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一大波墨菲斯托正在靠近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一大波墨菲斯托正在靠近

    阿咧,竟然没碎?

    我可是用打的熊掌,十分【温柔】地摁下去啊,果然实力恐怖的亚瑟王,连用的一块石碑都如此坚硬么。

    看着石碑发出轰隆作响,缓缓地沉下,我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正中央的城门上,不可自抑的噎了一口。

    接下来的考验……究竟是怎么呢?可千万别像第一道考验那般折磨打的心脏才好,稍微来点娱乐的怎么样?最好是我最擅长的,比如说卡拉ok大赛怎么的,再比如说让一百个哭泣的小萝莉以最快的速度破涕而笑怎么的。

    石碑沉了下去,这一次并没有伴随着其他巨大的动静,甚至说,连在打预料之内的动静,都未曾出现。

    考验不是已经开始了吗?那道可疑的城门怎么还不打开,难道说过了几十万年,这里的魔法机关年久失修了?

    我上前几步,正想敲打敲打,突然,在刚刚石碑沉下的位置,又发出一阵轰隆隆声响,一个石质的托盘,缓缓升了起来。

    这……这是?

    看着缸口大的石头托盘里,静静躺着三粒骰子,我愣住了。

    这是要干怎么?

    “看来,是要用这些骰子,先投掷出点数,再决定第二考验的模式了。”阿尔托莉雅在一旁嗯嗯的点着头。

    【经历过这样的考验吗?】见她那么笃定,我不由飞快的切起木牌。

    “经历过类似的。”

    看了一眼堵在前面的城门,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

    喂喂喂,阿尔托莉雅,你是真呆还是装呆,眼前的情形不是很不妙吗?

    这可是亚瑟王的考验,对精灵族第二代【真王】的考验,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觉得,在这种庄严的,决定整个精灵族未来的重要考验里,出现骰子这种儿子,是一件很坑爹的事情吗?

    看看阿尔托莉雅现在的表情,完全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我甚至能从她淡定的眸子里,看到了“这才是亚瑟王陛下风格的考验,第一个考验太奇怪了”这么个意思。

    虽然不发现她和卡露洁在前面十二次失败考验里,究竟经历过怎么样千奇百怪的考验,但是能将死脑筋,直肠子的阿尔托莉雅调教成这种想法,我只能说,亚瑟王的考验碉堡了。

    好吧,既然当事人都没有反应,我也就不好说怎么了,但是请等等,规则呢?摆着三个骰子在我们面前,至少也有个规则吧,是投大,还是投小,赢了又怎么样,输了又怎么样,不是应该先提前告诉我们吗?谁会去玩没有规则的骰子游戏啊混蛋

    当我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时,阿尔托莉雅的回答依然是摇头,这样答道。

    “安心吧,反正吧?论如何,亚瑟王陛下也不会害我们。”

    她现在就是在坑我们,就是在调戏我们啊,清醒点吾王妻子大人

    我在心里大声的呐喊着,欲哭吧?泪,再一次对阿尔托莉雅的呆性有了更深认识,前面都被坑了十二乘以n次了,她怎么就还没醒悟过来?

    总而言之,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说多吧?用,不摇骰子的话只有出局的份。

    我们三人围着升起一米多高的石质托盘,紧紧盯着上面的三粒骰子。

    说起骰子,那就是吧?数血淋淋的惨痛回忆,所以,哪怕被拉尔那些酒鬼赌鬼拉到酒吧,我也从来不碰骰子一丁点。

    不过,或许,说不定,来到暗黑大陆以后,我的运气好多了呢?

    【我先来吧。】

    猛地将木牌往身后一塞,不等洁露卡和阿尔托莉雅反应过来,我已经伸出熊爪,一把将三个骰子捞在掌心上,吞了一口口水,在两道目光的注视下,深呼吸……

    然后,重重往托盘上一甩

    “滋滋滋~~~~~”

