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第三关:秋风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第三关:秋风

    两千米……一千五百米……一千米……

    近了,更近了,近到就连对方身上那朴素骑士铠甲,上面所雕镂的古朴纹路,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毫发毕现

    一千米的距离,对月狼来说只不过眨眼的十分之一个瞬间,在这一个瞬间的瞬间,月狼的精神气达到一个战斗状态下的理想值,抛开了一切纷念,眼中除目标以外,再无其他。

    此时此刻在我的眼中,这个世界就是一条直线,直线的这头是自己,另外一头,即是女性骑士。

    速度,也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巅峰,魔法脉络转换成火系,月狼的属性似乎也沾染了那么一点点的火气,暴动,好战,或者说比起冰系的月狼,多了一份勇往直前的热情和鲁莽。

    因此,虽然在速度上少了些许冰系的轻灵,却多了火系的迅猛,以这样的速度,或许就连女性骑士,也能在她没能反应过来之前,轻轻的碰触一下。

    心里想着,我已经将手远远的伸了出去,就连指头都挺得迫近,未曾有一丝弯曲,不放过一点的距离,试想想看,要是我的手臂有一千米长的话,现在不是已经赢了吗?

    然而,想法虽然美好,在实现之前,始终只能称之为愿望罢了。

    依照准悲剧帝的惯性理论,愿望这样的工具,通常是和悲剧挂钩在一起的,愿望有多大,悲剧就会有多惨。

    所以,虽然只要在十分之一个瞬间,就能跨越千米的距离,碰触到对方,可是,我却以更快的速度,在百分之一个瞬间的时间里,停了下来,愣住。

    不得不愣啊。

    因为只要再前进个几寸,就是女性骑士的立体魔法阵系统了。

    那些流萤美丽繁奥,闪烁着各色光彩,组成一条条螺旋形状的咒语的魔法符文以及魔法阵刻痕,就在离自己眼睛不足一尺的距离,倒映在瞳孔之中,缓缓流动。

    就宛如打着哈欠的,懒洋洋的巨龙。

    没错,如果你不得理解我这句话的含义的话,可以试着将中间那部分形容词去失落,只留下首位,就会恍然了。

    就宛如巨龙。

    巨龙。

    我:“……”

    谁能告诉我,这些符文,这些魔法阵,这个散发着懒洋洋的恐怖气息的立体魔法阵,其实是无害的,就跟投影机投出来的影像一样。

    哪怕明知道是撒谎也好,谁能说出这番话,来抚慰一下我手上的心灵。

    “哎呀哎呀,怎么了,小狼,为什么不过来呢?”

    透过那些似虚似实的半透明魔法阵,女性骑士冲我一个劲的lu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要是不了解她的性格,非得被笑容之中所透lu出来的天然迷糊的人妻气质所诱骗,以为她真的在好心邀请你进去里面做客。

    岂知立体魔法阵的内部,恐怕根本就是她的小黑屋,进去容易,想出来,就困难了。

    你得想想看,就连我这个刚刚捣鼓出来,在对方眼里,可能就如同过家家的积木建筑一样简陋到不可的三角魔法阵,都有防护无数火球大阵的能力。

    尼玛的眼前这个超等魔法阵系统,你敢说没有一个防御魔法阵?你敢说这个防御魔法阵的防护能力,不得甩开我这三角魔法阵一百条大街去?

    如果只是纯真的防御魔法阵,把我弹开还好,更可怕的是陷阱魔法阵,摆出请君入瓮的阵势,一旦进去,不被调戏个几回合休想逃出来,这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说,我现在悲剧了。

    这时候才发现,这场考验,虽然看似做出了很大让步,但从一开始,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不成通关的考验,你看,就算女性骑士什么都不做,把立体魔法阵系统往前面一摆,我连靠近都做不到,何来“碰一下”那么简单?

    泪流满面啊,现在才觉察到自己被耍了。

    停下动作,我用苦大深仇的申诉目光,盯着对面的女性骑士,就算碰不到,我瞪也得将她瞪的欠好意思。

    “竟然没有上当呢。”

    女性骑士的脸皮厚度,或者说装傻功夫,绝对也是十二骑士品级的,被我这样盯着,还能若无其事的吐了吐香舌,双手合十,欸嘿一笑。

    “有点失望哦,我还以为小狼会傻乎乎的冲进来,都准备好了十分有趣的魔法阵哦。”

    我背脊一阵发寒,能及时醒悟过来真是太好了。

    “嗯嗯嗯,小狼自己反应过来了,也不错,原本还想用更加深刻的办法告诉小狼,在没有掌控击溃对方的魔法系统之前,千万不要贸贸然冲进去哦,否则,哪怕你是实力比对方要强,也会陷入极为晦气的困境。”

    奉求请用简单正常一点的办法告诉我啊混蛋。

    我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

    然后,她看了看我身上的三角魔法阵,lu出陶醉的笑容。

    “好可爱,新生的魔法阵,就像刚刚破壳的小鸡一样,虽然稚nen弱小,却布满了新生的活力,姐姐我啊,最喜欢这样的魔法阵了,啊啊,忍不住,给我抱抱吧,小狼。”

