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步步逼近的约定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步步逼近的约定

    本来我是想先提前透个风,让维拉丝她们先有一种“我不久以后就要外出”的提前意识,然后再告诉她们出发时间。

    可是阿尔托莉雅果断将时间定在这两天内,这预防针也就打不了了。

    所以晚饭的时候,乘一家人围坐齐了,我用十分自然轻松的口吻,宣布了这个消息,维拉丝给我添好饭,正递过来的饭碗,啪啦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也……也是呢,大人毕竟是冒险者,是联盟长老……不可能……不可能一直在家里……”维拉丝看起来似乎是理解了。

    但是这宛如被抛弃的小狗一般,泪眼汪汪的看着我的挽留眼神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理解了吗?

    大概神诞日这段时间,在家里停留的太久,过的太充实了,以至于女孩们都逐渐的忘记了我的打杂长老身份,忘记了我还是得不断漂泊在外,为未来的拯救暗黑大陆的英雄级主线剧情任务,干着这样那样的大大小小支线任务积累经验。

    而现在这次旅程,如果用上述的比喻来说,就是去给队友兼妻子打装备,提升她的实力,最终boss可不是一个人扛得了的,得有肉有奶有输出。

    “这个……大家放心吧,也就是上次说的,陪阿尔托莉雅走一趟,帮她找回遗失的神器碎片。”

    眼看女孩们一个个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摆在饭桌上的筷子都不动了,我连忙向她们解释起来,大致将从阿尔托莉雅那了解的东西说了一遍,就是为了让她们知道,这趟旅程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毫无危险性。

    果然,听我这么一说,而且预计这趟旅程的时间也不会太长,维拉丝她们的神色缓和不少,重新露出了笑容,不过离别毕竟是离别,一顿晚饭吃的空气异常沉闷,平时粘着在我身边,自己不吃,总给我一个劲的夹菜,让我饭碗里的菜越吃越多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无精打采的捣鼓着饭碗,把好好的饭粒捣成了米浆。

    沉闷的气氛一直延续到饭后时间,本来在以前,这个时候,帐篷里面应该是时不时响起女孩们清脆悦耳的笑声,或者是两个小公主和卡洁儿的打闹,可是现在却一点都听不见,让厨房里维拉丝和莎拉喀嚓喀嚓的洗碗声,显得异常刺耳。

    “大人~~~”

    片刻之后,不知道在房间里捣鼓着什么的维拉丝,从里面出来,向我招了招手。

    “大人,这些衣服……棉被……围巾……手套……”

    果然如我所料,知道去的是哈洛加斯,维拉丝开始给我准备起来了,那些平时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她用空闲时间一个劲帮我做的衣物,在这种时候终于派上用场。

    八年的时间,光是维拉丝一个人给我做的衣服围巾斗篷什么的,都足够开一间专卖衣服的超市了,后来加入莎拉,琳娅,就连三无公主,偶尔心血来潮也会我给织一点什么,还真看不出来,本来以为她只有掌握了吴氏独门绝技公主踢的脚上功夫厉害,没想到小手也灵巧的很。

    放在以前,我是不会错失机会吐槽一下摆满整个房间的大包小包,这个分量,根本就不是为我一个人旅行而准备,而是给人如同搬家一样的气势。

    很多时候,因为物品栏里塞了一大半维拉丝准备的衣物,而导致爆满,再也放不下爆落的装备,我只能泪眼汪汪的无语远目,却舍不得扔掉哪怕是一只维拉丝织的,已经被自己穿的露出一个脚趾头的袜子。

    不过现在,我心里却温暖的只想将这温柔可人的小妻子搂在怀里。

    收拾收拾着,维拉丝的眼睛就蓄满了泪水。

    “抱……抱歉,大人,本来想好一定要笑着给大人送行,不能添麻烦的,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是控制不住。”维拉丝一个劲的擦着眼睛,哽咽道。

    “明明以前没有问题的,一定是神诞日过的太开心了……习惯了和大人在一起……被大人宠坏了……所以越来越任性了,我啊……”

    “傻蛋,如果再任性一点,我会更高兴哦。”我感动的搂着维拉丝,任这温柔淳朴的女孩,埋首在自己怀里,许久许久。

    刚从维拉丝房里出来没多久,小莎拉又把我给叫到她的房间里,郑重其事的给了我一个护身护,温存了一会……

    紧接着是琳娅。

    最后,莱娜也用轻柔恬静的语气,让我去她的房间里坐坐。

    介于这趟旅程用时不明,所以必须准备好充足的……额,妹之力。

    好在这次莱娜用的是初阶补充手段,中阶的话实在是有点……

    也不知道补充了多久,到头来,反倒是莱娜先窝在我怀里睡着了,让我有点哭笑不得。

    “西露丝,艾柯露,怎么还没去睡?”

