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吾王陛下的补魔进行时……
    求之不得……”

    尔托莉雅软软的一句话,完全触动了我的柔肠。

    么完美的女孩呀,自立,自强,以成为一名优秀的王为目标,威风凛凛,优雅高贵,诚实率直,同时,也有着女xingjiāo柔的一面,那股让人怜爱的气质,并没有因为平时展现出来的强势而被磨灭。

    前的阿尔托莉雅,她的举动,她的言行,大概就是属于她特有的向丈夫的撒jiāo方式吧。

    动不动的望着她,直到那张白皙俏脸染上一层深深红sè,并且终于害羞的合上了睫毛,不断抖动,jiāo轻颤,似在害羞,却不知道这种模样对男人而言,却是发自天然的最强大youhuo。

    抱歉……要忍不住了。”

    阿尔托莉雅一声轻呼之中,将怀里的,穿着雪白sè婚纱的美丽躯体紧紧搂住,压在下面,同时深深的向那散发出youhuo光泽,不断颤动的樱wěn了上去。

    时,jiāo腻的轻呼声只在空气滞留瞬间,就被堵了回去,那双平时带着无尽威仪的碧绿sè瞳孔,闪电般的轻轻眨了一下,又重新紧紧闭合起来,却没有瞒过我近在咫尺的观察。

    孔之中,正蓄满了水汪汪的,以及带着淡淡对未知不安的媚光呢。

    算是王,也是一个渴求着爱情的正常女孩呀。

    然之间,我仿佛了解了亚瑟王那么一点点。

    些刻在那数块石碑上面,看似卖节操的内容,在让人忍不住怒起掀桌的剧情展开之中,或许,未尝没有包含着亚瑟王的真正感情,对于从未感受过爱情的她来说,通过卖傻卖节操的留言,所想表达的最真挚,最含蓄的渴望。

    能做到吗?我这样的人……可以让阿尔托莉雅……感受到亚瑟王无法得到的,所追求的爱情?

    知道,但是,不会犹豫和退缩。

    热的气息连接在一起,终于,突破了阿尔托莉雅那紧紧抿着的口,碰触到了里面火热的香舌。

    恩呜~~呜呜呜~~”

    未被其他人碰触过的圣地,最jiāonèn,最敏感的舌头,骤然遭到侵略,阿尔托莉雅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可惜几近被抽光的体力,只能提供她将脸颊不断左右小幅度的微微摇晃,看起来,像是不堪亲wěn所做出来的jiāo羞反应,更让人yu罢不能。

    iāo躯紧绷着,一会儿又放松下来,阿尔托莉雅正在尝试让身体接受这种极为陌生,让她感到位置和茫然的“夫妻仪式”,尤其是从内心深处涌出的一股奇怪感觉,那股让她的大脑发热发胀,好似轻飘飘一样,总是抑制不住喉咙发出奇怪声音的感觉。

    定要想办法……适应……怎么能……被这种奇怪的感觉控制……在凡的面前……做出来……这种丢脸的事情……

    奇怪的是,一旦让身体放松下来,想要尝试去适应,接受,那股奇怪感觉反而更加强烈,才刚刚松懈一点,从被不断啃咬吸吮的jiāo缝隙之中,就漏出了一连串让阿尔托莉雅面红羞赤的jiāo喘。

    理智……都差点被这股感觉淹没。

    是怎么回事?

    其说产生了恐惧,倒不如是更多的是身为女xing的羞涩和矜持在作祟,阿尔托莉雅极力和这种感觉抵抗着。

    察觉到,亚瑟王套装不断吸收的,似乎不仅仅是她身体里面的力量,还有意志,明明在平时的话,这种奇怪的感觉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压制下去……

    是……真的是这样吗,意志真的被削弱了吗?

    是说,仅仅因为对方是……凡?

    然察觉到某个可能xing,或者说……某个事实,阿尔托莉雅的大脑顿时嗡嗡作响,猛烈的就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将她的思想,以及理智全部冲乱。

    原本紧紧压抑住的jiāo喘声,也得以在这一瞬间,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

    ……这是?

