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月狼的第一个魔法阵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月狼的第一个魔法阵

    “终于要认真起来了吗?这样的小狼,看起来有点帅呢,要是在那个时代遇上,说不定姐姐会迷上你哦。”

    轻轻摇着那根白净好看的食指,女性骑士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转换成火红色的立体魔法系统,她的魔法脉络,也跟着光芒大盛。

    这一次,从那庞大的魔法体系里同时伸展出了两个巨大魔法阵,上面的每一个代表着神秘的魔法符文,都隐含着丝丝火焰的雷光,一触发,就是雷霆万钧之势,毁天灭地不在话下。

    其中一个魔法阵的符文红光大作,刹那间就爆发出万丈的刺目焰光,不知由几多个符文组成,这些无数符文跟随着魔法阵的剧烈运作而有规律的流动,形成一条条如同dn形状般的整齐符文缎带,互相交错,互相环绕纠缠,让人眼花缭乱,就宛如不竭幻化的火红色万花筒。

    似一座浮躁的火山,酝酿了许久终于喷发般,在光芒最盛的时候,这些符文的光芒突然一凝,然后暴涨,瞬间喷发出一颗颗巨大的火球,如同繁星一样多,如同蚂蚁一样密,如同太阳一样灼热,遮天盖日,势无可挡。

    无无数数漂浮在火球,从魔法阵中爆发出来,漂浮在女性骑士周围,庞大的热量强逼我不竭后退,再后退,从原本的数千米距离,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就退到了数十公里之外,热量才逐渐降低。

    而此时看去,女性骑士的身影已经被无数的火球淹没,酿成了一个由数百万,数千万颗火球密集组成的,直径跨越十公里的巨大球体,头顶上水缸大小,散发出无比热量的太阳,在这个超等火球面前也显得黯然失色,天地间,恍如她成了唯一的存在。

    相比自己身上围绕着的无数焰蝶一般的星星火点,女性骑士所创作发现出来的,由无数人头大小的火球密集组成的巨无霸火球,能够充分的让人感受到什么叫萤火虫与皓月的差距。

    喂喂喂,不是吧,说好的考验呢?这是要我的老命吧。

    “因为难度从小狼品级,提升到了救世主品级啊。”巨大火球内部,连那慢音调的柔和声线,穿过重重火球,似乎都带上了一丝烫人的热量,才传到耳中。

    我:“……”

    我刚才嘴贱干嘛,一时逞能,好端真个就让难度提升了,话说回来救世主难度这个说法我勉强可以接受,可是小狼级难度究竟是什么玩意啊!这究竟是什么级别难度啊!别擅自给难度安插奇怪的前缀啊混蛋!

    我一边东拉西扯,转移女性骑士的注意力,一边小心翼翼的,不竭拉开距离,彼此的距离拉得越开,等会躲闪的空间就会越大。

    不过也不想想对方是水,十二骑士之一,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役不计其数,她用计谋的时候,地球那时还跑满了恐龙呢。

    我的用心,自然是一眼就被看穿,随着几声抿着小嘴的含蓄笑声响起,对面的密集火球大阵,突然活动起来。

    见势不妙,我撒tui就跑,以最快的速度,能拉开多远距离就拉多远。

    回头看了一眼,我勒个去,紧紧尾随在身后,全都是小红点,遮天盖日,看不到一丝的缝隙,恐怕连苍蝇也穿不过去,要是刚才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我现在铁定已经酿成一枚火焰饺子了。

    这些火球的速度奇快无比,以月狼的速度竟然也没有办法甩脱,反而越拉越近,一味跑的话,早晚还是会被追上,烘成一张上好的狼肉干。

    没错,不得光是跑啊,明明刚才承诺了对方……

    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边继续连结着逃窜速度,我挥了挥手,围绕在身边,如同萤火虫一般吐lu出温暖光芒的无数火片赤蝶,纷繁扇动着火焰流萤的美丽同党,振翅高飞,向身后的无数火球飞扑过去。

    就宛如……自取灭亡,刹那光华。

    别看这些火焰蝴蝶小小个头,虽然自然是不成能比得上女性骑士那边,可是和以前血熊形态的招式,无限火羽之维拉丝的平底锅比起来,这样一片小小的,只有婴儿巴掌大小的火焰蝴蝶,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却比血熊所释放出来的哪一片片的火羽,要高出好几倍。

