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复活药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复活药

    一大清早,阿卡拉就呼吸着新鲜的晨雾,在小黑店的周围空地上散起步来。

    人一老了,睡眠的时间就会慢慢减少,最近才感觉到这个无奈事实的联盟大长老,开始有意识的增加了散步时间,能多活几年也好,看看这把老骨头,还能发挥出什么样的余热,阿卡拉这么想着。

    今天早上刚刚起床,眼皮就在跳,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样子,换做是别人或许会不以为意,说不定只是哪根神经睡抽了,但阿卡拉是谁,大预言师。

    不是十分紧急的预感,阿卡拉也就没有劳神费力,只在外面的小空地一边散步,一边等待着什么。

    片刻之后,她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望着通往小黑店帐门口的碎道,那被晨雾迷蒙的远方,似乎有人在她耳边低语了什么的样子,她做出一副倾听的模样,然后微微困惑起来。

    不一会儿,维拉丝的身影就破开晨雾,出现在小道尽头,紧接着一个瞬移,到了阿卡拉面前。

    “哎哟哟,我们的小歌姬,一大早匆匆忙忙的赶过来,莫非发生了什么事?要是【再也不想离开大人了所以请让我一起跟着去第二世界吧】这样的请求,我可不会答应哦。”

    见维拉丝小狗一样气喘吁吁的娇憨模样,阿卡拉也忍不住调笑起来了。

    换做平时,这一句话,就足够维拉丝脸红耳赤,额头冒烟,半天说不出话来了,不过现在,她可顾不了那么多,嘴巴微张,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龙魂草的出现实在太诡异,出乎意料了,以致维拉丝自己现在还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现实。

    见维拉丝支支吾吾,比手画脚,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样子,阿卡拉也不禁头疼的笑了笑。

    这慌乱无章的手势究竟想表达什么,别当预言师万能啊喂。

    维拉丝越是急,越是无法好好表达,好再,她比某人好多了,总归有正常人以上的智商,突然一拍手心,二话不说就从物品栏里取出什么,伸到阿卡拉面前。

    “这……这是……”

    原本还面带着淡定余裕笑容的阿卡拉,在那七色的光芒晃目中,也不禁脸色大变,失声说道。

    “龙魂草”

    “你说什么,是真的吗?。”

    片刻之后,阿卡拉的小黑店里面,凯恩掀开帐门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一双猎人般闪闪发亮的眼睛,在四周寻索起来。

    “瞧你,都一把年纪了,还如此冒失。”

    已经从龙魂草的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的阿卡拉,一边喝着清神水,一边温吞吞的说道,似乎完全忘记了她刚刚见到龙魂草的时候,也不见得比现在的凯恩好多少。

    “老毛病犯了,你也知道,这是传说之中的东西,我们学者,对传说这两个字的抵抗力最低。”

    凯恩哈哈一笑,整理了身上灰色的袍子,重新露出古井不波的大学者风范,大步跨了进来,目光最后落到桌子上那几株散发着七彩光芒的草上,凯恩大学者立刻又不怎么淡定了。

    不一会儿,法拉也来了。

    最后,琳娅和莱娜也携手而至。

    “抱歉,一时着急,忘记通知你们了。”维拉丝啊呜一声,抱歉的低下头。

    “要是我的话,也会和维拉丝一样哦。”琳娅笑眨着明媚双目。

    “这就是所谓的爱夫心切吗?。”

    莱娜也抿嘴笑了起来,琳娅到是没什么,维拉丝却被臊了个大红脸,羞的恨不得缩到角落里头去。

    很快,六人齐齐坐定,法拉和凯恩各自拿去一株七色草鉴定起来,片刻之后,两个老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将手中的七色草放下,虽然没表示什么,但是那微微颤抖的老手,却已经暴露出了他们内心的激动。

    维拉丝三个女孩紧紧盯着法拉和凯恩,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小拳头不自觉的握了起来,是与不是,点头或是摇头,对她们来说就是天堂和地狱。

    虽然三个女孩连莉莉斯——也就是丈夫(哥哥)口中的小黑炭,究竟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但是听过莉莉斯的可怜经历,以及爱屋及乌的情况下,她们早就把莉莉斯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此时自然是分外的紧张。

    “无法完全确定。”法拉微微眯着眼睛。

    “毕竟龙魂草是传说之中的东西,七片草叶,七色光芒的特征,以及大小形状,虽然和书里描写的一模一样,但毕竟谁也没见过,谁也无法保证书里写的一定就是对的。”

    这两个死对头,在这种时候却是配合的分外默契,将三个女孩的心都吊了起来。

    “但是……”

    相视一眼,由凯恩抚着胡子,笑呵呵的说道。

    “根据我们两个,从大量的史载文献里一一对照,虽然无法完全肯定,却有九成把握肯定,这应该就是龙魂草。”

