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三人齐心
    “洁lu卡,的好。”

    在洁lu卡莫名惊颤的目光中,阿尔托莉雅将她温柔的搂在怀里,不似主从,更像是一对亲密无间,心心相印的姐妹。

    我则是在后面投以高深莫测的欣慰笑容。

    “陛下……我……”

    陷入迷雾之中的洁lu卡,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把握清楚状况,看吧,我平时喊她笨蛋shi女可不是没有依据,虽然是精灵族的情报头子,但是迷糊起来也是个笨蛋,脑袋里的某根筋一旦直立起来,就不那么容易拐过弯弯。

    这一点和阿尔托莉雅极其相似,卡lu洁的性格观之,也应该差不多,我似乎找到了这对shi女双胞胎和阿尔托莉雅时候极其投缘的理由之一了。

    “洁lu卡,喜欢凡是吧。”

    黄段子shi女支支吾吾,迷茫的不出话来,阿尔托莉雅却是直截了当的了出来,又是将对方震的晕头转向,一双漂亮的紫眸,都快变成了蚊香形状。

    “这这这……这种事情……我……我我我……”

    语无伦次的洁lu卡,最后很是泪眼汪汪的,再次将求助的目光落到我身上,同时带着困惑。

    为什么陛下会知道……大概想不通吧。

    我爱莫能助的耸了耸肩膀。

    为什么阿尔托莉雅会知道?这笨蛋shi女,今天还真是笨的厉害。

    自己也不想想,这一路上,乃至以前的神诞日,的表现如何,虽然当着阿尔托莉雅面前,还是极力的遮掩。

    但是仔细想想,认真的想想,不是还有许多的破绽吗?

    虽然洁lu卡自认为,在她的主人阿尔托莉雅面前,将和我之间的感情掩饰的很好,的确,这演戏一流的shi女,若是放在原来世界足以问鼎奥斯卡演技奖。

    但是,她还是有点天真了。

    虽然感情是掩饰住了,但其他方面呢?

    就比如,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话总是会特别多,虽然因为逼真的演技,让人看不出我们之间的jiān情,但总归来,相比之下,对于我,与对待别人的态度还是有很大不同。

    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最最最大的破绽,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阿尔托莉雅却十分的清楚。

    那就是洁lu卡胆怕生的性格,尤其是对于男性,可以是患有强烈的男性恐惧症,想当初因此而暴走,可不是一回两回了。

    顺便一,酒量很差,和莎尔娜姐姐几乎是一个等级的。

    咳咳,总而言之,就是这个最大破绽了,对于同为男性的我,或许,她可以用“因为亲王殿下是主人所以没办法”这样的借口辩解。

    但是辩解归辩解,男性恐惧症又不会因为辩解而被治好,这笨蛋shi女就真的没有察觉到,和我相处的时候,实在太过自然了,自然的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男性恐惧症反应么?

    阿尔托莉雅虽然是个呆毛,而且缺乏一些基本的常识,但并不代表她的观察力很差,相反,好得很,更加上和洁lu卡从一起长大,情同姐妹,了解颇深,她又岂会看不出来。更新

    一路下来,没有揭破我和洁lu卡的关系,自然是有她的打算。

    如今,就是摊牌的时候了。

    好歹也是雅兰德兰看重的情报头子,在经历过一惊一乍的迷糊后,洁lu卡困惑片刻,秀眉逐渐的舒展,又逐渐的皱起,似乎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而变得更加困恼和困扰了。

    “真是漫长呢,洁lu卡,是吧……”

    像对待自己所溺爱的妹妹一样,怀里抱着洁lu卡的阿尔托莉雅,lu出怀念之色,轻轻感叹。

    “明明时候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一晃之间却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与我都变了许多,再看现在的,已经很难想象到时候的模样了。”

    梳理着洁lu卡的紫色长发,阿尔托莉雅轻轻一笑:“但是,也有没有变化的地方,比如,的性格。”

    “……”

