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红白阴阳玉感觉只要说出来节操就会掉不是吗?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红白yin阳玉感觉只要说出来节操就会掉不是吗?

    半空之中,数百颗吞吐着红光赤蛇的闪电雷球,静静漂浮着,没有一丝动静,女xing骑士也沉默下去,在更加暴动的雷池包裹之中,身影已然完全消失,看不到她在做些什么。

    暴风雨前的宁静。

    咕噜一声,我艰难的吞咽着,额头不断冒出冷汗。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将会是什么样的攻击,但是却可以肯定,绝对是奔着我的四方魔法阵而来,而且更加可以肯定,绝对能够破解四方魔法阵,将我调戏的yu仙yu死。

    十二骑士是何等人物,哪怕是现在歌颂的七英雄,也只有排第一的塔拉夏,或许能和她们之中实力垫底的几位相提并论,而眼前这人妻骑士,虽然不大可能排在第一,但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垫底的那几个,也就是说,她比此时已经被歌颂的如同神一般的塔拉夏,实力更加强大。

    如果说她连这样一个新生的,简陋的四方之阵都破不了,你相信,我都不信。

    由此可见,我现在的心情,就宛如是躲在一个密封的屋里子,畏缩在角落,听着外面的恶魔在砸门的弱小人类,明知道发出痛苦吱呀声的木门只能支撑一下,明知道恶魔迟早会闯进来,不存在任何的侥幸,却依然一点其他办法都没有,只能默默等待恐怖声的逼近。

    在这种度日如年的等待中,终于,包裹在红sè雷池之中的女xing骑士,有了动静。

    那些压缩的几乎凝成液态,暴躁无比的红sè闪电,在雷池之中,宛如一片片绽放的莲花散开般,将里面的女xing骑士吐芳而出,脚下的巨大闪电魔法阵再次绽放出耀眼的雷光。

    不会是还想增强雷池闪电的强度吧。

    看到这一幕,我摇摇yu坠,几乎不用比试下次,自己就要先给吓输掉了。

    光是现在这一道道红sè闪电,我就完全不敢摄其锋芒,去尝试一下威力如何,再升级的话还得了,岂不是连靠近都不能让它靠近,不然的话,连余bo都能将自己烤熟电熟。

    这是考验,还是烤电?

    我已经完全无法淡定了,却也阻止不了闪电魔法阵以及雷池的转变。

    咦?

    本来已经绝望了,打算等对方完成闪电的强化之后,立刻举手投降,回去苦练个三五年再来挑战,没想到随意瞄了一眼,却发现……貌似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赤红sè的咆哮雷池,已经不断绽放出来雷光的魔法阵,在翻滚咆哮之中,逐渐的……逐渐的一部分闪电又红便黄,再由黄变白?

    这厮退化了?

    我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确认一遍,还是没有错。

    本来以为强化之后说不定会变成黑sè甚至是金sè的闪电,竟然一步步退化,威力降低到黄sè还不止,一路飙跌,犹如股市一样,跌倒了底,竟然直接打回原形,变成了普通的白sè闪电。

    不不不,等等等等,说不定这只是假象,这变成白sè的闪电,说不定已经兜了一个圈回来,达到了返璞归真,大繁至简的境界,千万别高兴太早,那人妻骑士像是那么好心的人?

    我说死狗其实是某个大族的公主被邪恶的巫师施了诅咒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只要心爱的王子献上一wěn就能变回去你信不信?!

    不过还真由不得我不不信,为了等会不被yin一记,我偷偷用精神力查探了一下,虽然啪嚓的立刻就被吞没了,但是那一瞬间,还真的确感觉到了,这些白sè闪电,只是普通的闪电,威力远没有刚才那些红sè闪电来得大。

    在我困huo的目光注视下,最终,女xing骑士完成了让人费解的转变,那巨大的雷池,变成了一半红sè雷光,一半白sè雷光,两者虽然同出一撤,但泾渭分明,就好像水与火一样,如果不是女xing骑士的控制,或许找早就已经暴动起来了。首发

    做完这一切后,似乎有点疲惫,女xing骑士抬起头,朝我慢调子柔和的笑着,额头上微微透lu出晶莹的汗迹,几缕柔软发丝贴在上面,更显xing感jiāo媚,虽然我现在完全没那个余心去欣赏就是了。

    “小狼,要注意罗,虽然等下来的攻击威力不如刚才,但是……对现在的你来说,更加危险哦。”

    说着,她的小手一挥,在我没反应过来之后,周围漂浮的数百个雷球,就被她招了回去,重新融入到了雷池之中,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片刻过后,女xing骑士美眸一睁,似乎终于完成了,再次挥起小手,刚才那些被她收回去的雷球,又被从雷池释放了出来。

