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给予阿尔托莉雅的最后一个考验
    亚瑟王的节操我已经懒得去吐槽了,想来想去,还是我家的阿尔托莉雅好。

    至少她不会为了一个狮子布偶拿一片沃土交换,你看在那年在库拉斯特海港的市场上,看中了一个狮子面具,就很聪明的用数个金币搞定了。

    这就是常识上的差距啊,本来以为阿尔托莉雅欠缺一些常识,但是对比亚瑟王,我真该泪流满面的感到庆幸了。

    “这两个人还真是……呜呜呜~~~”

    我不吐槽,艾鲁法西亚小萝莉却忍不住开口,却被我立刻从后面捂住了小嘴。

    石碑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总感觉继续讨论下去,节操又会莫名其妙的流失了。

    “对了,阿尔托莉雅,你刚才怎么了?”

    回想起她刚才失神走向冰柱的模样,因为被石碑吸引了注意力,我们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非传承已经完成了?

    忍不住望了一眼冰柱,还好端端的立在那里,依旧散发出强大的

    o动,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了。

    果然,只见阿尔托莉雅的神色微微一愣,便应道。

    “刚才感受到了一股熟悉

    o动的召唤,忍不住走了上去,但是却没有办法打破冰柱的封印,得到里面的神器残片。”

    说着,我们同时将目光落到艾鲁法西亚萝莉身上。

    只有她才知道怎么回事。

    “那是当然,因为封印必须由我或者雪莉尔姐姐才能打开。”

    这小萝莉ting骄傲的将她平平可爱的x脯一抬,用仿佛天空翱翔的苍鹰俯视着大地的目光,盯着我一个劲鄙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明明没有得罪过她,为什么老是针对我,难道是说……还惦记着昨天在她的汤里偷偷加了她最害怕吃的辣椒的事?

    还是说前天晚上趁她睡着的时候,在怀里那张nèn呼呼的稚气可爱俏脸上画猫胡子的恶作剧?

    又或者是大前天在她枕着自己大tuimimi糊糊的时候,好心帮她那一头长长的秀发编了三根失败作的麻花辫子?

    咳咳咳,刚刚说到哪里来着?

    面对眼前小萝莉仰起头瞪过来的愤慨目光,我若无其事的转移了视线。

    “放心吧,我等会就会解开封印,让你获得陛下的传承。”

    再次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艾鲁法西亚萝莉这才说道,或许是突然想起什么,她沉默了起来。

    “喂!”

    冷不防的,她突然将目光锁定在我身上,把我吓了一跳。

    “喂什么喂,要叫叔叔,没礼貌。”

    看她不像是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模样,我胆子又肥起来了。

    “很抱歉,在我的教条里明确写着,没有对智商在凡人等级以下的家伙讲礼貌的必要。”小萝莉得意的仰起头。

    我:“……”

    这真是腊月债还得快,我这个吐槽帝竟然被青出于蓝了。

    见我哑口无言的样子,艾鲁法西亚小萝莉很是扬眉吐气一番,可不是,这对她来说可是难得的一场胜利,平时都是被我各种欺负,然后我又是各种被拍飞,那个巨大的冰洞,已经印满了我的大字型印记,不知道的人进去一看,还以为是哪个大师在雕刻人体艺术呢。

    “这个玩意,拿去吧。”

    心情大好之下,艾鲁法西亚也懒得吊胃口了,在怀里mo了mo,取出一件小玩意,直接抛了过去。

    什么?

    我接过来,放在手心里一看,发现是枚小孩巴掌大小模样的木雕。

    雕的东西也很有趣,竟然是mi你的熊掌印。

    我震惊了,莫非这是我们艾鲁法西亚萝莉,从熊进化成人之后,遗留下来的残物?比如说蛇蜕皮的时候,不是会留下蛇皮吗?大概是这么样的东西。

    “碰————!!”

    被拍飞了。

    这里的冰壁其硬无比,以艾鲁法西亚的蛮力,加上我的皮糙肉厚,都无法在上面留下大字型印记。

    所以,自然的,更疼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捂着撞得通红发疼的脸回来,我大声喊冤。

    “反正一定又是在想些失礼的东西。”

    小萝莉鄙视我一眼,那高高在上的目光,仿佛早就已经将我看透了。

    “别冤枉好人,我刚才只是在想,啊,这块熊掌印木雕很可爱。”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目光直视着对方,没有半分心虚和作假。

    “然后呢?”

    “该不会是小艾鲁法酱从熊进化成人以后留下来的残遗物吧。”我脱口而出。

    糟糕!正义使者太入戏了!竟然忘记在这里撒谎了!!

    “果然是这样。”

    小萝莉冷笑连连,不用说,我又飞了出去。

    “好吧,这究竟是什么?”

    捂着肿了半边的脸颊,我再次摇摇晃晃在走回来。

    “这是熊人族的信物。”小萝莉回答了一些我没能很好理解的话。

    “信物?”

    “没错,在当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帮了熊人族一个小忙,他们就把这东西给我,似乎是熊人族代代流传下来的宝物,我记得熊人族长当时是说了‘以此为证,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之类的话。”

    “不是小忙那么简单吧。”

    看着手里的木雕,我忍不住吐槽道,一个小忙,对方会给这样的东西,说出这样的话?

    “对我而言就是小忙。”小萝莉摇着头。

    “不说这个,这块木雕,作为熊人一族的族宝,的确有独到之处,里面似乎隐藏着一股奇特的能量,就算是我,不用六成的力量,也无法捏碎。”

    我:“……”

    也就是说这小萝莉曾经尝试过将它捏碎了?别随意糟蹋别人的传族之宝啊笨蛋!