    沉默着,此时的洁lu卡,就像趴在母亲怀里听故事的孩一样,流lu出异常安详的神色。

    “那个胆,怕生的,时候,除了和我们玩以外,只会坐在图书馆的一角,静静看书,谁也不接触,即使长大以后,继承了十二骑士的传承,这份胆怕生,尤其是对于男性的抗拒,不再表lu于外,但本质却依然没有改变。”

    阿尔托莉雅的声音越发轻柔,越发溺爱。

    “所以,老实……当时我和卡lu洁,可是很为操心过,这样胆怕生的,将来可怎么办,不可能一辈子就这样吧,我和卡lu洁,都很想洁lu卡能够获得幸福。”

    “陛下……”

    静静聆听着的洁lu卡,声音不自觉的哽咽起来。

    “不过,看来我和卡lu洁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因为已经比我们更早一步,自己找到了幸福。”

    “对不起……陛下……对不起……”

    怀里的洁lu卡已然泣不成声,只是一味的不断道歉,不知道是愧疚于她和卡lu洁的这份关怀,还是因为她的幸福,是从阿尔托莉雅的丈夫,也就是我身上获得。

    这一刻,这一幕,都格外的感人,格外的温馨。

    “为什么要道歉呢?”

    轻柔的拍着洁lu卡的后背,此时的阿尔托莉雅,是十足十的温柔姐姐模样。

    “应该抱歉的是我才对,刚才吓了一跳吧,老实,我还是有点怀疑,胆怕生的,对于这份幸福究竟抱有什么样的态度,能否鼓为了这份幸福而鼓起勇气,现在看来,到是我太多疑了。”

    洁lu卡一个劲的在阿尔托莉雅怀里摇着头,那沾湿了衣服的泪水,除了感ji,还是感ji。

    “不过,我还是想再操心一下,所以,能够再回答一遍我的问题吗?”阿尔托莉雅轻轻一顿,然后神色认真的问道。

    “洁lu卡,……喜欢凡吗?”

    哦哦哦!

    身为旁观者的我感到了亚历山大,虽然有那么点可怜的自信但还是紧张,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洁lu卡,等待她的答案。

    良久……

    “要喜欢的话……也不上……只是太笨了……让人放心不下……没办法只能呆在他的身边而已……”

    良久,就听到了洁lu卡在阿尔托莉雅里面,这样轻轻嘀咕道。

    我当时就一头栽倒在地。

    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傲叫嘴硬的黄段子shi女,实在太不可爱了。

    不过看起来,阿尔托莉雅相当理解这份傲叫,当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和卡lu洁都是我的贴身shi女,以及因为双子骑士的身份,按道理来,应该一起陪嫁,作为凡的妻子才对,但是,们不仅仅是我的贴身shi女,也是我的妹妹,所以我一直很担心,并不想让这个身份束缚们,更不想因此而束缚们的感情,让们勉强自己去喜欢我的丈夫,强迫接受成为他的妻子。”

    原来如此,阿尔托莉雅一直担心的是洁lu卡这份感情,其实是受到她的贴身shi女以及双子骑士的身份所影响而扭曲成的,才导演了那么一出戏,想看看洁lu卡是否能够为幸福而鼓起勇气,从而窥得这份感情是否真实么?

    虽然做法很正确,但是也请顾虑一下就在旁边听着的我吧。

    我那叫一个泪眼汪汪,明明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却感觉到了被这份温馨的姐妹情排斥在了另外一个世界,甚至成为了奇怪的反面角色。

    “不过,直到和凡相遇,乃至结婚以后,我总是觉得,或许们也会喜欢上他,虽然没有一点证据,现在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听阿尔托莉雅这么一,本来快要燃烧殆尽,背影苍白的我又复活了。

    这是一份多么真挚深厚的信任,毫不犹豫的就相信自己的丈夫身具后宫光环,责任重大了。

    “凡。”

    突然,阿尔托莉雅回头看着我,让我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喜欢洁lu卡吗?”