    只是,经过雷池的一番改造以后,这些雷球已经是焕然一新,新到我差点认不出来,刚才正是这些玩意将自己调戏的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换了一个马甲的闪电雷球,如同此时女xing骑士身边的雷池一般,也分为红白两球,两种颜sè,就如同yin阳鱼一般,也是泾渭分明,各占一半。

    呃……红白……yin阳鱼……yin阳玉……总感觉似乎提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光是提到节操就已经在掉了,果断还是就此打住吧。

    总而言之,这些红白sè的yin阳玉……哦不,是闪电雷球,再次像刚才一般,分布在四周,慢悠悠的漂浮着,不断吞吐出红白二sè雷光,看起来一副很厉害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感觉到了,这些被白sè闪电割据了一半位置的雷球,威力不如从前,但是,一股更加冰冷的危机感,却从第六感不断的发出,提醒我绝对要小心接下来的攻击。

    别光是提醒也来点实质的东西比如说告诉我危险究竟是什么呀你这没用的第六感!

    刚这样吐槽完,不用第六感解释,那股未知的威胁已经展lu出来。

    在这些红白雷球散开,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安顿下来的静止不动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没错,就是四面八方,就仿佛有无数张手抓住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拉扯推攘一样。

    虽然这些未知何处的力道,并不是很大,还无法对我造成伤害,但却无时不刻不存在,而且一直在变化,此一时是向右边的拉力大一些,但是瞬间,又变成了向下的压力更大,让人无所适从。

    如果任由这些力道拉扯推动,不做抵抗的话,那么自己的身体肯定会变成扯线木偶一样,不断被牵来扯去,推上拉下,甚至各种猎奇的旋转,肢节扭曲。

    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抵抗着这些来自四面八方,并且不断变化的吸力,我迅速寻找着原因,没花太长的时间,就找到了罪魁祸首。

    原来,这些吸力竟然是由身上的四方之阵传来的!

    怎么回事,四方之阵叛变了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我猛地抬起头,打量着四周的红白sè雷球,凭着物理帝称号的加成,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没错,就是这些红白雷球搞的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红白雷球,一红一白,应该是各表yin阳,按照物理术语解释,那就是被刻意制造成正负两极,被女xing骑士所控制,形成这种红白雷球的诡异组合。

    这些停留在半空的红白雷球,在半空之中散发出杂乱无章的电磁场,严重的干扰了四方之阵,从身上传来的无数拉扯推压,就是这些电磁场和四方之阵相吸或是排斥所带来的附加品。

    而且,这些静止漂浮的红白雷球并非是完全不动,而是在不断自转,速度和转动的角度也各有不同,因此,这些吸力或排斥力才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或许前一刻还是吸力,但是等雷球转到另外一边,立刻又变成了排斥力。

    身处这样的地方,四方之阵,以及里面的自己,就如同一颗小铁球,置身于不断变化的数百块巨大磁铁包围之中一样,不被弄的七晕八素才怪呢。

    原来这就是破解四方之阵的招数啊,我悟了,也泪了。

    坑爹啊这是,好不容易掌握了魔法脉络转换,捣鼓出一个魔法阵,立刻就摆出这样的阵势打击我的自信,像话么?合适么?

    “小狼,姐姐这个临时想出来,专门用来对付小狼的魔法阵的yin阳之阵怎么样?还不赖吧,不过,这个阵可不光光只是对小狼造成这样的影响而已,要小心哦。”

    什么意思?

    我愣愣的抬起头,看着女xing骑士,和她那带着柔和笑意的眸子对视着。

    这样对视了几秒,一道黄sè闪电,就这么从自己眼前不足一米的地方,轰然掠过。

    怎……这么回事?!

    刚才那道闪电攻击是从哪里来的,我可是一直在瞪着这人妻骑士,没见她做出攻击的动作啊。

    我下意识的看了四周一眼,这才发现。

    不知何时,自己的周围已经变一片闪电世界。

    每时每刻,都有十多道突然的闪电,连接着两个红白sè的雷球,出现在这片天空之中,充满了未知的恐怖。

    比起一开始无规则的在雷球之间胡乱窜动的那些红sè闪电,更加突然,更加不可预测,你无法猜出,什么时候,哪两个雷球之间,就会突然连接出一道黄sè闪电。

    这些闪电究竟是怎么来的?