    尔托莉雅身上发生的变化,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本还在死死的抵抗着什么,纵使以及突破双,深入探索碰触到里面的香舌,也是躲躲闪闪,害羞不已。

    而在突然之间,就像理智线崩掉了一般,原本紧绷的jiāo躯软了下来,并且变得滚烫无比,那一直忍耐着什么的东西,也随之喷发而出。

    随着紧闭眼角之中渗出的羞涩泪光,是那一声声极致you人的jiāo吟。

    来如此……没想到阿尔托莉雅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

    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才好,莫非是因为力量被大量的吸取,而造成了这种强烈的敏感度?

    罢……

    尔托莉雅突然之间全身全心的开放,让我真正品尝到了她的味道,舌相交,唾液翻滚,那威风凛凛的精灵女王殿下,此时此刻,却正在自己怀中,害羞的紧闭着双眼,一边出发yin靡的jiāo喘,一边乖巧的伸出香舌,不断任我予取予求。

    是这种成就感,就已经让我的大脑嗡嗡作响,宛如做梦一样。

    凡……凡……”

    次松开阿尔托莉雅的香,过了一会儿,她似乎从刚才的爆发之中,回过一些神来,从微微颤抖的中不断轻呼自己的名字。

    抱歉……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我这个妻子……做的还真是失职。”懵懵懂懂的阿尔托莉雅,犹自用水汪汪的,分为灵动媚人的歉意目光,对我说道。

    哪里,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真的。”我忍住笑意,认真的看着她赞许道。

    可不是夸张,相对于女孩子的第一次来说,阿尔托莉雅的表现真的已经无法挑剔了。

    真的?”阿尔托莉雅以为我在安慰她,还在一板一眼的问道。

    是不是真的,得用行动来表现。”这份纯洁,再次让我蠢蠢yu动起来。

    手去打破它,沾污这份纯洁,让阿尔托莉雅事后回想起这番对话,都会觉得害羞不已。

    是多么you人的想法啊,我似乎终于明白小茉莉为什么要以我为模板了,莫非在若干年以前,她就看出了我这宅hun之中,隐藏着禽兽公爵一般的鬼畜之心?

    里颇为无奈的这样想到,这一次,我的目标瞄准了眼前luolu的香肩。

    子凑上去,在阿尔托莉雅jiāo羞的低呼之中,先在上面嗅了一口,将那醉人的体香吸入鼻中,然后才伸出舌头,在白皙胜雪的肌肤上,轻轻tiǎn舐起来。

    呜呜——!!凡……这样……怎么……”

    仿佛大热天里突然淋了一盆冷水般,阿尔托莉雅的反应惊人,没有太多余力做出大动作的她,高高的将那修长美丽的颈项仰了起来,犹如一只高贵的天鹅,发出优美动听,而又让人热血沸腾的轻吟。

    头tiǎn过之处,似雪肌肤上立刻就泛起了一大片樱花sè的醉人绯红,久久不散,这样从一只香肩,wěn到另外一只香肩,中间穿过xing感的锁骨,嘴从那高高仰起的美丽颈项之中wěn过。

    时候,阿尔托莉雅luolu出来的香肩,已经被一层羞涩的绯红所覆盖。

    至连再下面,那白sè婚纱礼服紧紧束缚着的两团高耸,都能看到边缘以及中间深邃的地方,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实在you人至极。

    此同时,我的手也没有闲下,在她如白玉凝脂一样光滑雪腻的肩胛上轻轻摩挲,再往下便是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着蝴蝶结两边的系带轻轻一拉,随着“咝咝~~”的you人衣服摩擦声响起,顿时,原本紧紧包裹住阿尔托莉雅前x的衣服松了开来,那双颇具规模的玉峰,像是被闷了许久一样,突然将x衣撑起了一小半,并且像果冻一样微颤颤的抖动着,上面粉红sè的凸起也随之若隐若现,不断在我的眼前彰显存在和youhuo。

    住呼吸,不忍心惊扰了这一幅近似神圣的美景,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处于女xing的本能,想要抬起双臂挡在x前,护住少女的神圣之地,可惜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只能任由我的视线肆意,害羞的几乎晕厥过去。