    这样直截了当的询问,不愧是呆毛王的一贯作风,我总算是体会到刚才洁lu卡的困窘了。

    “咳咳。”

    我重重的咳嗽几声,眼睛咕噜噜的转动了几下,偷偷瞄向洁lu卡。

    虽然做出一副漠不关心我的回答,而埋首于阿尔托莉雅怀中的模样,但是那双尖尖的精灵耳朵,却隐藏不住主人的心事,轻轻一抖,竖直起来。

    “怎么呢,那个……”

    我挠了挠头,在阿尔托莉雅清澈美丽的眸子注视下,逐渐平静下来,想了想,朝她竖起大拇指。

    如果妹妹也一起的话,就完美无缺了。

    以为会这种混账话吗混蛋!!

    所以,我最后的,略嘴硬的回答是:“如果再坦率一点,就更可爱了。”

    “这样即好。”

    阿尔托莉雅的心情看起来很高兴,像是终于了却了一桩困扰许久的心事般,抓着我的手,抓着洁lu卡的手,三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那总是充满着积极,坚定,自信,勇气和威仪的眸子,此刻从所未有的闪亮过。

    “凡,洁lu卡,我坚信,只要手牵着手,就一定能够给暗黑大陆开创新的未来,从今以后,能否借与我力量,继续与我携手同行?”

    被阿尔托莉雅散发出来的美丽光芒所照耀,我和洁lu卡不由的相视一笑。

    这才是我们的王。

    因此,当然自然是……

    女王陛下,这是我的荣幸。

    “可惜……”

    是很可惜,一番ji动人心的语言过后,没多久,这呆毛王就犯呆了。

    “可惜卡lu洁不在。”

    我的额头,立刻嗖嗖冒起了凉汗。

    “我觉得卡lu洁,也会喜欢上凡。”呆毛乱转的阿尔托莉雅,继续喃喃自语道。

    “是……是吗?这到是真看不出来。”

    在洁lu卡尖锐的目光注视下,我僵硬的笑起。

    能够得到阿尔托莉雅的青睐,是因为她很呆。

    能够和洁lu卡对上眼,是因为我们都是怪人。

    至于卡lu洁……作为一个比较正常的女孩,我不认为自己有哪点能够让她喜欢上,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两个还是很正常的主人和贴身shi女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微妙的感情在里面。

    补魔的话,我家傲叫腹黑可爱的黄段子shi女一个就够了。

    所以拜托了,阿尔托莉雅,可千万别被那根呆毛所控制,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我对卡lu洁真的没什么想法。

    大概是我的祈祷灵验了,那根金色呆毛最后停止了转动。

    “也罢,一切顺其自然吧,如今之计,还是先应付眼前的事情再。”终于放弃了什么奇怪打算的阿尔托莉雅,双手抱胸,很萌很呆很可爱的嗯嗯点着头。

    眼前的事情……自然指的是不安分的亚瑟王套装,换成我的法,那就是补魔和被补魔。

    着,阿尔托莉雅似乎决定了什么,突然站了起来。

    可是没过几秒,她的身体摇晃几下,又倒了下来,一如上次那般,很是吓了我和洁lu卡一跳,连忙将她接住,放下。

    该不会又是……

    我在心里擦了一把泪水,心中突升一股悲壮的豪气,哪怕是精尽人亡,也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妻子受罪是不。

    “抱歉。”

    阿尔托莉雅缓缓睁开眼睛,那双平素威仪的碧绿色眸子,闪过一丝羞涩。

    比她接下来的话,更先响一步的,是她那咕噜咕噜叫起的肚子。

    “抱歉,似乎好几天……没吃过……肚子饿了。”她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到刚才端进来的锅子上,添了添,肚子叫的更欢了。

    我:“……”

    洁lu卡:“……”

    我家的吾王陛下不可能那么卖萌!

    明天7000补完,这几天牙齿持续疼,无法专心下来卖节……不,是无法专心下来码字呢,真是太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