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所谓的隐藏关卡,其实就是游戏公司的阴谋!
    “摒啦~~~”

    不再是难听刺目的火花,而是布帛撕碎一样的声音,对我来犹如仙乐。

    破开了,终于破开了一点点。

    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剑刃只没入了不足一寸,相比这个半径千米的立体魔法阵,简直就何足道哉。

    可是对我来,却是0到1的转变,意味着,这个魔法阵系统并不是无敌,只要有足够的力量,也是能够撕破的。

    信心一来,全身的力气似乎又增加了几分,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力量,让我的大脑嗡嗡作响,再添一份自信,怕是世界之力级另外仇敌,也想要去战上一战。

    再次高举巨大无比的冰之斩首剑,在无边的光芒绽放之中,划过绚丽轨迹,狠狠刺了下去。

    “没想到竟然还能阐扬出这种力量”

    魔法阵里面,女性骑士也在为她的防御呈现破洞而惊讶,似乎感到低估了月狼的全部力量。

    “可是呢。”

    她轻轻张合着那柔和的睫毛,美眸流lu出一丝决心。

    “狼,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差的远,对我来,完全不是威胁。”

    过的,不得手下留情,所以狼,我……

    狠了狠心,神色一肃她将双手放于胸前,掌心相对,一个只有拳头大,却散发出恐怖到了极点的能量气息的冰球在掌心之间凝聚而成。

    刹那间,原本处于待机状态的立体魔法阵,也爆发出万丈的冰光,一下子就将yu再次攻击的我弹了出去。

    仅仅是出招的气势,就已经如此,难道差距真的如此大吗?

    “嗷!!!”徒然一声怒吼,整个天地都恍如暗了下来。

    女性骑士的掌心之平那团冰球被她轻轻向前一推,刹那间,

    的冰球就酿成了一头长达数千丈的巨大冰龙,仰头发出一声惊天的咆哮。

    这,………,这简直就是……和真的一样。

    在那声巨吼的声浪袭来之时,我发现这吼声之中,竟然真的带有一股淡淡的龙威。

    龙威我感觉到过,那是在六年前库拉斯特,窝在腿毛仙人那里的时候,不是曾经见过一头黄金巨龙吗?最后这头黄金巨龙,还酿成了一名紫发的美丽少女。

    那时候的她,对那时在血熊状态下才有心境境界的我来实在太过于耀眼和强大了,所以并没有看清楚浑身散发着高贵和威仪感的紫发少女,究竟长得是什么模样,可是,黄金巨龙那质朴无比的龙威,却是记忆犹新想忘记也忘记不了。

    这头又女性骑士创作发现出来的冰龙,竟然也带着龙威?!

    虽然远远无法和黄金巨龙,乃至普通的巨龙相比,但这也是一种0

    和1的区别,此时此刻我才深深的意识到,她对一开始教我的1幻想构造能力【,究竟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如果我领悟的幻想构造能力,是在拼积木那么她已经在自力制作高楼大厦了。

    这样看来,她所擅长的冰系和精神力两者,精神力的能力似乎比冰系还要更胜一筹!

    这就是亚瑟王座下的十二骑士的威能吗?现在关于她们的史载传,看来是一点水分都没有,不,反而是看低了,其实应该更加强大,强大的如同神一般才对。

    不容我多想,气势吞天盖地的巨大冰龙,已经吐着连空间似乎都能冻结的寒息,张牙舞爪的咆哮冲了上来。

    没有丝毫技巧的矛盾触犯,凭着它庞大而坚硬的冰之躯体,这样的攻击简单,卤莽,却十分有效,明明知道也难以躲闪。

    不过,月狼擅长的就是速度,这样的攻击我反却是不怕。

    闪电一跃,我已经跳出了攻击规模,不多很多,正好看着冰龙那庞大的身躯从脚底下擦过。

    冰之斩首划,给我狠狠的刺!!