    “我只不过是一丝残hun,身上也没留下什么东西,唯独这块木雕,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带了过来,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干脆就把它送给你吧。”

    “看来我们和熊的渊源,还真是大啊。”我忍不住自己吐槽自己,同时随便倒拉艾鲁法小萝莉一把。

    “话说回来,熊人一族现在早已经消失匿迹了,应该去哪里找他们?”

    “我怎么知道,随缘吧。”艾鲁法西亚翻了翻白眼。

    “好了,还有其他事情交代没有,如果没有的话,我现在就要打开封印了。”

    她的目光,在我们三人身上一一掠过,神色之中他透lu出一股肃然。

    仿佛……就要一去不返了。

    “没有了没有了。”我率先举手,抢了回答。

    “快点去打开封印吧,然后呢,小艾鲁法酱,就跟我们一起回精灵族吧,反正你身上的力量还很充足对吧,也让精灵们知道,她们一直所敬仰的熊灵之怒骑士,原来竟然是个小丫头。”

    “到时候……再说吧。”艾鲁法西亚回过头去,背对着我们,语气微妙。

    “什么啊,这时候还要闹别扭吗?真是不可爱的家伙。”

    眼看她竟然对平时最介意的小丫头这个字眼,没有反应,我心生不妙,上前几步,轻轻抓住了她的小手不放。

    “哼,我才懒得搭理你这样的笨蛋,快放手,等我解开了封印再说。”艾鲁法西亚萝莉回过头,瞪了我一眼,微微用力挣起来。

    我固执的抓住她的小手,就是不放,眼睛也瞪大起来。

    挣什么挣,力气大很了不起啊,有本事就把我的手给挣断掉,不然我绝对不会放手。

    如果……如果当初也这样抓住雪莉尔的手的话,结果是否能够改变呢?

    抱歉,或许会让你无法解脱,但这次就让我任xing一回吧。

    “你啊……”

    突然停下挣扎的艾鲁法西亚,叹了一口气,那总是充满了骄傲与傲交的眼睛,变得柔和起来,语气也从未有过的柔软。

    “蹲下。”突然又交喝一声。

    为她身上的气质所吸引,我下意识的听从命令,弯着膝盖蹲了下去。

    然后,只见她上前两步,伸出了小小的手心。

    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抚mo着,微微弯下腰,没有一丝瑕疵,充满了成熟美丽笑容的脸蛋,凑了上来。

    “啾~”的一声。

    柔软交nèn的香chun,印在我的额头上。

    在精灵族,这是象征着最亲密的祝福之吻。

    “千万千万要保重哦,笨蛋熊。”

    在我愣愣的脸色中,交chun自额头上滑落,来到耳旁,这样轻轻说了一句。

    不……不对!

    我愕然惊醒,抓着她的手用力一紧。

    但是下一刻,一股重力从后脑勺处传来,带着不信和不甘的眼神,眼前的温柔笑容……逐渐模糊起来。

    “噗通——!”

    艾鲁法西亚接住了倒在她怀里的身体,轻轻的抱着。

    “阿尔托莉雅。”她突然开口道。

    “是的,艾鲁法西亚阁下。”阿尔托莉雅上前一步,笔直着纤细的身躯,肃然应道。

    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冷静,理智,只是……无法任xing罢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用自己的方法送别吧。

    “终于来到了这里,这是最后一个考验了。”

    艾鲁法西亚打量着眼前的精灵女王,陛下的继承人,眼睛流lu出满意之色。

    “请吩咐。”

    心里微微一惊,阿尔托莉雅神色不变的应道,那ting直与自信的美丽之姿,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让她退却。

    “很有自信嘛,那么我就不客气了。”艾鲁法西亚狡黠笑着,突然脸色一肃,从她身上散发出惊人的气势,给接下来的最后考验,平添一股山雨yu来的困境。

    为艾鲁法西亚的气势所摄,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调节着呼吸和姿势,让身心都做好万全的准备。

    “最后一个考验,我问你,阿尔托莉雅,你爱他吗?你的丈夫。”

    屏住呼吸,严阵以待的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顿时一个踉跄。

    “艾鲁法西亚阁下,你……”

    本以为要面临什么困难无比的考验,哪知道这萝莉骑士一眨眼之间,就从严肃无比的考官,变成了主持婚礼的神官。

    抬起头,阿尔托莉雅那染上了一层淡淡霞色的绝美脸蛋,lu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这个问题很重要,我是在认真的问。”

    岂料,艾鲁法西亚一改平时的萝莉属xing,神色正经八百,甚至语气之中带着一丝震慑人心的严厉。

    阿尔托莉雅愣了愣,目光和对方对视着,一眨不眨。

    很快,她发现,对方是说真的,没有一丝的玩笑或者作弄成分在里面。

    阿尔托莉雅沉默下来,静静的,静静的,艾鲁法西亚的认真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等待着最后的回答。

    似乎这个最后的答案,对艾鲁法西亚来说十分十分重要,不容一丝闪失。

    许久许久,阿尔托莉雅才抬起头。

    绝美脸蛋上的红晕加深,但表情却是认真无比。

    “无需否定,我喜欢……不,我深爱着凡。”

    “为什么要考虑那么久?”艾鲁法西亚不依不饶的追问道,目光紧紧盯着对方。

    “因为在考虑,这份爱究竟有多深。”

    精灵女王的脸蛋,怕是平生第一次如此交羞红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