    晕乎乎的从莱娜房里出来,我发现,两个小公主还睡眼惺惺的呆在大厅里,连平时最喜欢睡觉的卡洁儿,都还眯着眼,在那不断打盹,就是不肯完全合上眼睛。

    西露丝:“……”

    艾柯露:“……”

    两个宝贝女儿,用无言的目光看着我,然后,互相依偎在一起的身体分了开来,在中间空出一个位置,意思不言而喻。

    最近啊……小公主们的气势也越来越强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微汗,心里想到,照这样下去,该不会又是被逆推的剧本吧,不要啊混蛋虽然不想我最最最爱的宝贝女儿们嫁给那些臭男人,希望她们能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但我同样不想当【哔】父啊

    咦,刚才我为什么会说“又”呢?

    总而言之,我姑且乖乖的在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夹击位置之中,坐了下去。

    不行,我得拿出一点父亲的威严。

    想到这里,我全身抖了一抖,咳嗽数声,露出【严父的微笑】。

    “西露丝,艾柯露,我的宝贝,最近在训练营过的怎么样,还顺利吗?。”严父绝技之一,问学习。

    “西露丝和艾柯露可是一直在努力的学习哦,说什么也不能丢了爸爸的脸。”西露丝和艾柯露默契的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看向我应道。

    然后不着痕迹的凑上来,抱住了我的胳膊。

    那薄薄的棉质睡衣,已经完全无法掩饰两个小公主日渐发育的玲珑身躯,现在正透过衣服,在我的胳膊上传达着少女的曲线和热量,清新宜人,似完全相同但在我看来又隐藏着一丝本质区别的两股处子幽香,也在拼命的往鼻子里钻。

    等等,莫非自己被反包围了?

    我察觉到不妙,这时候,一边紧紧搂着我的胳膊,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公主,已经面带羞涩的,再次靠近一分,挪着小屁股搭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面,一下子就封锁住了我的大部分行动。

    看起来,就像爱粘人的女儿们,在和自己的父亲撒娇一般,但其中的暧昧,比如说刻意搂紧,将隔着睡衣的胸前似馒头一般凸起的那份青涩美妙触感,清晰传达到我的胳膊上面,这些都只有我这个当事人才能感觉到。

    还真是和三无公主学了不少啊这两个小公主。

    我欲哭无泪。

    “努力就好,也别太累着自己了,知道吗?。”为了挽回一点场面,我将被搂紧的手臂微微抬起,在她们那一头乌黑长发上面轻揉起来。

    “那可不行。”

    两个小公主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生气的鼓着小嘴。

    “西露丝和艾柯露可是一直想快点转职,阿露卡琪老师也夸我们,说只要这样努力下去,或许不用一年,我们就能参加仪式,成为一名真正的牧师了。”

    “爸爸这不是心疼你们吗?。”

    对于两个小公主微妙的气点,我不解的眨巴起了眼皮。

    “爸爸……爸爸如果真的那么疼爱西露丝和艾柯露的话……”

    害羞的西露丝,微微侧起她那精致漂亮,并且染上了一层红霞的脸蛋,断断续续说着,话还没完,在我的好奇注视下,羞涩的低下头去,说不下去了。

    不好,我怎么有踩雷的感觉?

    这时候,更加大胆一点的艾柯露,果断接下了姐姐的话题,用那水盈盈的,已经初具女人风情的明媚双眸,直直看着我,羞涩道。

    “爸爸……约定,没有忘记吧。”

    约定?

    我先是眨了眨眼睛,然后是脑海中的晴空一霹雳。

    怎么把这回事给忘记了呢?

    当时因为实在是太宠爱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了,不忍心看到她们露出一丝伤心的样子,所以就定下了约定。

    等她们两个转职以后,如果还是想在父嫁路线上一条心走到底的话,那我就……就从了。

    这只是权宜之计,而且想着反正离她们转职,时间还差的远呢,到时候,说不定两个小公主就发现,其实她们的父亲并没有想象中的好,而好的男人街上一抓一大把。

    没想到两年时间一晃就这么过去,当初种下的苦果种子,现在终于要发芽结果了啊啊啊

    我在心里抱头悲鸣起来。

    怎么办,最多就还有一年的时间,当初完全没有预料到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父控属性如此严重,以为只不过是在特定时期小孩子对父亲的崇拜感情而已。

    究竟原本就是天生的属性,还是说,是因为我的出现,才让她们诞生父控属性,这种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去追究了,现在重要的是,该怎么办?

    打个比方,真的只是打个比方,比起西露丝和艾柯露,我宁愿和菲妮结婚,当然,并不是说我不喜欢女儿们,我和卡洛斯和拉尔并称营地女儿控三剑客,岂是说笑的。

    父嫁路线听似美好,但在真实之中,光是随便一想,就能想到一大堆的问题,即使是拿出作为女儿控的“为了西露丝和艾柯露就算毁灭世界也不是不可以”这样的理由,也无法说服自己。

    “爸爸……难道想反悔?”

