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回到家()的感觉就是好啊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回到家的感觉就是好啊

    “那个……”

    “怎么,你就那么想见老马那几个家伙,那么想见干脆去娶他们算了。”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狐狸一记瞪眼打断了。

    “不见,不见,我就跟着你,哪也不去,然后把你娶回去,是这样吧。”

    虽然这话听着基情十足,但也有一丝破绽在里面,我立刻厚着脸皮,蹭鼻子上脸道。

    这只傲娇的小天狐,究竟什么时候才肯过我吴氏家门啊。

    “你这坏蛋想的到美,还早一百年呢。”

    似乎也注意到话里的歧义,小狐狸俏脸一红,朝我恶狠狠的吐着香舌,分明就是一副【仆人也想以下犯上亵渎主人】的意思。

    按照这个意思的话,其实都已经亵渎过了……

    我眨巴着眼,无辜的看着对方。

    大概是被我可怜兮兮的眼光,盯的实在有点受不住了,她脸色红了红,接着又颇为酸溜溜的道。

    “哼,反正你这坏蛋都已经有三个妻子了,本天狐才不凑这个热闹,去,去,去。”

    像是驱赶露出可怜目光乞食的小狗一般,摆着小手,另外一只手却把我的胳膊搂得更紧,娇躯都快挂上来了。

    “别怪我没提醒你,等我什么时候心血来潮,把小幽灵哄乖了娶过门,你就只能排第五了。”我拿出杀手锏,在这只小天狐暖暖的狐耳边上呵气道。

    果然,听我这么一说,她那狐狸尾巴上的柔软绒毛,顿时像受到惊吓的猫一样根根竖起。

    不是排第几的问题,但是唯独不能排在小幽灵的后面。

    “哼……哼哼,可笑,本天狐就是不嫁给你,哪来的什么第五第六,也不会排在那个发光体的后面,休……休想拿这种话来恐吓我。”

    依然嘴硬傲娇的哼着,但是语气已经明显动摇了。

    “也是啊……”

    目光偷偷瞄到屁股后面,那条不安的甩来甩去的狐狸尾巴,我抿嘴偷笑起来。

    “我们的天狐殿下心胸宽广,就算到时候,被小幽灵嘲笑是【野花】也不会放在心上,是吧。”

    “呜”

    一箭正中心脏,光听小狐狸忍不住发出来的悲鸣就知道了。

    “你这坏蛋,是诚心的吧。”用有些泪汪汪,有些险恶的目光,直直盯着我。

    “哪里,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以你的聪明,不难想象到吧。”

    “……”

    “……”

    “不许娶那只幽灵。”小狐狸赌气了。

    “这个……”

    “至少,一定得在我后面。”

    “也就是说……”

    “啊啊——我不管了,反正就是这样,傻蛋傻蛋傻蛋”干脆耍赖了。

    “不,就算你这么说,小幽灵也一定不想落到你后面,到时候我也很为难啊。”

    “是男人的话就给我想个办法解决。”

    “不……就算是男人,也有做不到的时候。”

    你想想看,总不可能让男人去怀孕对吧,当然这个问题对于小腐女阿琉斯来说,非常具有研究价值和意义。

    “那就两个都不嫁好了,哼。”

    “咦,没有两个一起娶的选择吗?。”我大吃一惊。

    想想,若是小狐狸和小幽灵一起入门的话,穿上漂漂亮亮的婚纱,站在自己左右两边,一起缓缓步入教堂,在钟声的祝福下,亲吻这两个小圣女,给她们戴上戒指,那该是多么美丽,对自己来说多么幸福的景象啊。

    当然,就算真的发生这样的好事,恐怕走在红地毯上,这两个宿命中的天敌也有可能会将利落的婚纱长裙一绑,然后大打出手。

    还是走正常向路线好了。

    “才不会便宜你这个坏蛋呢”小狐狸的反应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而且还更加生气了。

    “要本天狐和那只发光体一起?做梦”

    原来吐槽的是这个啊,话说,原本的话题微妙变了吧,由原本的不愿意嫁,变成了排顺序嫁,到现在的绝不一起嫁。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话说着说着,我发现迷路了。

    哈洛加斯城里住着近十万数量的野蛮人,街道宽敞,北方寒冬的野蛮人式建筑,就算是城里的通径小道,也有五六米宽敞,那些高高垒砌的石头屋子,更是跟堡垒一样,不但宽大,而且一层就有普通房屋的三层那么高。

    说了那么多,我其实想说的是,哈洛加斯城很大,不比营地小多少,当然,指的是新区建设以前的营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虽然数次经过哈洛加斯,但是真正在这里逗留过,也就是结盟狐人狼人两族的那一次吧。

    换言之,我根本不识路,现在在哪里,等会该怎么去马拉奶奶那里和阿尔托莉雅汇集?这只小狐狸该不会就是想把我给拐走吧。

    “废话那么多干嘛,跟着来就是了。”小狐狸的眼睛有些慌乱的转了几圈,就凶巴巴的瞪了我一眼。

    该不会……

    “该不会……其实你也没有计划吧。”

