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拉苏克夫妇的【推销】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拉苏克夫fu的【推销】

    被拉苏克夫fu在一旁盯着浑身不舒服,我自然也没有了和恰西继续叙旧的兴致,本来想走,但是在拉苏克大婶的热情招呼下,还是进到了屋子里,略为坐聊一会。

    形势比人强,不答应没人给我指路啊,外面的风雪,我看到晚上都不一定能停下来。[bsp;“小子,来,坐,坐,喝点热的暖暖身子。”

    拉苏克大婶的热情让人有点架不住,看来是认定了我是她的nv婿候补,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野蛮人的豪爽风格我还是蛮喜欢的,相比长老之类的尊敬称呼,我更喜欢这些长辈们,直接称呼我一声小子,甚至是臭小子也好。

    不一会儿,一杯冒着蒸腾热气的牦牛nǎi就端了上来。

    不过这坐落的位置,让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一张四四方方的巨大木桌,我和恰西坐一边,拉苏克夫fu坐另外一边,活像是在审视第一次登mén拜访的nv婿一般,四方桌子,一边坐一个人不是更好吗?

    “小子,我听说了,最近蛮活跃的,都传到哈洛加斯这边来了。”

    拉苏克大叔大咧咧的将一条犀牛似的粗壮大tui搁起在椅子上,大手往桌上的牦牛rou干上抓了几片,放到口中大嚼起来,咯吱咯吱的说道。

    “什么事?”

    我抬起头,看了这粗鲁而不失豪迈的巨人一眼,将眼前的杯子托起,没错,是托起,野蛮人用的杯子,就跟我们平时用的水勺一样大,掂了掂分量,光是一杯就有大瓶装的可乐那么多。

    最近的话……我想想,卖节cào的事情做得还真不少,该不会被宣扬出去了吧。

    “你不知道?第二世界的群魔堡垒大战,连世界之力级的怪物都被你干掉了,还有联盟神诞日,那些有趣的节目似乎也出自你的手,在酒吧里,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这些传闻,一遍又一遍,我都快能背出来了。”

    “哈……啊哈哈,原来是这样,这都是大伙谬赞,往夸张了说而已,群魔堡垒那次是运气好,敌人也算不上是世界之力级别,至于神诞日,那更是阿卡拉nǎinǎi的功劳,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长老该做的事情而已。”

    听了拉苏克大叔的话,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什么呀,原来不是那些卖节cào的事情,还好还好,后宫长老的外号,应该还能再撑一段时间才会继续进化下去。

    “哈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在我面前客气什么,没做就是没做,做了就是做了,大家眼睛雪亮着,难道不会自己判断。”

    见我谦虚,拉苏克大叔不禁大声笑起,用满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仿佛在说,这小子还可以,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实力和能力都有,就是太客气了一点,不够直爽。

    这看nv婿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我在外头游历的时候也听说了。”恰西在这时候,转过头,俏丽英气的面庞上带着一丝羞涩含蓄,嫣然笑道。

    “尤其是在神诞日过后那几天,大街小巷上都在讨论凡长老您那些有趣的节目,早知道这样,我也回营地一趟就好了。”

    说到这里,她咬了咬嘴chun,一副颇为惋惜的样子,但随即释然笑道。

    “不过,经常能听到凡长老的消息真是太好了,这样就可以确认您平安无事了。”

    “谢谢。”

    对于恰西真诚流lu,发自内心的关心,我心里也颇为暖和,身边似乎很少像恰西这样的朋友,都是拉尔条子那般,没个正经的样子,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他们。

    “不过这可不公平,明明你知道我平安无事,我却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是否平安。”见恰西老实可爱的样子,我不禁笑着调侃了一句。

    “这个……这个……像我这样的小铁匠,怎么可能像凡长老……凡长老您一样,在暗黑大陆备受歌颂,随时可以听到情况。”

    大个子美nv顿时慌张起来,不知所措的把玩着手中杯子,有些羞涩,有些不安。

    本来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想到她竟然认真回答了,看到恰西的样子,我有些过意不去,便安慰起来。

    “安心安心,恰西以后一定也能成为名震大陆的铁匠,到处都可以听到你的传闻。”

    “真……真的可以吗?”

