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人生总是有一些正是因为做不到才要去努力的东西!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人生总是有一些正是因为做不到才要去努力的工具!

    女性骑士的声音一下严肃了许多,连平时亲切甜美的“小狼~~小狼~~”这样的叫我,也听不到了,声音正经的,就恍如突然之间酿成了一具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话说我失落个什么呀,小狼这种叫法,不是一早就该严加吐槽并且郑重拒绝吗?如今可是正好,正合我意!

    掩饰着心底的慌张和不安,我强行的吸了一口冷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神色也变得肃然起来。

    最后一关了吗?预料之中,依照前面的放置,这最后一关估计会是冬吧,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竟然也是最后一个考验了。

    原本以为,后面至少还会有一两个考验的,可怜的艾鲁法西亚,堂堂德鲁伊的祖师级人物,恐怕是没有进场的机会,只能当个引路人了。

    小小的怜悯一下对方,我迅速回过神,就在前一刻,女性骑士已经将秋风世界给停止了,漫天咆哮的漆黑狂风,就像在凌晨突然之间拉开窗帘一样,黑暗被撕裂开来,迎向了精明耀眼的光明。

    虽然这片纯白色的世界,也不得说是什么向阳之类的布满生机和活力的世界。

    “最后一关……”

    不知道是为了强调严肃性还是怎么,女性骑士依然没有从那副板着脸的正经状态以及漠然神色声音之中回过来,或者说,其实这副样子,才是她数十万年前的真正面孔,以前那副天然迷糊装傻全开的人妻模式,只是因为在这里困守了那么多年,节操渐渐流失所致?

    不管怎么说,她这副严肃的样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无形压力,对我而言,远远要比刚才的秋风世界,所面临的压力要大上十倍不止,甚至时而为对方的气势所迫,忘记了呼吸。

    一个超出生避世界之力境界,达到三魔神那种高度的人,真正认真起来的时候,对足足差了她三个境界,只有伪领域级实力的我来说,压力实在是无以伦比的大。

    “冬寒。”

    轻轻地,冷漠地,从她口中,吐lu出这两个早有预料的字眼。

    只是,世界还没有因此而产生转变,仅仅是因为这两个字,仅仅是因为她的冷漠,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最深沉次的冰寒,一股似乎足以和大魔神迪亚bo罗的招牌——殛炎之火相提并论的极寒之力。

    然后,在下一个刹那间,纯白色的世界产生了转变。

    依然是白色的世界,却是白的恐怖,白的渗人。

    在放大的,闪现着震惊不成置信的瞳孔倒映之中,一片片鹅毛大雪……不,已经不得用鹅毛大雪形容,而是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冰雹,如同密集的雨点一般,瞬间遮盖了整个世界。

    如果说这还不算厉害的话,那么,这样的冰雹,加上刚才秋风世界里的狂风,以及连月狼这几乎已经免疫冰冻伤害的身体,也无法抵当的刺骨寒冷呢?

    如果这样还是不算厉害,那么,再加上时不时从身边呼啸划过,那些恐怖巨大的身影——一个个足有千米直径,如果陨石一般威势的巨大冰陨石,被砸中的话,怕是比之被法师的火焰陨石直接当头砸个正着伤害还要大上十倍百倍。

    还有一团团如法师的狂风雪技能,由纯能量凝聚而成的冰冻能量团,似不要钱一般,不竭的自这片冰雹世界中闪现,只要被擦到一点,就算月狼也会瞬间酿成一座冰雕。

    这还不敷吗?