    铿锵一声,巨大的冰剑用力刺了下去,可是相对冰龙的庞大体积来,也就如同牙签一般,看样子是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带着冰龙冲刺的惯性,紧紧握在手心的冰剑,在它的后背笔挺刮过,陪伴着如同切割金属一样的难听声音,无数的冰屑飞扬而起,打在了身上。

    等冰龙扬长而去,我看了看彼此,比较一番得出结果后,心里万分的无奈。

    自己的双手,在刚才的硬较之中,被震得发麻。

    那些从冰龙身上刮下来的冰屑,也不知道是什么工具构成,竟然无视外层的冰封装甲,直接弹到我的身上,将我半个肩膀冻成了冰雕。

    再看看冰龙那边,只是背上多出了一条不足一米深的划痕,并且很快,这道划痕就完全愈合了。

    这是一条纯能量构造而成的冰龙,不对它造成足以解体的径害,或是将它的能量耗光,是永远也无法将它打倒。

    这一次试探过后,我可以肯定,这条冰龙实力绝对达到了世界之力境界,只不过是因为被制造出来,没有灵hun,所以无法释放出生避世界结界。

    对我来,刚好是逸今为止遇到过的最强大,却因为无法释放出生避世界之力结界,而又不是完全让自己绝望的仇敌。

    这样的考验,还真能挑战人的极限呢。

    我暗暗苦笑一声,将手中巨大无比的冰之斩首剑紧握了握,看着那头呼啸而去的冰龙,一个百八十度返身,重新朝这边冲过来,明明是冷的要命,额头上却冒起了汗滴。

    冰龙的攻击模式很简单,就是笔挺的撞来撞去间或甩动着巨大的尾巴突然一抽,或者是口吐极冷冰寒的雾状冻气,对月狼来,这样的攻击都构不成太大威胁。

    只是话虽如此我却似乎严重高估了自己。

    以为一头无法释放世界结界的冰龙,自己还有一丝的机会,不全然是绝望。

    这样的想法,在僵持了片刻之后就完成酿成了赤luoluo的嘲讽。

    世界之力境界就是世界之力境界,哪怕它无法释放出结界,也不是足足低了两个条理,只有伪领域级实力的月狼可以看。

    或许如果是地狱格斗熊变身的话,到还真不定,可是一开始的规则就已经好了,不得变身地狱格斗熊,以月狼之身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就是痴人梦话。

    就像一只苍蝇与一头大象,虽然拙笨的巨象或许拿苍蝇没办法,可是,其实不料味着苍蝇就能满意忘形的宣布可以战胜大象,或许,它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的存在。

    各种办法以及这头冰之巨龙的全身上下,每一寸处所,都留下了冰之斩首剑的划痕,可是依然没用。

    这头冰龙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弱点,就连看似最懦弱的眼睛,也是坚硬无比的寒冰构成冰之斩首剑刺进去,不过是能刺破一个的浅坑,对一头能量冰龙来,这样的攻击完全不疼不痒。

    火系魔法脉络转换,一个个浓缩的超等火球轰向冰龙就像水枪射在钢板上,一点纤用都没有,或许如果冰龙肯乖乖站着不动,让我用火系魔法烤个十天半月不定能将它融化失落。

    闪电魔法脉络转换,一道道水缸粗的亮黄色闪电霹在冰龙身上,那如同镜面一样光滑的身躯,只是闪过几丝雷光,便如同石牛沉海,再没有一丝反应。

    能试过的办法,都已经试过了,最后,冰龙相安无事,却反而将我累的气喘嘘嘘。

    “吼吼~~~~”

    眼见我没辙了,这头冰龙似乎满意洋洋,大吼了一声,扭动着庞大的身躯,继续一头撞来。

    漫天砸落的冰雹,打在它身上,就犹如毛毛细雨。

    一个个蕴含着恐怖威力的冰冻能量球砸在它身上,似乎反而成了它的补品。

    那些直径千米的冰陨石砸下来,它眼不眨,气不喘,连应付的功夫都欠缺,连结着速度和标的目的不变,轰隆一声,千万吨重的冰陨石,被它笔挺撞成破坏。

    天地之间,似乎根本没有这头冰龙的仇敌,它就是无敌的存在,任何的工具都无法对它造成威胁。

    这简直比刚才的秋风世界更加无解。

    我的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女性骑士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制造出这样一头看似挑战自己的极限,实在是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局面。

    以前几次的考验看来,这其中,也绝对蕴含着深意,让我去破解,只有醒悟了办法,才能打破眼前的无解之局。

    不会不会是……

    我突然猛地想起了什么。

    火系有了魔法阵,雷系也有了魔法阵,那么,自己的冰系呢?

