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婚礼的继续
    .“这个……”

    诸多的回忆,如电影倒片似的在脑海之中回放着,我也终于理解了洁1u卡所说的办法,究竟是什么,以及为什么她要告诉我这些事。

    只是理解是一回事,真正要去实施,这种从来没去想象过的事情,也太……

    “说到这个份上,亲王殿下还要犹豫吗?真是的,明明当初可是很豪爽的将我的衣服撕烂,一边yin笑着压上来……”

    一边叹气的洁1u卡一边表着黄段子,混蛋啊,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当初是被你逆推了才对吧!现在却在这里颠倒是非!!

    我正要出声反驳,冷不防的,洁1u卡突然看向我的背后。

    “啊,陛下,您……”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捂住嘴巴,回过头去。

    结果只看到空空如也的帐门。

    上当了!

    脑海里飞快的反应过来,可没等我来得及有所防备,身后就传来一股巨力,身体被撞入了帐篷里面,摔个四脚朝天。

    然后,帐门裂开的缝隙重重一合,似乎被从外面强行封上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剧情展开啊?

    我mo着生疼的后脑勺,表示无法理解。

    偷情的贴身shi女怂恿男主人兼情夫,去推倒她最尊敬崇拜的女主人?

    光是这样的标题传出去,似乎就能让一大帮在酒吧里闲着没事做的家伙,捣鼓出无数惊心动魄的香艳版本,金【哔】梅什么的相比都要弱爆了。

    现在该肿么办?

    挠了挠头,我陷入困扰之中,虽然帐门被封住了,但也只不过是形式上的增强气势,想要出去的话,还是有无数种办法。

    只不过真的能这样做吗?将阿尔托莉雅扔下不管。

    但是……如果不这样,真的要按照那黄段子shi女的意思……

    偷偷瞄了一眼躺在g上的阿尔托莉雅,我咽了咽口水。

    怎么说呢,不想是假的。

    但是却不大乐意在这种情况下,以这种事情为目的,就比如和洁1u卡的第一次,一定给她带来不少的遗憾吧,虽然她嘴里说不在乎什么样都好。

    同样的情况下,怎么能再将这种遗憾加诸到阿尔托莉雅身上呢?纵使有洁1u卡那番话作为前提,证明阿尔托莉雅的确对我也有着感情,也无法让我完全下定决心。

    不过,我似乎别无选择了,真是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shi女也是,主人也是,难道说我上辈子和精灵族有一段奇怪的孽缘在里面?

    帐篷被门和窗都被洁1u卡封死了,就着里面昏暗的光线,我摇头来ang边坐下,看着脸sè苍白,时不时出虚弱低吟的阿尔托莉雅,小心地握上了她的小手。

    “凡……是你吗?”

    岂知,阿尔托莉雅似乎并没有完全昏mi过去,我的小动作,将她给惊醒过来。

    糟糕,这不是更加难办了?难道现在要告诉她,阿尔托莉雅,没办法,你现在需要补魔,所以我要【哔】你了。

    要是说出这种话,我都觉得可以一脚将禽兽公爵踩在地上,让小茉莉以后出版的系列正式正名为【禽兽精灵族亲王系列】,不用再拐弯抹角指桑骂槐了。

    “是我,阿尔托莉雅,感觉怎么样了?”

    心里紧张,加上心虚之下,我也只能轻轻摩挲着阿尔托莉雅精致的小手,做出了一个探病者应有的反应。

    傻就一个字。

    “虽然很想让你放心下来……但是……”

    阿尔托莉雅1u出虚弱的笑容,现在的她,也只能做出微笑的动作了。

    “还在吸收力量吗?”我默默的问道。

    “是的……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难道你认为我会觉得心爱的妻子是个麻烦?”

    见阿尔托莉雅老实的样子,向来喜欢欺负老实人的我,不禁稍稍起了作弄之心。

    “不是……但是……”阿尔托莉雅脸sè微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道。

    顿了良久,她的脸sè更加红润,乍一看就像恢复了精神。

    明明前一刻脸sè还是苍白如雪……要是本来就在正常的情况下,她的脸sè,不就跟羞红yu滴的熟透桃子没什么两样了吗?

    脑子里究竟想了些什么事情?

    “凡……那……那个……我听洁1u卡说了……”

    “说了什么?”我本能的感觉到不妙。

    没错,以黄段子shi女的xing格,一旦她决定了的事情,绝对会以节操大甩送的魄力做下去,谁也阻止不了。

    所以,我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她会给阿尔托莉雅灌输一些奇怪的知识,已达到让我走投无路的险恶目的。

    “就是……就是那个……夫妻之间的……的常识……”阿尔托莉雅面红如血,但还是忍住没有将脸埋起来,不愧是吾王陛下,这股勇气值得敬佩。

    “是……是么……啊哈哈哈……”

    谁能告诉我这时候该1u出什么表情才好?

