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补魔与被补魔
    阿尔托li雅终究还是初为人fu,脸皮薄,陪了我一会儿,实在觉得羞涩难当,不知道在突破这层关系以后,应该如何重新定位自己的态度,寻了个准备早餐的借口便出去了。

    没过多久,故意在我面前打着刚刚睡醒的哈欠的黄段子shi女,走了进来,一脸的慵懒jiāo媚。

    “没心没肺的家伙。”我瞪了她一眼。

    “你到是希望我那个时候,有心有肺么?”结果这嚣张shi女毫不让步,一句话就顶了回来,让我哑口无言。

    也是,要是那时候,这小心眼shi女表现的有心有肺的话,说不定就要伤心垂泪的蹲在角落里头画圈圈了。

    “没想到,陛下最后还是逃脱不了你的魔爪。”

    顿了顿,洁lu卡大概是看我虚弱至极,动弹不得,没办法欺负她,只有欺负我的份,胆子也就肥了起来。

    真是个目光短浅的shi女,就不想想等我哪天恢复过来,她会遭到什么样的羞耻play吗?

    我报以鄙视的目光,轻哼了一声,不甘示弱的回道。

    “哪里哪里,还得多亏你的提醒建议。”言下之意,这桩事,虽然是我染指了吾王陛下,但是元凶却是你。

    “哎哟,你这目无娄人的嚣张sh不防的,被洁lu卡的小手深入被子,在我的腰上逆时针转了一周,疼的我呲牙咧嘴,瞪大眼睛。

    以下犯上,这还了得?

    不过看到这黄段子shi女气鼓鼓的可爱模样,我又忍不住笑起来,用尽一份力气,身后在她的滑nè捏了一捏,1小声问道。

    “怎么,连自己主人的醋也要吃?”

    “哼,唯独陛下的醋,我绝对不会吃。”洁lu卡像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撇过头去,一副“你太小看我的心x了”的生气模样。

    虽然不知道有躲闪分真假,但姑且相信她,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除了陛下以外,其他人我还是会吃醋的。

    还真是一点也不打算在我面前隐藏她那小心眼爱吃醋的xing格呀,这笨蛋shi女。

    不过,到是和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是绝配,若是能公开关系的话,一定会让旁人忍不住擦上一把欣慰的泪水,感叹着“这对小气夫fu真是天生绝配啊”。

    “喂,洁lu卡,我说,是不是应该告诉阿尔托li雅了,我们的关系。”把玩着那纤巧的小手,沉默片刻,我轻声说道。

    洁lu卡“……”

    “很为难?”我好奇的看着她。

    以她的聪明,应该不会看不出来,这种事情,迟早是会纸包不住火,现在到是个坦诚的好机会,虽然说手段是有点狡猾,乘着阿尔托li雅刚刚步入人妻阶段,心绪纷杂的时候,一口气说出来,想来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会这样考虑的我,和这黄段子shi女,还真是一对不折不扣的的偷情主shi啊。

    “为难的话多少还是有点,但是”那双亮晶晶的紫sè眸子,紧紧盯着我,仿佛看穿了什么似的,盯得我直发虚。

    “有……有什么问题吗?”

    “总感觉亲王殿下这时候提出来,并非单纯的为了解开关系,而是另有图谋。”用身为情报头子的锐利目光以及冷静口wěn,这笨蛋shi女淡漠的瞪着我。

    “没有这回事”我撇过头去,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说,你还能拿我如何?

    “殿下,还想尝试一下上次的滋味吗?”这嚣张的shi女,将香凑上来,在我的耳根上轻轻的,暧昧的呵了一声。

    一只不安分的小手,已经悄悄钻到被子里,在我尚且赤luo着的大tui上面,轻柔转起了圈圈,那susu痒痒的感觉无比香艳。

    “你敢!”

    虽然洁lu卡的姿态liáo人,犹如一只you人的狐狸精,但我心里却是大骇。

    无他,回忆起了第一次和小狐狸啪啪啪之后,被这黄段子shi女报复xing的又榨了一发的惨痛经历罢了。

    虽然销hun无比,但我再次强调,就算是体壮如牛的德鲁伊,面对这种压榨,也是很要命的。

    当然,以洁lu卡胆小的xing格,上一次,真怕是吃小狐狸的醋到了极点,才会做出那种大胆的举动,而现在,因为对方是阿尔托li雅,她对阿尔托li雅的忠诚,足以压制这股醋意,所以眼下的举动,到有九分可能是虚张声势,其实内心已经羞耻的不得了。

    “明明身体已经这样了,还要嘴硬,殿下还真是不老实呢。”五指纤纤,逐渐抚上,轻柔跳动着那硬物,洁lu卡不怀好意的笑着,lu出一副jiāo媚魅huo的姿态,脸蛋却已经通红的不得了。

    “阿尔托li雅可就在外头,你可以试试看。”我装作一副不屑的样子。

    这时候拼的就是忍耐,是看我先忍受不住肪迫,还是她强忍的羞耻心先爆发出来。

    “切了。”

    岂知这嚣张shi女,直接就是脸sè一变,黑化起来了。

    虽然知道她只是在吓唬人,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没办法,男人就是怕这种事啊,哪怕说说也好。

    “你这笨蛋shi女,给我等着。”11111111111111

    然后却不得不怂一怂,因为怎么说呢?这件事,就算洁lu卡不威胁逼问,我也会厚着脸皮跟她提起,只希望不要被一亿匹马踹到月亮上才好。

    如是这般的解释起来,主题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果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无法给阿尔托li雅补魔,到时候可能,大概,就要委屈你了。

    3什么的我就不奢望了,就算你们没意见我还怕被雷劈呢,但至少偷偷给我补点魔吧,洁lu卡大人,我们不是最佳偷情拍档吗?