    作为月狼的主属性,连其他转换二系都各自有了一个魔法阵,没事理冰系没有。

    这就是女性骑士隐藏的提示吗?

    只不过……

    我重重的吸了一口冷气,不管怎么,不去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

    冰系的魔法阵……自己现在最想要的工具……

    一个个念头从脑海之中窜过,又飞速的闪逝,在这如同海洋c样的念头之中,要寻找想要的工具,何其困难。

    慢慢的,我似乎又回到了那片魔法脉络世界。

    四周飘dàng着五颜六色的精神力云彩,那一条条冰蓝色的细线,自己的魔法脉络,静静的环绕纠缠着这片世界,飘洒下光点一般的冰粒,似乎正在对我这个主人诉些什么。

    合上眼睛,犹如聆听风声一般,低着头,细细的品味着从耳边,从脸颊,从身上飘落的那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冰粒。

    逐渐的,一股自然而然的明悟,涌上了心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突然懂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在重新睁开眼睛的瞬间,似虚似幻的魔法脉络世界轰然破碎如同南柯一梦,瞳孔之中映入的景色,再次回到现实纯白冰冷的冬之地狱中,那头冰龙正发出震撼世界的咆哮,在已经不足万米的距离下笔挺矛盾触犯过来。

    在这一刻,时间恍如变慢起来,冰龙扇动的同党所划过的每一道轨迹都清晰的映在了眼中。

    “冰之阵……冰剑之阵……”

    口中缓缓吐出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话语,下一瞬,一个巨大的圆形冰冻魔法阵在背后展开。

    是的,没错,圆形的魔法阵。

    从女性骑士那个立体球形的魔法体系以及她展示出来过的冰之魔法阵,火之魔法阵,以及闪电魔法阵,即可以知道,圆形的魔法阵,应该是最趋向于结构完善的魔法阵。

    我所见过的魔法阵,如普通的传送魔法阵远程传送魔法阵,世界之石传送魔法阵,以及其他各种魔法阵,都是圆形,圆,在这片暗黑大陆里,似乎是象征着魔法的完美结构,固然,我对魔法的认识付钱得很,这可能只是普遍现象,不排除有特殊的情况存在。

    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的火系三角魔法阵,闪电四方之阵,到底还是属于劣质品,以后还要慢慢完善,将它们改酿成圆形魔法阵。

    而冰系,不愧是月狼的本体属性,第一个所创作发现出来的魔法阵,虽然和三角魔法阵以及四方魔法阵一样,的可怜,简陋的可怜,里面只有区区简单的魔法纹路团案和不足万枚的魔法符文构成,可是,却已经是趋向于完善的魔法阵了。

    用一句话形容,麻雀虽,但五脏俱全。

    眼看着冰系圆形魔法阵的形成,心里诸多想法闪过,可是,已经没有时间让我感叹了,带着呼啸声势矛盾触犯过来的巨龙,已经不足五千米远。

    只能干了!!

    心里默默的大吼一声,给自己打打气,念头一转,这个比起四方之阵和三角之阵要略大上一些,直径约有三米的圆形之阵,突然从背后闪到了面方,静静浮动着。

    难道要用这个魔法阵,去防御冰龙的矛盾触犯?

    固然不是,没听到我刚才念了什么吗?冰剑之阵!

    虽然是第一次使用,也没有任何产品功能明,但这究竟结果是自己的魔法脉络所形成的魔法阵,相当于自身血肉一样的存在,怎么个用法,早就已经深深刻在了本能里面。

    下一刻,我槽手中的冰之斩首剑高高举起,脚跟提后,做出一个前卑刺击的姿势,然后猛然地,将巨大的冰之斩首剑穿入到前方的魔法阵之中。

    刺破整个世界的白光顿然从魔法阵之中绽放,无边无际,将每一个角落都照得通亮,在这白光的点缀下,原本直径只有三米的魔法阵也跟着水涨船高,酿成了一个光芒闪烁,连接着天与地巨大魔法阵。

    从魔法阵之中刺入的冰之斩首剑,从另外一头穿入,却是来了个改头换面,原本三十米长就已经是极限了,可是,在经过魔法阵的改造加幅后……………,

    光是现在从魔法阵另外一头先探出来的剑尖,就已经不止三十米之宽!!

