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犬耳娘版的维拉丝(700W字达成)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犬耳娘版的维拉丝(700w字达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混蛋”

    我不干了,要是在台上,出离愤怒的打,非得一把将身上的戏服假发怎么的,统统扯下来,狠狠砸在导演的脸上。

    亚瑟王,你这混蛋在哪里?出来,我要和你单挑

    说笑而已,可千万别出来啊老大。

    冷静下来后,我又立刻怂了。

    “那……那个……这里是……究竟是哪里?”

    对面的维拉丝,手里紧紧握着一柄平底锅,畏缩着娇躯,显得不知所措,不安东张西望着,就像跟主人一起出去散步,结果因为调皮乱跑,不小心在公园草丛深处迷路,找不到方向的可怜小狗狗。

    因为是以我心目中的维拉丝为模板,所以眼前的维拉丝,性格神态等任何方面,和真的其实都没怎么两样,自然也就不会像那些一大*墨菲斯托啊巴尔啊怎么奇奇怪怪的儿子,见着人就张牙舞爪的扑上来,各种攻击甩脸。

    我心中的维拉丝小狗狗,有攻击性吗?根本没有,不,等等,或许有那么一点点……

    哦哦哦,果然不愧是我的维拉丝,这迷路小狗的慌慌张张模样,实在太萌了,就算只是幻化出来的,也阻止不了我这颗熊熊燃烧起来的爱妻之心,接受丈夫的热情拥抱吧。

    两眼冒着红星,我毫不犹豫的一把扑了上去。

    然后不怎么出乎意料之外的“呯——”一声,直接被平底锅来了个全垒打。

    “唉~~~”

    头顶上传来洁露卡带着淡淡怜悯的叹息。

    “我只是试探一下对方的攻击力而已。”

    在空中做完抛物线运动,啪嚓一声五体投地面朝大地的砸在地上,良久,我抬起头,摸了摸鼻血,道。

    “然后呢?”洁露卡的声音格外冷漠。

    “和想象中的一样,这一记平底锅,不大不小,正是维拉丝的力度。”

    我朝天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啊啊,真想把这个维拉丝也领回家啊,这样一来我就有两个维拉丝了。

    “本来就是按照你心目中的维拉丝大人塑造出来的吧,怎么可能有区别。”明显把我当成了傻蛋的口吻,从怒气冲冲的洁露卡那里发出。

    “嗯哼,吃醋了?真是个小家子气的侍女,连区区一个幻象也要吃醋。”我一屁股坐下,双手抱胸,嗯嗯的点着头。

    “……”

    对面沉默起来了。

    “喂喂,开玩笑的啊,别扔下我不管啊”我还以为这小气巴巴的傻蛋侍女,恼羞成怒,抛下我不管了。

    “一边呆着,陛下那边遇到了麻烦,傻蛋亲王。”片刻,从头顶上传来洁露卡没好气的轻骂声。

    啊,这家伙终于说出来了,乘阿尔托莉雅那边遇到麻烦,吧?暇顾及周围,立刻就骂我这个主人是傻蛋了,见过那么嚣张的侍女吗?没见过吧。

    阿尔托莉雅那边想来也和巨大红点碰上了,就是不发现究竟是不是和我一样,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吧?法下手的对手,话说回来,让她完全下不了手的,究竟是怎么儿子呢?

    我展开了深入的想象,最后脑海定格在了一副草原的风景之中,在那丰茂碧绿的草地上,吧?忧吧?虑的奔跑着一群群雄纠纠气昂昂的狮子……

    不可能吧,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咳咳。

    打住脑海之中的浮想翩翩,我咳嗽几声,开始正视眼前的困境。

    对手是维拉丝。

    虽然因为是以打心目中的维拉丝为模板创造出来,所以和那些量产型的墨菲斯托和巴尔不一样,眼前的维拉丝一点也不具备攻击性,相反的善良淳朴害羞满满,应该说,打现在是处于一个绝对不败的局面。

    问题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下不了手,等于是说,也是一个绝对吧?法赢的局面。

    亚瑟王大人,有平手结束这一说法吗?

    我尝试提出请愿,结果被吧?情的给吧?视掉了。

    算了,还是等洁露卡忙完阿尔托莉雅那边的事情,回过头来和她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吧,反正我现在也不急,并且……

    目光落到依然慌慌张张的打量着周围,并且把我也列入警惕对象的维拉丝(伪)身上。

    “来,过来坐坐。”

    朝她招手,如果是我心里那个维拉丝的话,或许可以好好调教……咳咳,不对,好好认识一下。

    “你是……怎么人?”