    理所当然的在说完以后,洁lu卡用一副看禽兽的目光看着我。

    虽然很早以前她就这样看我了,但这次特别的真实,特有既视感,是因为我自己也这样认为的关系吗?

    顿了

    ……,

    “看来得回去和那sè情公主重新商量一下新作了。

    她这样面无表情的嘀咕了一句转身yu走。

    “等等,不要继续诋毁我的形象了啊你们这两个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猛地抱住了洁lu卡的小腰痛哭流涕。

    拜托,禽兽公爵就够了,再以上的,哪怕是我这个穿越者也无法接受。

    “如此在意那些早已经不存在的形象,不如一开始就别出生在这个世上如何?”

    “我已经被设定成了一出生就开始形象丢失的存在吗?”

    总感觉这毒舌shi女今天特别过分果然还是有吃醋吧,只是因为无法吃阿尔托li雅的醋所以将所有的气都撤到我头上来了。

    “请节哀顺变。”

    “别请节哀顺变啊混蛋,别那么早就放弃我啊混蛋,帮我想想办法,你不是我的贴身shi女吗?快点帮你的主人挽回形象。”“放心吧,从今开始我会和殿下保持一百步的距离。”她朝我爽朗的竖起了大拇指。

    “这副明哲保身的现实嘴脸是怎么回事?这就是你的shi奉之道吗混蛋?”“就算以后我不是你的shi女出于道义也会偷偷给你寄钱的。”“已经将我穷困潦倒的必须接受前shi女的施舍的未来都设定好了么?莫非在我出生的时候,x前挂着一块玉?”

    “好吧。”

    似乎闹够了,心里那点小别扭,发泄完了,洁lu卡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将我温柔的搂在怀里。

    “乖乖,亲王殿下,真是爱闹别扭。”“彼此彼此。”在洁lu卡的服shi下我重新躺回去,舒服的眯起眼睛。

    这样看的话或许我的确是个很喜欢向妻子撤jiāo的丈夫没错,当然,只是看起来像而已,我会告诉你我纯爷们起来的时候,巴尔都会战栗么?

    第二世界,汉巴格小队的圣骑士巴尔重重打了一个喷嚏“笨蛋亲王真是太卑鄙了,就为了这种小事,所以不惜牺牲你最可爱的shi女,也要暴lu我们的关系吗?”洁lu卡颇有点怨念的瞪着我。

    “我觉得事关自己的小命,不能用小事来形容。”

    虽然很想吐槽

    那句,不过这又笨蛋又小气又胆小又可爱的shi女,的确能经常将我萌的昏头转向,似乎只要在后面加上

    ,这句话便足可以成立。

    ……哼,和那只sāo狐狸鬼混的时候,到是不见笨蛋亲王你那么怕死呢。”这shi女,不但小气,还特别惦记,都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现在想起还是一副气哼哼的小猪模样。

    “那怎么同呢?”我yu哭无泪。

    “怎么不同?”

    “你到是说说哪一点相同?”

    “殿下那颗放dàng不羁的禽兽公爵之心。”

    娄:“……”

    “活该精尽人亡,被榨干死掉算了。”见我心虚的乱晃眼神,洁lu卡嘟着樱,不甘心的,似乎又万般无奈的嘀咕起来。

    就好像看到丈夫在外面huā天酒地,而没办法阻止,只能投以幽怨目光的小妻子模样。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我和洁lu卡立刻正襟危坐,当然我是躺着的。

    很显然,在这片冰之山谷,就我们三个,是阿尔托li雅回来了。

    片刻之后,帐门掀开,阿尔托li雅美丽动人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两手还端着一个热腾腾的锅子。

    “很抱歉,陛下这种事情应该由我来”见状,洁lu卡连忙惭愧的低下头。

    “无妨,洁lu卡。”

    阿尔托li雅轻轻笑着,在旁边坐下取出三副碗具。

    她的俏脸微红,不知道是还没适应

    的身份,或者说想到了点别的什么。

    “我…是凡的妻子,比起shi女的话,妻子照顾丈夫的职责不是更大吗?

    听到阿尔托li雅这样说,洁lu卡不知道想些什么,本来想从阿尔托li雅手中接过锅勺的手”默默退了回去。

    “凡,抱歉,让你久等了。

    回过头,阿尔托li雅嫣然一笑,真比那太阳还要灿烂,耀眼,让我无法想象,如此优秀的女王陛下,竟然会是自己的妻子,前一刻还躺在自己怀里。

    “肚子一定饿了吧,我来喂你吧。

    这样说着,阿尔托li雅不由分说的拾起调羹,勺了三分之二勺的热粥,放在嘴边呼呼的吹了几下,然后用湿润的香沾了沾,确认温度以后,才送过来。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全身的确已经使不出力气了,我也只能乖乖的张开嘴巴,将这一勺带着阿尔托li雅的味道的热粥,含了进去。

    虽然心里暖暖的,但眼神撇了一旁,身影似乎退回到了yin影之中,朦胧不清的洁lu卡一眼,心底又涌起一阵疑huo。

    这是怎么回事?

    阿尔托li雅……

    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就算再怎么缺乏常识!再怎么天然呆,但是对于周围的气氛,她应该很敏感才对,不可能察觉不到旁边的洁lu卡,那掩饰不住的失落吧。

    不可能察觉不到,洁lu卡的失落,正是因为她刚才的举动所引起的吧。

    她究竟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