    恰西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虽然就算别人不说,她也会为此而努力下去,但有人能够认同,毕竟是一件欢欣喜悦的事情。

    “我看难。”

    我刚想回答,一旁的拉苏克大叔却抢先一步,双手抱x,以老前辈,资深人士的口wěn,做出评价。

    “谁不想有个继承人,能把自己的铁匠铺一代传一代传下去,但是我从一开始就反对你这么做,就是因为不看好你,以我哈洛加斯首屈一指铁匠的目光判断。”

    “就算父亲你这么说,我也会坚持下去,不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

    显然,这样的对话经常在这对父nv两之间发生,因此,我看到了恰西习以为常,不为所动的坚毅神sè。

    “为什么说恰西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铁匠呢?”我好奇不解的chā嘴问道。

    “很简单。”

    拉苏克伸出五根指头。

    “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铁匠,自身至少需要这五样东西,力量,耐心,技巧,天赋以及热情。”

    他十分惋惜的,将一根根手指放下去,留下最后一根,叹着气。

    “恰西后面四样都有,但是唯独力量不行,缺乏力量的铁匠,就像无法举起拳头的战士,无论其他条件有多优秀,都过不了这个关卡。”

    拉苏克不断摇着头,苦叹连连:“其实只要恰西有成为佣兵的天赋,就能通过历练升级提升力量,但是上帝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和恰西她妈,都哈洛加斯的优秀战士,唯独恰西,连成为佣兵的条件都不具备。”

    “瞧你这张嘴,说够了没有。”

    看到恰西一脸黯然的低下头,拉苏克大婶往粗枝大叶,不懂得察言观sè的拉苏克大叔后脑勺上狠狠来了一记,瞪眼说道。

    “没关系,父亲说的一点没错,母亲,这样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不会放弃的。”恰西咬了咬牙,重新抬起头,lu出笑容。

    “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笨nv儿呢?”拉苏克大婶怜爱的看着nv儿,偷偷地把眼角一抹。

    力量不足吗?

    我看了恰西一眼,在普通人看来,她已经足够高大,身材虽苗条修长,不似其他野蛮人那般肌rou一块块的凸起,但并不缺乏韧xing和爆发力。

    只是,这是身为人类的观点,在野蛮人眼里,她就像是莱娜于普通人的区别,纤细娇柔,缺乏大块肌rou支撑的身体,甚至可以用病弱来形容,仿佛风一吹就倒。

    “真是奇怪了,按道理来说,我拉苏克剩下的孩子,应该是高大健壮才对啊。”和我一样,拉苏克大叔也在对面百思不得其解的打量着自己的nv儿。

    看看他的个头,在野蛮人里也算是高个了,一块块肌rou,因为常年累月的锻炼,而像钢铁般坚硬无比。

    坐在他旁边的拉苏克大婶,也是高大结实,大雪天的却豪迈lu出来的双臂,被爆炸xing的肌rou所覆盖,足足有我大tui那么粗,我想,在野蛮人的审美观里,拉苏克大婶应该是难得一见的美nv了吧。

    而恰西……我只能说,真不像是这两个人生出来的孩子,拉苏克大叔大婶,你们确定恰西不是你们在某某湖畔上捡来的亚马逊nv婴?

    “反正我是不赞同你在铁匠这条路子走下去,乖乖去找个铁匠nv婿回来,好继承我的铁匠铺,才是最实在的事情。”

    拉苏克也没办法,如果有肌rouyào剂这种玩意,他就算卖血也要去几瓶回来给nv儿喝下去。

    “父亲,只有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同意”

    恰西虽然是乖nv儿,但也有自己的理想和坚持,哪怕是父亲也无法左右。

    “哼,不嫁铁匠也行,你看夸尔凯克怎么样,我去和他说说的话,看在我的面子上,他说不定会点头同意。”

    “夸尔凯克不是已经有两个妻子了吗?”拉苏克大婶在一旁chā嘴道。

    “那有什么,男人,只要有实力,娶多几个也是正常的事情,对吧,小子。”拉苏克大叔看着我说道。

    我:“……”

    这个……究竟是摇头好,还是点头好呢?摇头的话,自己家里那三个美娇妻以及贴身shinv,两位nv王殿下,还有一只野生小天狐,丝毫没有说服力啊hun蛋。

    点头的话,似乎又在把恰西往火坑里推,不仅仅是以为夸尔凯克有多少个妻子的问题,你想想看,那厮可是野蛮人族第一壮汉,目测差不多四五米高,而恰西只有两米出头,这根本就是人兽组合啊,拉苏克大叔,你的脑子真没问题?

