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是时候出发了!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是时候出发了!

    “老马,库克,白狼,你们受累了呀”

    我热泪满盈,犹如见到了含冤入狱多年的老战友,大步冲上去,就想将他们放下来。

    突然,前方一块笔直插在地上的小木牌引起了我的注意。

    怎么回事,这木牌贼眼熟,咋一看,我还以为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不正是我为地狱格斗熊形态而作的写字板吗?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那些做好的木牌,我都藏在一个十分隐蔽安全的地方,那只小狐狸是怎么找到,并偷偷摸掉一块的,难怪今天早上我会心神不宁,心里空空如也,若有所失,仿佛有什么重要但是记不起来的东西突然消失掉一般。

    这小狐狸……还真不愧是刺客啊,我不由的想起当年在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和她一起探索部落神殿,以及寻找部落宝藏的情境,这狐狸刺客,寻宝打洞,那是大师级别的水准,估计和菲妮都有得一比。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计较小木牌的问题,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小木牌不重要,你得想想,小木牌就等于是低于格斗熊的嘴巴,兼之附带人畜无害气场的效果,可以有效降低敌人的仇恨以及士气,你说重要不?

    如此具有战略性意义的道具,谁要再说这是在恶意卖萌我一把火烧光他的内裤

    但是比起老马他们的处境,小木牌的重要性还是得先放在……额,等等,反正他们三个多吊一会又不会怀孕,小木牌不及时回收的话,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被风刮走,被动物叼走,我还是先回收了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

    眼看对方奋不顾身,两肋插刀的急冲冲赶过来救人,老马三人心头还一阵高兴,眼角湿润心里在想,果然不愧是兄弟啊,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可惜还没想完,就见对方仿佛突然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妹妹一样,突然蹲了下去,对着面前一块木牌情深深雨濛濛起来。

    三只吊在大树上的人型虫子挣扎的更加厉害。

    咦,等等,小木牌上面还写着字,小狐狸留下来的?

    无视头顶上凄凉的情境,我看了一眼小木牌,对着那娟细工整,却充满狂舞霸气的笔迹,一字一句念道。

    “擅放者,死”

    “嘶~~~”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

    光从这四个字上,我就仿佛能想象,如果现在将老马他们放下来,小狐狸会发飙成什么样子,恐怕对三人的气,都要转移到自己的头上。

    我像是那种替兄弟挡子弹的人吗?

    当然

    心里平添万丈豪气,将小木牌一收,我将炯炯有神、决然无比的目光,投向老马他们。

    三人也正用希冀的目光看过来。

    “生命诚可贵,兄弟价更高。”我坚定无比的说道。

    顿时,树上三人流下了滚烫的热泪。

    “但为妻子故,二者皆可抛。”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三人在不断哀嚎挣扎。

    祝你们早日成佛,阿门。

    数天后……

    莫名的集体患上感冒的马拉格比,库克和白狼三人,终于决定要出发历练了。

    能那么快到突破到哈洛加斯区域,大部分是靠小狐狸,现在她不在队伍里头了,就应该更加努力,至少不会因为小狐狸不在,连混都混不下去。

    带着这种积极想法,三人决定尽快动身,连重度妹控患者白狼都痛下决心,一而再再而三将

    出发日期推前,最终定在今天。

    “凡老大,你真是太……太……哈欠太不讲义气了。”

    马拉格比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嘶嘶的将两条鼻涕吸了回去,抱怨道,都过好几天了,这小心眼的圣骑士,还老不忘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我提及那天的事情。

    “你们总该不会是想让小狐狸的怒火,全部又我一个人来扛吧。”我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怎么就不说说,如果没有我去安慰她,你们就不是吊在树上一夜能了事,而是和亚瑞特之巅那三个野蛮人雕像绑在一起三天三夜呢?”

    似乎在想象那种恐怖的惩罚,马拉格比全身打了一个冷战,鼻涕和泪水刷一下就窜出来了。

    “凡老大,啥都别说了,大恩不言谢,下次请你去酒吧。”

    “这才像话。”见马拉格比竟然愿意慷慨解囊,我满意的点点头。

    可是才刚刚在脸上表现出来,又见这家伙加了一句。

    “酒任喝,其他自费。”

    我:“……”

    这家伙,明知道我酒量不行才这样说的话,亏他没留在营地,否则罗格第五吝啬的宝座就有一个强力的竞争者了。

    回过头,见白狼和莱娜这对兄妹,正站在不远处小声说话,时不时,白狼还以不低的频率,频频向我这边警惕看来。

    一副戒备的样子,仿佛我这后宫长老,会乘着他不在的时候对莱娜如何如何。

    这家伙,也不想想看,我也是莱娜的哥哥呀。

    扪心自问,对着良心发誓,我可从来没有对莱娜有过非分之想,也从来没有对她做过超出兄妹感情的举……咳咳咳咳

    别误会,我可不是在心虚什么,只不过刚好一阵风吹过来,呛着了喉咙罢。

    总而言之,补充妹之力什么的,就和魔法少女的动画片里,必须是超短裙的设定一样,又不是每个魔法少女都喜欢超短裙,是设定所以没办法不得不如此,不变身不穿上如同羞耻play一般的超短裙的话,就拯救不了世界,世界就会被恐怖的邪恶组织侵占。

