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束手无策的困境?
    “轰隆隆!!!”

    又是几道震耳欲聋的巨大闪电掠过,一道比一道粗大,一道比一道恐怖,最后一道甚至隐隐带上那巨大闪电魔法阵积蓄而成的雷池之中,淡黄色的雷光,其中的威力,绝对没有人会愿意去测验考试。

    幸运的是,这些直来直去的闪电攻击,都被我一一闪了过去,九年的历练时间没白hua,至少这等攻击想要命中我,尤其是以速度著称的月狼,几乎是不大可能,除非是睹物思人,想起了家里的维拉丝而走神了。

    似乎也明白这样的攻击不成能对我造成威胁,女性骑士脸上的柔和笑意不变,攻势微微一顿,停止下来,却是狂风雨前的宁静,似乎在说:给小狼的热身动,就到此为止吧。

    片刻之间,那淡黄色的雷池突然光芒大作,一道道雷蛇互相碰撞,互相交织,互相射出雷光,猛然之间,这些桀骜不驯的雷电爆发了无数次炸响,扭曲成了一道数十米的巨大组合闪电,释放出来。

    不消说,咆哮而来的标的目的自然又是我这边。

    快,比刚才的闪电更加快,真的如同光一样快,几乎根本不给任何人任何的反应时间,就已经划破天空,在漆黑狂风广泛的世界之中,洞穿出一条炽黄色的巨大通道。

    虽然早有预料会向自己攻击,但我还是错估了这道闪电的速度以及威力”在危机感爆发出来的瞬间就闪了出去,躲过了这道数十米粗的巨大闪电的直接攻击。

    可是,闪电带来的余bo“将空间扭曲的炙热温度,以及四漫开来的滋滋雷光”却未能完全幸免。

    高热的温度尚且没什么,究竟结果连火球的爆炸也奈何不了三角魔法阵,可是如同蚯蚓蜈蚣一般,细小无孔不入,偏偏威力又不俗的残存雷光,却是十分讨厌。

    三角魔法阵,是以火系魔法脉络的形态构造而成,所以,对火系的魔法防护能力自然也就强悍无比,可是面对闪电,防御力却有些偏弱,无数手指粗的雷蛇蔓延过来”广泛整个淡红色的能量防御罩,爆发出精明光芒,不竭发出滋滋炸响。

    仅仅是几秒,防护罩就呈现了裂痕,摇摇晃晃,像是年久失修又逢狂风暴雨的破屋一般,发出让身处里面的人惶惶不安的咔嚓咔嚓破裂声,似乎随时城市破碎坍塌下来。

    防御罩可不得解体,要否则,我将要直面的不但仅是眼前如同无数刀剐的漆黑狂风,还有每一道闪电击过所散发出来的,广泛空气之中的细小电流,就如刚才那阵雷蛇。

    受惊之下”我连忙一口气将力量灌注到三角魔法阵里,这才让已经伤痕累累的防御罩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突然一振,所有的裂痕弥补恢复,并且足足厚了好几层,将外面那些试图钻进来的雷光统统弹飞。

    还好,不错,不错”虽然被吓了一跳,可是却让我找到了一条不算是技巧只能说是常识的魔法脉络运用”原来往自己的魔法脉络外放所形成的魔法阵里注入能量,能够强化这个魔法阵啊。

    不过,来不及等我庆幸,对面的攻击已经正式开始。

    “轰轰!!”

    一次两道闪电交错轰击过来,却似像第一道闪电的威力,拆成两道释放出来,虽然威力弱了,却更难躲闪。

    两道闪电并不是以我的方位为交点瞄准,而是其中一道瞄准,另外一道却随机轰在另外一个点,这样一来,人品的重要性就更加凸显出来了。闪电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让你来不及去判断第二道闪电究竟是击向哪个位置,就必须做出行动。

    如果恰好我躲闪的标的目的,刚刚好是第二道闪电的落点,那乐子可就大了。

    莫非这人妻骑士,竟然用不知名的恐怖手段,知道了我的准悲剧率的属性,所以才特地释放出如此比拼人品的攻击?

    我心里大骇,全然忘记了自己在第二考验第三考验所爆发出来的强大负人品值,已经完全暴lu在某些人的眼皮底下,哪需要什么不知名的恐怖手段。

    连续十几次的交叉闪电攻击,也不知道是我的人品,在积攒了许久之后一次性爆发,还是那人妻骑士,也是个平地会摔跤的不利家伙,总而言之,竟然奇迹的毫发未伤熬过了这段攻势。

    我那时就想大哭三声,再大笑三声,然后立刻杀会营地找那帮赢了我很多钱的家伙搓麻将,重拾我雀神的一代英姿风采。

    眼看两道闪电的人品考验无法难住我,对面的攻击再次微微一顿,莫非是想增员,继续三道齐发,四道齐发,五道齐发,直到将我击落位置?