    给我出了一个难题的拉苏克大叔,并没有等来回答,就遭到了恰西理所当然的拒绝,很好,看来恰西还算有常识。

    “夸尔凯克有什么不好,他可是我们野蛮人里公认的第一帅哥。”拉苏克大叔郁闷了,那眼神,分明就是一副“他能看上你就好了,哪轮得到你看不上他”的意思。

    第一帅哥……以夸尔凯克那攻城兽一样的体型,在野蛮人的审美观看来,的确是第一帅哥当之无愧。

    我额头上嗖嗖冒起了汗水,这个根本无法吐槽啊hun蛋。

    而且自己的存在好尴尬,讨论完全变成了拉苏克一家的家事,我一个外人身处其中,就像拿屁股搁在仙人掌上一样。

    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接受拉苏克大婶的邀请,就算继续mi路也好,总是能遇上一两个路人的,我后悔了。

    “好吧好吧,夸尔凯克不行就算了,真是的,他还不一定看得上你呢,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拉苏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至于为什么我会用【做出】这个字眼来形容呢?因为野蛮人不擅长表演,当然道格那厮除外,所以,我很容易就能看出拉苏克大叔是在演戏。

    嘴角带着笑意的表情,分明就是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这种发展,也就是说,刚才的对话,完全就是他,说不定还拉上了拉苏克大婶,这对夫fu默契的配合,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将自己乖巧老实的nv儿,牵着鼻子走,达到不可靠人的目的。

    究竟是什么目的?

    我开始有些不安起来,第六感发出了警报。

    “既然是这样的话,其实到是还有一个不错的选择。”

    拉苏克大婶也跟着一起附和,果然是和拉苏克大叔在唱红白脸吧,没错吧

    “咳咳,时间……”

    我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不可预知的yin谋,将自己笼罩起来,于是咳嗽几声,站起来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哦,我果然没看错你,小子,你想的也是和我一样吧。”拉苏克眼疾手快,立刻将将他的大掌往我肩膀上一拍。

    他说的话,配合上我站起来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我在顺着他的意思主动请缨要干什么一样。

    “nv儿呀,我看凡长老也不错吧。”

    回过头,拉苏克眯着牛一样的大眼,看着自己的nv儿,大婶也在一旁拼命点头。

    我说你这大叔,怎么怕自己的nv儿嫁不出去似的,拼了命往外推呢?其实只要恰西愿意的话,愿意娶他的男人还是能排出几条大街去的,二米出头的个子虽然有点高,但是在暗黑大陆,和她持平,甚至比她要高的人类男xing,其实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而且以恰西的美丽,就算是矮她一点点的男人,舍弃那点小小的自尊心,也是会愿意去排队的,当然我就算了。

    “咦……咦咦?”

    恰西愣了半晌,然后傻傻的发出一声惊疑,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她那恨不得立刻将她嫁出去的父亲母亲,竟然会把最后的矛头指向我,不,应该说,其实他们一开始就已经把矛头对着我了,只不过现在才lu出来罢了。

    “凡长老哟,不是我自夸,我这nv儿恰西呀,xing格温顺,乖巧听话,x大屁股大,绝对好生养,除了比较mi恋当一名铁匠这个缺点以外,真的找不到一点儿máo病,而且我知道,恰西在野蛮人眼里看来,小胳膊小身板的,实在入不了眼,但在你们人类的眼中,却是不可多得的大美人,怎么样,不错吧。”

    拉苏克大叔干脆绕过桌子,凑上来,如同推销狗皮yào膏的小贩一样,一边搂着恰西的肩膀,一边搂着我的肩膀,卖力吆喝道。

    “这个……拉苏克大叔,请不要擅自捏造事实,我和恰西只是朋友。”

    我擦了一额头的冷汗,这完全就是强制推销啊有木有。

    “没……没错,父亲,你怎么能这样,会让凡长老为难的。”顺着我的话,恰西也连忙点头。

    “没说不愿意是吧,这孩子,终于没说不愿意了。”