    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好一会儿,兄妹之间终于结束了谈话,白狼来到我面前,也不说话,先是用复杂的目光看了我一会儿,突然在我的肩膀上拍了好几下,然后再用双手,用力往上面一摁,便仿佛完成了男人之间的某种承诺般,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酷酷的掉头离开了。

    这大概是某种暗号吧,他先是拍了我九下,然后重重摁一下,似乎可以翻译成“不许对莱娜出手,否则——死

    然后,是小狐狸喋喋不休的训话,三人低眉顺耳听着,仿佛是三只猴子,在面对站在山头上的老虎般,没有丝毫脾气。

    路再长,也有个尽头,渐渐地,传送阵的高台轮廓,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

    三人站在传送阵边上,回过头,看着我们一群送行人。

    “刚才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小狐狸一手叉腰,另外一手指向对方,努力的摆出凶巴巴的表情,掩饰着什么。

    “记得,露西亚大姐,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马拉格比想舒缓一下离愁,搞怪的咧嘴露出笑脸,结果自己的声音反倒先哽咽起来了。

    “第一,我还是露西亚小队的队长”小狐狸吸了吸鼻子,吸入一口冷气,大声说道。

    三人忙不迭的点着头,鼻头发红。

    “第二,就算我不在队里头,没有我的允许,也绝对不许把队伍的名字改了。”

    “知道,你就放心吧,哪个混蛋敢说换名字,我库克第一个揍翻他。”都说法师最冷静,最克制,现在的库克却已经抹起了眼角。

    “第三,队伍里要加入新人,一定要把好关,一定要带过来让我看看,得我点头才行,你们这几个家伙的眼光,我信不过”

    “放心吧,没有你点头,我们绝对不让人进露西亚小队。”

    白狼点了点头,虽然他的表情,在三人之中最为沉稳冷静,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发现他的眼眶有点泛红。

    “第四,必须随叫随到,还得和以前一样,给本天狐做牛做马,别以为本天狐不在了,就可以彻底解放。”

    小狐狸的声音也哽咽起来了。

    “知道,知道。”老马三人不断点着头。

    “第五,每个月至少一次……不,三次,来给本天狐汇报队伍情况,就算过来不了,也要写信。”

    “放心吧,我们信纸都买好了。”

    库克说完就掏出一叠有着让人瞠目厚度的信纸,而且还在继续掏,也不知道究竟买了多少,我说你们到是还历练不,光是这些信纸就够一直不停的写上几年了吧。

    “第六,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一定一定一定,要保重,知道吗?绝对绝对绝对不能死,不然,就算是死了本天狐也不会绕过你们的。”

    总感觉最后那句话才是最恐怖的……

    “露西亚大姐,我们舍不得你啊。”这句话一出口,泪腺就崩溃下来了,马拉格比哭着大喊道。

    “没有你在,以后的历练旅行就和白开水一样,一点味道都没有了。”

    我可以用自己的节操来做担保,以上的话绝对是马拉格比发自内心灵魂的呐喊。

    “又……又不是小孩子了,偶尔也想想没了本天狐该怎么走吧,你们这三个傻蛋。”话虽然是这样说着,小狐狸的泪水也流了出来。

    “咳咳,我说……”

    我迟疑了一下,感觉再不做点什么的话,这场送别就真要演成还【哔】格格了。

    “其实大家大可不必那么伤心。”

    “能不伤心吗?一起十三年了,哪有那么容易说分开就分开,你这坏蛋,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小狐狸眼睛通红,气呼呼的瞪着我看。

    “就是就是,凡老大太冷血了,只关心妻子,不要兄弟。”连其他三人都是一副这样的表情。

    “我说啊……”我无奈的罢了罢手。

    “小狐狸,你接下来,也要去哈洛加斯,找那三个吃货……那三个古代野蛮人磨练吧。”

    “当然,本天狐迟早有一条会追上你,到时候再把你这坏蛋甩掉,让你也尝尝被拒绝的滋味,哼”这只小狐狸无意间暴露出了一些让大嘴巴马拉格比两眼放光的内幕。

    只要他想,估计明天就能在酒吧里看到《始乱终弃?狐人族圣女未婚先孕,欲奉子成婚却惨遭某后宫长老拒绝》这样的八卦标题了。

    “你们三个,肯定也要寻找新的队友,已经到了哈洛加斯,想再找到一名合适的人选,很难很难,绝对要花不少时间,没错吧。”转过头,看着老马他们,我继续问道。

    三人点了点头,的确,本来一个冒险小队只有四个人,数量已经很少了,现在走了小狐狸一个,整个队伍的实力骤然下降大半,不找加入新的队友,他们根本混不下去。

    “那就对了,也就是说,只要你们想,其实还是可以在哈洛加斯天天见面,至少在这半年内。”

    我一拍手心,似笑非笑的看着煽情四人组。

    小狐狸:“……”

    白库马三人:“……”

    “哈……啊哈哈哈,你这坏蛋在说什么呀,这么浅显的道理,本天狐当然早就知道了,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一时情绪激动而忘记这么简单的事情?”

