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那一刹那……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那一刹那……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那具铠甲战士,在活得动力以后,先是僵硬的转了转四肢,活动脖子,将手中的双手巨剑生疏的挥舞了几下。

    就宛如一个生了锈的机器人。

    可是下一刻,它的动作灵敏起来,眨眼间就从原地消失,呈现在我的面前。

    巨大的双手剑已然高高举起,宛若风车一样抡下,试图将我劈成两半。

    好快!

    前一刻还举步艰难,可是眨眼之间就酿成一道闪光。

    如此巨大的反差,让我微微一顿,可是凭着月狼的灵敏,还是躲过了这一剑。

    如果这就是铠甲战士的速度的话,那么我只能评价,相对世界之力境界的实力,它生前的能力特性,似乎在速度上其实不是十分擅长的样子。

    取而代之的是攻击力却是相当威猛,明明已经躲开了,但剑锋从身边擦过,却仍然重重的将我刮飞了出去,整条胳膊火辣生疼。

    而巨剑落下的前方,大地裂开了一条缝隙,一条直线上的无数残破的铠甲断剑混合着泥土高高飞起,冲上千米高空,远远看去,这一剑就似给世界掀起一道泥帘。

    缝隙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看不见尽头,所能见到最宽的处所,足足有数十米,深不知几许,简直就像是将大地与地狱之间间隔,给斩开来了一般。

    如此惊人的威力……

    我不由的擦擦冷汗,光这一剑,和群魔堡垒时地狱格斗熊与痛苦蠕虫那一场交战,最后在那片大地上又武帝剑留下来的巨大裂缝,何其相似。

    而那一剑,可是我完全狂暴以后,再配合上武帝剑的力量加成,几乎是倾尽了所有的最后最强一击,别说半吊子的痛苦蠕虫,就连真正的世界之力境界高手,如果不躲开的话,也能活生生给斩死。

    现在,却被眼前的铠甲战士,轻易斩出一剑,就能制造出类似的威力。

    这家伙……光这一剑的威力可看出,绝对不是什么世界之力初级,中级,很有可能是高级甚至是巅峰,我可真是中了头彩了。

    该为自己的准悲剧帝光环,那股锲而不舍的阐扬作用的精神而喝彩吗混蛋!

    我暗骂了一句,虽然事先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场战斗说不定会被虐的很惨,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这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还是很让人不爽。

    铠甲战士的攻击模式很简单,简直就比冰龙还要简单,冰龙好歹还会甩甩尾巴,或者突然吐出一口冻息阴人。

    而铠甲战士,手中的巨剑却是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以这简单的四招,剑光隐隐组成一个“米”的结构,角度相当稳,从不会歪一点,就好像机器那么精准。

    没一次攻击,威力都相当惊人,巨剑劈下的正前方是绝对不得呆,否则只有被一刀两断的份,而就算从旁躲过去,至少也得掠出十米之外,才不会被巨剑砍下的余bo所伤。

    所以,纵使铠甲战士其实不以灵活和速度见长,可是这种一力降十会的感觉,让身为月狼的我相当无奈。

    虽然暂时还能躲过攻击,可是,已经没有丝毫余裕去进攻了。

    难道要这样一直闪,直闪到铠甲战士的能量用光为止?

    我轻轻撇了远处看着这场战斗的女性骑士一眼,否决了这个决定。

    简直是可以这么做,可是,铠甲战士的能量是女性骑士提供的,它的能量用光,也意味着女性骑士的所有力量耗光,将会归于虚无。

    我还筹算考验结束以后好好吐槽她一番啊混蛋!

    那么,如果不得拖时间,究竟该这么办呢?

    乘着躲开攻击的空隙,我想了想,脑子才刚开始活动起来,一股温水煮青蛙般的不成觉察的危机感,便涌了上来。

    怎么回事?