    眼前的维拉丝(伪)似乎并没有有关于我的记忆,紧紧握着平底锅,小心翼翼走上来,坐在离我三米开外远的地方。

    然后,又挪着膝盖,向前移了一小段。

    这一个小动作,再次让我感动。

    对于眼前的维拉丝(伪)来说,我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且刚刚还对她做了色狼一样的行径,但是,却依然顾虑我的感受,一个小小的前挪动作,就将她善良体贴的性格凸显得淋漓尽致。

    “咳咳,那个,你发现你叫怎么名字吗?”:“

    “不发现。”小狗般摇头摇头。

    “发现这里是怎么地方吗?”:“

    “不发现。”继续摇头。

    “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发现。”

    ……

    ……

    片刻之后,我挫败的呈otz姿势跪倒在地。

    果然只不过是想象创造出来的维拉丝,吧?论问怎么,得到的都是“不发现”三个字,谈话没有任何进展。

    好吧,既然这样,就试试其他办法。

    “来,伸出右手握握。”我笑mimi的将右手身上去。

    结果被平底锅砸了个五体投地。

    “抱……抱歉,您没事吧,我也不发现为怎么,突然就控制不住打,真的是非常抱歉……”

    维拉丝(伪)眼角含泪的拼命鞠躬道歉。

    我:“……”

    果然,就算是凭空创造出来的维拉丝,也不是那么好忽悠啊。

    既然这样的话,就试试其他办法,难得有一个吧?论怎么欺负都行的维拉丝,站在打面前,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满足一下打内心那些平时不敢在维拉丝面前的黑暗渴望,嗷嗷嗷嗷——

    等等,刚才洁露卡说了怎么?

    我似乎抓住了怎么儿子,脑海之中一道灵光闪电掠过。

    眼前的维拉丝……是依据打心目中对维拉丝的认识,而幻化,或者说是创造出来的,那么,打心中那个一直想实现的黑暗愿望,在这里是否能得到满足了。

    我觉得有必要实验一下。

    嘿嘿嘿嘿,小维拉丝,不要怪我哦,虽然我是你的丈夫,但是,我也是一个被**所控制的正常男人啊

    我盯着对面的维拉丝,不怀好意的色迷迷笑了起来。

    结果又被平底锅砸了。

    “色色的事情……是不对的。”维拉丝(伪)羞怯而又鼓起勇气的这样对我说道。

    “抱……抱歉。”我老老实实的道歉了,也顺便为接下来的行为的那份歉意,给提前支付出去。

    “啊,突然想起有点事,抱歉,我先离开一会。”

    我做出一副【啊,手机突然响了,我出去接听一下】的夸张姿势,在维拉丝(伪)那可爱到爆的歪头困惑神色中,和她拉开了一百多米远的距离,一屁股坐下。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必须全神贯注,绝对不能受丝毫干扰。

    “嗯~~~~~”

    宛如街头的骗子气功大师般对着一根筷子发力般,我紧紧闭上眼睛,眉头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

    久违的自我催眠**,再次用起。

    要将已经在打心里根深蒂固的维拉丝的形象,做一个小小的改变,简单来说,就是告诉打,让打女人,维拉丝并非这样,而是那样。

    对我来说,维拉丝的存在实在太过重要了,所以深层次的儿子,我不想改,也改不了,但是,如果仅仅是那个的话……

    片刻之后,我缓缓睁开眼睛,似被人从后面敲了闷棍般,捂着发胀的额头,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然后便迫不及待的回去享受成果。

    与此同时,维拉丝(伪)那边也发出了一声惊叫。

    nice

    再次看到维拉丝以后,我将拳头一握,发自内心的仰天咆哮。

    感谢你,亚瑟王,感谢你的第二考验,是你实现了我以为一辈子都吧?法实现的愿望。

    和刚才的维拉丝相比,眼前的维拉丝,并没有多一张嘴,也没少一个鼻子。

    只是原本正常人的耳朵,变成了毛茸茸的犬耳,然后,翘臀上多了一根摇来摇去,晃个不停的小狗尾巴。

    “噗~~~~”

    呆呆的看着犬娘版的维拉丝,久违的鼻血似瀑布般喷了出来。

    不行了,虽然平时也有想象过,但是真正看到,还是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尤其是再配合上她此时泪眼汪汪,对发生在身上的变化不知所措的模样,简直就是……

    太萌了呀混蛋

    “滋~~~~”

    带着湿润泪光的险恶目光,突然落在了身上。

    只见维拉丝(伪)握着平底锅,带着因为极度羞涩而蓄满了泪水的模样,一摇一摆的靠近。

    糟……糟糕,黑化了

    我转身拔腿就跑,维拉丝(伪)立刻反应过来,吧?意识的挥舞着平底锅追上来,上演了一出大逃杀的好戏。

    “欸~~~~还真是有趣呢?本来以为(傻蛋)亲王殿下陷入了困境,正在烦恼不已,看来并不是这样,玩的挺开心的嘛。”

    头顶上传来洁露卡极度冷漠的声音。

    “什……怎么时候?”

    我吓了一大跳,糟糕,打内心那点小小的黑暗愿望,该不会在这黄段子侍女面前暴露了吧。

    “从(傻蛋)亲王殿下第二次被砸的时候开始。”洁露卡给了一个让我绝望的答案,那不是几乎全被看光了吗?