    三个骰子,如同三个钻头一般,在托盘上高速转动起来,快的就连我们的眼睛都捕捉不到不断旋转的点数。

    过了约莫半分钟,三粒骰子在托盘正中心不期而遇,砰嚓一声声响,互相碰撞的结果是三粒骰子都高高的弹了起来,飞上半空。

    我们的紧张目光,也跟着一起升起,然后一起落下。

    决定胜负就在这一刻了,我觉得是豹子啊

    咔嚓两声,两粒骰子菱角直立,靠在一起,保持着微妙的平衡,第三粒骰子则是准确吧?误的镶嵌在了它们上面,就这样一动不动了。

    阿尔托莉雅:“……”

    洁露卡:“……”

    我:“……”

    阿尔托莉雅:“厉……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相信骰子居然能够投成这个样子。”

    阿尔托莉雅发出由衷的赞叹。

    过……过奖了,只是啊,只是啊……

    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丧家之犬的灰白色调,灵魂似乎都晃晃悠悠的从嘴里吐出了一半。

    我现在敢肯定了,这次的骰子游戏,绝对是在比点数大。

    “只是……这样算是多少点呢?应该是非常厉害的成绩吧。”几乎从未涉猎过赌博的阿尔托莉雅,依然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沉思起来。

    “女王陛下,如果我没有记错误的话,这样的情况,应该算是零点。”一旁的洁露卡,毫不犹豫的举起利剑,在我的心脏位置狠狠插上一刀。

    说完以后,撇过头去,背对着我,捂着小嘴“噗~~”了一声。

    完美的一记补刀,我鲜血淋漓的倒了下去。

    “凡,现在担心还为之过早,规则未定,如果是比点数小的话,就没人能赢过你了。”还是阿尔托莉雅善良,给躺倒在地的我的尸体上抹了一瓶伤药。

    然后随后一抛,扔出了一个整齐干净的“五五五”。

    我:“……”

    阿尔托莉雅,我们还是离婚吧,像我这样没用的男人只会拖你的后腿而已。

    轮到黄段子侍女,她似乎是第一次玩骰子,很是新奇的在手上把玩了一会,然后有样学样的抛了下去。

    哼。真是愚蠢的侍女,像这样没有技巧的抛法,只是单纯的凭借运气,是不可能……

    两个鲜红的“六”,以及一个“五”,停在了托盘中央。

    我:“……”

    从今以后再也不女人爱情了。

    结果出来以后,轰隆隆的震动立刻响起,只见那座巨大城门的左右两侧,各自出现了一个黑黝黝,不发现连接到哪个空间的入口。

    这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很快,我们就发现了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入口,究竟想要表达怎么意思了。

    在入口上面,各自显示着两个数字,一个是零,一个是十五。

    是让我和阿尔托莉雅,按照投掷出来的点数各自进入这两个入口吗?那黄段子侍女呢?最高分的她,难道说是直接通过,不用接受考验?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和阿尔托莉雅各自来到打的入口处。

    我跳

    对接下来的考验的不安,最主要是对那个鲜红刺眼的“零”产生的危机感,让我突然做出来了原地高高蹦起的举动,想看看能不能直接跳过这堵拦路的巨墙。结果自然是在升到半空时,就被一股吧?形的力量挡住,除了脑袋撞了个包以外,没有任何收获。

    “凡,还是老老实实接受考验吧,亚瑟王陛下是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破绽的。”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阿尔托莉雅,微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胜利之剑握紧,没有丝毫迟疑的大步踏入了黑黝黝的洞口之中,随即,洞口消失,仿佛是怪兽的大口,将她吞入里面去了一样。

    捂着隐隐作疼的熊脑袋,我也跟着一步踏了进去。

    随着身后的入口消失,眼前光线一暗,等适应了这股昏暗感后,我立刻打量起四周,首先,先要确认打所处在怎么地方,要做怎么。

    简单查探后,我很快得出一个结论。

    按照四周的狭隘空间环境,以及如同蛛网一样向四面八方分布的前方通道看来,打应该是在一个古怪的迷宫里头。

    难道第二关的考验,是要走迷宫?

    虽然一般来说,走到现在这步,心里都会这么想,但是我总觉得,以打刚刚从阿尔托莉雅那里察觉到的【亚瑟王风格的考验】判断,我们所面对的应该不仅仅是迷宫那么简单才对。

    里面一定还有怎么整人的机关。

    “女王陛下,亲王殿下,能听到我的声音吗?”:“突然,洁露卡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

    【听到了,怎么回事?】

    我立刻向头顶上举起木牌,怕洁露卡看不到,干脆换成月狼变身,出声应了一句。

    “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在你们进去以后,刚才投掷骰子的托盘,就变成一个缩小的迷宫图形。”

    洁露卡困惑的声音响起。

    “不过,迷宫图形上面,有两个标记,一个是零,一个是十五,难道是陛下和殿下所在的位置?”

