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成败最后一刻!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成败最后一刻!

    “这个也是呢……”

    女性骑士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貌似万金油的德鲁伊职业,其实是个赤果果的闪电盲。

    可是顿了顿,她又歪头困惑的看着我:“不过狼是普通的德鲁伊吗?”我擦了擦冷汗:“您太高估我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我都是很普通的德鲁伊。”

    不得不,这人妻骑士的感觉很敏锐,我会告诉我其实能用其他职业的专属装备和上面附带的技能但因为是魔法痴人所以欠好意思出来么?

    “这样看来,狼简直是不擅长闪电魔法了。”女性骑士接受了现实。

    “是极,是极。”

    我将头点的鸡啄米似的,希望对方能大发慈悲,这关的目标暂且延后个五年十年,让我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闪电魔法再。

    “没办法了,虽然姐姐我也不大懂,可是就试着教导一下吧。”她两手往腰上一叉,下巴微微仰起,恍如在给自己增添自信。

    “可不要笑话姐姐我哦,实话,其实我没怎么教过人,经验少的可怜。”

    “您实在太谦虚了。”

    我额头冒着冷汗,除老酒鬼以外,我还真没见过有谁的教导办法比更犀利。

    “讨厌,原本以为狼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也那么油嘴滑舌。”她欠好意思的捂着脸,笑的ting开心。

    “……”

    天地良心,我这真不是在奉承。

    “好了,言归正传,狼,先好好仔细的想一想,以前所接触过的闪电魔法,对它的理解和认知,究竟是什么样?”

    只是微微板脸,气氛就变得严肃起来,不愧是十二骑士,只要稍微lu出一点正经的气势,就能让我这样的节操甩卖狂人老实安分下来。

    “接触过的闪电魔法吗?”我喃喃自语着,双手抱胸,愁眉锁眼的回忆起来。

    想要这老爷车似的大脑,回忆那么远久的事情,还真有点难度。

    第一次接触闪电魔法……或者第一次接触掌握了闪电魔法的家伙……从自己来到暗黑大陆以来……

    或许是法拉老头吧。

    虽然只是或许,无法肯定,可是毫无疑问,他是给我印象之中最深刻的一个。

    作为文艺少年和少年的结合体,精通冰系闪电系的法拉老头,他的魔法水平,哪怕这九年来见识过无无数数的强者,眼界开阔了很多,也没见过哪个能够超出他。

    固然,像人鱼之王艾克西亚以及五爷泰瑞尔这样的存在,是肯定不得计算进去的,他们已经完全超脱了我们这一规模,白了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物。

    而除此之外,就算是眼前的,给予我无比震撼,将我带入到一个新的领域的女性骑士,乍一看,似乎要将法拉老头甩出几条街,可是当静下心来想一想,我却猛然发现,如果纯粹的比较魔法技巧,我还真没有掌控判断这两个人到底谁强一些。

    女性骑士的魔法,给我的感觉是无可匹敌,而法拉老头,却是和老酒鬼一样,做人极其的猥琐鬼祟,两人就历来没有在我面前施展过真正的实力,有那么点高深莫测的意思。

    没有任何的判断依据,甚至有些荒唐,归正潜意识里,我觉得法拉老头对魔法的掌握,不会逊色于眼前的女性骑士。

    固然,也是因为眼前的女性骑士,真正的职业是骑士,堂堂一个魔法公会的会长,几乎是站在第一第二世界魔法界顶真个人物,要是在魔法掌握上,被一个骑士职业甩出几条街去,那法拉老头也该羞愧的挖个坑跳下去埋失落自己算了。

    咳咳,想着想着又跑题了。

    总之,第一个真正让我见识到闪电魔法威力的,应该就是法拉老头没错,他那招冰封球与连锁闪电的混合魔法绝技——永冻箭狱的恐怖,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如果法拉老头的闪电魔法,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那么作为闪电法师的维拉丝,应该就是我最常接触到的闪电掌握者之一了。

    只不过维拉丝的的话……嗯,该怎么呢,她对主fu的兴趣远远大于魔法,也到不是她没有认真看待,浪费了得来不容易的法师才调,在我外出历练的时候,她还是有在练习魔法的,只是很少在我面前施展罢了。

    明明上次哈洛加斯历练以后,已经达到四阶,掌握了瞬移技能,可是在我眼,她似乎宁愿急仓促的,迈着似乎随时都要颠仆的法度迎向我,也不知道忘记了瞬移这个便利的技能还是怎么的。

    连瞬移这种辅助型技能都很少施展,在平常的时候,其余闪电攻击技能,就更别指望从温柔善良的维拉丝那里看到了,可是,等等,其实还是有印象的吧。

    好比被平底锅拍飞的时候,又好比被平底锅拍飞的时候。

    身为闪电法师,这样的平底锅攻击,几多也会带上一丝闪电的气息,很微弱,不注意的话根本感觉不到。

    所以,回忆起最熟悉的,最常接触到的对闪电的认知,那无疑就是……

    “碰————!”被拍飞……

    “碰————!”又被拍飞……

    “碰————!”再次被拍飞……

    “哎呀哎呀,狼似乎回忆起了很悲惨的回忆的样子?”

