丝毫的好转。

    反倒是那根发光的金色呆毛,闹腾的更欢了,似乎在以阿尔托莉雅的痛苦为温床,光芒越发的夺目耀眼,在深夜的昏暗帐篷中,简直就跟深海的灯笼鱼一般刺眼。

    导致我很是咬牙切齿一番,想找点什么,干脆将这根呆毛剪掉。

    幸好理智阻止了我这么干,虽然没有任何的根据,但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在阿尔托莉雅身上发生了。

    这样一直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

    阿尔托莉雅的情况仍未好转,痛苦已经整整折磨了她十多个小时。

    以她的强大意志,如果不是十分痛苦,就算在昏迷之中,也决计不会发出这样的痛苦n吟,了解这一点的我更加揪心。

    但是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帮她擦拭汗水那么简单的事情,无力的感觉深深涌上心头,只能不断祈祷,祈祷这根该死的金色呆毛,还有该死的亚瑟王套装,能够尽快的安分下来,不要再折腾阿尔托莉雅。

    拜托了,虽然这样病交柔弱的阿尔托莉雅,别有一番巨大反差的强烈美感冲击,让人怜惜无比,但可以的话,我宁愿再也看不到,希望她永远都是那个对我lu出自信的灿烂笑容,总是干劲十足,威风凛凛的女王陛下。

    “凡……”

    大概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只见阿尔托莉雅再次轻弱的呼了一声。

    “我在这,在这呢。”

    十多个小时的昏迷时间里,阿尔托莉雅总是会时不时在梦中喊上一声我的名字,虽然明知道她是在梦呓,并没有清醒过来,可我还是每次都会回应,心中相信着,自己的回应,一定能够带给在梦中忍受痛苦的阿尔托莉雅一些温暖。

    但是这次似乎有所不同。

    我在习惯的回应了以后,突然发现,阿尔托莉雅那双紧闭起来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

    莫非是?

    我心中一动,握了她一晚上的手,再次用力紧了紧,轻轻凑上去,在她耳边细声问道。

    “阿尔托莉雅,能听到吗?”

    睫毛再次颤抖,如是数下,终于缓缓裂开一道缝隙,lu出虚弱的目光,在空中打了个转,最后落到我这边。

    “凡……”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落到实地的呼喊声。

    “我在这里,阿尔托莉雅,我就在这里。”我激动的语无伦次,不断点着头。

    张了张嘴,阿尔托莉雅想说点什么,却突然噎住了似的,吞吐了片刻,才轻轻说了一个字。

    “水……”

    “哦……哦,好的,水,现在就来,马上就来。”

    我手忙脚乱的要站起来,却被洁lu卡用目光示意,然后这小侍女哧溜一下,麻利的倒好一杯温水端上来。

    “水来了,来,慢慢喝。”

    小心翼翼的将阿尔托莉雅半扶起身子,将杯子凑到她的唇边。

    “呜~~”

    唇不断的轻点着杯子里的水,片刻之后,阿尔托莉雅发出一声无力悲鸣,虚弱的目光透lu出一丝可怜无奈之色,眼巴巴的看着我。

    连张嘴喝水的力气都没有了是么。

    我怜惜之心大起,犹豫了几秒,便将杯子送到自己的口中,喝了一小口,再凑上去,轻轻w吻住阿尔托莉雅的香唇,将水渡了过去。

    “呜~~”

    不断冒着汗的苍白俏脸上,泛起一丝丝红云,轻轻眯上的美眸,掩饰不住的羞涩和幸福,阿尔托莉雅乖巧的配合着那灵活熟练的撬开她的嘴唇和贝齿的舌头,强烈的干渴感,让她忍不住下意识的,如婴儿一样轻轻吸吮着从那根火热舌头上传递过来的水。

    一口接着一口,一杯换了一杯,足足喂了五杯水,脸蛋越发滚烫通红,再也受不了如此暧昧的喂水的阿尔托莉雅,忍不住睁开眼睛,轻轻一挣。

    “行……行了,谢谢,凡……”说完以后,俏脸忍不住又是一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心中的紧张和担心过甚,以至于我甚至没有细心去感受刚才的亲w吻,以及此刻阿尔托莉雅脸色酡红的绝世倾城之美,放下杯子连忙就问了起来。

    “大概……还……呜——!!”

    话还未说完,似有一阵强烈的痛楚袭来,如此剧烈,让阿尔托莉雅的话中途变成了痛苦n吟,紧紧咬着的嘴唇,都快要出血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痛苦,才会让坚强如阿尔托莉雅,lu骨的表现出如此让人怜惜的柔弱。

    “阿尔托莉雅,你……你怎么了?”