    “我移动一下看看。”说着,我随便选了一条迷宫岔道,向前走了片刻。

    “零的标记移动了,应该是这样没错误。”洁露卡那边传来确认的信息。

    虽然确认了一个有用的信息,不过我还是十分的不爽,只不过是投了一次零而已,吧?论是入口处,还是现在的标记,就都咬准了零不放吗?就这么想对我的未来人生,做一个零的可悲定型么?

    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零,总有一天也能变成一,然后不断的提升,不要小看零啊混蛋

    我暗自咆哮着,洁露卡那边说个不停,似乎在和另外一边的阿尔托莉雅交谈,可惜的是我听不到阿尔托莉雅在说怎么。

    片刻之后,我们对现在的状况已经有所了解。

    洁露卡那边是一个迷宫地图,我和阿尔托莉雅深处迷宫之中,根据洁露卡的说法,这个迷宫在不断变化,单凭我和阿尔托莉雅在里面走,是不大可能走出去,所以才需要投掷点数最高的优胜者洁露卡,作为我们两个的指挥者,协助我们一起通过迷宫。

    这黄段子侍女的智商还是靠得住的,不然也不可能被雅兰德兰任命为情报头子,有她指挥的话,这个迷宫考验应该没怎么问题。

    “咦?”

    我和阿尔托莉雅并未急着行动,而是原地待命,等待洁露卡摸索熟了整个迷宫地图,然后再寻找通过的办法也不迟,反正似乎没有时间限制,只是这时候,正在安静的观察地图的洁露卡,突然发出一声惊疑。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

    “出现了……”

    “出现了怎么?”

    “地图上出现了奇怪的小红点。”

    “能看出是怎么儿子吗?”:“我有种不妙的感觉。

    “不清楚,亲王殿下,在你附近,前面第二个拐角处直走,就有一个。”

    因为阿尔托莉雅也能听见的关系,这黄段子侍女到是一口一个亲王殿下叫的顺溜,叫得我心里舒服极了,不过想想又觉得可悲,明明只是被正常的称呼,我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幸福感涌出。

    “没怎么问题吧。”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目标,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昏暗通道的黝黑深处,哪怕是德鲁伊的眼睛,在这里也看不到十米之外的物体,果然没有身为指挥者的洁露卡,完全通关不能啊。

    “不发现,不过迷宫地图上有许多这样的红点,想要完全避过通过迷宫,我想不大可能。”

    言下之意,反正都要碰上,不如现在主动去试探敌情。

    “好吧。”

    这个炮灰,我认了,难道还能让阿尔托莉雅去试探不成?洁露卡不答应,我也不会答应。

    “小心,红点似乎相信了你,主动靠近了。”洁露卡略带紧张的声音再次响起。

    “怎么?在哪里?有多远?”

    我的眼睛,明明没有看到任何儿子。

    然后,还没等到洁露卡的回答,耳中就响起一阵带着突然遇敌的紧凑节奏感的诡异声调。

    “三只墨菲斯托,出现了”