    小狐狸掩嘴笑道,只可惜眼睛里还有一丝恍然和慌乱和心虚没能掩盖下去。

    “说……说的对,我们只不过是在为将来的分离,而提前演习罢了,你说是吧,库克,白狼。”

    “没错没错,演习,是在演习。”

    这些家伙啊,还真不愧是一个队伍十三年,口胡都能口胡出默契来。

    “既然是演习的话……”我朝三人咧嘴一笑,然后毫不犹豫的出脚。

    “那就快点滚蛋吧其他冒险者还等着用呢。”

    目送着不断朝小狐狸招手,让她快点过来哈洛加斯的老马三人,消失在传送阵后,我们掉头回家。

    “还在伤心?只要想见,不是立刻可以去哈洛加斯见吗?。”一路上,见小狐狸拉耸着耳朵和尾巴,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不由问道。

    “到不是见不见面的问题,只是想到以后不能一起历练了……”小狐狸像是要摄取一些温暖般,朝我x了过来,喃喃说道。

    “这到也是。”

    我能理解小狐狸的心情,就好比……就好比旁边莱娜,哪天突然说“哥哥我们斩断兄妹关系吧”,然后就真的离婚了,即使以后同住在同一个家,天天能见面,也不是那种感觉了。

    不不不——

    哪怕只是想象,作为妹控的我也无法接受这种设定

    由此,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小狐狸此时的沮丧了。

    “没办法了,好不容易才调教听话的三个手下都走了,只能暂时,勉为其难的拿你这坏蛋来顶顶用着了。”

    说着,略带孤独寂寞的一双小手,就抱了过来,紧紧将我的胳膊搂住,不安和渴求温暖的眼睛,紧紧盯着,生怕我会将她的手甩开似的。

    这只嘴硬的小狐狸,难道就不能稍微老实一次,乖乖的求温暖求安慰吗?

    将莱娜送回去以后,我足足陪了这小狐狸一整天,也没干啥,就是搂着她晒晒太阳,听着她那糯糯柔媚的声音,在怀里响起,不断述说着露西亚小队经历过的趣事,以及和我在一起的事情。

    当然,少不了她傲娇风格在里面,反正被她说出来,就变成了我死皮赖脸的贴着她不放,最终无奈没了办法,才大发善心从了我……哦,不小心说出老实话了,应该是“让我做了跟班”这个说法才对。

    一直到了晚上……咳咳,不管你们懂不懂,反正我是在房间里施加了两层的隔音结界……

    第二天又起不来床了。

    混蛋,明明开始之前说好了不变身的

    我觉得自己纯洁的感情被欺骗了,当然,纯白的那啥也被全部骗去了。

    靠着黄段子侍女那次留下来的大力丸,才勉强打起精神回到家。

    “凡,你回来的正好。”

    帐门刚刚掀开,大厅内,一丝不苟的笔直端坐着,和洁露卡聊天,神隐了有一段时间的阿尔托莉雅,就朝我露出了淡淡的耀目笑容。

    “阿尔托莉雅,你怎么有空来?那边的事情……没问题了吗?。”我大吃一惊。

    “还差的远,只不过在和阿卡拉大长老了解了大概而已,凭一人之力,将整个联盟打理的井井有条,大长老的领袖精髓,岂是那么容易学到。”

    阿尔托莉雅可惜的摇了摇头,神色却并没有丝毫沮丧,相反,是充满干劲的跃跃欲试。

    这便是自信的,一往无前的阿尔托莉雅的作风,就像天空之上的太阳,虽然总会遇到日落夜幕的时候,但只需一个晚上,便又会重新绽放出璀璨光华,将和平与希望撒播给每一位子民。

    换成我,早就书本一丢爬树捣鸟窝去了。

    “那现在是……”

    我有些琢磨不清楚阿尔托莉雅此时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虽然很想跟在阿卡拉大长老身边,继续聆听她的教导,领悟她的智慧,但是,如果因为这样而耽误了凡的时间,我如何能够安心。”

    阿尔托莉雅一脸真诚歉意的握着我的手:“抱歉,凡,让你久等了,我们快点出发吧。”

    我:“……”

    其实我很想说不耽误,一点儿也不耽误,最好是能在阿卡拉那里再学个一年半载,不过这种老实话可没办法在满心期待着我能【进化】成【优秀的王】的阿尔托莉雅面前说出来。

    她对我的期待太大了,或者应该说,一开始就对我的能力估计错误,总以为我是不过还没有换上雪白羽毛的天鹅,身为王,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想来很准,为什么就在我身上犯了毛病呢?

    后宫之王的话我到是能努力试做做看。

    本来想放到零点以后更的,这样明天的压力会小一些,想想还是算了,给自己压力,才有动力,小七就是被烧着屁股才肯努力的类型……

    二月开始了,争取不丢全勤吧,新的月份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