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妖月狼巫的初试
    同尔托li雅闲暇时间在提升实力,我也没有落下

    月狼突破到领域境界,变成妖月狼巫的形态,因为之后发生的这样那样的事情,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去体会一下这股新的力量。

    还有新入手的专属神器套装,那啥教室冰翼,虽属性就那么回事,不过看它的模样,似乎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开发利用,并不仅仅是作为一件装备,为自己提供附加属性那么简单。

    理所当然的,我也在这个冰谷里面,慢慢mo索起来。

    首先是妖月狼巫形态,变身以后很是将阿尔托li雅和洁lu卡吓了一跳,哦,我这才想起,她们应该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这形态吧,那啥冰翼到是见识过。

    这也充分明了,在我被艾鲁法西亚萝li调教以及反调教之这段时间,三个多月里头,是多么的荒废,完全将妖月狼巫这回事落到一边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有种“,原来我的月狼已经突破到领域境界”这样的荒谬感叹。

    也罢,死者已逝,也不能因为害怕想起太多和那人妻骑士的回忆,便故意淡忘,这也太对不起她辛辛苦苦的把我调教到领域境界了。

    回过神来,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人。

    黄段子shi女这家伙,正眨着她那双漂亮得过分的紫色眸子,定定的看着我。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瞪眼了一会,她突然冷漠的回过头。对正在那边消化亚瑟王的经验心得的阿尔托li雅道。

    “陛下,发现可疑人物入侵。”

    “别变了个身就不认识这笨蛋!”

    明知道这狡猾shi女是故意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吐槽起来。

    “穿着一身变态的衣服。”

    “哪里变态了!”

    “神秘的面具公爵出现了”。

    “别用这种1史莱姆出现了1的反面角色登场的紧张法而且别叫我面具公爵!斗篷男就好了,别再给我增加新的奇怪角色配置了拜托了!”

    如果不是阿尔托li雅就在一旁,我非得抓住这腹黑shi女,狠狠在她翘臀上打几巴掌不可。

    “集王殿下……”

    她似乎现在才终于反应过来我的身份的样子,俏脸上的惊讶表情,连我都情不自禁的动摇起来,这演技快要突破天际了。

    “没错,是我。”我抬头ting胸,神气的摇着尾巴。

    尔等民,见吾威严之相,还不快快膜拜?

    “亲王殿下越变越奇怪了。”

    “哪里奇怪了混蛋!”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是故意在挑衅的吧!

    “越变越正常了?”

    “别用疑问的口气,而且这种法更令人不爽!”

    “变态!”

    “完全是错误的肯定!”光是这样,和这笨蛋shi女吐槽就已经消耗了我许多力气,是妖月狼巫太孱弱,还是这shi女的战斗力越发强悍了?

    自从挑破了那层关系以后,这嚣张shi女变得更加嚣张了,原本在阿尔托li雅面前还会收敛,现在却毫不顾忌了。

    而阿尔托li雅也时常在用“这才是真正的洁lu卡”这样的温柔目光,注视着我们两个。

    我别光是温柔注视,快来将这本性暴娄的吐槽shi女给领走这呆毛!

    面对我和洁lu卡的斗嘴,她最常的一句话就是:“凡和洁lu卡的关系真好。”

    所以。我最近发现,阿尔托li雅卖傻的功力比实力增涨的更快,都要赶上那人妻骑士了。

    和我对纯白骑士的新造型感兴趣相同,和洁lu卡的对话,也吸引了阿尔托li雅的注意力,停下练习,她向这边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我。

    “怎么,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我紧张兮兮的拍了拍身上的袍子,洁lu卡的评价完全可以无视,不过阿尔托li雅的看法却万分重要,基本上,代表了正常的眼光…大概。

    虽然也在冰镜里打量过这样的自己,不过和本德鲁伊独特的命名审美以及音乐审美不同,对于服装造型审美,我自认为比较迟钝,唯一有感觉的就是斗篷,真是怎么穿都不觉得过时,那些老是嘲讽我1十年前的斗篷男1的家伙,只不过是嫉妒罢了。

    认真仔细的打量良久,阿尔托li雅点了点头,lu出笑容。

    “嗯,这样打扮的凡,更加有1王1的气质了。”

    “会是这样么?”

    我抱着谨慎态度,阿尔托li雅该不会爱屋及乌才这样吧,这打扮,像祭司也好,神官也好,感觉就是和王扯不是边。

    “神圣感,庄重感,高贵感,神秘感就连精灵大师也无法做出如此完美的设计,凡现在就算在王座下上,也不会有人怀疑。”阿尔托li雅肯定道。

    “是吗?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心知以阿尔托li雅的性格,绝对不会撤谎,我不由的乐滋滋起来,嗯,回去也给维拉丝她们看吧,好歹告诉她们,们的丈夫我又变帅了,不再是越变越熊样了。

    “真是恭喜亲王殿下了,只可惜里面的东西完全没有变呢,倒不如因为外表华丽了更加衬托出里面的1朴素1”

    洁lu卡似乎见不得我得意洋洋的样子,立刻出言打击。

    ,内在朴素的我还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心知这笨蛋shi女的话虽然尖锐但却是事实而无法反驳的我泪流满面。