    说着展开手臂,敞开她那成熟丰满的x怀,冲我lu出母爱十足的迷糊人妻笑容。

    我连忙窜出千米之外,开什么玩笑,那处看似温香诱人的x怀,绝对是怀中抱狼杀的场合,谁去谁知道。

    这人妻骑士lu出遗憾而委屈的脸色,点着下巴,似乎在困惑为什么我会如此抗拒。

    没错,请无比好好检讨一下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吧。

    顿了顿,似乎想欠亨不筹算去计较了,她重新lu出柔和微笑,脸色微肃。

    “虽然很可惜,可是呢,小狼,现在还不是你通过考验的时候哦,想要碰到姐姐我,还得在接下来继续加把劲才行。”

    我觉得我已经够努力了啊混蛋,这是铁人三项的魔鬼式训练么混蛋!

    无视我内心的吐槽,她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马上,如同第一次的倾盆暴雨骤然停止般,天空上的烈阳,周围的炙热空气,再次随着她的这个小小响指,而全部消失,lu出原本的纯白色世界。

    “接下来呢~~~”

    她用“呜呼呼”的笑容盯着我,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春夏都过了,依照这尿性看来,难道接下来是秋天?

    秋天有什么好害怕的,哈哈哈。

    我大笑三声以示不屑,tui肚子却是暗暗打起了颤。

    果然,只见她下一个动作,即是轻轻合眼,然后将一只手臂高高举起,姿势有那么点优雅以及威风凛凛。

    笑看着我,食指高高指空,从她的嘴里,缓缓轻吐出两个字。

    “秋风!”

    马上,纯白无一物的世界,被漫天狂舞的大风所充满。

    西部王国沙漠中心的龙卷风,能够将冒失的伪领域级冒险者,好比说某人,再好比说某人,又好比说某人,给卷起万米高空,抛向不止何处。

    如此威力已经是骇人听闻,似乎再也没有比其更加可怕的大风。

    可是,眼前的狂风,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比沙漠中心最猛烈的沙尘暴龙卷风,还要猛烈上好几倍。

    那种感觉就像……没错,就像时时刻刻处于西雅图克的超等龙卷风之中一般。

    无形的狂风,在压缩到极致,威力放大了十倍百倍以后,也倾向于实质化,酿成了一个阴森森,黝黑无比的天地帘幕,每一丝黑色的风都像是一把利刀,从身上刮过,击打在铠甲上,竟然发出类似于金属碰撞的铿锵声。

    眼睛……完全睁不开,根本无法睁开,一睁开,那似刀的狂风就会猛烈刺入懦弱的瞳膜,虽然说冒险者处于规则呵护,不会因为如此呈现瞎了狗眼之类的情况,可是让你泪流满面痛若刀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种困境,简直比刚才的春雨还要卑劣。

    刚刚张开嘴巴,黑色的飓风就猛然灌入,将两边的腮帮吹的不竭鼓动颤抖,喉咙里宛若被猛地一拳击中,呛的泪水直流。

    连忙把嘴巴合上,三角魔法阵再次开启,这样才好过一些。

    没想到,可以用来防御火球爆炸的三角魔法阵,竟然必须用在这里,眼看着魔法阵释放出的结界外面,那些咆哮的狂风犹自贼心不死,不竭矛盾触犯结界,发出冰雹打在瓦屋上的啪嚓啪嚓声,不断于耳,我心有余悸的吸了一口气。

    太恐怖了,前面的春雨和夏暑之中,若是说普通人还能支持个十秒八秒,那么在这秋风里,怕是刚刚一进入,就要被这样的狂风撕裂成无数血肉碎片,绞的破坏。

    这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生存的世界。

    “小狼,已经做好了准备吗?第三关要开始罗。”

    在这似连刚刚出口的话语声,都要立刻被漆黑的狂风吹得七零八落的境地之中,女性骑士的柔和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清晰传到耳边,没有受到一丝影响。

    先别说那些深奥的魔法脉络了,这种小技巧教会我再说吧,我心里羡慕的想到,顺着对方的话,点颔首,示意已经做好准备。

    其实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以不变应万变,归正虐着虐着自然就会习惯了。

    话说回来,前面是春雨,夏暑,对应的别离是冰系魔法,火系魔法,莫非现在……

    我心里刚刚闪过这样不详的念头,接下来呈现的景象,就立刻应验了。

    阴沉沉的漆黑狂风肆虐的天地之中,隐约还能看到那个立体魔法阵系统的光芒,以及伸出里面的女性骑士的模糊身影。

    只见她如刚才一般,高高举起手臂,马上,天空之上,一道十数米粗的闪电轰然落下,连这片天地的唯一主角,似要破碎整个世界的漆黑狂风,都被这道闪电所撕裂,一时之间,炽白精明的闪电光芒,照耀了整个世界,让我微微眯起了眼,心中叹一口气。

