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亚瑟王的传承
    .纯白,象征着高洁,优雅和庄严,如天使的翅膀,总是如此神圣。

    纯白,象征着正义,诚实和善良,纯白sè的威仪美丽铠甲,会让观者心中肃然起敬。

    纯白,象征着纯粹,率直和未来,似一张白纸,没有任何掩饰的染料,亦可在上面添加无限的美丽颜sè,让它变成一副绝世名画。

    呆呆的,和洁1u卡两个人,看着阿尔托1i雅从台阶踏下,一步一步,纯白sè的金属靴子和坚硬的冰面出清脆碰撞。

    咔嚓,咔嚓,在这静谧的冰谷之中回响,蕴含着一股独特的威严节奏,极力彰显存在感,似整个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

    这真的是……阿尔托1i雅?

    我们几乎不可置信,虽然模样还是那个模样,但是铠甲的造型和颜sè,乃至铠甲里面的衬裙,都完全变了,这种变化,让她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哪怕是最熟悉的人,也会一时懵懂,不敢置信这真的是几天前,身穿银sè铠甲和藏蓝sè衬裙,那个熟悉的阿尔托1i雅。

    唯独她身上那股威严英姿,没有改变,甚至在纯白sè铠甲的衬托下变得越强烈,就如纯白sè的太阳,让人心生臣服,低头叩,无法直视她的光芒。

    总体而言,这身纯白sè的铠甲比起原本银白sè铠甲,变动的地方并不算大,比起以往银白sè铠甲套装的平衡,纯白sè铠甲套装似乎更着重突出灵活xing和坚固xing。

    原本银白sè铠甲是护着整个x前,铠身甚至遮住了前颈部分,而往下,则是自前而后,全面保护住了较为脆弱的腰身,同时和下半身的两侧裙甲系带相连,层叠的裙甲直至小tui部位看起来宛若一体。

    藏蓝sè的衣裙套在铠甲里面,行动的时候微微1u出裙内长长的白纱,凸显庄严肃穆之意,也不失美丽,和两套神器套装相映成辉完美无瑕,一看就知道是精灵大师的杰作。

    而现在的纯白sè铠甲,则是更加简洁,上半身只有一块如盾牌形状x甲护在x前,这块盾牌形状的x甲与四块铠片组合在一起,形成神秘而美丽的纹理,分别护住了x前以上至前颈部位以及x侧两肋的部位。

    同时,两侧的铠片绕到后背,完美的粘合在一起,牢牢固定住了整一件铠甲,而x前那块盾牌形状的主要铠甲防护部件,大概是因为前任亚瑟王也是女xing自然要如倒扣的漏斗般微微凸出(视ru量而决定?),总体看上去,更加的厚实,不过再以下的腰肢部分,则是完全1uo1u在铠甲外面这也是为什么我评价这套纯白sè铠甲凸显的小巧灵活xing的依据,削去活动频繁剧烈的部位的铠甲固定,这不是为了增加灵活xing是干什么?

    至于坚固xing判断的依据是因为这套纯白sè铠甲的厚,要比以前那套银白sè铠甲厚重上许多看起来更加沉实,若是想着攻击这套铠甲的主人的要害部位,甚至是要突破那双纯白sè的臂护手,就会突然觉得,对方居然是一座坚固的移动堡垒。根本砍不动。

    白sè,亦有坚不可摧的气势。

    本来灵巧和防御是两个反方向的属xing,想要灵巧的话,就不可避免的要舍弃一些防御,反之亦是同理,这套纯白sè铠甲,却完全颠覆了常识,让人感觉到了灵巧和牢固并重,一座拥有了和防御的堡垒,如果是再加上强大的攻击力,那还有什么人会是它的敌手?