    心里一惊,我连忙全神贯注于战斗之上,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想法。

    慢慢地,我发现那股危机感是什么了。

    自己还是太轻敌了,就连刚才的“自己可以凭着灵敏的速度耗光对方能量”的想法,现在看来,都觉得可笑。

    月狼,连跟这具铠甲战士撤销耗战的资本都不具备。

    那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所构成的所有攻击,看似简单,躲起来极为容易,以至于经过一开始的警惕后,我都慢慢松懈下来,心想,这具铠甲战士,或许早就失去了战斗技巧,只能使用这种单一的招式。

    可是我错了,错的十分手谱,这具铠甲战士,何曾失去生前的经验和技巧,简直就是完全集成了。

    看似简单的横竖撇捺,逐渐的组成一张大网,等我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这张大网给笼在了里头。

    这看似简单的一剑,每一剑挥出,似乎都能斩断我一缕活动的空间,数百数千剑以后,我才发现过来,自己的活动空间,竟然已经被这浩瀚强大的剑光,给锁定起来了,甚至连后退都没有用。

    想要逃离这片空间,固然行,只要你能拼对方一剑,随时都能打开一道缝隙溜出去。

    问题是,月狼连接下对方一剑的实力都没有,用自己手上的冰之斩首剑硬碰的话,我敢包管,将会是剑断人亡的下场,或许会酿成这十万具残破铠甲武器的其中一分子。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上了这具铠甲战士确当,它老早就得出了对月狼的办法。

    玩过游戏的人或许城市知道,技巧系战士最怕遇到的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控制系,无论你有何等灵巧,一个无脑的眩晕技能砸去,然后一通围殴,任谁都得倒下。

    虽然游戏和现实不得混为一谈,但也有通用的处所,就如月狼,最怕的就是这样的擅长控制的强者,它或许速度不如你,可是却能让你的速度没法施展。

    固然话是这么说,要做到这一点真心困难,至少我施展月狼变身至今,就只有眼前的铠甲战士,做到了这种完全控制的技巧,老酒鬼那家伙或许都不得。

    也是,想想铠甲的主人可是数十万年前的强者啊。

    数十万年前,亚瑟王还未统一的时候,暗黑大陆可真正的是蛮荒大陆,各种强大的魔兽野兽遍地行走,强者种族之间互相乱战,这种大布景下,就算是同样境界的高手,技巧和经验也会强上好几筹,能控制月狼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怪只怪自己太大意了,要是一早意识到的话……或许也没有用,究竟结果不可是实力,连技巧经验都相差太多了。

    并且,对方还没有释放出生避世界结界,我是不知道这具铠甲战士会还是不会,如果如冰龙一样不会还好,要是会的话,那么此时的战斗,完全就是一场猫戏老鼠的游戏,这具铠甲战士,压根没兴趣拿出一点真功夫来对我。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好不容易病笃挣扎,抽出空隙甩了几个魔法,打在铠甲战士身上,却如同毛毛雨一样,它连躲闪的念头都欠缺。

    月狼的圆形魔法阵……

    现在到勉强还有空间让我施展,可是我一点也不看好。

    这招能对冰龙,那是因为对方憨厚可爱,竟然傻乎乎的硬拼撞上来。

    而眼前的铠甲战士,先不说它比冰龙还要强大数倍,会不会一剑之下,超等巨无霸冰剑也能斩成两截,就算不得,它只要轻轻一闪,然后在擦身而过的时候,酷酷的直视前方,看也不看我一眼,挥剑轻轻一斩而过。

    咔嚓一声,考验就结束了。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圆形魔法阵刚刚捣鼓出来,没有时间去研究,就只能弄出这一招超等冰剑,威力是很大,比之十万星辰破坏炮,也只不过是逊色那么几分罢了,却其实不是很实用,因为速度慢了点。

    你想想看,谁会看着一颗石头砸过来而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不躲啊。

    火系的三角魔法阵和闪电系的四方之阵……算了吧,那玩意防防魔法还成,面对铠甲战士的巨剑,简直就比泡沫还要不经用。

    莫非……这次真的是黔驴技穷了?