    就在这时,拉苏克大叔突然狠狠一拍大tui,和大婶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好小子,干的不错,我给恰西介绍了那么多对象,她的回答都是三个字,不愿意,唯独你没有这样说。”

    “我觉得是因为在我面前,恰西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罢了。”这是人之常情啊拉苏克大叔,要谁都这么直截了当,就不会有好人卡存在了。

    “胡说,以前我也是直接将人带到她面前,不是照样当着面这样说不愿意。”拉苏克瞪了我一眼,又欣慰的拍了拍nv儿的肩膀,一副“父亲我终于可以含笑九泉”的表情。

    我:“……”

    恰西啊,你该练一练好人卡技能了,被当着面拒绝的男人伤不起啊。

    “够了,父亲”

    随着恰西满脸通红,忍无可忍的尖叫的是,她将手中的杯子,狠狠砸在了拉苏克大叔的脸上。

    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杯子应该是拉苏克大叔或是恰西自己锻造出来的,也是啊,因为是铁匠嘛,自己能动手何必huā钱去买,而且亲手做也更有意义些。

    也就是说,虽然杯柄部分包了木头,让手握上去不至于那么冷,但是整个杯子,以这三四十斤的重量判断,毫无疑问是铁做成的,而且不是普通的铁,应该是jing炼过的,一般用来做装备用的基础材料。

    说了那么多,我其实只想表达一句话,那就是拉苏克大叔这座【钢铁堡垒】,在一杯子砸下去以后,缓缓倒下去了。

    “凡长老,我们走。”

    瞬间ko了父亲的恰西,气犹未消,拉着我的手,就在拉苏克大婶意味深长,来日方长的笑容目送中离去。

    “抱歉,凡长老,父亲对您说了那样的话。”

    外面的风雪依旧,不过有了恰西在身边,我这个mi路人士心里踏实了很多,依然下意识拉着我的手,也传来了她那格外温暖的体温。

    “没关系没关系,不过恰西,我能看出来,大叔大婶的确是在担心你,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可以考虑一下?”

    我试探着问道,如果有的话,那我也可以偷偷告诉拉苏克大叔,这样一来,拉苏克大叔大婶,也该对自己死心了,不会再用看nv婿一样让我浑身不舒服的审视目光招待我。

    “没有,在成为一名优秀的铁匠之前,我不想考虑这些。”恰西坚定的摇了摇头,拉着我的手下意识握紧,似在显示着她的决心。

    “原来是这样,看来你也够呛的,对了,和我说说在游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吧。”我哈哈一笑,把话题转移了过去。

    恰西真的很喜欢铁匠这份职业,从她口中听到的有趣事情,几乎件件离不开锻造,每当提起的时候,带着羞涩笑容的眼睛,就会闪闪发光,很少见一个人,对一份职业如此的狂热。

    身为朋友,我也想帮帮恰西,解决她力气不足的缺陷,不过暂时还没想到办法,话说回来,矮人族那么小的个头,竟然蕴含如此庞大的力量,我是不是该去请教一下穆矮冬瓜,他们矮人那一身和个头完全不成比例的蛮力,是怎么锻炼而来的呢?

    “对了,凡长老,为什么……你会突然来我家,老实说看到你的时候,我实在太意外了。”

    边走边聊,恰西似乎也看出来我对铁匠并不热衷,于是善解人意的停下了话题,突然这样问道。

    我一愣,脚步停了下去。

    “啊……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并不是不欢迎您的意思,相反,能和您相遇真的很高兴,只是……只是有点意外而已,如果不方便告诉的话那就算了。”

    见我愣愣的样子,恰西以为我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道。

    “不,我怎么会误会呢,应该感谢你才对,你这样一问,我突然想起来了要紧的事情。”

    因为拉苏克大叔大婶的一番轰炸,导致我措手不及,晕头转向,连和阿尔托莉雅汇合的事情都忘记了,如果不是恰西提醒的话,我还傻乎乎的不知道要去哪里呢。

    “咦有要紧的事情?一定是重要的任务吧,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因为我们的任xing,竟然làng费了您的宝贵时间。”

    恰西一听更是吓坏了,生怕她的父母的热情挽留,耽误了联盟的大事,便连连向我鞠躬道歉起来。

    “不碍事,真的不碍事,我说恰西,认识你那么久了,说话还老那么见外,旁人看都不像是朋友。”

    我不禁有些头疼,虽然可以感觉得到,恰西是真心将我当成了好朋友,但是语气举止之间,却依然充满了尊敬和客气。

    当然,像马拉格比那些家伙一样也不好,刚认识的时候,还对我这个联盟长老心存几分敬畏,现在则是完全把我当傻蛋看了。

    “因为凡长老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朋友。”恰西腼腆一笑,有些不安的看着我。

    “我觉得和凡长老这样相处很愉快,难道说……凡长老不喜欢?”