    眨眼的时间,飞扑向后,看似精致细小,却蕴含着不弱的能量的火片赤蝶,和背后无数的火球产生碰撞,那一瞬,眼中一片赤红的景色,就宛如长时间用眼睛盯着正午的烈阳。

    整个天地间,只剩下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以及一bo又一bo让人疑似世界末日的恐怖火焰冲击bo袭来,还有那片火红的颜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是两个人制造出来的大型战争,那些火球,以及那些赤蝶,如同密集雨点一般不竭迎面相撞,就像双方交战的士兵,时时刻刻都有不计其数的士兵阵亡,时时刻刻,都有成数万次的新的爆炸产生,紧随前一刻尚未完全释放出来的能量,一片连着一片,形成一个密集的爆炸区域,在这个区域里面,空间为之扭曲,时间似乎都被炸的七零八落。

    虽只有两人的战斗,却比任何战争都要激烈,壮观和凶险。

    能和强大到只能用恐怖形容的女性骑士,僵持到这种水平,也是因为我的运气好,比拼的刚好是火系魔法,众所周知,火系魔法以浮躁闻名,是众多魔法之中最不稳定的一种元素。

    因此,虽然我的每一片赤蝶,能量还不如对方一枚火球的五分之一,可是互相碰撞的话,还是能将对方的火球引爆。

    只可惜的是,也只能抵消一枚火球,爆炸的冲击无法让周围的火球也跟着连锁爆炸,由此看来,女性骑士虽然声称只会冰系魔法,可是通过魔法脉络转换所形成的火系魔法,她控制起来,也不会比顶尖的法师差几多。

    虽然没有达到最大预期的效果,不过我也该满足了,若是换成稳定的冰系魔法之间互相对轰,我这时候说不定已经被无数冰柱包抄,输的彻彻底底了。

    身后的火球依然紧追不舍,也不知道女性骑士是不是在后面开了个黑加工厂,乘我忙着逃窜的时候,不竭在后面制造火球,弥补兵源。

    不过就算是这样,火球之间也形成了一个前后的时间差,不再是一拥而上,密密麻麻,让人躲无可躲。

    在前赴后继的赤蝶群,不竭抵消之下,我又一次回过头,发现已经追至不足一千米距离,散发出的余热将我的屁股烤得火烫火烫起来的火球大军,已经稀疏了很多,原本密不透风的火球与火球之间,现在已经能看到一道道明显的空隙。

    再次散开数万片火焰赤蝶,形成一张熊熊燃烧,美丽之几的火焰之网,将后面的密集火球又刷下一部分,我终于停下来,回过头,第一次直面眼前的恐怖火球阵。

    月狼,加速!!

    一个之字返身,在无数赤蝶的拥簇下,我迎面冲向了火球堆,前面是自取灭亡,现在又玩起了月狼扑火。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扑向还有起码数十万枚火球组成的大网之中,是一种找死行为,可是对以灵动迅速为主的月狼来说,只要有一丝能钻过去的缝隙,一切都皆有可能。

    “轰轰轰——————!!!”

    比刚才更加密集,更加猛烈的爆炸响起,漫天的焰火如同猛兽大嘴般不竭狂涌扩张,淹没一切。

    在这种火焰的巨嘴之中,一道细小身影宛如利箭,在爆炸火焰之中冲开了一个裂口,身形幽灵般飘忽不定而又迅速无比,周围的上万枚火球,似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在那道身影自爆炸之中呈现的一瞬间,死缠烂打的包抄过去,却又被对方从或许是唯一一个小小缝隙之中逃脱开来。

    然后,那道身影的手轻轻一挥,无数如梦似幻般的赤蝶,轻轻振动着那焰粉飘动的绚丽同党,从他身上狂涌而出,将那些火球一个个引爆。

    这样的不竭消耗下,眼看火球的数量越来越小,所能造成的威胁也越来越低。

    “嗯嗯嗯,不错不错,小狼的创意果然非同一般。”

    已经被拉远一大段距离,几乎看不见的女性骑士,她的带着淡淡嘉许的柔和声音,却在此时清晰的传到耳边。

    “那么,小狼准备好了吗?接下来第二bo攻击要开始罗。”

    第二bo攻击?

    我先是疑惑的顿了一下,然后脸色大变。

    如果未老先衰的大脑没有记错的话,刚才女性骑士的魔法系统里面,似乎是升起了两个魔法阵吧。

    这些无数火球,只是其中一个魔法阵制造出来的,那么,她的第二bo攻击也就不问可知了。

    想到这里,果然,远远的呈现了一个红点,再次绽放出将整个世界染成火焰色的精明红光,我心里暗道不妙,撇下那些还在屁股后面跟踪,威胁已经不大的火球阵,急速向女性骑士的标的目的掠去。

    为什么反而要靠近对方,有点自投罗网的意思,眼看第二bo攻击来了,不是应该像刚才那样,有多远跑多远才对么?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前提条件是,你得知道第二bo攻击是什么形式啊,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傻乎乎的失落头跑人,就等于是陷入了敌暗我明的困境,什么时候被阴死都不知道。

    我这急仓促赶过去,就是为了看看第二bo攻击是什么形态,不出所料的话,确认了以后还得赶紧跑人,来来回回就一个字,折腾!