    铠甲战士的巨剑之网,还是一点一点的缩小,不竭锁定我的躲闪空间,没缩小一分,躲闪就越发的艰难,不竭迫近的剑势余劲,将全身刮的火辣辣一片。

    我的心,开始缓缓向下沉,这一次,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任何的应对办法了。

    那人妻骑士,究竟想要做什么。

    眼看袭来的巨剑,几乎已经躲无可躲,我咬了咬压根,准备硬上了。

    只要突破一点缝隙的话,只要运气好,能够突破一点点的空隙,就能逃脱对方的区域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成功的几率可能连千分之一都不到,如果是面对一个菜鸟还好,可是,对方可是数十万年前的强者,无论是战斗的技巧还是经验,都丰富的让人不敢想象,会留下这种空隙让我突破吗?

    谜底显然是否,我这样做,也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量的差距,或许还可以用技巧和速度弥补。

    就算是质的差距,加上一分运气和拼命,或许也不是不成以抵当。

    可是绝对性的差距,却是任何工具都弥补不了的。

    我和铠甲战士之间,就是存在着这样绝对性的差距。

    想要赢的唯一办法,除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外,别无他法,固然,若是天空之上突然出一只巨手,大手一捞将我救出,并顺势拍飞了铠甲战士,然后振振有词的说我是他的某某某,所以前来帮我一把,这样的狗血情节我也不是不得接受。

    可是很可惜,暗黑大陆历来没有这样的设定。

    “啊啊————!!!”我情不自禁的大声咆哮起来。

    全身的力量提升至极致,回忆起来吧,那时候,为了破开女性骑士的魔法阵系统,所爆发出来的那股力量,将隐藏在月狼体内每一丝每一毫的力量,全部调动出来,达到月狼极限的力量,如果是那股力量,说不定能在铠甲战士的巨剑中,寻找到一丝逃脱的空隙。

    手中的巨大冰之斩首剑,不竭绽放出一bo接着一bo的光芒,不竭接受力量的涌入,一反常态的并没有变大,反而是在缩小,从四五米长,慢慢地酿成了一把两米长,接近普通形态的巨剑。

    只是这时候,冰剑身上并不是散发出冰的光芒,而是接近金属,似白金光泽而又有所不合的,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的奇妙色泽。

    那些不竭从冰剑上散发的bo动,也随之突然一凝,恍如连这些耀眼光芒,也跟随着自己的意志,全部化为一股力量,凝结起来。

    在这种忘我的境界下,福灵心至,一股战斗的明悟涌上心头,我再次大喝一声,背上的冰之圆形魔法阵显性,一闪之间来到了手上,完全融入到了冰剑之中。

    这一刹那,手中的冰剑产生了质的改变,连周围的光芒都被它吞噬进去,化为一丝一毫的力量,吞噬了光的冰剑看上去,竟然酿成了一团模糊不定的黑漆漆空间,宛如黑洞。

    携着这把宛若能量一样的漆黑冰剑,咬劲压根,狠狠劈了上去。

    在十分之一个眨眼时间,漆黑冰剑与铠甲战士的巨剑迎面相撞,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因为能够转达声音的所有介质,都在激烈的能量碰撞中被破坏。

    能行也说不定,聚集了月狼所有的力量,加上冰之圆形魔法阵的漆黑冰剑,说不定真的可以破开空隙……

    眼看着铠甲战士的巨剑,在漆黑冰剑的抗衡下,竟然微微一顿,我的眼睛马上一亮,升起了希望。

    再一秒……不,招架多半秒,便有足够的空隙掏出这片空间了。

    然后,就在十分之一秒不到的时候,仅仅是停顿了以毫秒计量的单,铠甲战士的巨剑再次前进。

    漆黑冰剑,应声而碎……

    冰冷的剑锋,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面前,别说躲不过,就算能躲过,那么近的距离下,斩下的余劲,也足够将我击败了。

    啊啊,果然还是输了。

    出乎意料的,面对着巨剑当头而落,我的内心竟然异常的平静。

    因为,真的已经尽力了。

    一直以来,藏在月狼身体里面,那部分无法运用的力量,也全部给逼出来了。

    好不容易领悟的冰之魔法阵,也用上了。

    那一把漆黑冰剑,真的已经是月狼的极限,所能制造的,最强大的攻击,再无一丝提升的可能性。

    纵使如此,还是输了。

    只能说,伪领域境界和世界之力境界之间所存在的绝对性差距,真的是任何手段都无法逆转。

    真的……已经用尽全力,绞尽了自己所有的战斗智商。

    真的……已经尽全部努力了。

    所以……抱愧,阿尔托莉雅,还有……未知名字的女性骑士。

    我已经是……

    真的已经尽力了吗?