    那种震撼,真就如同从虫洞之中,缓缓的飞出一艘剑形状的太空战舰,一无畏惧的向前方的仇敌冲去。

    完全从魔法阵之中lu身世体的冰剑,目测足足有数十米宽,千米之长,和迎面冲来,长达数千丈的冰龙比较起来,虽然还要上很多,可是…看起来恰似一把可以将它的脖子一剑斩断的屠龙之剑。

    即使面对着冰陨石砸下来,也面不改色,直冲上去将其撞个破坏,这头威猛无比的冰龙,在看到前方宛如战舰一样的巨剑呈现时,身形也不由的微微一顿。

    但究竟结果也只不过是没有灵hun的傀儡,也就只是轻轻顿了一下,接着就傻大胆的冲了上去,那坚硬无比的龙脑袋,对着虽巨大却依然锋利无比剑尖,狠狠一头撞去。

    它傻,还真就傻,要是有点智商的话,稍微闪开一点,然后从侧面一尾巴扫过来,我立刻就要跪了。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龙头与剑尖的碰撞,比我预料之中还要快,这边,我的手里还握着剑柄,冰剑还有十分之一的长度没有穿过魔法阵,前方却已经轰然撞上了。

    携带着亿万吨的恐怖矛盾触犯之力,冰龙迎头就是一撞,不偏不歪,额头正好抵在了剑尖上。

    只听咔嚓一声,先是额头上碰撞的处所,裂开几道裂痕,接着,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裂痕,却酿成了恐怖的病毒蔓延者,从额头处,裂缝不竭向外面蔓延,不竭扩大,不竭割裂再割裂。

    仅仅只用了数十秒的时间,光滑如镜的冰龙,身躯就已经被丑恶的,如同蛛一样密布的裂痕所覆盖,顿了顿,发出一声轰然作响,化作了无数钻石般的美丽冰晶,洋洋洒洒的四散飘落。

    固然,我也其实欠好过,冰龙携来的矛盾触犯力,让我在一瞬间充分的体会到了黄段子shi女那句“被一亿匹马撞死吧”的身临其境感。

    带着强大惯性,身体飞了出去,途中砸碎一个又一个恰好拦路的冰陨石,也不知道飞出多远,才勉强稳住身形,立刻就捂着胸口吐了一口血。

    别月狼的身板子,就是地狱格斗熊来了,也要脱上一层熊皮。

    可是随即,这股怨念就被喜悦所冲淡。

    没错,赢了,凭着冰系魔法的魔法阵,娄竟然真的赢了那头冰龙!

    以伪领域的实力,干失落了一头无法释放结界的世界之力境界的冰龙,这种事情,就算是用奇迹形容都让人觉得太守旧了。

    固然,也是因为那头冰龙傻的可以就是了。

    心里哀思与喜悦并存着,捕获到女性骑士所在的位置,我迅速飞了过去。

    缄默的,遥遥对望着,许久……

    “冰龙,我已经打败了。”我终于忍不住作声。

    “是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狼漂亮的通过了这一关。”

    女性骑士温柔的笑着。

    “那么……能很几多分?”

    最关键的问题,我屏住呼吸,眼巴巴的看着对方。

    “呃~~让我想想~~给狼打个九十分怎么样?”对方歪头片刻,然后掌心在胸前并拢着轻轻一拍,笑道。

    “马马虎虎吧我心情微妙的嘀咕着,比预料之中的要高,可是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九十分手满分不是只有十分只差了吗?为什么不得再努力一点,弄个满分呢?

