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黄段子侍女的侍奉+惩罚(报复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黄段子侍女的侍奉+惩罚(报复篇)

    “话说回来,另外百分之二十又是怎么回事?”真相大白的时候,突然想起除去天狐情殇以外,剩余的一个不小概率,我不禁好奇问道。

    “这个嘛,其实很简单,(傻蛋)亲王殿下可以想想,哪一代天狐不是倾国倾城的妖娆,能够获得她青睐的男人,自然相当于是竖立起了无数敌人,死亡概率大一点,也是正常的事情吧,还有一小部分,则是的确死于意外之中,也属于正常概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不禁连连感叹,原来一切就是那么简单,然后突然又震惊起来。

    “莫非现在也有许多人恨不得剥我的皮,拆我的骨?”

    “(傻蛋)亲王殿下可以搂着骚……露西亚殿下去大街上逛一圈,或者去狐人族兜一兜,绝对能知道答案。”洁露卡不怀好意的朝我笑着,紫色的眸子里满是怂恿之色。

    “这个……还是算了。”

    脖子一缩,我灰溜溜的道,光是想就能想到的事情,就不用再去试了。

    “啊你这家伙,明明知道一切吧,在昨天就已经预料到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惊呼声响起,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这黄段子侍女既然早就推测到了一切,也在刚才出现的时候就说了一句“没想到你这个傻蛋还活着(反正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却不肯提前告诉我,不是分明想看一出好戏吗?

    “您这可是误会我了。”

    洁露卡不慌不忙的在她那仿佛是四次元袋的侍女服口袋里,掏出一瓶药。

    朴实无华的瓶身上,简陋的用一张纸条标注着,上面写有“大力丸”三个字。

    “这是……”感觉有点眼熟,好像前不久才见过。

    “昨天,可是亲王殿下自己扔掉的。”洁露卡晃了晃瓶子,一副你活该的表情。

    原来就是昨天偷偷塞到我口袋里去那瓶药啊

    “你就不能换个更加容易理解的方式提醒我吗?”

    我一脸的窘困加悔恨,其实昨天看到大力丸三个字,已经隐约猜到了洁露卡要表达的意思,只是啊,男人啊,没有经历过被榨干的教训,怎么可能会提前就认输,去依赖这种药,男人啊,其实就是这么个东西。

    “因为很想看到(傻蛋)亲王殿下现在这副悔恨的样子嘛”双手合十,宛如百花绽放般,这黄段子侍女露出堪比蒂亚的灿烂笑容。

    我:“……”

    等恢复过来绝对要好好教训这嚣张侍女一顿。

    不过在此之前,我到是想到了一个亡羊补牢的好办法,所以必须先忍住,和颜悦色的……

    “这样啊,对了,你说现在服用的话,会不会好些呢?能不能稍微恢复一些力气呢?”

    努力扯出一丝温和笑容,我抱起万分的期盼目光看着对方。

    “可以哦,反正是很补的东西,经过我们一族的秘制,能够很快见效。”

    不出我的意料,洁露卡点了点头。

    “那么……”我伸出手。

    让这黄段子侍女给自己补魔是很那啥,但是给几粒药应该不过分吧,一点都不过分吧,倒不如说这是主人对侍女的合理命令。

    “诶嘿嘿~~~”

    “不,就算你学蒂亚露出那么清爽灿烂的笑容,那药……”

    我眼巴巴的看着洁露卡将啥子大力丸,塞入了她的侍女口袋里,消失不见。

    “(傻蛋)亲王殿下到现在为止,似乎都还没有注意到一个事实。”脸色说变就变,叹了一口气,她用漠然的表情对着我。

    “那就是——我很生气”

    “从刚进来……不对,是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很生气,(傻蛋)亲王殿下难道看不出来吗?”将那张漠然而精致美丽得过分的俏脸凑上来,似乎想让我看个清楚,她现在究竟有多么生气。

    “到是看出来了一点点……”