    凡……别老是盯着那看……欺负人!”发出这样,youhuo力要远远大于威慑力的jiāo斥。

    抱……抱歉。”

    少被阿尔托莉雅瞪过,我讪讪的挠着头,连忙道歉。

    经意收回目光,连着手一呆,在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那身松垮的白纱礼服,就这么从阿尔托莉雅犹如缎带一般丝滑的雪肌滑下,完全luolu出了上半身。

    本半遮半掩的sux,以及上面两个you人的凸点,再到下面平坦光滑的小腹,纤细如柳的腰肢,似有着吞噬视线的魔力一样,让我挪不开眼睛。

    尔托莉雅的如玉sux,就在眼前颤抖,并不算很大,如果是我的手的话,大概能握满将近三分之二的程度,比起洁lu卡要差了好几个等级。

    是,在以纤细著称的精灵一族里,这样的大小虽不足以自豪,但也能够抬头tingx,不畏惧任何奇怪的,诸如“贫ru”“x部平平”之类的言辞,当然更于只有洁lu卡才能荣获的“ru牛”一词绝缘。

    而言之是小巧玲珑,柔软弹xing的完美存在,这样的大小和形状,会让我想起维拉丝。

    讶的呆视着,吞咽了一口口水,被阿尔托莉雅的羞涩尖叫惊醒后,到了这种时刻,我反倒格外冷静下来。

    然,冷静的只有心,身体可是早就已经热血沸腾了,如果不是因为阿尔托莉雅的第一次,我恐怕已经克制不住。被yu望所控制了吧。

    怪得了谁呢?谁让我家的吾王陛下如此美丽you人。

    依不舍的将目光,从x前那片近乎神圣的美丽you人景sè之中移开,落到阿尔托莉雅的脸上,此时,她的俏脸已经通红一片,都快要滴出血,冒出烟来了。

    觉到我的目光,她的双眼微微眯开一条缝隙,从里面流lu出羞涩和无助的目光,似乎在说我刚才的举动太粗鲁了,让她完全没有准备。

    不是全身乏力的话,说不定我刚才会被她的下意识害羞反应,给踹飞出数公里之外。

    感谢亚瑟王那家伙吗?将一头捆绑好了手脚的母狮子送到我面前。

    抱歉抱歉,但是阿尔托莉雅,不一口气的话……等会会更加害羞,知道吗?”温柔的轻抚着她的俏脸,我忍住笑意,这么解释道。

    ……”似乎理解了,阿尔托莉雅困扰的点点头,更加羞涩的紧闭上双眼。

    那么……阿尔托莉雅,接下来……可以吗?”

    然脑海里的知识,不足以让阿尔托莉雅明白“接下来”究竟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作为女人的本能,似乎已经让她隐约感觉到了。

    了好几秒,终于,阿尔托莉雅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时,俏脸上的you人绯红,一直蔓延到了颈项和耳根处,让人怀疑她会不会因此而晕厥过去。

    么……我就不客气了,阿尔托莉雅。

    里这样轻轻应了一句,我再无顾忌,两只大手在那如缎带一样柔滑的肌肤上轻轻摩挲,逐渐地靠近那两团微颤颤的sux,最终整个把握覆盖,不断揉捏,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惊人柔软和弹xing。

    受着从阿尔托莉雅jiāo中发出的,越发炙热和you人的jiāo吟,我将最后一层防备完全除去,洁白美丽的婚纱礼服,被一只大手从被子里抽出,有些粗鲁的高高抛上了半空。

    同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还在半空中轻飘飘的滑落的婚纱,遮遮掩掩的挡住了下面一大一小两具身体的翻滚纠缠,却没能挡住一声代表着美好事物破碎的微痛shēn吟。

    结婚的三个年头后,原本以为只是一场政治联姻,没想到最终还是和阿尔托莉雅走在了一起,彼此拥有,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侵入和占据阿尔托莉雅身体的一刹那,我几乎有种感动的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贵威仪女王陛下,终于还是属于我了。

    是,这样感动了数秒以后,我就发现不妥了。

    ……不好,这股让人yu罢不能,销hun蚀骨的快感……不是和……和那只小狐狸的天狐形态有得一比吗?

