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突变,阿尔托莉雅发光了?!
    “舆恼啊。”

    又是一天练习过后的休息,我抱着头,陷入了平凡人的苦恼之中。

    跑酷族式的奔走训练,的确是能看出效果,脑海之中的经验技巧,以及本能反应,已经渐渐能适应妖月狼巫的新速度了,就算要面对一场恶战,我相信,虽然没办法十全十美的发挥出妖月狼巫的战斗力,但至少不会因此而出丑。

    不过,这样的成绩显然无法让我满意。

    盖因为,兴冲冲的制定训练行程,排好顺序,甚至是练习了数天过后,我才猛地醒悟一件事情。

    艾鲁法西亚萝li教我的熊灵融合怎么办?

    这貌似也是一项相当hua时间的活。

    还有地狱格斗熊,虽说战斗力已经成型,但是,放久了的被子,也要时不时拿出来晒晒,是这个道理不?人其实和机器很相似,哪个部位久不用了,就会生锈,僵硬,变得不灵活了,所以说啊,还得抽出一部分时间,用以地狱格斗熊的日常训练上。

    这些事情,就是我现在的苦恼之源。

    妖月狼巫作为新生的力量,肯定要扎好基础。

    本体的力量事关重大,甚至影响到我以后能走到什么程度,是最为核心的部分,所以熊灵融合也根本不可能落下。

    而地狱格斗熊,作为我现在最强大的作战工具,如果疏于练习的话,会直接导致我的战斗力下跌,这可不是什么可以一笑了之,不当一回事的事情,别说妖月狼巫还不具备进行一场恶战的能力,就算具备了,地狱格斗熊所拥有的一些优势,也是妖月狼巫永远无法填补的,可千万不能顾此失彼。

    因此,所以说……

    “好想要一间时1哔【房啊。1,双手托着下巴,我再次苦叹一声。

    “是啊,若是有一间时1哔【房的话,禽兽亲王就可以在里面囚禁各族美女,为所欲为,过上荒yin无度的生活了。1,若无其事的插入我的自言自语中,并且妄图用一副轻松自然的口w吻,去扭曲某些事实,以达到诋毁我这救世主的英伟形象的黄段子侍女,将一杯热茶递了过来。

    “第一个关的就是你。”我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接过茶杯,啜了一口。

    为了防止她老是用端茶的手法调戏我的面具,在上当了好几次以后,我已经养成了练习结束后取消妖月狼巫变身的习惯了。

    哼,这种小伎俩,本德鲁伊只要认真起来,轻轻松松就能化解掉。

    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洁lu卡一眼,我高深莫测的轻轻一笑。

    “都已经对我犯下这样那样的兽行了,到最后还是不肯饶过吗?

    不愧是禽兽亲王。”这黄段子侍女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状,光看上去,

    真比白毛女还要凄惨。

    “能够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种话,我才该说果然不愧是你才对。1,眼看阿尔托li雅不在,我凑上去,在这笨蛋侍女的柔软香唇上啃了几口才罢休。

    “禽兽!”

    手里端着茶壶,眼睁睁看着我明目张胆袭来却无法躲开而被w吻了个正着,更因为下意识的配合着伸出香舌,就仿佛被主人调教许久的小狗,明明不愿意却因为某个动作而自然的产生本能反应,羞了个满脸通红的洁lu卡,轻骂一句,也不知道是在恼我的突然举动,还是在恼她自己的身体不争气。

    “还害羞个什么劲,我们不是jian夫yin妇好多年了么?”我朝她眨着眼,结果自然是得到了一记俏白眼。

    想要对付这无节操侍女,果然就得比她更无节操才行,我洋洋自得的想到。

    只不过代价是不是大了一点呢?每次胜利以后,是不是心里的某一处角落,总感觉特别的空虚,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那里大量流失了呢?

    心里这样的不妙想法,一闪而过。

    “所以呢,究竟是烦恼些什么?”

    大概老远的就看到我在这里唉声叹气,而特地跑过来吐槽我不辞辛苦特地赶过来吐槽还真是谢谢了呢混蛋!

    重重将心灵的茶几掀翻了好几张,我才喘息着,将烦恼的事情一股脑说出来。

    “还真是晃人的烦恼。”这黄段子侍女的吐槽,一针见血,犀利得无以复加。

    为了表示内心的极度愤慨,我沉默,不鸟她。

    “明明只是个笨蛋亲王而已,却偏偏自大的想要同时解决三件事情,果然因为是笨蛋而在自寻烦恼么?1…

    这家伙啊……我不出声她还越发嚣张了。

    抬起头,投以险恶目光,却突然发现这笨蛋侍女的眸子之中,带着一丝………认真?

    莫非是在担心我?

    想了想,她刚才说的话虽然是句句穿心见血,但也不无道理,无论是妖月狼巫的境界稳固,还是本体的实力提升,娄是地狱格斗熊的日常训练,这三者,就算是换成是绝世天才面对,也不可能找到一蹴而就的办法。

    对我来说,难度太高了,高的根本就没必要去苦恼,简而言之就像接了一个旧x失败率的任务一样。

    再次抬起头,我看向洁lu卡的目光已经不同了。

    咦,在记些什么?