    老大不要啊,做人要有立异思想,不得墨守陈规知道不。

    才刚满意没几数,我又想哭了。

    一次两道闪电齐发,就已经是如同在悬崖上走钢丝绳,我敢以准悲剧帝的名义包管,不需要什么十道齐发,百道齐发,只要再加一道,三道闪电同时覆盖,我铁定会成为屁股冒烟的雄鹰。

    也不知道对方在思量什么,这一次停顿了足足有十多秒之久,突然,在我正要松懈下来的时候,女性骑士的头顶天空上,破开了一个雷光大洞。

    无数的雷光从那直径数千米的雷光大洞中劈下,充分着巨大的闪电魔法阵,魔法阵之中,几乎凝聚成液态一般的闪电雷池,颜色又原本的淡黄色逐渐转向深黄色,甚至带上了一点偏红的恐怖光芒。

    我:气…”

    这是要玩哪样?骑士大人,你不是真的想要我的小命吧,这是1和平1的考验对吧”应该坐下来好好谈心,互相谦让,互相学习的文明考验没错吧。

    没等我作声抗议,全身萦绕在红色雷光之中的女性骑士”就冲我lu齿妩媚一笑。

    然后,一条巨大的红光闪电狠狠劈来。

    如果将前面炽白和淡黄色的闪电,比方直来直去,心思耿直憨厚的少年,那么眼前这道红色雷光闪电,就是染了一鸡冠头红发的不良少年,不走寻常人路线,喝醉了酒一般,以诡异的z字形路径,从我身边一闪而过。

    没错,并没有躲,或者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躲”只是来到我面前的时候,突然就犯了青年常犯的毛病,腰身一扭,竟然放着眼前大好的猎物失落臂,飞扬嚣张的离去。

    我要是这道红色闪电的主人,娄非得将它摁住送去和上帝同居。

    不过,红色闪电带来的余bo”那炙热散发的温度以及无数的炙红雷光,还是让我这可怜的三角魔法阵承受了很多的压力。

    “哎呀哎呀,威力太大了,有点控制不住呢,该肿么办呢?”看到这一幕,女性骑士轻轻点红唇,轻轻歪头,lu出迷糊困惑状的笑容。

    我会信你我就是刚才那道红色闪电!

    暗暗鄙夷了女性骑士一眼,我心里想到,这人妻骑士分明就是在故意装傻,制造难度。

    “没办法了”对不听话的闪电,只能这样了。”

    在我的心惊胆战曰光注视之中,她再次lu出那几乎成了标记性的,明里天然憨厚,实则狡黠腹黑的慢音调柔和笑意。

    每次她这样笑”对我来说都不会有什么好事情产生。

    果然,她接下来就做出了让我似懂非懂,可是tui肚子在第六感的危机强逼下已经率先颤抖起来的举动。

    挥了挥手,数百个红光闪烁,直径十多米的巨大雷球,便从闪电魔法阵之中飘出,如同悠哉的蒲公英或是萤火虫一般,缓缓飘着,缓缓飘着,逐渐向四面八方散开,概况的红色雷芒吞吐不定。

    对我来说,这些四散开来,隐约有将自己合拢在包抄中心的红色雷球,就像一个个闪电形态的大眼怪,正在睁开那巨大的血红眼球,不怀好意的从四面八方将目光齐齐盯向我身上。

    “准备好了吗?小狼,接下来可要小心哦。”

    做完这一切后,女性骑士貌似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然后,眯起亮晶晶的妩媚眼眸,随手指了一个标的目的。

    “轰隆隆!!”

    一道水缸粗的红色闪电,随着她所指的标的目的释放出去。

    正好落在其中一个雷球上面,几乎在瞬间,雷球吸收了这道红色闪电,又向另外一个雷球释放出来。

    这些雷球,就宛如连锁闪电的一个支点,透过它们,可以不竭的随机转换标的目的,防不堪防,比起刚才不良少年式的之字型闪电,难度又大了好几倍。

    固然,最要命的一点是,我现在是被这些雷球包抄在中间,也就是说,数百个雷球之间,只要不竭的传递着这道闪电,就会游成一张立体的闪电大网,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闪电会流向哪个标的目的,会不会冲着自己而来。

    更要命的是,如果仅仅只有一道闪电还好,虽然通过雷球随机的改变标的目的这一点,很让人头疼,但其实也变相减缓了闪电的速度,只要注意力高度集中,想要躲开冷不防冲向自己的攻击,其实不是很难。

    问题是这个雷球阵的作用,似乎其实不但仅支持一道闪电窜来窜去,一把火烧不开,那就再添一把,再添几把呗。

    果然,见形成不了威胁,女性骑士又笑眯眯的,再次轰出一道红色闪电加入了雷球阵之中,多出一道闪电在里面窜来窜去,难度徒然提升了一倍不止,躲的让我差点吐血。

    不可,得赶快离开这个雷球阵的规模。

    我心里悲鸣一声,瞄准空隙陡然地加速向后一跃,试图离开这个烦人的雷球包抄圈,可是刚刚有这个举动,那原本不紧不慢,如同热气球一样飘dang在四周的雷球,就像注射了奋剂般,猛地加速,归正是我窜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不让我逃出包抄圈。