    攻击力方面,拥有胜利之剑,你会怀疑阿尔托1i雅的攻击力低?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身上的铠甲,会不会被她的剑一剑劈断,不要忘记,胜利之剑可是有一定几率直接将敌人的武器甚至是铠甲直接给切西瓜掉。

    如果说铠甲给人的变化,只不过1量【的改变,那么里面的衬裙,就是质一样的改变了,一概沉稳的藏青sè连衣裙,同样sè纯白sè的裙角,造型更加的宽松,就宛如是一朵绽放的水仙hua,纯白无暇,美丽无暇。

    手臂上更是独立的宽大袖筒,裹在坚实的护手里面,看上去沉实与灵动并重。

    当然最主要最主要的是,里衬裙是1u肩款式,加上独立的袖筒,这一整套纯白sè铠甲穿上去,却是娄了香肩,而白皙玉颈上,又点缀了一圈单独的纯白sè衬领,看起来更加jiao俏,和以前稳重威严的银白sè铠甲相比,绝对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正是因为这种改变,才使得我和洁1u卡都不敢一眼就确定,向这边缓缓走来的那个纯白sè美丽骑士,就是阿尔托1i雅。

    此时的阿尔托1i雅,也处于一种相当微妙的状态之中,那双碧绿sè的美丽瞳孔,似是经历了千万年的沧桑一样,显得朦胧,深邃,全身若有若无的散出一股陌生的,似乎并不属于她的气息。

    说白点就像被什么附身了一样处于梦游状态。

    直到来到我们面前,她的身形才微微一定,碧绿瞳孔一鼻间清澈明亮灵动起来,同时也1u出茫然的神sè。

    “这是……”其实更加惊讶困huo的应该是我们才对。”

    眼看阿尔托1i雅似乎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额头上的金sè呆毛一个劲乱,就像直升机的螺旋桨那么快,显示着她内心的巨大困huo。

    看到自己所熟悉的阿尔托1i雅,我不由放松表情,回应着略调侃道。

    “抱歉,凡,洁1u卡,我现在的大脑有点混乱。”阿尔托1i雅歪了歪头,看起来是要整理思路了。

    “进入到光柱以后,生了什么事,还记得吗?”

    “什么事……”

    阿尔托1i雅流1u出mi茫的神sè,明明只不过是过了四天,对于她来说,却像是回忆数十年前的细节似的。

    “依稀记得,在进入了光柱以后,神器残片亚瑟王的传承,一个白sè的小光球,就转入了体内,然后的事情”阿尔托1i雅合上双眼,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况。

    “然后,似乎就陷入了潜意识状态,脑海之中不断涌入一些深奥的东西,无法立刻理解领悟,所以只能先记忆起来,大概是大概是亚瑟王遗留下来的一些经验心得。”

    迟疑了许久,阿尔托1i雅才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听了之后,我们也恍然大悟。

    难怪传承需要三天之久,原来传承的不单单是神器,还有一些经验心得。

    也难怪阿尔托1i雅会mimi糊糊的,毕竟那么庞大的,不属于自己的知识塞到脑海之中,肯定会头晕脑胀,再加上处于潜意识之中,就像我和那人妻骑士呆在魔法脉络世界里一样,外面过了一分钟,说不定里面已经感觉呆了一整年。

    “莫非在第一次获得神器认同的时候,亚瑟王并没有传授相关的经验心得?”

    我想起了十二骑士传承,那可真真正正是完全的传承,不仅仅是神器,力量,甚至是经验心得都一股脑的传授了过去,也就是说除了身躯,思想,xing格和灵hun以外,对方几乎把所有东西,几乎都一股脑的塞到了继承者的体内。

    “没有。”阿尔托1i雅摇了摇头。

    真是个小气的家伙,我不禁暗自悱恻,到也不是希望像十二骑士一样,将所有东西都传承下来,但是至少一些基本的经验技巧,应该可以留下来,凭着亚瑟王的吞噬世界之力境界,不属于六翼天使的实力,以及征战天下的经验,哪怕只是留下沧海一栗,也能让阿尔托1i雅受益匪浅。