    见这笨蛋侍女低头聚精会神的在小黄本上刷刷记录着,我乘她一个不防抢了过来。

    只见崭新空白的小黄本上写着一行字。

    某年某月某日,笨蛋亲王因为苦恼yin欲的时间不够而浪费时间苦恼着……

    “你……你这家伙啊。”

    紧握的拳头冒起一根根青筋,心里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对着笨蛋侍女的改观,也立刻烟消云散,只剩下最原始的痛打她一顿屁股的。

    不用说,见势不妙的洁lu卡立刻抛弃掉了她最忠诚的战友小黄本,拔tui跑人还不忘记把茶壶杯具收好手脚到是麻利得很。

    “然后呢,终于选好了方向?”

    以本体之躯追赶洁lu卡,我还是太天真了,一番追逐过后我气喘细细的弯下腰,面对着气定神闲的站在面前,游离于我的偷袭范围之外的黄段子侍女,听到她这样问。

    “没有。”我很自豪的挺起x膛。

    “只有对于自己是笨蛋这点,到是十分自豪的承认了呢。”洁lu卡自然不会吝于吐槽。

    “所以说啊,我已经决定了,想练习哪个就练习哪个。”

    鉴于最近这黄段子侍女的状态大好,斗嘴老是处于下风,我决定避其锋芒,等她的气势弱下来再行反击,因此大脑自动过滤掉了吐槽的部分。

    “这样效率不是会很低吗?“话是这样说不过,果然还是顺其自然好了,笨蛋就应该有笨蛋的觉悟对不。

    茅塞顿开的心灵不断涌出干劲,就好像发现了某种不断触动着自己的痒处的新奇事物一样。

    糟糕,似乎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变身地狱格斗熊了,怪想念那种无限瞬移后的眩晕失向感哦不对,是刺激满足感才对。

    朝目瞪口呆的洁lu卡罢了罢手光芒一闪,毛茸茸的布偶熊华丽登场。

    “嘎姆!!”

    就是这口气势,一鼓作气瞬移到哈洛加斯吧嘎姆!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就犹如在整理杂物的时候,不小心找到了童年时看过的一本漫画,或者是玩过的一部掌机而情不自禁的重新拾起一般,玩的有点得意忘形了。

    虽然不大愿意,但还是得好好感谢洁lu卡,因为有她在,因为她那些腹黑毒舌傲交的黄段子吐槽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将我从烦恼和悲伤之中拉扯出来,等斗嘴打闹过后,回过神来心中只剩下了让人哭笑不得的愉悦和温情。

    这份心意,这份别样的傲交式的关心,我不想辜负。

    “洁lu卡,凡这是……”

    结束一个阶段练习,稍作休息的阿尔托li雅回来,正巧看到一头毛茸茸的布偶熊,像是上了过量的发条似的,不断在冰谷的范围内进行瞬移,留下一连串的残影,远远看去,到处都是,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就仿佛出现一群浩浩dangdang的布偶熊大军。

    “这该怎么说呢?”洁lu卡困惑的歪起头,考虑片刻,不大确定的回答自己的主人道。

    “男人心血来潮的……浪漫?”

    其实她是想说犯傻的,不过想想这笨蛋一直在犯傻,这样说似乎太便宜他了,所以还是作罢。

    “这样吗,凡可真是干劲十足。”

    阿尔托li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听懂了洁lu卡的话,该说果然是一对手足情深的主从么?

    端坐在铺了毛毯的席位上,两个女孩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四周熊影重重,光这份淡定的功夫,就足以让世人膜拜。

    “洁lu卡。”

    沉默良久的阿尔托li雅,突然出声。

    “抱歉,这一次,把你也连累进来了。”

    “我就接受陛下这份歉意吧。”洁lu卡顿子顿,轻轻转动着手中的茶杯。

    “不过,这份歉意,可不是因为陛下所说的什么连累,而是刚才那句话。”

    &r/>“我啊,可是很喜欢亲王殿下,不会输于不,是更胜于陛下,所以陛下所说的连累之言,是对我这份喜欢的轻视,为此,我接受陛下的歉意。”

    阿尔托li雅愣愣的看着洁lu卡,似乎眼前的贴身侍女,变得陌生了一般。

    不过,笑意很快自她的嘴角浮现。

    “洁lu卡,你变了不,或者应该说,这才是以前的你。”

    目光流lu出缅怀之色,阿尔托li雅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她未成为精灵族的女王,未接受亚瑟王的传承之时和洁lu卡姐妹一起的那些温馨回忆。

    “抱歉,一直以来让陛下担心了。”将杯子摆在嘴边,借此挡住些许不好意思的神色,洁lu卡像是犯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目光躲闪,含糊不清道。

    “这份歉意我也接受了,若不是知道你在雅兰德兰奶奶身边,有她照顾的话,我还真放心不下,或许会考虑一直把你留在我和卡lu洁的身边。”