    想想也是,阿尔托莉雅要拜访马拉的行动,是突然的,根本不可能提前预知,也就是说,小狐狸也是随机应变,乘势将我从阿尔托莉雅之手【拐】了过来,哪可能有什么打算。

    “怎么,跟本天狐一起散步就那么不愿意吗?区区仆人,要求还真是多呢。”小狐狸自知理亏,干脆就半撒娇半耍赖起来了。

    “没有,只是这天气……”我抬头眯起眼睛,看着迎面刮过来的鹅毛大雪,悲催的泪水不自觉涌上了眼眶之中。

    那个……小雪怡情,大雪感冒啊,就连最不怕冷的野蛮人,你看在大道上,也看不到几个经过,说白了,不是傻蛋,谁会没事选择在这种时候出门散步。

    “很冷?”小狐狸瞄了我一眼,似乎意有所指。

    “有点。”我觉得我是个老实人,就如实的点了点头。

    “哼,不戴围巾,冷死你这坏蛋。”小狐狸生气了。

    这和不戴围巾有什么关系,就算要说,也得说“衣服不穿厚一点”这样吧,难道说这个围巾是关键的flag点?

    围巾?

    我想起来了,嗯,小狐狸给我织的围巾。

    每年狐人的尾巴都会换毛,狐人女性会用这些脱落下来的绒毛,做成点什么小玩意,送给心上人。

    想想看,一根根肉眼都难以察觉的绒毛,最难的事情,是如何把它们做成毛线,得花多少心思时间和耐心,才能做到,大部分狐人女性都在卡在了这一关,然后一年脱落下来的绒毛,做成毛线以后,最多也就够织半个手套。

    由此可见小狐狸这一条围巾的分量,是如何情深意重。

    “那条围巾太贵重了,我可舍不得戴。”我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道。

    “傻蛋,围巾本来就是用来戴的,不戴上去还有什么用。”

    听我这么说,小狐狸心情好了一点,但还是希望我能够戴上去。

    “见不到你的时候,拿出来闻闻就好了。”

    这样一说的话,我突然想起,在收集水晶碎片任务的路途中,那个黄段子侍女也用了各种理由,贪污了我好几套斗篷,至今未还,莫非也是……

    “你在说什么啊,变态,色狼”小狐狸顿时娇羞起来。

    我也羞涩了,也想骂那个傻蛋黄段子侍女是变态色女,然后将她搂起来亲个够。

    “哼,没办法,就这点小雪,就熬不住了,真是个靠不住的仆人。”这样傲娇的说着,她加快了脚步,似乎想好了要去哪里。

    “要去酒吧吗?。”我现在非常想喝杯热呼呼的果汁。“去那里干什么,万一碰上马拉格比他们该怎么办?”小狐狸莫名的看着我。

    我:“……”

    虽然听起来是个很矛盾,她本来不就是想找马拉格比他们吗?但是出奇的,我却找不到任何语言吐槽。

    所以老马,库克,白狼,你们节哀吧,女生外向是世间的永恒定律。

    带着我弯弯拐拐,最后竟然出了哈洛加斯城。

    “这……这是要去哪里?”

    我震惊了,难道说这只小天狐手痒了,想带上我出去虐几只怪?

    “回家。”

    “回家坐传送阵啊。”

    我快要哭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哈洛加斯的主传送阵,已经和狐人族驻地的传送阵连接上了,当初可多亏了这样,才能在当众吻了小狐狸以后,于无数抓狂的狐人男性中逃脱一命。

    “坐传送阵就要被发现了。”

    “回个家还怕发现啊。”

    “你是傻蛋吗?。”

    “抱……抱歉。”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总觉得是自己错了,所以我老老实实的道了歉。

    以普通冒险者的速度,从哈洛加斯城到狐人族驻地,也得将近一个白天的时间,不过小狐狸的速度可不是吃素的,我的月狼变身更是不慢,全力赶路下,只消片刻就看到了狐人族驻地的影子。

    “跟我来。”

    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身为狐人族圣女,小狐狸对于这里的守卫力量,自然是清楚无比,绕过好几队巡逻士兵后,便如愿的回到了她的帐篷里面。

    “终于……回来了。”

    伸了一个懒腰,舒展着她那玲珑美好的身段,小狐狸发出满足叹息,不断巡视着里面每一件她熟悉无比,刻满了她的气味的摆设。

    走了许久,帐篷内面有些冷清,似乎处处充斥着寒风,我打了一个哆嗦,就想点燃炉火。

    “不行,我们可是悄悄回来的。”

    小狐狸指了指天顶上的烟囱,要是生火的话,立刻就会被人知道帐篷里面有人了。

    无奈之下,我们两个依偎着,小偷小摸的用身上带着的肉干煮了点热汤,赶紧喝掉,狐人的鼻子灵敏的很。

    “明明是自己的家,这样偷偷摸摸的,似乎也挺有意思的样子,不是吗?。”