    “凡,称误会亚瑟王了。”

    大概是看出了我一脸的不解,阿尔托1i雅微微一笑,配合她那纯白sè的俏丽打扮,瞬间竟然让我有一种只在莎拉身上感受到过的极致惊艳。

    “亚瑟王并非是不愿意在那时候,留下经验心得,只不过是想她的继承人走出自己的道路,不会被她的经验所左右了风格,如此而已。

    “那为什么现在又……”

    道理我是懂,但怎么说呢,经过节操石碑事件,我已经不怎么相信亚瑟王会是一个如此深谋远虑,用意良苦的家伙了。

    “大概是计算好了,在我获得这块神器碎片的时候,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道路,就算接受这些经验,也不会再改变。”

    阿尔托1i雅神sè佩服,快要将亚瑟王吹上天去了。

    难道她就一点也不怀疑,或许在留下神器套装,封印在精灵族圣地的时候,手中正在聚精会神的把玩着狮子布偶什么的,结果等完成封印以后才现,哎呀哎呀,糟糕了,竟然忘记在里面封印些经验,好让自己的继承人少走一点歪路,算了,这种小事不必在意,以后在神器传承那里补偿就行了。

    “原来是这样,亚瑟王陛下还真是高瞻远瞩呢。”

    心里这样暗暗吐槽着,我也不想和心思单纯,不知人心险恶的阿尔托1i雅唱反调,便十分违心的迎合了一句。

    “嗯,毕竟是征伐大6,统一精灵族,设想了幻想乡这样的伟大目标的王啊,我离亚瑟王陛下还差得很远,现在情况危急,只能借助她的力量了,还有其余三块神器碎片,一定也要找到。”

    阿尔托1i雅握了握拳头,放在x前。

    “咦?”

    拳头落在那凸起的纯白sèx甲上,她这时候才感觉到,身上的铠甲似乎不同了。

    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纯白x甲,纯白护手,纯白侧裙甲,以及如同水仙hua一般绽放的纯白铠裙。

    呆了起来,额头上的呆毛转占几圈,便软绵绵的垂了下去,表示不能理解。

    “这是……”

    “大概是接受了传承以后,铠甲的样式变化了。”见阿尔托1i雅当了机的样子,我忍不住安慰道。

    怎么说呢,到也不说这套纯白铠甲以及铠裙的搭配不好,相反,多增一份jiao俏感的打扮,大概会让阿尔托1i雅回到精灵族以后,更加的让那些憧憬与她的精灵们泪流满面,欢呼万岁。

    不过以阿尔托1i雅的个xing来说,她肯定还是更加喜欢以前银白sè套装的模样,更为沉稳,更为庄重。

    尤其是,这套纯白sè铠甲,竟然是1u肩的!

    想当年,我和阿尔托1i雅结婚的时候,在那种喜庆的场合,身穿婚纱的她,也选择了保守的款式,更何况是自己的战斗着装。

    简直是完全接受不能啊。

    “也也是呢,或许也有亚瑟王陛下的深意也说不定。”阿尔托1i雅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神sè僵硬的说道。

    看她的表情,这句话估计连她自己也不愿意相信,果然只亚瑟王那家伙的恶趣味吗?

    我以为,阿尔托1i雅已经在脑子里想着回去,让精灵大师们将里面的白sè铠裙改一改款式了,至少将1uo1u的肩膀遮住也好。

    只不过她估计要失望了,身为过来人苦主的我,就以月狼和妖月狼巫以及地狱格斗熊的打扮为例,加上对亚瑟王些许了解,我不认为阿尔托1i雅可以对铠裙进行修改。

    无论怎么修改,一旦着装上亚瑟王套装,就必定会打回原形,保持这样的打扮一万年,直到阿尔托1i雅能找到另外一块神器残片为止。

    以亚瑟王的恶趣味,我以上帝的节操保证,这就是真相。

    “等等,陛下。”