    简直就是一片冰雪的地狱。

    还好我早有准备,知道接下来面临的冬可能是一副什么样的尿性,早早就将魔法脉络转换成冰系了。

    要否则还是维持的闪电系,抗寒能力大大削减,我这一下说不定就已经酿成冰棍了,饶是如此,也冻得瑟瑟颤栗,缩成一团。

    天底下,竟然还有月狼觉得冷的处所,这实在是不成思议,然而这种不成思议的景象,却正在眼前产生着。

    冰系魔法,虽然是月狼的老本行,是其他火系闪电系无论怎么样进步转变,也无法取代其主要地位的主属性。

    对月狼来说,是这样,可是对女性骑士来说,或许也是这样,一开始的春雨世界,她所展现出来的冰冻力量,恐怕仅仅是陪我这个小孩过家家的水平罢了。连热身都不算。

    现在,可能才是认真起来的水平,固然,仅仅也只是可能罢了,以自己领域级的眼力,去估量一个魔神级另外高手,无疑是很是不文艺和不普通的。

    冰封装甲!

    我在瞬间就开启了这个模仿法师的冰封装甲技能所捣鼓出来的冰冻能量护甲。

    如果说瞬移是法师的第一保命技能,那么冰封装甲系的护身技能,无疑则是法师的第二保命技能,很是的实用,经过月狼的冰冻力量强化,对物理的防护水平大大加强,魔法也能抵消一部分伤害。

    最重要的是能冻住攻击的仇敌,如卡洛斯那可怜的家伙,面对月狼的时候,在攻击瞬间也不得不切换到抗冰冻光环,以抵当月狼身上的这层厚厚冰甲的反噬,亏得和我战斗,他现在切换光环到是越来越熟练了,估计就算是世界之力境界的圣骑士也不比他切的快。

    冰封装甲能够将漫天砸落,这些无数拳头大小的冰雹给阻挡在外,对那些千米直径的陨石,以及一颗颗蕴含着恐怖威力的冰冻能量团,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因此,我还是得躲,不竭的闪来闪去,或是借助从旁擦身而过的巨大冰陨石,在上面用力一蹬,不竭的向女性骑士靠近。

    我总算还记得这次考验的通关目标,是要碰到对方,否则的话,光是呆在这样的冰冻地狱世界里,就能够将我折腾的精疲力尽,举手投降。

    无数砸落的冰雹盖住了视线,远远的,让我一时之间无法看清楚女性骑士现在在感谢什么,不过凭借着精神力的侦查,我早就发现她的魔法脉络体系,那个巨大的绚丽的立体魔法阵,又在不安本分的运转起来了。

    这次是冰系魔法,是她的老本行,不知等会将面临着什么样的攻击?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紧,速度再次加快了一分。

    得快点,再快点,最好在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之前,先靠近,然后再……

    再怎么样?

    无法破解那个立体魔法阵的我,就算靠近了,也只能呆在外头,无所作为。

    明知道会是这样,就算靠近了也没有任何用,但我还是无法停住脚步,总比站着什么都不做,只会一个劲的绝望好,我不想输,更不想让教会我那么多的工具,那个总是对我lu出柔和笑容,喜欢装傻,装迷糊,慢拍子,时而却又如大姐姐般成熟的女性骑士失望。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救她,阻止她消失,能做到的话,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联盟,对精灵族,都是天大一件幸事。

    但很可惜,我无能为力,来到暗黑大陆那么多年,我学会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让我成长最多的,恐怕就是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无法像漫画里的主角一样,只要进入主角模式,就连神都能逆给你看,脚步踏遍第一第二世界,途径无数被怪物摧毁的村庄,看到残恒断柱之中,那些面目扭曲,带着恐惧和不甘死去的人,我所感受到的,除哀思以外,只有无力。

    只能尽一百分努力去呵护这些人,然后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那些重要的人,意识到有些事前无能为力,我所能做到的仅此罢了。

    刚才,见到女性骑士流汗了,喘气了,虽然很细微,但我还是看到了。

    仅仅是一缕残混,依靠着能量活到现在,恐怕这场考验,是以对她来说,如同生命一般重要的那些能量,作为价格吧。

    意识到这一点,就更加不得输,并且,哪怕是无能为力,至少,也要用最好的成绩,通过这次考验,让她能够微笑着离开。

    所以,怎么能止步不前,站在原地一个劲的绝望啊!

    正因为知道一些事情无能为力,无法挽回,才更清楚一些工具的重要,错过就不会再来,才更加明白自己的目标和标的目的,要去努力的做些什么,才能弥补这份无力!