    第三关考验的果然是闪电系魔法啊。

    比起冰系的稳定,或许的浮躁,闪电系的魔法有两个让人瞩目的特点。

    其中之一,就是伤害的不稳定性,闪电系的魔法,经常能看到技能伤害是1点至点,因此,当伤害低到极点的时候,从法师手上激发的闪电可能连一个普通人都无法电死。

    可是,当伤害高到极点的时候,哪怕是开了抵当闪电光环的圣骑士,也会大吃不消。

    因此,精通闪电系的法师,经常会被其他冒险者戏称为人品法师,只要人品好,你是伤害输绝对是七大职业之冠,可是人品欠好的话……不解释。

    据说菲妮的一段黑历史,她原本筹算走闪电系巫师的路线,因为还是流浪者的时候,偷鸡mo狗,盗墓挖坟之类的事情,就是她的最爱,四阶的闪电魔法瞬移,可是干这类事情的最佳伙伴。

    可是后来她果断抛却了。

    咳咳咳,话题扯开了,说到哪里来着,对了,闪电魔法的第二个特点,不消说大家都能猜到,它是四系魔法之中,速度最快的魔法,想要躲冰火毒三系魔法,需要技巧,可是想要躲闪电魔法,除技巧以外,你需要更多的是第六感以及人品。

    固然,与之相应的,闪电魔法也是出了名的难控制,以前还流传过这样一句俗语,选择冰系的巫师是文艺巫师,选择火系的巫师是普通巫师,选择闪电系的巫师是……是巫师。

    事先说明,维拉丝可不算,她是佣兵法师,和身为转职者的巫师不合,只能掌握一系魔法,没得选择。

    ……

    因为如此特性,看到第三关的考验竟然是闪电魔法时,我的脸色才如此忧郁,如此蛋疼。

    身为准悲剧帝,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类比拼人品的技能,归正历练九年,我就从没见过哪道打在身上的闪电,呈现过-1这个最小伤害值。

    那道撕裂漆黑狂风,恍如将天地都撕开一条裂缝的巨大精明闪电,正正的穿透过立体魔法阵李彤,劈在了女性骑士高举的食指上,马上,那原本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立体魔法阵系统,就像布满了点的发念头一样,绽放出活跃的光芒,上面的符文开始高速流转起来。

    装,让你装。

    我心里暗暗鄙夷了一记,没事非得弄的那么惊天动地泣鬼神。

    白光灼目之中,熟悉的一幕再次呈现,一个巨大的魔法阵,缓缓从立体魔法阵系统之中伸展出来,每一个光芒大作的魔法符文,都冒着滋滋雷光,恍如刚才一道闪电的能量,全都注入到了里面。

    面带着迷人的笑容,那人妻骑士轻轻落下手臂,往我这边一指。

    欠好。

    下意识的一闪,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一道水缸粗的白炽闪电就已经从留下残影的位置掠过,撕破狂风,直指远方尽头。

    等过了一秒钟。轰隆一声的雷鸣嗡响才传到耳中,空气中,闪电散发出来的高温余热被一阵阵狂风送过来,隐约带着焦味。

    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刚才第六感敏锐,闪的及时,现在散发出焦味的,就不是空气,而是我自己了。

    考验……终于开始了!

    那张巨大的,平行的闪电魔法阵,光芒越发精明剧烈,一条条嘶鸣的电蛇从魔法符文之中抬起了头,扭动着闪电身躯,互相交织在一起,组成一幕恐怖的电蛇乱舞的景象。

    此时此刻,伸出在闪电中心的女性骑士,就恍如是掌管雷电的电母,高高在上,天地之间的所有雷电都被她尽数收于魔法阵之中,形成一个恐怖的雷池,里面的雷电越积越多,竟然从原本的炽白色,缓缓开始向威力更加恐怖的淡黄色闪电转变。

    “轰隆隆————!!”

    又是几道闪电袭来,在第六感的帮忙下,都被我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可是,这其实不是值得侥幸的事情,以为这种笔挺投射闪电的攻击,是闪电魔法之中,最简单,最无脑的攻击模式,如果连这个都躲不过,那接下来的升级攻击,根本就不消测验考试下去了。

    和精通闪电系的巫师交手过的冒险者都知道,虽说闪电系魔法难以控制,选择这个体系的巫师,几多都有那么点自虐的倾向,好比说某吝啬老头,又好比说某吝啬老头。

    可是,一旦这样的自虐巫师,真的能将闪电魔法玩好,玩顺溜,那他将从自虐巫师,巫师,进化成文艺巫师。

    闪电的形态最难控制,可是一旦控制好了,就是转变最多,攻击手段层见叠出,兼之无以伦比的速度,是四系魔法之中最难缠的货色。

    根据前面的火系魔法考验判断,显而易见,在我眼前的女性骑士,声称只会冰系魔法的她,其实不是自虐巫师,也不是巫师,而是文艺巫师。

    延续大雨中,小七忧郁中,求票票抚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