    有些女人细腻心思的黄段子shi女,目光贼锐利,或许是察觉到了阿尔托1i雅身上的不协调之处,在沉默了许久后突然出言。

    “荣耀之冠的佩戴不大对劲,或许得改动一下才行。”“你这样一说,我也举得有些别扭。”

    阿尔托1i雅伸手mo了mo头上纯白sè的小巧华丽皇冠,也跟着点头。

    一般来说,装备是会根据主人的体型,而自适应大小,所以不会出现法师穿上铠甲,就像身体套在巨大的铁桶里面,而野蛮人穿法袍,就像穿紧身衣。

    头盔也是如此,绝对不会因为你的型,或者脑袋的大小而出现过于宽松或者紧窄的情况,更不会在ji烈的战斗中,一甩头,就不小心掉下来。

    普通的装备都是如此,身为神器的荣耀之冠就更不用说了,洁1u卡和阿尔托1i雅有此一说,大概是觉得不大搭配。

    我也顺着看去,因为审美观问题,总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果然,也感觉到了荣耀之冠戴在阿尔托1i雅头上的不协调感。

    “大概是因为皇冠变小了。”洁1u卡细细观察,然后一语惊醒梦中人。

    听她这样一说,我再次瞧去,果然找到了点什么。

    为了行动方便,平时的时候,阿尔托1i雅那一头长及肩背的金sè秀,都是扎成细细的辫子,然后盘于头上,是贵fu式的成熟稳重型。

    而在战斗的时候,头戴荣耀之冠的阿尔托1i雅,那顶皇冠的大小,刚刚好将她盘在后脑勺的金拢在一起,变得更加方便。

    所以问题就来了,变成纯白铠甲以后,皇冠似乎变得更加小巧了,也就根本拢不住那头盘起的金了。

    “可不可以再盘紧密一点。”我仔细打量着,给出了正常的建议。

    “虽然我的手艺不如卡1u洁,无法断言做不做得到,仅仅猜测,再盘紧的话,不但不牢实,而且而且会可能会不美观。”

    洁1u卡仔细琢磨了一会,摇摇头,婉转的,吞吞吐吐的道。

    “不牢实么?”

    显然,务实的阿尔托1i雅自动忽略了不美观的设定,只将注意力放在实用方面。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阻止,怎么能让吾王妻子的型变得不美观呢?

    装备的大小是无法更改了,能改变的,也就只有阿尔托1i雅的型,所以,我不容阿尔托1i雅多想,擅自就和洁1u卡商量起来。

    “洁1u卡,换个型的话会不会好些。”“当然,如果陛下愿意的话。”

    洁1u卡点点头,看来她也不赞成阿尔托1i雅只求务实的想法。

    “阿尔托1i雅,换个型。”我郑重的拍了拍她的香肩,感觉到了满手温润凝脂,心中不由一dang。

    纯白sè套装……果然还是有好处的。

    “这个……”

    突然之间就要将持续了十多年的型换掉,就算是阿尔托1i雅也有点为难。

    “一名优秀的妻子,善于改变自己的造型,给予丈夫惊喜,也是很重要的哦。”我想起黄段子shi女塞给自己的那本新娘修行,机灵一动。

    “原来如此。”

    阿尔托1i雅立刻接受了,果然长达1o卷的新娘修行没有白看,看来是被成功的洗脑了。

    结果最后,在三人的共同讨论下,阿尔托1i雅那头金sè长,被扎成了一根笔直的金sè马尾。

    马尾的根部,用黑sè长丝带绑了一个蝴蝶结,然后变得小巧的荣耀之冠,戴于正中央位置,和下面的黑sè蝴蝶结,竟然十分的相配。

    看着纯白sè铠甲金马尾打扮,焕然一新的吾王陛下,我呆了呆,然后泪流满面。

    亚瑟王,称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