    在一旁盯着我的女性骑士,面带着不解,困惑的望着我,用疑惑口吻道。

    抹了一把脸,原来如此,不知不觉,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呀。

    “先不这个,总之除这个办法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让我感受和熟悉闪电。”

    “这个嘛……”

    大概是被我刚才那副苦逼的模样给镇住了,女性骑士并没有强求,而是想起了其他办法。

    皱了皱秀眉,她似乎想得很辛苦的样子,好不容易,忽然眉头一展,手心一拍。

    有了。

    “狼狼,我想到好办法了哦,最直接的办法。”她lu出了微妙的笑容。

    “什么……什么办法?先”不知为什么的,我有些不安,总感觉这人妻骑士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想知道吗?来,凑上来,姐姐悄悄地告诉。”

    装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她笑嘻嘻的朝我招起了手,亏长了一副倾国倾城的漂亮脸蛋,要是换成中年大叔的面孔做出这个举动,那就是活脱脱的手里握着棒棒糖向萝莉正太招手的人贩拐子嘴脸了。

    我犹豫了那么几秒钟,最后还是无法看穿她在打什么鬼主意,只能尽可能心的,慢慢挪着步凑上去。

    两米……一米……半米……已经快要面对面了,这个距离就算是附耳上也够了,我停下脚步。

    就在这时,对方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

    “嘿。”

    耳边一声带着狡黠和兴奋的轻呼声,没能反应过来,我已经两眼一黑。

    被女性骑士搂在了怀里。

    脸虽然是贴着坚硬凸起的胸甲上,但感觉却是柔软的,并且带着一股温暖的,轻飘飘的香甜味道。

    这个味道,带着一股成熟宽厚的母爱气息,让人很舒服,很安心,恍如要融化在里面一般,明明知道不该该,却依然忍不住想合上眼睛,静静的躺在这温柔香甜的怀抱里面,好好的睡上一觉,如果能再哼上一首摇篮曲,那一定将是至高的,历来没有享受过的最好睡眠。

    想……想要干什么?

    咬了咬舌头,勉强清醒过来,我艰难的从怀抱里仰起头,注视着女性骑士的脸庞。

    正好,她也低下了头,目光在半空相遇。

    “嘿嘿~~~”她笑的很柔,很暖,笑容中布满了如沐春风的母爱。

    可是,我却偏偏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觉察到了即将会有欠好的事情产生,挣扎着就想脱开。

    可是太迟了。

    下一刻,炙白色的闪电光芒自女性骑士身上骤起。

    “噢噢噢噢————!!!!”

    被搂在她怀里的我,自然无法幸免,应该,成了闪电的主要目标,刹那间就有不知道几多道雷光闪电涌入体内,一时之间只能瞪大眼睛,浑身抽搐,发出类似公鸡一样的高昂悲鸣。

    “滋滋滋滋滋滋~~~~~~”

    电光不竭乍现,将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的身体包裹成白光一团,不合的是,一个人若无其事,面带微笑,另外一个人则是酿成了瘾少年。

    这闪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控制的刚刚好,既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却又能充分的让我感受到“触电”的美妙,全身susu麻麻,被电的泪流满面却除悲鸣以外发不出任何成型的声音。

    “怎么样,狼,这个办法不错吧,要好好感受哦,闪电的素质。”

    想看待狡猾的孩子一样,这人妻骑士,抽暇还往我鼻子上,温柔的轻轻一按。

    ——妹——的!!!

    心中的坑爹愤怒感,就算在我面前摆上一万张茶几,一万栋帝哔大厦,我也要一口气掀翻,一口气摇倒。

    足足被折腾了好几分钟,对刚刚停下来,松开手,我立刻像一团稀泥般,软绵绵的从她怀里滑了下去,趴倒在地,吐出一口焦烟,泪水浸湿了脸。

    这家伙……恐怕已经是超出老酒鬼的存在了。

    “狼,怎么样,领悟了没有?”女性骑士蹲下来,不竭捏着我的脸,那一脸绽放着无垢光芒的期待,都让我欠好意思“没有”了。

    才怪呢!

    “这种办法根本行欠亨!!!”我撇过头去,不鸟她。

    “奇怪了……”她似乎很不睬解。

    一点也不奇怪吧混蛋,要是能学会我才叫奇葩呢。

    “陛下明明是经常对我们,狮子为了熬炼自己的孩子,总是会把它们推下山崖去,难道不对吗?”