    为前车之鉴,我心里涌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却没能,也完全没办法控制得住这股快感。

    尔托莉雅的jiāo躯,对我来说似乎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和艾鲁法西亚身上散发出来的德鲁伊始祖的熟悉感和吸引力有些相同,但又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

    内的力量,自我和阿尔托莉雅结合的身体之间,疯狂涌去,流逝,而力量的流失所带来的快感,又是如此惊人,甚至超脱了**的愉悦,上升到一种近似mi蜂对蜂后的心灵上的奉献喜悦,仿佛体内的力量,天生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以这种让人羞耻和快乐的方式,传递给对方而存在一般。

    至于冒险者的意志也抵抗不了,yu罢不能。

    种无法控制,和小狐狸又是不同,小狐狸那是利用天狐的魅力,从**和精神上将我双重虏获,让我兽xing大发,理智崩溃,无法控制。

    此时此刻,我却是异常的清醒,因此也能够异常清晰的感受和分析着股**和心灵上的快感。

    而言之,两者之间过程不同,但结果都是近似,当然非要说有什么不同,也是有的,小狐狸的天狐形态,所压榨的是实物,而阿尔托莉雅却更注重于看不见的能量。

    两者,失去任何其中之一,对于男人来说结果都差不多。

    要命。

    个晚上的时间过去,帐篷里面的you人jiāo吟逐渐淡去,直至消失……

    乎睡了十年难得的一个大懒觉般,阿尔托莉雅发出一声半睡半醒的梦呓,舒展着纤细完美的腰身四肢。

    暖和,这股暖融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比很小很小的时候,被雅兰德兰奶奶搂在怀里的感觉更加温暖,更加舒服,更加安心,就好像……好像……

    然之间,她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猛地睁大碧绿sè的美丽眸子。

    然没有错,分明就是和另外一具身体,赤luoluo的,以十分羞人的姿势拥抱在一起,并且下身传来的感觉。

    股股回忆自脑海之中浮现,阿尔托莉雅原本睡意朦胧的脸sè,越发红润,最后羞的抬不起头来。

    然……竟然发生了那种事情,原来,这就是洁lu卡所说的夫妻仪式,以及……补充能量的方式。

    夜之间,阿尔托莉雅学会了很多,当然,所谓有得必有失,作为代价,她也失去了少女最宝贵的东西,一夜之间,便从少女变成了少fu。

    咳,冷静,冷静,我可是精灵族的女王,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冷静,做出最好的判断。

    尔托莉雅故作冷静的轻咳几声,这样告诉自己,只是,她此时已然还安稳的蜷缩在那宽大温暖的x膛搂抱之中,左边的sux被一只大手正逞凶的抓握着,时不时下意识的抓揉,传来让她全身su软的奇怪电流。

    至,下半身还和对方处于一种极端羞人的原始状态,这些异常的状况,似乎都让她此时“冷静”的表现,显得极其缺乏说服力。

    到底,揭去女王的面纱,她也不过是一个初为人fu的女孩啊。

    在的话,这时候应该怎么做?

    先要做的事情,是很自然的把凡叫醒,对对对,那本新娘修行里面,似乎也有这样的教导,写了一些什么来着?

    爱的,起g咯,再不起g的话,就要被一万匹马踹死咯。

    样轻轻的,以温柔妻子的语气,在凡的耳边呵气道。

    尔托莉雅:“……”

    感觉哪里不对劲,为什么不起g就要被一万匹马踹死呢?怎么想都不合理吧,怎么想都太过分了吧,不是一个妻子应该说的话吧。

    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

    之,还是以正常一点的方式,先将凡叫醒吧。

    了决定以后,阿尔托莉雅刚想付诸行动,动作突然又停顿下来。

    等,这……眼前或许应该称之为非常时刻吧,所以得未雨绸缪,做好下一步计划才行,以免到时候乱了阵脚,在凡面前失礼。

    了以后呢,该说些什么?