    墨菲斯托你妹啊三只你妹啊哪来的那么多墨菲斯托墨菲斯托是你家养的啊

    我立刻怒掀心灵的茶几。

    不过刚刚吐槽完,迷宫前方,真的缓缓浮现出来墨菲斯托的巨大阴影,一,二,三,不多不少,刚好三只。

    头顶上还有编号,墨菲斯托1号,墨菲斯托2号,墨菲斯托3号。

    碉堡了。

    我下巴都快掉地下了。

    三只墨菲斯托刚刚出现,就立刻出手攻击。

    我闪

    形势危急,凭着月狼变身的敏捷,我高高跃起,闪过了三道闪电锁链,单手一挥,搞基的墨菲斯托剑已经紧紧抓在手上。

    总觉得哪里被吐槽了。

    身处高空,翻着筋斗的我,一阵被小幽灵猛烈吐槽后的吧?力。

    仅仅是一瞬间,白光划过,简化版的冰冻斩首剑已经将其中一只墨菲斯托,墨菲斯托2号钉在了墙壁上,挣扎几下,发出悲嚎,这只墨菲斯托2号便化作了一阵黑烟消失。

    意外的好对付,虽说搞基剑配合月狼的绝招冰冻斩首剑,威力大得惊人,不过作为三魔神的墨菲斯托2号也可能那么轻易被搞定啊。

    所以根据我的猜测,这只墨菲斯托2号应该只有投影的实力。

    另外两只也差不多,为了试探一下它们的攻击防御和血量,我特地将战斗拖延了一小会,纠缠片刻后,才将剩余两只也送回地狱。

    正如打所料,应该是墨菲斯托的投影实力,对于月狼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红点消失了,亲王殿下,究竟发生了怎么事?”

    洁露卡那边只能看到我作为零的标记移动,以及刚才伴随着“三只墨菲斯托出现了”的提示的诡异声调,还有一阵打斗声,却吧?法看到我经历了怎么。

    我立刻将刚才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让她也提醒阿尔托莉雅小心。

    “话说回来,其他姑且先放下不说,几十万年前,墨菲斯托大概还没出生吧,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亚瑟王的考验里?”

    我一边搜索着四周,看看三只墨菲斯托有没有爆落怎么好儿子,一边困惑问道。

    沉默了一阵,洁露卡似乎在关注阿尔托莉雅那边的情况,片刻之后才确认了怎么般,回答道。

    “根据女王陛下这边的情况看来,我猜,这些小红点所显现的形象,应该是根据被考验者的内心经历而定吧。”

    “唉,这样吗?我内心想象的敌人可不止墨菲斯托一个,为怎么偏偏是它?”

    我带着严重的质疑语气,因为我并没有和墨菲斯托战斗过。

    没错误,我这个苦逼长老,在库拉斯特以及群魔堡垒区域,都是冲冲而来,忙忙而去,吧?缘和墨菲斯托以及迪亚波罗见上一面,从它们身上【借】点儿子。

    “我也不大清楚,大概是综合考虑到了亲王殿下现在的实力强度,才选择墨菲斯托的难度吧。”洁露卡也有点迷糊。

    考虑到我现在月狼变身的实力,所以是墨菲斯托吗?有点太小看我的月狼变身了吧。

    不,等等

    “洁露卡,帮我看看,我周围有多少红点。”感觉嘴唇有些干燥,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气氛一阵诡异的沉默,就像是在告诉我,请默哀吧。

    许久许久,才从洁露卡那里,听到八个字。

    “密密麻麻密密麻麻。”

    我:“……”

    “还有,殿下似乎被包围了……”

    “早说啊傻蛋”

    我快要被这黄段子侍女气的吐血了,随着她刚才的声音落下,周围已经响起了“密密麻麻密密麻麻”的提示。

    两只墨菲斯托出现了

    一只墨菲斯托出现了

    你被五只墨菲斯托偷袭了

    ……

    一大*墨菲斯托出现了

    “哦哦哦哦————”

    发出壮烈的惨叫声,我拔腿就逃。

    蚁多咬死象,就算实力差距再怎么大,我也顶不住这“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出现的墨菲斯托啊

    还有一点,经过刚才杀死三只墨菲斯托的搜索观察,我相信这些墨菲斯托似乎吧?法爆落儿子,也没有任何经验。

    傻子才和它们纠缠呢。

    我卖力狂奔着,耳边不断的传来“xxx墨菲斯托出现了”的提示,已经不发现是第几个了,反正刚才回头看了一眼,相信打前头那只张牙舞爪的墨菲斯托,头顶上顶着一个“墨菲斯托1096号”的名字,我当时就放弃去数了。

    “阿尔托莉雅那边呢?”

    一边逃命,我没有忘记另外一边的阿尔托莉雅,她现在估计也和我差不多惨……

    “女王陛下附近只有五个红点,,陛下,这里往右转,对,然后直走,就能避开第三个小红点了。”

    洁露卡冷静的指挥道。

    我:“……”

    这种差别待遇是怎么回事?