    完全理解毛病,根本无法混为一谈,并且原来罪魁祸首又是那个混蛋亚瑟王吗?!

    到现在为止,那家伙就历来没让人安心过,每次一见到她话,我就要不利。

    历来没想过,我竟然能够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家伙,怀上如此刻骨铭心的怨念。

    “真拿狼没办法,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眼定定的看着我,最终,女性骑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一早有这样的办法,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我现在对她生气的力气都被折腾干净了。

    “因为想让狼从更加根本的处所领悟,这样才能印象深刻嘛。”

    “求求了好不,以后给我出一些印象不怎么深刻的考验吧。”我真心无力的给跪趴下了。

    “狼真是让人不省心呢。”

    更让人不省心混蛋!

    “好了,这一次可是最后的提示罗,要是再领悟不了,那么抱愧,狼只能下次再来了。”

    这样着,她lu出些许狡猾的笑容。

    “是不是让狼失败比较好呢?这样一来,下次就能再见到狼了。”

    我:“……”

    如果她想的话,我到是不介意,也没有办法介意。

    可惜我知道,她只是在开玩笑,因为那双眸子里并没有任何的孤独之意。

    数十万年的孤守……若不是为了守护亚瑟王留下的神器传承,哪怕是心志强如十二骑士,恐怕也忍受不了吧,她是真的很想就此解脱了,所以我才她和另外十一人,乃至现在的洁lu卡她们,都是一群愚忠的笨伯,偶尔为自己着想一下,自si一下有什么不对?

    深深吸了一口,她的神色微肃,轻轻合上了双眼,片刻之间,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从身上不竭扩展开来,知道酿成一个半径达千米的巨大魔法阵,才停止下来,光芒精明的美丽魔法符文以及图案,在魔法阵之中不竭流萦,将我包裹在内。

    这个魔法阵……很是的熟悉,不正是刚才那个将自己虐的死去活来的闪电魔法阵吗?

    “最后一次机会罗,狼,请好好的掌控吧。”缓缓睁开眼睛,温柔的看着我,可是里面所隐藏着认真,却在告诉我,她其实不是在笑。

    这一次,若我还是领悟不了的话,就真的要gmever了……

    只是……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用警惕的目光瞅了她一眼,不是不会再让我看到魔法脉络了吗?这样做的话,似乎……

    “如果只是一个魔法阵的话……大概……没什么问题吧。”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她歪头想了想,笑道。

    哦,我又理解到她的意思了。

    大概,这样只释放出一个魔法阵,就等于是掀开衣服的一脚,lu出白净如玉的手足或是腰肢,虽然还是有点害羞,可是对已经将整个魔法脉络给我看过(或者翻译玉成身赤luo的呈现在我面前过)的她来,这种事情已经没什么大不了了。

    不对不对,我没事老是去琢磨对方的想法做什么,现在不是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抓住最后一次机会的时候吗?

    用力的摇了摇头,我开始缓缓的散发出精神力,去感受将自己包裹在内的闪电魔法阵,它的每一道符文,每一个图案。

    逐渐的,我也mo索到了一点点思路,该怎么形容呢?好吧,既然是数学帝,那本德鲁伊就用数学的办法打个例如,好好解释一下,也好理清思路。

    第一次,女性骑士将我带到她的魔法脉络世界,让我直观的看到整个转换过程,可以当作是是一道数学题,给我将解法全部列出来,然后稍微将问题的一些数据改动,再让我做一遍。

    这个自然是简单。

    刚才,女性骑士将我搂在怀里,直接来了一个杨叫兽之吻,这种做法,就好比是一道算术题,不单让我完成,甚至完成这道问题所需要用到的公式,我也必须一一去举列证明,难度何止跨大了十个品级。

    现在,女性骑士让我观看的她的闪电魔法阵的做法,则是等于一下子给出了数百数千条公式,让我去寻找其中可以解开题目的那一条,或者是数条公式,固然,就算找到了,大概也不是照套公式就能完成,还得必须动一点脑筋……

    虽然难度依然很大,可是,却不是像刚才那样乱来,根本没有一点成功的可能性。

    并且,这也真的是最后的提示了,连公式都给出了我,要是我还解不开,完成不了这道问题,难道还能像第一次那样,再将我带到她的魔法脉络世界,给我直接列出谜底?

    这其实不是羞耻心的问题……固然,或许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而是一种遵循渐进的学习掌握,就好比一个人学会了加减法,接下来自然要去学乘除,老师不成能一辈子就给出加减的算术问题。

    领悟到这一点之后,我对刚才女性骑士的认真目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现在就算她不,我也能自己意识到,如果再学不会的话,考验……真的就要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