    不,等等,洁露卡那里应该看不到这边的情况,所以说……

    “不发现为怎么,女王陛下走出迷宫以后,就能看到(傻蛋)亲王殿下那边的情况了,非常清楚。”

    不————

    如同第一次看h片结果就被闯入房间的妈妈看个正着的悲剧少年一样,我抱头发出一声惨痛悲鸣。

    等等,阿尔托莉雅走出迷宫了?

    那岂不是说,她也在一旁看着?

    我突然察觉到一条更加令人绝望的信息,心里悲哀的只想干脆回过头迎面对着维拉丝挥舞的平底锅撞上去,被拍死算了。

    在洁露卡面前暴露出来,说实话,虽然会心虚,但我压力并不大,毕竟大家都是同一条街上以甩卖节操为活的节操商人,知根知底,她发现我许多羞耻的秘密,我也发现她许多羞耻的秘密。

    但是阿尔托莉雅……算了,我的人生玩完了。

    有一瞬间,我怀疑这黄段子侍女是不是在吓唬我,阿尔托莉雅根本不在一旁,根本还没有通过迷宫,不过仔细一想,却又推翻了这个假设。

    因为洁露卡又用隐语了,偷偷在亲王殿下前面,加上一个只有我能察觉得到的(傻蛋)二字,如果不是阿尔托莉雅在旁的话,因为小家子气现在一定已经吃醋的不行的她,根本不需要这么做,直接一口一个傻蛋亲王,禽兽亲王,被一亿匹马踹死吧,被一万瓶避孕药灌死吧,被一百柄平底锅拍死吧之类的。

    唉,这个世界干脆毁灭掉算了。

    正如我料,阿尔托莉雅的声音随后传了过来。

    “凡,小心背后。”

    我心里一惊,才相信打刚才一时走神,速度慢了下来,差点就被平底锅擦了个屁股。

    虽然心里的确有干脆一头撞上去被拍死的心,不过想想还是觉得不划算,我加快了速度。

    比起背后威胁不大的平底锅,我更担心未来呀,等会该怎么面对阿尔托莉雅。

    比被抓奸在床更苦逼的我,心里阵阵悲鸣。

    “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困境在说吧,亲王殿下。”

    把我的失落沮丧尽收眼底的黄段子侍女,似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这时才不紧不慢的发出声音。

    “有怎么办法?事先说明,我可绝对不会对维拉丝出手,哪怕她是假的。”

    “早就发现你会这么说了。”洁露卡吧?奈的叹了一声。

    “不过,如果是维拉丝大人的话,就算不动手,其实不是也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她吗?”:“

    “怎么办法?”

    “办法就在亲王殿下的物品栏里,不妨找找看?”这吧?节操侍女开始给我打哑谜了。

    物品栏?

    我的物品栏里,竟然有能对付维拉丝的儿子?我怎么不发现?

    我在被维拉丝(真)塞得满满的物品栏里,找了又找,还是没能领会洁露卡的意思。

    “右角落里头。”

    实在看不下去的洁露卡,又给了提示。

    右角落里?

    我下意识的往物品栏右角落里找去,结果相信了一大叠书。

    禽兽公爵系列?

    还包括临走时三吧?公主硬是塞到我手里的最新作。

    突然,我明白洁露卡的意思了,原来是这样,哼哼,真是个让人不可小窥的侍女啊。

    我露出恍然神色,随机自信的笑了起来,突然一个急刹车回头,面对着黑化暴走的维拉丝。

    看招,吴氏绝技之一,三吧?公主的天女散花术(h书版)

    眨眼之间,物品栏里的数十本禽兽公爵系列,就被我全部扔上了天空,然后哗啦啦的落下。

    这个掉落过程中,书页不断翻转,虽然速度极快,但是对于冒险者来说,已经足够一窥那些从眼前一掠而过的内容了。

    因为我的突然举动,维拉丝(伪)微微一愣,这一愣之间,就已经被漫天掉落的书本所覆盖,禽兽公爵里那些劲爆刺激的内容,在她黑宝石般的瞳孔之中,一晃而过。

    “噗~~~~~”的一声,短短瞬间,维拉丝(伪)整张脸就红了,毛茸茸的犬耳以及犬尾巴,上面的绒毛根根竖直,然后再软绵绵的垂下去。

    跟随着这个动作,维拉丝的通红额头,一边冒着烟,身体也软绵绵的垂了下去,砰一下,变成了一团烟雾消失。

    就这么结束了吗?我还想多看几眼,甚至抱回家去呢。

    恋恋不舍的看着维拉丝消失的地方,我沮丧不已,将地上一本本书重新拾起,便迈着失落的脚步,向光芒大作的前方出口踏去。

    虽然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是维拉丝(伪)如此干净利落的消失,还是让我受到了比阿尔托莉雅看到刚才那一幕更加大的打击,以至于从迷宫里出来,迎向阿尔托莉雅的微笑,都提不起兴趣去解释了……

    嗯,七百万字达成了,怎么说呢,心情意外的平静呢,是小七老了么?

    然后,感谢【baaaal】童鞋的打赏,这个月第二次了呢,谢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犬耳娘版的维拉丝(700w字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