    一碗热汤,似乎也融化了小狐狸内心的傲娇壁垒,她满足笑着,用水汪汪的妩媚动人眼睛看着我,询问道。

    “家花不如野花香的感觉?”我想了想,找到一个比较合适解释这种心情的俗语。

    结果被小狐狸生气的拧了一下,瞧自己这张口无遮拦的嘴巴,快要赶上马拉格比了。

    身子暖和了下来,看到小狐狸舒服的眯着眼睛,依偎在自己的肩膀上,很满足于现状的样子,我有点不安分起来了。

    “做……做什么?”小狐狸俏脸唰一下通红起来,睁开眼睛坐起来,警惕的看着我。

    “做点更加暖和的事情。”

    将她重新搂怀里,咬着耳朵呵气道。

    “不……不行,绝对不行,这里可是……这里可是……”

    怀里的小天狐,慌张的挣扎起来。

    “营地的狐人族驻地,那个房间也会一直留给你,但还是家里的感觉好一些,不是吗?。”

    感觉怀里的挣扎微弱了一点,我顺势吻了上去。

    早就想在小狐狸的香闺里试一试了,嗯,这或许就是名为【吴凡的野望】之一吧。

    片刻之后,将已经全身瘫软的小狐狸抱起,放在床上,我促狭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抱歉,不能开隔音结界哦,细微的魔法波动,很有可能会被路过的巡逻士兵发现。”

    “咦……咦咦?”勉强保留下来的一丝清醒,让小狐狸发出惊讶呼声。

    “所以说,任何声音……必须忍住。”

    说完,不待小狐狸反应过来,就将棉被一拉,将自己,以及身下小狐狸的娇躯,完全盖了起来。

    不一会儿,隔着棉被传出了强忍着什么的,呜呜不断微弱声音。

    ……

    这样欺负那只小狐狸,以后该不会遭到报复吧。

    偷偷从帐篷里面溜出来,循着潜入时的路线,一边警惕的躲开前方路过的巡逻士兵,一边蹲在角落里,心里想道。

    害怕从外面经过的巡逻士兵听到动静,而不得不忍住的小狐狸,真是分外的可爱……和敏感啊。

    而且强烈的羞耻心,也完全抑制了她在情动极致的时候,变身天狐的冲动。

    所以说这一场胜利,小狐狸败北的比第一夜那次更快,是一场,也是第一场自己的完胜。

    说不定我已经找到了对付这只小天狐的办法。

    唯一担心的是事后报复,想到离开时,小狐狸那在快感中,双目失神的香艳yin靡姿态,意犹未尽的同时,我也不禁缩起了脖子。

    话说回来,循着原来的路线离开狐人族,没有问题吧。

    就像迷宫一样,从入口到出口,再从出口回到入口,只要按照来时的路线,就一定没问题。

    “很好,就这么一口气……”

    “一口气干什么呢?”迷之声音在耳边响起。

    “当然是一口气离开了。”我顺势回答道,反应过来才觉得不妙。

    不知何时,天空暗了下来,我微颤颤的抬起头,便看到了完全将头顶上空的光线挡住的十几张狐人士兵的笑脸。

    带着杀意的笑脸。

    “哟……哟,大家辛苦了。”

    感觉蹲在角落的身体,在十多道锐利目光下,越发的缩小,我强扯起笑容,打了一声招呼。

    “不辛苦,尤其是在看到长老阁下的时候,所有的辛苦……”

    领头的狐人士兵面带笑容,声音蹲了一顿,不约而同的,数十声整齐一致的兵器喀嚓响声连在一起发出。

    “所有的辛苦,都化为了对长老阁下您的热情欢送。”

    是想送我去三途河把你们这些混蛋

    我心里怒吼一声,但是对面十几把晃眼的长枪,却让我立刻怂了下来。

    “有话好说。”

    “好说个屁,偷偷溜进来,又想勾引露西亚大人是吧。”

    瞬间扯破了伪善的笑容,这些狐人士兵,犹如一个个在情人节那天的魔法师般,抓狂起来。

    “等等,露西亚不在啊。”我突然想起了偷偷溜进来的设定。

    “要是在的话,岂不是被你得逞了?”狐人士兵们更加愤怒了,手中的长枪唰一声齐齐指过来。

    “我什么都没做,你们不能这样。”我理直气壮的口胡喊冤道。

    刚刚【做】了你们的天狐殿下我会说出来?

    “要是做了那还了得?”

    这些羡慕嫉妒恨的狐人士兵,已经完全无法用语言和他们沟通了。

    “我可是天狐勇士。”我突然又想起了一个设定。

    “天狐烈士不是更加能打动人吗?。”这些狐人战士一脸的狞笑。

    “啊,露西亚快来救我”

    “什么?”单纯的狐人士兵们立刻回过头去。

    就是现在。

    “抓住那家伙”

    “不要让他逃了。”

    “这次一定要让露西亚殿下彻底拜托那个死后宫男的魔爪”

    一瞬间,整个狐人族沸腾起来了……

    感谢蔚蓝【哔】天童鞋的打赏。

    话说那个奇怪的符号小七不会打所以用【哔】来代替,这种细节就不要理会了,总之非常感谢的说,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