    “所以说……那个……抱……抱歉了……”

    “为什么又要道歉呢?”我快哭了。

    “原来我……我一直……一直没有尽到……妻子的……妻子的义务。”

    饶是我们勇气过人的女王陛下,在说完这句话以后,纵使没有力气做出其他害羞反应,但也紧紧地将眼睛合上,不敢和我对视。

    我:“……”

    我可爱的贴身偷情小shi女洁1u卡,没想到,你竟然还真敢教自己纯洁正直的主人,这些十分不得了的东西啊。

    我几乎要掩脸泪奔了,总感觉有什么极其美好的事物,又被那笨蛋shi女给打碎了。

    “还有就是……就是……”

    阿尔托莉雅似乎鼓起了一股不将她自己害羞的昏死过去就绝不罢休的气势,继续脸sè通红的道。

    “能够帮我的……办法……洁1u卡也……也说了……怎么说呢……没想到书上所说的【可以通过和心爱之人结合的方式获取能量补充】的办法……竟然……竟然会是这样……”

    阿尔托莉雅的脸蛋冒烟中。

    “是……是啊,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我现我不仅蛋定,还蛋疼。

    “那个……凡……凡讨厌我吗?”

    “绝对没有这回事。”这个回答是不需要考虑的。

    “那么……喜……喜欢?”

    “嗯~”答的细若蚊吟。

    等等,不对劲啊混蛋!!!

    这种对话,这种气氛都很不对劲吧!

    为什么威风凛凛的精灵族女王,以及我这个联盟打杂长老,会在这里像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一样,进行些奇怪的对话?!

    脸sè羞红得无以复加的阿尔托莉雅,不知道哪里突然来的力气,小手微微用力,挣脱了我的抓握,被子里面的jiao小身躯蜷了蜷,不知如何是好的出一声可爱悲鸣。

    完全被萌到了啊混蛋!!!

    看到阿尔托莉雅jiao羞可爱的样子,脑子里头的哪根神经,顿时不堪负荷,出了清脆的崩裂声,整个大脑嗡嗡作响,烫胀起来,晕乎乎的,顿时就情不能自已了。

    等回过神来,阿尔托莉雅jiao小烫的身体,已经被搂在了怀里。

    咦咦咦?

    什么时候已经熟练的钻上了g?

    这就是那三无公主所说的,名为禽兽之力的奇怪力量吗?

    总而言之,已经虚弱的无法动弹的阿尔托莉雅,此时就在自己怀里,脸sè绯红,紧紧合上了眼睛,小小可爱的鼻翼,不断紧张的微微颤动。

    完全就是一副楚楚jiao弱,任君施为的样子。

    “阿尔托莉雅……”

    颤抖着音节,轻轻唤了一声怀中女孩的名字,不待她回应,嘴巴已经忍不住探索着,ěn上了对方害羞紧抿的jiao。

    虽然很少,扳着指头也就是那么几次吧,但的确不是我们第一次亲ěn了。

    明明平时是如此强气,如此威风凛凛的女王,但是ěn起来的感觉,却是十分甜美柔软,这张在亲ěn之中,越显害羞的俏脸,以及散落在枕边的金sè丝,组成了夏日之中的一朵害羞向日葵,既灿烂耀眼,而又充满了女孩的羞涩味道。

    “等等……凡……”

    mi恋的ěn了许久,才缓缓松开阿尔托莉雅的香,刚想继续深入下去,却被她害羞的轻轻推了一下。

    在我困huo的目光中,她微微蹙眉,似乎在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般。

    然后,身上点缀着白sè里衬花边的藏蓝sè连衣裙,骤然之间变成了一团光芒。

    等光芒消散以后,这条略显得庄重的连衣长裙,已经变成了一套似婚纱般的白sè礼服。

    可不正是阿尔托莉雅的新造型,纯白骑士里面的那条1u肩白纱礼服?

    “阿尔托莉雅,你……”我不明就里的歪头问道。

    “凡……更喜欢这件吧。”

    如此的举动,似乎用光了她最后一丝力气,阿尔托莉雅软绵绵的倒在怀里,轻声问道。

    “那个……咳咳,应该差不多……是吧。”我不好意思的重重咳嗽了几声。

    虽然威风凛凛的吾王很萌,但是纯粹以我个人的喜好来说,还是更加喜欢一身纯白,更多一份jiao俏明媚的阿尔托莉雅。

    因为说到底,我最萌的还是维拉丝那个类型的女孩。

    “那样就好。”

    听了我吞吞吐吐的回答之后,阿尔托莉雅满足的轻笑一声,抬起那双在白sè礼服衬托下,显得更加妩媚水灵的双目,认真的注视着我。

    “这一次……就算是上次婚礼的补完……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