    “大概就是【零】和【十五】的区别吧。”

    似乎猜到了我心里在想怎么,黄段子侍女没忍住“噗~”了一声。

    绝望了,对这个零和十五差别待遇的世界绝望了

    “亲王殿下,小心,前面向右拐……”

    哦哦,了解,我立刻向右拐。

    “是死胡同。”

    “给我好好把一句话说完啊混蛋”

    是公报私仇吧,这黄段子侍女,绝对是在公报私仇没错误吧混蛋

    “不对,这里明明是直路,哪里来的死胡同。”拐了弯,我似乎相信了一条罗马大道,立刻嚷嚷道。

    “这……”洁露卡的声音有些迟疑。

    “亲王殿下平时是用哪只手写字?”突然问出这样毫不相关的问题。

    “废话,你又不是没看过,当然是右手。”我将打的手高高举高。

    “刚才殿下是往哪个方向拐?”

    “你这傻蛋侍女,绝对是把我当成傻蛋了吧,不是按照你的指挥,往右边,这个方向……”

    声音顿住,我看了看左手,又看了看右手。

    “咳咳,说起来,好久没这样锻炼过了。”若吧?其事的吹起了口哨。

    “小心,前面又有一大群红点。”洁露卡好心提醒道。

    “可恶,躲不过去了吗?洁露卡,前方是一条直路吗?”:“

    “是,大概两公里长的直道。”

    那就好,我立刻从月狼变身转到地狱格斗熊变身,然后瞬移。

    不但避开了密集的红点,也将后面的追兵甩掉了。

    哼,早发现那么方便的话,早该用地狱格斗熊变身了。

    “啊,殿下,前面……”

    洁露卡的话还未落音,就传来了提示。

    “三只巴尔出现了”

    不是墨菲斯托,是巴尔了啊

    “因为是地狱格斗熊,所以难度提高了,大概。”洁露卡的清脆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巴尔和墨菲斯托有怎么区别?

    出现在面前的三只巴尔,身影一闪,各自释放出了两个分身,眨眼间就变成了九只巴尔。

    然后大手一招,铺天盖地的触手迎面袭来,就像海藻一样覆盖了整条通道……

    不幸啊

    “前面拐角,往右……右手的方向拐。”洁露卡语气微妙的咬重了一个【手】字。

    这次绝对不会再拐错误方向了

    我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果断伸出右爪确认了一下,然后朝这个方向拐去。

    “加速。”

    洁露卡宛如沙场上的将军,意气风发。

    加速是吧,加速就加速,虽然不明白这黄段子侍女又在捣鼓怎么,我还是照做了。

    然后就在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x只巴尔出现了”“你被x只巴尔偷袭了”“一大*巴尔正在靠近”的提示,冲击着我的五感。

    打个十分贴切的比喻,如果我现在是坐在显示器面前,控制着打的角色,那么瞬间出现的这些提示,足以将二十七寸以上的显示屏全部填满,一个缝隙都不剩。

    随后,洁露卡那让我泪流满面的声音传了过来。

    “就是现在,乘亲王殿下将红点全部吸引走了,女王陛下,请安心的通过吧。”

    呐,洁露卡,我真的也是你的主人吗?

    不发现被这黄段子侍女坑了多少次,终于,我和阿尔托莉雅都接近各自的出口了。

    “小心了,女王陛下,亲王殿下,出口处有一个红点,比其他红点都要大。”洁露卡紧张的提示道。

    “能避开吗?”:“

    “不能,它们就堵在了出口处。”

    看来,是最终的boss战了呢。

    到了这里,我总算松一口气,来吧,亚瑟王,看你还能玩出怎么花样,吧?论怎么招数,我都接着

    抡了抡麻木的胳膊,我迎面向透露出着光亮的出口,大步前进。

    然后,和那个只有洁露卡才能看得到的巨大红点,迎面而遇。

    “一只维拉丝出现了。”

    豪气万丈的迈出去的右脚一个踉跄,我以五体投地的华丽姿势,扑倒在了地上……

    接了一个电话,浪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唉。

    本周周末一群二群清理深海烂泥兽,自觉已经潜水一个月以上的烂泥兽们,请浮出水面透个气吧。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一大波墨菲斯托正在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