    我瞪大眼睛,凭着第六感险之又险的躲过数次攻击后,终于mo索出了一丝规律。

    这些红白雷球做着速度和角度不等,并且会随时发生改变的自转,当雷球与雷球之间,其中红sè的一面,正对着另外一个雷球的白sè一面时,两个雷球之间就会产生正负反应,连接出一道巨大的闪电。

    虽然红sè一面正对白sè一面的几率不大,但是你要知道,这里可是有数百个雷球,而且不规律的改变转速和自转角度,也平添了无数的未知变数。

    又有谁能够一眼将这些遍布空间的雷球看过,立刻就能判断出来,下一刻哪两个,或是有多少双雷球的红白面会正对上?就算是高智商儿童三无公主遇到这种大阵,恐怕也会脑汁用尽,无奈跪地吧。

    除非是预言师,不然我还真想不出来,又谁能够接下这种大阵。

    而且,还是在身上的四方之阵,被各种吸引力排斥力不断拉扯,严重影响活动的条件下,能躲过一次两次就已经是上帝显灵了。

    想要撤掉四方之阵,却是有利有弊,虽然不会再受到各种拉扯力的影响了,但是也意味着对闪电的感知度降低,躲闪率大幅下降,而且别忽略了外界如利刀一样漫天刮过的狂风怒嚎,虽然我已经忽略过很多次了。

    咳咳,因此这般,经过本数学帝的精密计算,撤掉四方之阵和不撤掉的危险xing,大致上是差不多的。

    这该如何是好?

    我傻了眼,几乎又是一个无解之阵啊。

    摇摇看向女xing骑士,发现她脸上的柔和笑容不变,似乎并没有包含着什么提示的样子。

    但是……

    我可真是个笨蛋啊。

    一拍额头,我恍然大悟。

    将这些雷球摧毁掉不就行了吗?

    之前没有领悟到闪电魔法转换,冰系攻击和火系攻击在狂风之中都失去了准头,所以才奈何不了这些雷球,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成功的进行了闪电转换,已经具备了将这些雷球摧毁掉的条件。

    你看我这人真是……诚实就一个字,多么憨厚,多么老实,从来没有骗过人,说自己是凡人级的智商,那就是,绝对不会多一丁点,只会少。

    醒悟过来后,接下来好办,一道道带着淡黄sè光耀,巨大而威力不俗的闪电轰击而出,那些红白雷球本来就不甚稳定,在这样的强大闪电轰击之下,立刻轰然爆发,从雷球的核心之中绽放出无边刺眼的光芒,然后骤然暴涨,变成了一颗直径千米的巨大能量球,瞬间吞没周围的一切,连周围的空间都被这股爆炸撕扯成一条条破布。

    哪怕已经是降低了威力的红白雷球,都能制造出如此恐怖的爆炸效果,这让我无法想象刚才那些红sè雷球,爆炸起来又是一番怎么样的惊天动地景象。

    第一颗……第二颗……一颗颗的雷球相续被我击毁,就在这时,只见这些红白雷球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突然哧溜一声,窜回了雷池之中。

    我停下手,颇为依依不舍的看着雷球的逃窜方向。

    怎么就不给我打多几个,还没过足瘾呢。

    “很好很好,看来小狼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我还以为在魔法脉络世界里呆了那么久,小狼已经完全忘记了学习闪电转换一开始的初衷呢。”

    女xing骑士慢悠悠的鼓起来掌,满是高兴神sè。

    “哈哈……啊哈哈哈……”面对对方的夸奖,我只能不断的发出傻笑。

    抱歉,我的确是忘记了。

    “最后一关,也是为了告诉小狼,四方之阵对于闪电魔法来说,的确是比较克制,但也不是万能的,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又或者是技巧上,都可以击破,小狼以后面对闪电法师,可千万不要大意。”

    “那是,不过能做到你刚才那种yin阳大阵的法师有多少个。”我点了点头,突然又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

    “嗯~~~我想想,据我所知的话……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话……或许……大概……可能做得到吧,如果是天才的话。”女xing骑士轻点着下巴,支支吾吾,不怎么确认的歪头说道。

    我:“……”

    原本的满腹子感ji,在她这句话说出来后,立刻就变成了满腹子的怨念。

    坑爹啊,还得至少是世界之力境界,还得被你这样的超级天才,誉为天才的人,才能掌握刚才的技巧,遇上那样的敌人,我小不小心其实都没什么所谓了吧。

    换言之,刚才的最后一关虽然漂亮,但根本就毫无意义!

    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女xing骑士轻轻用食指卷着x前一缕柔软发丝,呵呵的mi糊笑着,lu出若无其事的天然表情。

    又开始装傻了。

    还有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总……总而言之,恭喜小狼,这一关也再次成功的通过了,厉害,太厉害了,小狼是姐姐我千百年来见到的唯一奇才!”

    做贼心虚的女xing骑士,开始违背圣骑士的精神道义,对着我胡天乱地的猛夸一阵。

    “那么,接下来,真的是最后一关了。”炖了一顿,空气之中的气氛,突然沉重下来。

    随着女xing骑士脸上的笑容收敛,变得有史以来最为正经,天空大地之中,那些还在怒嚎狂吹的黑sè飓风,似乎也在惧怕着什么一般,颤颤悲鸣起来。

    “只要小狼通过了最后这一关,考验也就结束了,小狼也能和陛下的继承人汇合,到时候,艾鲁法西亚会带领你们,得到陛下的神器传承。”

    快了,某凡的月狼领域境界,还有第一件专属的套装部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