    大概是见我犹豫不决,眼神万分蛋疼,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眸子里,开始浮现出一层氤氲水雾,即将要露出悲伤欲绝的样子。

    “等……等等,当然不是,你们别哭啊。”两个小公主一露出伤心表情,女儿控之魂燃烧起来,我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嘴巴了。

    “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爸爸……不要我们了,光是这样想想,心脏就跟裂开了一样。”西露丝轻轻擦拭着眼角,露出喜极而涕的灿烂笑容,蹭上来,用少女如新芽般的柔嫩嘴唇,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那双紧紧盯着自己的,带着楚楚水雾的漆黑眸子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依赖和爱恋。

    同样的,仿佛姐妹共有一个灵魂的艾柯露,也正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

    突然,两个小公主想到了什么似的,相视一眼,露出会心的笑容。

    “爸爸爸爸,我们知道爸爸烦恼的是什么了。”

    “哦?”

    没想到能从西露丝和艾柯露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我惊疑了一声。

    “是西露丝和艾柯露没有考虑周到,因为实在太想太想当爸爸的新娘了。”两个女儿用善解人意的目光看着我,开口解释道。

    “也是呢,爸爸可是联盟的大英雄,我们是爸爸的女儿,按照lun理来说,是不能和爸爸结婚的,要是这样做的话,别人一定会误会爸爸,毕竟爸爸可是已经顶着一个后宫……”

    “咳咳”见艾柯露口直心快,西露丝不禁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妹妹脸色一红,继续说道:“总而言之,如果贸贸然当爸爸的新娘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坏人说爸爸的不是。”

    回过头,我已经是感动的泪流满面。

    不是因为西露丝和艾柯露终于理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而是终于从女儿口中,听到了“lun理”这两个字。

    多不容易啊,在三无公主的调教下。

    不过,两个小公主也的确说到了一个重要的点上,那就是世人的目光,虽然很想牛x哄哄的学着小说主角里面的台词说“世人的目光与我何关”,但是大家扪心自问,有多少个人能真正做到。

    就算我不在乎,身边的亲人,妻子们呢?别人会怎么看待她们,我自己怎么卖节操都没关系,但绝对不能让维拉丝她们受罪。

    再进一步讲,阿卡拉为了塑造我这个联盟救世主,可是不留余力,真的能辜负这些老人,辜负对自己抱有期待的人吗?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只是想当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爸爸,让自己的女儿控属性有个归宿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啊

    “放心吧,爸爸。”小公主们用明亮而妩媚的目光看着我。

    “不会再说转职以后一定要兑现承诺这样的话了,虽然还没有想到办法,但是在将来,西露丝和艾柯露,一定一定会找到最合适的办法,成为爸爸的新娘。”

    “所以说……”西露丝羞涩的低下头,又微微仰起。

    “奖励……”艾柯露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一左一右,两双稚嫩美丽的娇唇,在昏黄色的灯光之中,悄然绽放,犹如晨雾沾湿的蓓蕾一般,等待自己颉取。

    完全不给我反应过来的机会啊

    就在这时,不甘被冷落在一旁的卡洁儿,终于打着哈欠飞上来,像无尾猴一样紧紧抱在了我怀里,一边撒娇的将稚嫩可爱的脸蛋蹭着,一边寂寞委屈“叽叽~~”叫着。

    “傻蛋洁——”

    西露丝和艾柯露顿时怒火中烧,这可是好不容易的一个机会……

    卡洁儿大概是困极了,即使是死对头投来战意凛然的目光,也就打了几个可爱的哈欠,眼睛一合,睡着了。

    让两个小公主产生一股狠狠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偏偏还有苦说不出。

    “好了好了,明天还要去训练营呢,早点睡。”

    我抱着睡熟的卡洁儿,乘机站了起来。

    这可爱的小天使,十分警惕,除了她的玫瑰床以外,只有在我怀里才能安然入睡,现在这情况,今晚只能带她睡觉了,本来还想……咳咳

    就在这时,左右的袖子突然被拉住。

    回过头,西露丝和艾柯露正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紧紧拉住袖子的,正是她们的两只纤纤玉手。

    “那……那个……爸爸,很久没有一起睡了……所以说啊……那个……对了……西露丝和艾柯露有好好的洗澡哦……才刚刚洗了……所以说啊……”

    我:“……”

    感觉上……名为【哔】父的棺材,我已经一只脚……不,是已经整个人躺在了里面,就差谁来将盖子合上,便可以落幕了。

    开始上班了,应酬也蛮多的,晚上八点多才回到家,喝了点酒,身体有点难受,呜呜~~~

    ps:感谢浩渺星空童鞋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