    就在想合上眼睛的那一瞬间,脑海之中,却浮现出这样的尖锐质疑。

    似自己的声音,又似女性骑士的声音。

    不,为什么要这样问呢?你不是最清楚吗?月狼的所有手段,所有力量,都已经被用到极致了,就连这样也无法赢下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这真的就已经是全部了吗?

    尖锐的质疑再次响起。

    固然,毫无疑问,根本不消去质疑,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原本是理直气壮的回答,可是到了最后,竟然不知为何,变得摆荡,细不成闻。

    自己真的尽全力了吗?

    毫无疑问,是这样的。

    可是,尽力和全力,咋一看相同,但其实是两回事吧。

    我已经尽力了,可是,这些真的就是自己的全力了吗?

    谜底似乎可以完全肯定,可是稍稍一想,或许又有漏洞之处。

    难道就无法继续提升了吗?

    不但仅是月狼的尽力,而是另外一股力量。

    是在说……领域境界吗?

    毫无疑问,这是唯一的谜底。

    可是,想要进入领域境界谈何容易,当初血熊的晋升,完全就是一场意外,或者说关键时刻主角模式爆发。

    而月狼变身,想要用正常的办法领悟,晋升,何止是天方夜谭,条件还远远没有达到不是吗?

    好比说力量……

    不,力量的话,那些一直以来隐藏着,无法阐扬出来的力量,不是已经全部呈现了吗?光以能量而言,现在的月狼,其实不会比昔日血熊的巅峰状态时弱几多,换言之,力量方面,已经完全符合标准。

    可是晋升领域可不得光靠力量,好比说……

    不,再等等,这样一想的话,突然很别扭呢。

    精神力控制的话,虽然之前运用的还有些粗糙,可是经过女性骑士的幻想结构能力训练,勉强也算合格了。

    魔法控制技巧方面,女性骑士教的魔法脉络转换,根本就不是常人能触mo到的技巧,而将魔法脉络具体现,就连很多世界之力境界的巫师,也未必能做到。

    我已经做到了,虽然是取了巧,但其实不得否定这个成绩。

    ……

    想来想去,我似乎找不到任何阻挡自己晋升领域境界的阻碍。

    也是到了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虽然知道女性骑士在教我,可是,现在才知道,她所教的那些工具,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让我能够晋升领域境界。

    在她的教导下,那些原本要晋升所缺少的工具,在不知不觉之中,以及齐全了。

    唯一她无法教我的,只有晋升所需的强大决心,意志,渴望。

    可是,我会缺这些吗?虽然是个以混吃等死为目标的宅男没什么志向简直是这样没错。

    可是,女性骑士以自己的生命,教会了我这些。

    只此一个理由,我便没有任何理由缺乏决心,意志,渴望。

    哪怕是不为自己,只为能让她在最后lu出欣慰的笑容。

    就没有任何的理由,缺乏这些工具。

    原来如此,我懂了。

    在巨剑迫近不足一尺的距离,目光捕获到某道身影靠近,那股温暖温柔的气息,正在包裹,包涵着自己。

    眼角不知为何,便湿润了起来。

    下一瞬,月狼的身躯绽放出剧烈白光。

    那比任何色彩都要美丽,都要耀眼的光芒之中,一条手臂抬了起来,明明是缓慢无比,却超出了已经近在咫尺的巨剑,率先一步,点在对方身上。

    精神力冻结。

    “破。”

    轻轻一声,强大无比的铠甲战士,在瞬间分化,轰然倾圮……

    拼着老命,还是实现了昨天的许诺,小七的节操可是很贵重的,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