    “狼想拿满分吗?”这人妻骑士目光贼亮,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

    “固然,谁不想拿满分。”我理所固然的应道。

    “谢谢,狼”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

    “啧,别误会,可不是完全为了,怎么我也是男人,是男人的话,固然要以拿满分为目标。”

    “嘴硬的狼也很可爱哦~~”

    “都不是了这混蛋听不懂人话吗?”我怒了,我可是老实人,历来不撤谎。

    “好啦好啦,为了奖励狼,我就给一个拿满分的机会吧。”

    女性骑士轻轻合着食指,啪的一声,笑容貌似天然无害。

    “真……真的?”

    忍受不了满分的you惑,可是第六感同时又在发出强烈的警报。

    “固然,姐姐我可是话算话哦。、,顿了顿,她神色微微肃的继续道。

    “老实,刚才的考验,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原本是筹算没想到,狼的冰系魔法阵竟然这么厉害,以这种办法通过了,让我很困扰呢。”

    “喂喂,好了的,既然已经通过了,可不得再反悔。”我警惕的盯着对方。

    女性骑士现在,那是一脸没有获得满足的抖s笑容。

    “所以,作为对狼以出乎意料的办法通过考验的奖励…”轻轻点着白净食指,女性骑士笑得越发亲切柔和。

    “锵锵锵!恭喜狼,在以将近完美的分数通过全部关卡之后,成功的开启了隐藏关卡。”

    “搞毛,这样的隐藏奖励我才不要呢!!!”我将心里的茶几重重一掀,声嘶力竭的咆哮道。

    “哎呀,隐藏关卡通过的话,可是有附加十分的奖励哦。”

    “呜!!”

    这句话正中了我的死xué,让我所有拒绝的话,统统都被打回了肚子里。

    “称这家

    …”

    良久,我死死的盯着这人妻骑士。

    “真的不是开玩笑?”

    方笑容微敛,重重的点了颔首“那么好吧,我接受了。”

    又是注视了良久,我吸了一口气,无奈的屈服。

    “可是承诺我,一定一定,要保存最后的力气,可以吗?”

    看着已经面无血色,身影漂浮的女性骑士,我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

    “固然了,我可是很有分寸的,最后一刻如果没有享受到狼的撤叫,就算死也不会瞑目哦。”

    “才不会撤叫!!”我重重的瞪了她一眼。

    还有,有分寸个屁!

    “来吧,最后的最后一关,我到要看看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将手中尚未散去的冰之斩首剑,重重的一举,我大声道。

    “就是这股气势,狼帅呆了。”女性骑士单手轻抚着脸颊,目光闪闪,一副被我迷住的样子,另外的手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之间那只手轻轻一挥,纯白色的世界顿然破碎消失。

    春夏秋冬都已经用遍了,我正要疑惑她会捣鼓出什么新的考验,没想到,她却是干脆利落的,直接将纯白色世界也挥破了。

    一股寂寥肃杀的瑟风吹来,在纯白色世界破碎以后,那片战场,无数残破铠甲断剑广泛,铺出十里之外,无数残hun附于其上,发出不甘恐惧咆哮的死亡战场,再次呈现在我的面前。

    战场中心,英姿飒爽的女性骑士,依然站在那个的山丘上,她那叫却又显得高大无比的身躯,被无数残铠断刃所围绕,被无数残hun意识所畏惧。

    我愣了愣,突然发现了一个不想发现的事实。

    似乎从女性骑士呈现,到开始考验,然后到了现在虽然身处的世界不竭幻化,可是她的站位,却历来没有改变,换言之,从未挪过一步。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实力悬殊,可是真正赤果果的证据摆在面前,还是由不得我不苦笑,不失落。

    差距……实在太大了。

    “狼……”

    女性骑士静静地立于那处山丘之上,身穿一套朴素的铠甲,纤细腰身ting得像剑一样笔挺,光是往那里一站,就有种高高在上,无可匹敌,如同天一样的苍茫无边。

    笑容依旧柔和,可是她的声音,似乎也染上了战场上的一丝气息,变得庄严,肃杀,沧桑。

    “看到了吗?这里的战场。”

    目光轻轻从地上无数的残铠断刃之间掠过,她那双略为恍惚的眸子里,闪烁着一股难言的复杂缅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