    这种情形,何其的熟悉。

    对了”没错,就和昔日收集水晶碎片任务的时候,我用来对地狱骑士的冰镜地狱一般。

    那时候,地狱骑士也是如同这样,被我困在冰镜中间,想逃逃不失落,最后躲无可躲”只能接受被无数冰箭冰封的事实。

    如今风水轮流转,也终于轮到我被这样虐了,果然是如同俗语所说,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

    不”不对,当初地狱骑士,可是比我做了更多的病笃挣扎,虽然无用,但至少不像我现在这样,一味的躲闪和坐以待毙。

    没错,它试图将我的冰镜打坏,用这种办法破解月狼的冰镜地狱,冰华乱舞,但可惜的是,制作一枚冰镜,对月狼来说实在太简单,本钱太廉价了,它打坏几多面冰镜,就能立刻制造回几多面。

    现在呢?

    这些光看起来就很恐怖的雷球,或许对女性骑士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工具,可是至少不会像冰镜一样那么廉价”那么简单,被击破的话,也无法像冰镜一样立刻原地满血复活吧。

    想到这一点,我的心思马上活络起来,哦哦哦”没错,只要将这些雷球击破就好了。

    闪电虽然不像火焰那么浮躁,几乎在旁边打个喷嚏,说不建城市引起爆炸,可是,它也不是什么温和驯服的能量,仍然具有极度的不稳定性,所以要毁失落这些雷球,其实其实不需要太大的力量就能完成。

    只要一个火球的水平……

    瞄准其中一个最近,威胁度最大的雷球,我实施了自己的计划,一个加强版火球自手中聚集,瞄准目标后,狠狠的弹了出去。

    很好,轨迹完美,不出所料的话应该会正中目标。

    一出手,我就知道有了。

    可是下一秒,我就喷了一口老血。

    狂风,那漫天狂吹的黑色飚风,原来竟然还有这个作用。

    明明瞄准了目标的火球,出了三角魔法阵的防御罩呵护以后,几乎立刻就被蓄势已久的狂风打偏了标的目的,飘飘忽忽的,不知道被刮到了哪里去。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女性骑士知道我掌握了三角魔法防御阵,所以她制造出来的1秋风世界1,从一开始,就压根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是为了阻挠我的行动以及视线。

    这漫天狂风,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干扰我的攻击。

    用心险恶,用心险恶啊!!

    我心里怒喊了一声,一个不察,就被一道闪电擦边击中,三角魔法阵轰然解体,身形立刻就被狂风卷了起来。

    这些雷球不依不饶,明明我已经被狂风吹的七荤八素,连气都喘不过来,它们却还是依然不依不饶的尾行跟上,一雷不将我电成焦炭誓不罢休的样子。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被公认为罗格营地的好好先生,史上最人畜无害的长老的我,也火大了。

    火系受风的影响大,我不消就是了,还有冰系。

    生疏的进行着魔法转换,一会儿之后,全身被冰封装甲所覆盖,威风凛凛的冰系月狼再次登场。

    看我的漫天冰舞!

    无数的冰箭被狂风卷走了。

    看我的超等无敌冰封柱。

    直径数十米的超等冰封柱,也被狂风给吹歪了。

    极地冰爆!

    以月狼为中心,一朵如梦似幻,美丽至极的冰之hua绽放出来,片片散开的hua瓣,瞬间将方圆数百米的规模覆盖,冰封。

    真的是美丽到了极点。

    可惜毫无用处,因为最近一颗雷球都在千米之外。

    那就看看我的超必杀,冰之斩首剑!!

    手执巨大的冰之剑,在冰封装甲的呵护下,我追在数以百计的雷球屁股后面,不竭挥舞,从这边追到那边,又从那边追回这边。

    追的气喘嘘嘘,我才被迫接受一个无奈的现实,在漫天漆黑狂风的骚扰平,我完全追不上这些雷球,蛮干下去,只会被放风筝罢了。

    除此之外,月狼还有什么攻击手段?让我好好想想。

    精神力攻击?

    简直,无型的精神力攻击不会受到狂风影响,可是,对月狼来说,精神力暂时还处于一个辅助性的作用,所会的攻击手段,如制造出漫天的精神力球,威力太低,却是对雷球形成不了破坏效果。

    几经筛选,唯一不受影响的精神力攻击,也被排除在外。

    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冰系,火系,还有精神力,统统都被淘汰失落了。

    为什么对方的攻击就如此顺溜,说打哪就打哪呢?可恶!!

    等等!

    我突然醒悟了。

    闪电,没错,就是闪电,冰和火城市受到大风的影响,甚至毒系魔法也不例外,可是唯独闪电,是唯一不受风所影响的魔法攻击。

    也就是说,这一关,是要让我自行mo索,卑握闪电系的魔法脉络转换吗?

    遥遥看向女性骑士,从她那清澈柔和的美眸之中,我终于发现了里面满含的期待,究竟是要告诉我什么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