    在这一刻,应该算是新婚之夜后的第一个早晨吧。

    着想着,自认应该做到完美的阿尔托莉雅,思绪不自觉又想到新娘修行上面的内容去。

    一个选择是:亲爱的,昨晚……太厉害了。

    通一声,隐约明白了一些男女之事的阿尔托莉雅,脸sè羞红起来。

    前看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看来,这套新娘修行,还真是不得了的东西啊。

    二个选择:亲爱的,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尔托莉雅怦然心动,这对于和心爱之人结合的女孩来说,youhuo力太大了。

    凡的小孩啊……会是什么样子呢?

    着想着,阿尔托莉雅痴了。

    过,她好歹也察觉到了,这样的发言同样有问题,不能当做参考。

    后就是最后一个选择。

    爱的,第一次我想要双胞胎,所以……继续吧。

    尔托莉雅:“……”

    然双胞胎很美好,但这种远远超出了正常女孩的羞耻度的话,阿尔托莉雅打死也不会说出来。

    阿尔托莉雅,怎么了?”

    开眼睛,就看到怀里的阿尔托莉雅,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我不由将她搂了搂紧,疑huo问道。

    凡,你……你醒了?!”

    尔托莉雅吓了一大跳,怀里的温润jiāo躯像幼猫般的蜷了起来。

    嗯,怎么了?困扰什么事情吗?”

    手微紧,感受到手心里握着的那份su软弹xing,在阿尔托莉雅察觉到以前,还是尽可能的转移她的注意力吧。

    不……没什么!”阿尔托莉雅连忙摇头。

    后顿了顿,沉默片刻,似乎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打破此时略紧张的心情加上超yin靡的姿势,所散发出来的奇妙气氛。

    凡,那个……”

    默之中,还是阿尔托莉雅率先打破了寂静,从怀里仰起头,灿烂一笑。

    早啊,凡。”

    样轻轻地一声招呼,如此自然,如此美丽,如此具备妻子的味道。

    早啊,阿尔托莉雅。”

    到她的气场影响,我也如同面对着维拉丝她们一样,微微笑道。

    凡……那个……有件事……”

    完招呼以后,我们的女王陛下又困扰起来,脸上微微浮现出一丝红润。

    什么事?”

    那是……也就是说,以后应该继续叫凡,还是亲爱的?书上似乎说这样会比较好。”

    书上的东西再好,也不如自己叫的开心重要,不是吗?”我亲昵的低下头,用额头抵着阿尔托莉雅的额头,这样道。

    我知道了。”

    是不大习惯如此亲昵举动的阿尔托莉雅,有些羞涩的眨了眨眼,然后安心道。

    果然还是叫凡比较习惯一些,以后就继续这么叫吧,行吗?”

    如你所愿,我的女王陛下。”我轻轻在阿尔托莉雅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那个……”

    这么了?”

    手……”

    咳咳,抱歉抱歉。”

    是被发现了,我讪讪的从阿尔托莉雅x前将手缩回,带着无尽的遗憾。

    还有……”

    还有什么?”

    尔托莉雅面sè红似滴血的挪了挪她的双修长大tui,顿时,从下身传来的紧凑摩擦力,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低沉舒服的喘息。

    尔托莉雅:“……”

    :“……”

    终,阿尔托莉雅还是离开了我的怀抱,穿上衣服,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被我扔到一边的那件白sè婚纱模样的礼服,叠好收了起来,才回过头,坐在g边,向我投来担心的目光。

    凡,你现在……还好吗?”

    概也察觉到了在进行夫妻仪式之时,同时也完成了补充能量的过程,可能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所以,对我此时lu出苍白脸sè,并且带着一股被榨干以后的瘦骨嶙嶙的虚脱眼神,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疑问。

    还好,没什么大碍。”

    回阿尔托莉雅穿衣服的时候背对着我所产生的淡淡遗憾感,我冲阿尔托莉雅笑了笑。

    然并不是没什么大碍的轻松程度,但是因为习惯了,并且被某个无节操shi女,在这等程度上,变本加厉的又榨了一回,所以现在的状况,并非是最差的那种,还行还行。

    抱歉……都是因为我的关系……”

    似已经恢复正常的阿尔托莉雅,神sè一黯,接着又似乎想到什么,微微泛红起来。

    没什么,对于我来说,收获远远大于付出……不,就算是一辈子的付出,也抵不上这份收获。”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