    的确,这样的打扮所带来的神圣庄严感,一开始给人的形象无比高大,但接触过几次后,就会发现,,原来只是外表变了,其实还是个笨蛋,而受到更加无情的嘲讽。

    比如拉尔三人组,比如马拉格比大嘴巴,或是卡夏老酒鬼那些混蛋,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我的机会。

    好想变成熊。

    突然意识到残酷事实的我,在接下来的好几分钟时间都处于极端消极状态,乃至产生挖个冰洞躲进去冬眠的打算。

    “面具能摘下来吗?”好奇心终于还是转移到面具上了。

    “不能。”

    想起那人妻骑士扯面具扯的生疼,我下意识退后一步。

    “嗯嗯~~嗯嗯嗯~~”

    洁lu卡以比任何人都认真的神色,研究着我的面具,真希望她能将这股认真劲头放到帮我补魔的正事上。

    “好像有点不同……”

    就在我快要浑身不自在的时候,才缓缓开口道。

    “什么不同?”

    “轮廓。”洁lu卡比了比她自己那秀丽甜美的轮廓。

    “有吗?”我下意识的mo了mo下巴。

    面具遮盖了整张脸,只留出一点点的下巴轮廓,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到,更无法去比较的极其细微的细节,如果这笨蛋shi女不是在作弄我的话,那只能……

    事先明不是我自恋,她竟然能够察觉到这种如尘埃一般,连身为这张脸的圭人的我都没察觉到的微不足道的细节,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莫非她平时,在我睡觉的时候,老盯着我的脸看?

    “轮廓好像圆润了一点点?”再三观察,洁lu卡不大确定的把头一歪。

    哦哦哦,莫非在洁lu卡的眼中,我原本是个菱角分明的硬朗型美男子?

    “陛下怎么看?”无法判断的shi女向自己的主人寻求意见。

    “嗯听这么一的话,的确好像变了不少,但具体哪里变了,又不清。”

    阿尔托li雅低头沉思,虽然没有提供太好的意见,但至少明了这并非洁lu卡一个人产生的错觉。

    “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先让我练习练习吧。”

    男人的第六感发出警报,总觉得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会变得相当不妙,于是我出言打断,不等她们反应过来,便自顾自的开始释放力量。

    首先是最基本的领域结界,和月狼的伪领域相比,变化并不大,只是领域的冰蓝之色,越发深邃剔透,有一种月影湖中,莹莹如光的感觉,深幽,宁静。

    位于其中的妖月狼巫,就仿佛一尊倒月,神圣,庄严,肃静,极其模糊,极其飘渺,仿佛只要伸手轻轻地去碰触这冰蓝领域,就会化作无数碎影斑斓消失。

    “凡,能够让我感受一下这股冰蓝色的力量?”

    被包裹在领域之中的阿尔托li雅,忍耐不住好奇心,这样发出提议。

    “当然没问题,娄点了点头。”

    “那么,失礼了。”

    语毕,阿尔托li雅身上突然爆发出强大敌意气息,领域有所感应,立刻将阿尔托li雅判断为敌人,展开压制。

    在那一瞬间,深处领域之中的阿尔托li雅,身影变得剧烈抖动,变得模糊起来。

    不,并非是身影的抖动和模糊,而是灵hun皱了皱眉头,纯白色的威仪光芒,刹那间就从她身上爆发出来,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直接抗衡着妖月狼巫的领域,发出剧烈声响。

    圣洁的纯白之光中,身穿纯白铠甲,化身成为纯白骑士的阿尔托li雅,威风凛凛的登场。

    “已经能装备亚瑟王套装了吗?”

    见状,我不由大奇,一直没见她练习的时候装备,我还以为是亚瑟王套装在吸收能量的关系,暂时无法使用,看来并非这样。

    “并没有无法装备,只是装备以后,能量会损耗的更快。”阿尔托li雅微微摇头,白光之中,那优美的身姿比太阳还要璀璨耀眼。

    冰蓝与纯白的交锋,在纯粹的力量对抗之中,刚刚到达领域境界的妖月狼巫,还不是阿尔托li雅的纯白领域的对手。

    虽然阿尔托li雅也是刚刚突破到领域境界,比妖月狼巫还要晚几个月,但耐不住她开作弊器,经过神器传承,化身纯白骑士以后,力量直接就飙升到了领域高级境界。

    我也想有个能够传承给我力量的一代混蛋,当让艾鲁法西亚那种不点就算了,总感觉接受她的传承后一身高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领域交锋,彼此试探了一会,我和阿尔托li雅并未进行对战练习,现在不是时候!我可不想打着打着,阿尔托li雅突然倒下,我不得不立刻抱着她进帐篷里面补魔。

    好吧其实是有点想的………

    “凡的领域属性,将来会变得十分可怕,能够将精神力冻结,简直就是所有法系职业的克星。”收回力量后,阿尔托li雅毫不吝啬的给予赞美。

    “同等级的法系敌人大概是能够克制否则就不定了。”想起人妻骑士的厉害,因为阿尔托li雅的夸奖而滋生的那一丝丝得意,也立刻被踩灭。

    什么属性不属性的,其实都是浮云,只有绝对的强大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