    我心下大慌,病急投医的取出一根牧师杖,治疗术的白光唰唰在阿尔托莉雅身上闪烁起来。

    摇头,摇头。

    紧紧咬着嘴唇,忍受某种痛苦的阿尔托莉雅,连话都无法说出,只是朝我不断摇头,示意我不用当心。

    都到这种时候了,这笨蛋……

    我急的泪水都快要掉出来了,却毫无办法。

    “呜!!”

    又是一阵剧烈痛楚袭向阿尔托莉雅,让她发出沉闷的悲鸣。

    掌心紧握着的,那只不断冒汗的小手,下意识的反手一握,痛苦袭来,甚至连生命值都bo动起来。

    面对洁lu卡投过来的关切目光——阿尔托莉雅的另外一只手,被对面的洁lu卡握着,她自然知道我这边情况,也十分清楚我的本体刚刚达到伪领域,即使是被阿尔托莉雅这样全力一握,也不是说笑的。

    我摇了摇头,这种疼痛,又怎么能够和阿尔托莉雅的痛苦相比?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松手。

    当然生命回复药剂已经随时准备好了。

    一次又一次的阵痛,继续向阿尔托莉雅袭来,很快,她那头金色发丝就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哪怕是我和洁lu卡不断的为她擦拭。

    除此之外,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没有一丝办法,手中的牧师杖,更是因为不管用被我狠狠扔到了一角。

    看着阿尔托莉雅痛苦无比的交弱神色,那已经咬破的嘴唇,心中就如刀割似的。

    打湿……

    一种奇怪的念头突然涌上心头。

    阿尔托莉雅现在的样子……怎么看,似乎都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既视感。

    模模糊糊之中,我突然忆起了这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没错,不就是跟在原来世界的时候,在电视看到的孕妇分娩的过程,极为相似吗?

    可是阿尔托莉雅的肚子平平,哪可能生什么小孩。

    这种荒唐的念头,才在心中刚刚升起,就被我否决掉了。

    唯一的可疑之处,就只有额头上那根光芒越发闪烁的金色呆毛了,伴随着阿尔托莉雅一次次的阵痛,也跟着忽明忽暗的闪烁,光芒越发活跃,仿佛就要到临界点,即将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我紧紧注视着阿尔托莉雅的同时,也紧张的注视着这根金色呆毛,事前已经和洁lu卡达成共识,只要一有什么不妙的变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冒着以后被阿尔托莉雅怨念的可能性,也要将这根呆毛给剪掉。

    看着那根越发剧烈的呆毛,就如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我的心也逐渐吊到了嗓子去,就在光芒最璀璨的一刻……

    骤然之间,犹如宇宙大爆炸一般,无比灿烂,无疑威仪,无比强大浩瀚的气势,突然从阿尔托莉雅身上——准确来说,是从她那根金色呆毛上爆发出来。

    我和洁lu卡都是措不及防,不,就算有防备也抵挡不了这股气势,毫无疑问的被刮飞了出去。

    整个帐篷在一瞬间就爆裂开来,从里面弹出我和洁lu卡两道身影。

    那股骤然爆发的气势,虽然没有敌意,并未对我们造成太大伤害,力量却十分大,不光是未来得及变身的我,连洁lu卡都被弹出了千米之外才稳住身形。

    好不容易停住后退的势头,我立刻用力一蹬,全力往帐篷的方向返回。

    透过重重的爆发气浪和迷雾,最终回到原处,帐篷早已经变成碎片,里面的家具什么的,自然也无法幸免,但是十分神奇的是,阿尔托莉雅身上身下的被毯却安然无恙,似未收到一丝bo及。

    刚刚从迷雾之中闯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比我早上几秒回来,一副呆若木鸡状的洁lu卡。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我也惊呆了。

    似已脱离了痛苦的侵袭,睡相安详的阿尔托莉雅,正恬静的发出轻微呼吸。

    还没等我为这一幕,而来得及送上一口气,下一眼看到的东西,就将我整个人惊呆了。

    目光从那张恬静美丽的睡脸,再往上挪移一分,阿尔托莉雅的额头,那根高高翘起的金色呆毛上空,一团直径不到半米的金色光球,正静静浮于半空。

    金色光球里面,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丝……人影的轮廓?

    “呃……”

    发出一声脱力的n吟,我一屁股坐倒在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究竟该如何吐槽才好。

    就在气氛诡异的一片安静,我和洁lu卡都呆了眼的时候,那团金色光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然摇摇晃晃的,如果潺潺学步的婴儿一般,往我的怀里飞过来。

    下意识的,我伸出双手,接住了光球。

    就在掌心将它托住的一刹那,光球爆发出夺目金光。

    等光芒过后,我立刻睁开眼睛,看向拱起的手心,这一次,更是呆的不知所然。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