    等接近肉眼和精神力都可清晰捕获到的距离,果然不出所料,此时爆发出万丈焰光的,是那个一起暴涨,却一直按兵不动的第二魔法阵。

    不但如此,第一魔法阵也跟着一起绽放光芒,看模样,接下来要应付的将是1+2的难度了。

    教练,请求暂停!

    可惜谁也没听到我发自内心的抗议,两个魔法阵,在我蛋疼无比的目光注视下,如同钟楼的齿轮般,发出铿锵一声脆响,缓缓开始转动起来。

    第一个魔法阵,依然在继续制造着那些犹如蝗虫大军般缠人无比的火球,第二个未知的魔法阵,则是上演了一幻术法,那些魔法符文和整个魔法阵的主体刻纹,在不竭暴涨的光芒中,竟然逐渐的融为了一体,酿成了数十个水缸大小,光芒更胜的诡异火红色光球,漂浮在立体魔法阵的外围,如卫星一样不竭绕转着。

    “嗡————!!!”

    耳边一热,传来奇怪的嗡嗡声,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这些光芒大作的火红光球,便各自笔挺射出一条巨大的火焰光柱。

    其中一条光焰光柱,刚好从我的肩膀上方,耳朵的旁边堪堪擦过去,便传来激光般的嗡鸣震耳声。

    我勒个去!!

    在千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我也反应过来,迅速将脸一侧,同时闪出数十米开外,警惕的看着那道差点击中自己的光柱。

    就差那么几厘米罢了,这究竟是什么玩意?

    在我的震惊目光中,这道光柱,以及另外数十道射向四面八方的光柱,并没有结束消失,一直维持着稳定的,类似激光的形态,开始随着它们的发射点,那些围绕在女性骑士身边的数十个巨大光球的转动轨迹,跟着无规律的移动起来。

    就如同原来世界的迪厅里,那些投射一道道光柱的旋转球型灯具,只是更加绚丽,也根本不得去碰触。

    这个难度也太高一点了吧。

    但这样还不算,第一魔法阵所制造出来的海量火球再次成型,在女性骑士的指挥下,铺天盖地的蜂拥而来。

    无数的火球,再加上那数十道不规则运动的火焰光柱,这样的组合朝这边兵临城下,似要每一寸空间。

    逃!

    大脑转动千次万次,所得出的结论都是这个字。

    逃吧,这样的阵仗,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招架得了的。

    我生恨自己没生多两条tui,玩命似的再次拼命拉开距离,突然,危险的预兆传来,我下意识将飞翔轨迹,硬生生的拔高数米,但见一条火焰光柱,就从我刚才的位置横扫而过。

    还没来得及庆幸,另外一道光柱又从头顶上直劈而下。

    能硬扛一下,看看光柱的威力如何嘛?一味闪的话,这样的组合弹幕攻击,恐怕会让我闪的昨天的饭都吐出来。

    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理智选择了遁藏,因为这是那腹黑可恶的人妻骑士的考验,她怎么可能让我如此轻松应付,光柱所蕴含的威力,绝对不是我现在能抗衡得了的。

    再次一闪,眼看后面百万以上的火球大军已经气势滔滔的冲上来,我撒呀着两条tui,恨不得能将自己化作一道光。

    有不竭骚扰切割的火焰光柱,躲闪之下,我的逃窜速度必定会慢上许多,就算拼了老命的用火焰赤蝶去引爆火球,等被追上的时候,火球剩余的数量也让我大吃不消。

    “轰隆隆————!!!”

    数百枚火球爆炸,从火焰之中冲出,我身上已经多了几处焦黑……

    又是数万枚火球组成的包抄圈,指挥着身边的赤蝶将部分火球引爆,瞄准一道缺口,我迅速的窜了上去,可是就在这时,一条光柱好死不死的从缝隙口上横扫而过,让我不得不止住身形,这一停顿,立刻就火球团团围了起来……

    数条光柱,从不合的标的目的快速扫来,如果没有火球的干扰,要躲开很容易,偏偏这时,所有可以躲闪的位置,都被火球组成的大网所覆盖,咬咬牙,看着迫近至不足百米的光柱,我只能朝火球数量最少的一个方位,硬着头皮撞过去……

    无论月狼的身法何等轻灵,面对这样的弹幕攻击组合,也是有心无力,身上的伤痕以及焦痕在不竭累积,很快,我就气喘嘘嘘起来。

    不可了,如果是任意的其中一样攻击,我自信可以应付,可是两种攻击一起组合起来,火球覆盖点,光柱控制面,点与面的配合,就是世上最可怕的天罗地网,别说月狼,就是地狱格斗熊的瞬移也应付不了眼下状况。

    如果可以无视失落其中一种攻击的话……

    我不甘心的看了看对方,远远的,虽然无法看到,可是我却能感觉到,那人妻骑士的嘴角,此时一定在微笑的轻轻勾起,似乎在期待万分的说:小狼,接下来你究竟会怎么样做呢?姐姐我可是很期待哦。

    可恶可恶可恶,说好了的,绝对会漂漂亮亮的通过考验给她看,怎么能在这种时候抛却呢?