    “不,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好的话,就这么办吧。”

    我罢了罢手,人与人有各种相处的方式,就比如说我平时没事老欺负菲妮,并不代表我不把她当表妹,比如说维拉丝叫我大人,看样子是想叫上一辈子了,这也并不代表她不是我的妻子,没错吧。

    “谢……谢谢,太好了,要是突然让我换一种态度口wěn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好。”恰西松了一口气,拍着她那对吸引眼球的硕大高耸**道。

    “对了对了,差点又忘记了,恰西,能告诉我马拉nǎinǎi的住处在哪个方向吗?我不认得路。”

    突然想起和阿尔托莉雅汇合的事情,我连忙说道,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在焦急的等着我了。

    “马拉nǎinǎi的住处,有点远,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在第三个路口……我还是亲自带您去吧。”

    生怕耽误我的大事,恰西连忙回答起来,但是刚说了一般,突然lu出【想起来了一件重要事情】的表情,微妙的一顿,改口道。

    虽然不知道恰西想起了什么,但总觉得有些不爽。

    在恰西的带路下,很快,风雪之中,马拉那座高楼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

    “到这里就行了,谢谢你,恰西,帮了大忙。”

    “哪里,是我们给凡长老添麻烦了才是。”恰西连忙鞠了一躬,羞涩腼腆的笑着。

    大概是因为出生在有着奇特审美观的野蛮人一族里,潜意识总是有一股【自己长得很丑】的想法,再加上缺乏作为铁匠的力量方面的资质,恰西总是给人一种缺乏自信,在别人面前低人一头的感觉,所以就算把我当成朋友,口wěn也是一直那么尊敬客气,笑容十分的含蓄,腼腆,害羞,给人一种楚楚柔弱的感觉。

    当然,也并不全是坏处,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想法,促使了她更加坚强,更加努力,更加积极的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对了,刚才也说了,以后记得给我写信报平安,不然的话,只有你知道我平安,太不公平了。”

    “这……这个……除了父亲母亲以外,我还从来没有给别人写过……该怎么写……”

    恰西低着头,害羞扭捏的说道,本以为高个子美nv做出这副娇羞姿态,一定很不搭配,但是出奇的,我却被恰西现在的样子萌了一下。

    “不用想太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的话,写上平安二字就行了。”我不由的微微一笑。

    “咦……这样真的可以吗?”

    “嗯,就这么写吧,每月都得写一封,当做是惩罚,等什么时候成了厉害的铁匠,能在酒吧里听到你的消息,那时候才能停下来。”

    “这……这算什么惩罚啊。”恰西抿嘴一笑,眼睛亮晶晶的。

    “就这么约定了。”

    “嗯,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辜负凡长老的期待,总有一天能够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优秀铁匠。”

    “这可不行,得更厉害才行。”

    微笑着,彼此的手心轻轻一拍,算是约定下来了。

    ……

    久久目送着那道身影,消失在大雪之中,恰西依然没有回头,愣愣看着自己的手心。

    【用这样的办法鼓励我,凡长老……真是好人。】

    【或许父亲这次的选择没错,如果是凡长老的话……只不过凡长老可是堂堂的联盟长老,大英雄,救世主,,自己只是一个没能力没天赋的小铁匠罢了,能把自己当成朋友就已经屈尊了,自己又何德何能。】

    恰西叹了口气,接着微微一笑。

    【这些事情,以及凡长老,对自己来说都太遥远了,现在,只需要坚定的去做一件事,那就是成为优秀的铁匠,为了梦想,同时也不想辜负凡长老的鼓励,一心一意的去努力,绝不能分心。】

    深深朝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鞠了一躬,恰西转身离开,狂暴的大雪,越发衬托出了她眼睛里那份外柔内刚的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