    最后,五双目光齐齐落到阿卡拉身上。

    只见这位一身黑色朴素修女着装的老人,正合着双眼,似在沉思什么。

    片刻之后,她抬起头,面带笑容。

    “虽然老婆子我也无法保证,但是,我倾听到了未来,有喜悦和生机勃勃的音符在雀跃。”

    “太好了”

    维拉丝,琳娅和莱娜喜不自禁,三双小手,激动的紧紧握在了一起。

    有法拉和凯恩的九成保证,再有身为大预言师的阿卡拉发话,这几株七色草的身份,已经无需置疑了。

    “对……对了,要立刻告诉大人才行。”

    维拉丝不愧是主人最忠诚的小狗狗,激动之情稍稍冷却下来,立刻就惦记着给远方的丈夫报喜讯了。

    “不着急。”

    阿卡拉笑着摇了摇头,在三个女孩困惑的注视下,缓缓解释道。

    “龙魂草的确有起死回生之效,但并不是直接服用就行了。”

    “没错,必须做成药剂,龙魂草只是其中一味主药。”法拉也附和说道。

    “那其他……”女孩们立刻紧张起来。

    人老成精的凯恩自然知道对方担心什么,呵呵一笑,解释道。

    “放心吧,虽然需要的配药数量不少,但是对于联盟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关键是龙魂草。”

    “不过,有几味需要用到的草药,极其冷门,准备时间大概要花上一些。”法拉进入了研究狂人模式,死盯着那几株龙魂草喃喃说道。

    “所以说现在不用着急着通知吴,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和阿尔托莉雅在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了,告诉他的话,可能会让他在接下来的任务中,心神无法完全集中。”

    “那还是不要告诉了。”

    想到丈夫曾经说过,他和阿尔托莉雅要面临亚瑟王的考验,维拉丝立刻把头摇了起来,生怕真的因此打扰到了心上人,而导致出现可怕的后果。

    琳娅和莱娜相视一眼,也点了点头。

    等丈夫(哥哥)完成任务回来以后,再给他一个惊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事不宜迟,法拉,你那边的研究工作先放一下,把复活药先做出来吧。”眼看意见意见达成一致,阿卡拉站起来,对法拉那边吩咐道。

    其实不用她吩咐,看法拉死死盯着龙魂草的样子,也知道他已经完全被吸引住了,就算不让他参与也不行。

    就算是这样,维拉丝她们也投过去了感激的目光。

    几个女孩可是知道,法师公会里还有许多像远程魔法传送阵那样的重大研究,等着去挖掘开发,阿卡拉却能在这个时候,为了她们的丈夫(哥哥),为了莉莉斯,而将身为主力的法拉抽调出来,这种待遇,已经完全是救世主级别——倾一族之力,一切以某个人为中心而运转了。

    “警告你,龙魂草就这么几株,可不要搞砸了。”见法拉被勾了魂的样子,阿卡拉不由瞪眼警告道。

    “放心,放心,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们舍得,我还舍不得呢。”法拉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拼命点头。

    “不过……听说莉莉斯……和十二骑士之一的洁露卡,关系也不浅吧,听说当时……咳咳,而且臭小子现在也是精灵族的亲王,所以说……嘿嘿~~”

    法拉的贼眼开始乱转起来,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馊主意了。

    “有话快点说”阿卡拉没好气的喝斥道。

    “我说,我说就是了,我的意思是,虽然配药由我们联盟去收集也没什么大问题,但毕竟数量不少,如果莉莉斯和精灵族有关系的话,不是也可以顺便拜托她们帮个忙吗?以精灵族的能力和资源,应该会比我们更加容易弄到手吧。”

    法拉带着一脸我有阴谋的样子,用怂恿的口气对阿卡拉说道。

    的确,不单是精灵族的药师要比联盟出色很多,位于库拉斯特的她们,有着天然的森林宝库,采集草药也更加容易,放着这个资源不利用,实在有点可惜。

    不过,你当阿卡拉是第一天认识法拉吗?如果仅仅是因为麻烦一点,而值得法拉如此绕一个大圈子,去要求精灵族帮忙,那他也配不上叫罗格第一吝啬的外号了。

    “说吧,在打什么注意。”阿卡拉没好气的将拐杖一顿。

    “咳咳,顺带,真的是顺带和大家说说,你们想想看,这龙魂草啊,是传说之中的东西,那留下来的配方就更是传说了,也不一定准确,如果有大量的资料做为参考比较,就可以完全将配方确定下来,不会出现差错,听说精灵族那边有不少这样的【资料】……咳咳,当然,我们也无任欢迎精灵族的药师们加入这次研究,一起共同探讨,共同进步。”

    法拉先是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但是随着内心的小九九暴露出来,表情也变得猥琐和贪婪起来了。

    说白了,这吝啬老头就是想弄点精灵族的资料,平时不好开口,现在有机会了,那张求知若渴的嘴巴,哪能不变成狮子。

    “你这老头……”