    看着因为这番话发出一声悲鸣的洁lu卡,阿尔托li雅的笑容越发如同大姐姐般灿烂温暖。

    “不过你还有一个人,一直以来比我更加担心着你,你也得好好和她道歉才行。”

    哼。”

    显然知道是阿尔托li雅说的是谁,洁lu卡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但是神色却掩饰不住的异常温暖幸福。

    抱着双膝,下巴轻抵,洁lu卡撇过头去,闹起了别扭。

    “明明是妹妹,却老是装的跟大人一样教训我,才不会和她道歉,哼,区区一个笨蛋卡lu洁,迟早会让她乖乖的站在我面前,心服口服的叫一声姐姐。”

    “可别闹的太厉害。”

    对于姐姐的野心,阿尔托li雅不以为意笑道,似乎觉得这样也不错。

    可不是吗?若是姐姐突然变得成熟起来,已经习惯了为她而操心的妹妹,说不定会感到寂

    “话说回来……凡“……又是片刻的沉默,阿尔托li雅再次出声,只不过这次话题明显是变了,变成了讨论眼前的一幕。

    “凡他不断的瞬移,究竟是不是想做些什么呢?”带着严重的困惑,阿尔托li雅问道。

    也怪不得她会由此一问,因为眼前闪来闪去的某只布偶熊,行动的确诡异。

    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不断瞬移中,包含着某种奇特的规律,就仿佛要达到什么目的,而并非随意的选择瞬移方向。

    再细心一点的话,会从那些瞬移残留下来的残影之中发现,这似乎是一个不断循环重复着的规律。

    而如果有着阿尔托li雅和洁lu卡这般的眼力和信息,又能从漫空絮乱的残影之中,找到这个不断循环重复的规律的和轨迹。

    是冰谷的地面。

    然后顺着和地面呈直角的,笔直朝向天空的方向瞬移闪去,看上去就犹如一把笔直刺出的利剑。

    可是瞬移了两三次后,轨迹突然偏移了,时左时右,时上时下,就仿佛刚才那笔直刺出去,似乎要将什么东西一剑穿心的一剑,原来只是虚招。

    使剑者在刺出去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就抖了一个剑hua,原本笔直的一剑,变成了无数幻影,如同天女散hua。

    这1hua【散的越来越开,开到什么程度?一直开到垂了下去。

    没错,绕了一个大圈,结果又瞬移回到地面上了。

    总而言之,对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来说,咋一看去,这种瞬移的轨迹,仿佛很厉害的样子,就像在练习某种神奇的技巧。

    洁lu卡呆愣片刻,低下头,lu出惨不忍睹的神色,叹一口气。

    “这笨蛋,只不过是迷路了而已。“阿尔托li雅:……”

    “刚才似乎嚷嚷着要一直瞬移到哈洛加斯去,应该是想跃出这片冰谷,结果瞬移到中途就迷失了方向,又倒回来了。”

    阿尔托li雅:气…”

    “这样的笨蛋,真的能拯救世界吗?”

    “咳咳,人无完人,不能以偏概全。”阿尔托li雅的话依然充满信心,但是顿了顿……

    “改天让皇家研究所的法师们,做个魔导方向仪给凡吧,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

    洁lu卡:气…”

    “这笨蛋,现在心里一定是想些什么吧。”顿了顿,眼看布偶熊还在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洁lu卡忍不住吐槽。

    “比如说,啊啊啊,混蛋,没想到上空竟然是陷阱,竟然布置了迷宫魔法阵,我们被雪li尔阁下和艾鲁法西亚阁下给坑了,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应该不会吧。”阿尔托li雅盲目乐观中。

    片刻之后……

    两个女孩看着气得嘎姆嘎姆直叫,停下瞬移,朝她们泄愤的高举起一块木牌的布偶熊,集体陷入了远目状态。

    木牌上面写着。

    1我们被雪li尔和艾鲁法西亚那两个混蛋骗了,冰谷上空布置了迷宫魔法阵!

    这一刻,阿尔托li雅不得不承认,洁lu卡的确比她更喜欢眼前的男人,并且,远远比自己更加了解他。

    那颗总是古井不bo,冷静过人的内心,忍不住微微bo动起来,罕有的涌起一股羡慕的感情。

    当然,更多的是欣慰,自己一直担心着的,如同妹妹一般存在的洁lu卡,真正的,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归宿。

    不过,我也不能输。

    虽然暂时输了洁lu卡一步,但是,只要好好努力的话,一定能成为,凡身边最优秀的妻子!

    一瞬之间,阿尔托li雅涌起了连她也觉得莫名的对抗意识,并熊熊燃烧起来。

    首先,还是得提升自己,消化掉亚瑟王传承下来的经验知识,只有这样,才能一直跟在凡的身边,和他并肩作战,才有机会尽妻子的职责。

    想到这里,阿尔托li雅用力的握住了手中的胜利之剑,作势欲起。

    但是下一刻,一阵毫无预兆的猛烈眩晕感袭来,连强大的意志力亦无法压制,阿尔托li雅的身躯摇晃几下,意识逐渐朦胧,在短短几秒之内就晕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额头上那根高高翘起的呆毛,突然之间绽放出刺目的金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