    面对着一缕快要消失的残混,受到最后的,倾尽心力的教导,如果连她的最后一个心愿都无法实现,酬报不了,我可没有脸回去见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一定会有办法的,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留下正确的谜底,那双远远投过来的目光,是如此的布满期望,希望我能够领悟她的用意。

    我可不想比及她实在没办法,只能发出提醒的那个时候,就算是笨伯,也是有自尊心的。

    办法……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刻意,对面的攻势似乎也稍稍一缓,让我有短暂的时间可以皱起眉头转动大脑。

    女性骑士教会了我魔法脉络的重要性,也教会了我如何将冰系的魔法脉络,转换成火系的魔法脉络,而没必要再受到自身属性的限制。

    她教会我的,仅仅就是这些吗?

    已经掌握了魔法脉络转换的自己,和女性骑士之间,除技巧,力量和境界上的差距以外,究竟还有着什么样素质的不同呢?

    这样想着,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越过了空间距离所看到的,对方那在魔法阵系统的光芒辉耀下,神秘而美丽的身影和笑容。

    恍然之间,我也跟着笑了。

    是的,没错,就是这个,为什么,提示明明以及如此显眼,我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呢?

    真是个笨伯啊,我,本应该早就注意到的事情,却一直一直,让对方的期待落空。

    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闭张之间,火焰的绚丽光芒从身体爆发出来。

    一个三角形的魔法阵,如同新生的婴儿般,从体内探出好奇的一角,注视着这个陌生而新奇的世界,不竭暴涨,直至将月狼的身体全部覆盖在里面。

    这是一个何等简陋的三角魔法,上面只有区区数百个火焰形态的符文在不竭流转,和三角形的魔法刻纹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小小的可怜的魔法阵。

    和女性骑士相比,别说去比较她那宛如包含了亿万符阵的立体魔法脉络系统,就是从这个系统之中随便呈现的一个魔法阵,也能完爆自己这个三角魔法阵一百条街。

    可是,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不是吗?

    没错,我终于醒悟过来了,在学到了魔法脉络的知识,学会了魔法脉络的转换之后,我和女性骑士之间依然存在着的素质差距,自己所没有意识到的工具。

    魔法脉络的应用。

    转换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转变,打个例如,就好比将手头上的人民币兑换才美刀,手中有了美刀,嗯,你可以出国了,可以让自己的钱,在更多的处所,阐扬更多的作用。

    可是,如果你不晓得怎么去花这些钱,你依然是穷鬼一个,依然会饿死街头。

    女性骑士的提示真的很明显了,从第二考验一开始,她就将她的整个魔法脉络摆出来,摆在我的面前,那时我不懂魔法脉络,只觉得这个立体魔法阵堡垒了,这情有可原。

    可是,在女性骑士忍受着强烈的羞耻,教导了我关于魔法脉络的知识,以及学会了基础之中的基础,魔法脉络属性转换以后,再次面对这个巨大的立体魔法阵,女性骑士的魔法脉络系统,我依然没能转过弯来,就只能证明,自己的智商简直在常人偏下品级,不存在一丝侥幸。

    如今,终于反应过来了,虽然吃了很多苦头,但总算是明白要将自己学会的魔法脉络技巧,拿出来捣鼓点什么工具,以挽回刚才失去的分数了。

    只是,面对眼前的天罗地网,连月狼都吃不消的弹幕攻势,这个简陋的三角魔法阵,究竟能够用来做什么呢?

    心里不由再次回想起刚才的不甘念头。

    两种攻击手段,零丁任何一种,自己都能应付过来,可是两种组合在一起的话……

    如果面对的攻击手段只有一种,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吸了一口清晰的空气,我的心头豁然开朗。

    是的,只要将对方的攻击手段,酿成一种就好了。

    所以这个三角魔法阵,我的第一个魔法脉络应用。

    提名为:焰之防御。

    在心头明悟的刹那间,小小的,简陋的三角魔法阵绽放出万丈光芒,一片片般透明的红色水晶般的能量罩,从三角魔法阵那不竭流转的魔法符文之中释放出来,将月狼的整个身体包裹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