    阿卡拉无奈的摇起了头,但法拉的要求并不过分,而且符合联盟的利益,她想了想后,道。

    “算了,这件事就由我这个老婆子,扯下脸皮去和莱曼长老说说吧,能满足你的,都尽量满足你,只是记得了,要是陪了那么大的脸面,你还是搞砸的话……”

    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直把法拉看的额头冒汗,小鸡啄米似的点起了头。

    “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见法拉老实下来,阿卡拉才笑呵呵的回过头,看向三个女孩。

    “阿卡拉奶奶都已经安排妥当,我们没什么好补充的了。”

    “啊对了”这时候,琳娅突然惊呼一声。

    “我和莱娜也是听到有士兵传令,才匆匆赶来,当时并没有说是什么事,在家里的莎拉妹妹,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那快点回去告诉她吧。”

    维拉丝也坐不住了,虽说莎拉不会介意,但是大家都知道了消息,唯独把她一个人落下,这怎么可以。

    离开的时候,三个女孩转过身,朝法拉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吴这臭小子,还真是福星高照。”

    看着维拉丝她们离去的身影,法拉笑着摇起了头。

    不知道是在说这几株突然出现的龙魂草,还是指有这几个贤惠的妻子。

    “阿卡拉,我还是不放心这老家伙,毕竟龙魂草就这么几株,要是失败,那大家都没脸见吴了,所以有必要监督一下。”

    凯恩捏着胡子,细眯着睿智沉着的双目,突然这样说道。

    “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就是不让你这老东西亲眼见证复活药问世”法拉狠狠呸了一口,正事完了,这对老对头又开始折腾起来。

    “随你的便,我只求结果。”

    这样最后说了一句,阿卡拉笑眯眯的目送着两个老头打闹离开,心里开始寻思起来。

    向精灵族求助吗?

    为了提高复活药的成功概率,拜托一下精灵族帮忙也是有必要的。

    自己可是将预言师的管理,倾囊相授给阿尔托了,虽然是身为阿尔托的丈夫的吴的私人拜托,但无论怎么说,私底下也是一份巨大的人情,到不用担心精灵族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

    再说,对于传说的复活药,想必精灵族那些狂热的药师们,热情不会比法拉小吧。

    所以说,到时候是谁拜托谁,要不要用到人情,还是两回事呢,得斟酌一下说法才行。

    想着想着,阿卡拉微微笑了起来。

    既然雅兰德兰老师耍了一记小阳谋,也就别怪我也这么做了。

    对于这两关系亲密的师徒来说,私底下人情什么的,只要不上升到族与族的高度,其实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是与人斗,其乐无穷罢了。

    说白了,其实雅兰德兰和阿卡拉,这两位暗黑大陆最德高望重的领导者,也是有血有肉的活人,也会有老顽童的一面。

    一边想着,阿卡拉轻点拐杖,迈着沉稳而迅速的脚步,向精灵族的驻地方向走去。

    最好是莱曼长老不在,只有贝雅小公主的话,就更加好办了,说不定还能给雅兰德兰老师一点其他意外的【惊喜】呢,阿卡拉无不狡黠的这样想到……

    另外一边,时间追溯到昨天早上。

    四人带着不同的目的,在传送站外分成了两个小队。

    阿尔托莉雅和洁露卡去见马拉奶奶,我和小狐狸则是去找马拉格比三人。

    “哈欠————”

    身后阿尔托莉雅她们的身影,刚刚隐没在雪花之中,每踏出几步,我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傻蛋也会感冒?”

    不知道什么时候挽上了我的手臂,举止亲近的和一对恋人无异的小狐狸,差异的看着我。

    吼吼吼,傻蛋怎么就不能感冒了,为什么要这样责怪感冒,感冒又没得罪你

    咦,好像生气的对象,微妙的搞错了……怎么回事,算了。

    “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总觉得今天……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的样子。”我揉了揉鼻子,露出思考者特有的深沉表情。

    “你的第七感呢?”

    小狐狸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噗噗的黠笑了几声,真是只失礼的小天狐,仗着自己漂亮就可以这样嘲笑丈夫了么?

    不过,第六感的命中率比较低,所以其实我也没太放在心上,于是便回答道。

    “第七感告诉我,第六感是错误的。”

    小狐狸万般妩媚的白了我一眼。

    “走,去酒吧找马拉格比他们去。”

    我意气风发的指着道路前方,仿佛大魔神巴尔就在那里,自己则是已经升到lv99满级全套神器的勇者。

    话刚落音,小狐狸就拉着我,往另外一条路拐去。

    哎,酒吧在那边……这只小狐狸究竟是要闹哪样,队友呢?放着不管真的大丈夫?马拉格比他们说不定已经蹲在角落里头,手帕都给哭湿了十条……

    月票还是少的可怜,看来过了一个年,大家普遍有些疲软,嘛,可以理解,小七现在也是浑身懒洋洋的,提不起劲呢,上班一个星期多了,过年综合症还是没能摆脱。

    于是伸手要推荐订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