    因为不成能做到,而什么都不做,那只不过人生败犬发出的悲鸣罢了!

    口中不知何时发出了带着泣声的咆哮,一个数千米的冰陨石直直畴前方砸落,除后退以外无法躲开。

    可是,怎么能后退!

    冰之斩首剑迅速在手中凝聚而成,五米,六米,依然不足以将这颗巨大的冰陨石斩断。

    那么就十米吧,不敷还有二十米!!

    白耀的光芒自剑身上闪烁而起,重重向前一斩而过。

    一道笔挺的白光闪过,在这片咆哮的冰之地狱中,就恍如黑夜的流星般,一闪而逝,却让人永生难忘。

    嗤啦一声,从天而降的巨大冰陨石,在这道白光划过之中发出崩裂声,已然被从中间切开两半,断口就如同镜子一般,明亮可鉴。

    从分隔的冰陨石缝隙之中,月狼那灵巧身形化作影子,迅速的钻了过去。

    终于,穿过了重重阻碍,离女性骑士只有千米之遥,那巨大的立体魔法阵如同巨兽一般,挡在面前,她在里面的身影也隐约模糊可见。

    “不错的眼神哦,小狼。”

    狂风雪雹之中,女性骑士那柔和的声音,却清晰的隔着千米,隔着无数的杂乱声音传到耳边。

    我愕然的抬起头。

    从她严肃起来那一刻开始,我以为不会再听到这样慢音调的,腹黑起来的时候有些让人火大,却不得不认可很好听的柔和声音。

    虽然看不清楚,可是此时此刻,她脸上的脸色,也一定如同声音般柔和,带着笑容。

    “虽然可怜兮兮的小狼姐姐我最喜欢,可是,lu出这样眼神的小狼,也不讨厌哦。”

    “才没有可怜兮兮!!”

    我大吼着,将绽放着巨大冰之光芒的巨剑,狠狠刺向眼前的魔法阵。

    这抖人妻骑士!

    “真是的,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狠下心来认真的考验最后一关,小狼却lu出这样的脸色,让我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小狼真是太喜欢撒交了,让姐姐我想严肃都严肃不起来。”

    “才没有撒交!”

    第一剑被魔法阵弹开了,我毫不气馁的刺出第二剑,巨大的剑刃与魔法阵的外壳碰撞,所交织而成的剧烈光芒让我眯起了眼,从魔法阵之中传来的巨大力量,几乎将我的双手震麻。

    “并且还哭了,真是个笨伯小狼,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

    模糊之中,我只能看到魔法阵里的那道身影,做出了一个伸手拭脸的动作。

    “才没有哭,并且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第二剑依然无功而返,我继续挥舞着冰之斩首剑,不竭狂砍,每一次攻击都用尽全力。

    可是却只能在魔法阵的外壳,激起一阵阵的能量火花。

    “到也是,我现在可真没有资格说小狼。”

    出乎意料,对方却是老老实实的认可了,然后,传来深呼吸一口气的轻柔声。

    “可是,就算是这样,姐姐也不会因此而手下留情哦,这是小狼的最后考验,也是姐姐我,最后……唯一能为小狼做的事情……”

    说到最后,女性骑士的声音几乎轻不成闻,被狂风轻易的撕碎失落。

    “才不需要你的手下留情!”

    高高举起冰之斩首剑,历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力量高度的调动集中,那些隐藏的月狼身体深处一直无法阐扬出来的能量,在这一刻似喷井而出,全部聚集在了手中的冰之斩首剑上,让它绽放出了比雪还要纯白,比冰还要耀眼的光芒。

    然后重重的挥剑,倾尽全力,一斩而下!

    唉唉,明天又得7000字补完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考验应该能结束了。

    并且这部分情节之中,不单有突破,有专属装备,也会涉及到一些主线的工具,到考验之后自会有详解,也算是比较重要的剧情了,所以可能写长了一点,大家就原谅小七吧。

    什么,你说什么是主线?等等,让小七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