    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我是心虚了,声音也低了下去。

    虽然平时就能注意到,这嚣张侍女偶尔会在我的称呼面前,不动声色,以一种十分奇妙的手段,让人如堕雾中,似听非听的感觉到“傻蛋”二字的存在。

    而且逐渐判断出来,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是这小侍女在对自己闹别扭,但像今天般,从一开始对话为止,凡是出现了亲王殿下这个称呼,没有漏过任何一次,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足以说明,今天的黄段子侍女,心中的别扭程度非同凡响。

    “我啊,本来以为和傻蛋亲王殿下说说话,气就可以逐渐消下来,结果……”结果就是她叹了一口气。

    而且连那微妙的掩饰也不用了,直接加了傻蛋三个字

    “我,是不是很小心眼?”睁大那双紫色深幽的瞳孔,她一眨不眨的凝视着我。

    何止是很,简直就是狠。

    “哼,我就知道你这傻蛋,现在心里一定在说我是小心眼,醋坛子。”大概是自己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这气呼呼的小侍女,鼻子娇哼了一声。

    而且连亲王殿下的称呼都省略了直接变成傻蛋了

    不是气愤,而是感觉到了战栗,刚才一直积压在这醋坛子侍女身上的怨气,似乎一口气爆发出来了。

    “或许那个**公主说的没错,这就是家猫和野猫的差别,身为野猫的我,只想抓紧眼前的东西,可没有家猫那份从容。”

    颇有些懊悔不甘,又无奈的咬着嘴唇,洁露卡继续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

    家猫?野猫?三无公主为什么是家猫?她为什么又说自己是野猫?究竟是什么意思?完全意义不明啊混蛋

    “小心眼,爱吃醋,喜欢作弄人,嘴巴也不懂得收敛,看起来很冷静其实是胆小鬼,虽然被族人誉为公正骑士却很幼稚任性,一旦被男人靠近就忍不住会害怕的暴走,这样的我……还会喜欢吗?”

    大半个身子探上床,双手轻轻摁在我的胸前,那张如梦似幻般美丽的脸蛋,以及带着倔强泪光,倾尽赞美的词句也无法完全形容的盈盈紫瞳,隔着不到一寸的距离,紧紧和我对视着。

    此时的洁露卡,目光柔弱可怜的像是一只弃猫,一朵无精打采,自暴自弃的郁金香,似乎只要我轻轻说一个不字,就会立刻凋零。

    很少很少,似乎除了在第一次和我谈起十二骑士的宿命那次,我还真记不得她什么时候如此真情流露,将内心最真实和柔弱的一面彻底暴露在自己面前。

    “还真是个疑神疑鬼的傻蛋侍女。”勉强伸出手,在她那一头柔顺紫发上轻抚着,我咧齿一笑。

    “要是变成了公正严肃,宽容亲切,镇定大方的洁露卡,本德鲁伊才不会喜欢。”

    “真的?”

    “骗你是熊……不,是傻蛋……也不对,反正没有骗你就是了。”

    “太好了~~~~~~”

    长舒心中的一口气,似是困扰多时的不治之症得到了治愈般,洁露卡抹着眼角的晶莹泪光,发自内心露出幸福满足的笑容。

    “不过(傻蛋)亲王殿下要是不喜欢我那个不成器的妹妹,同样也会让我很困扰。”

    “你说这样的话才真正让我困扰。”我头疼的抱起了额头。

    话说这侍女掩饰的也太快了吧,一下子就重新带上遮羞的面具了,让我多看几秒那真情流露的小女人模样又不会怀孕。

    而且这句话还真让人难以吐槽,仔细一想的话,刚才说的公正严肃,宽容亲切,镇定大方,不正好说的是这黄段子侍女的妹妹卡露洁吗?

    因此才有刚才一句对话。

    这样举列出来一对比,还真让人感叹,为什么这对双胞胎之间的性格差距能那么大?

    还有,不成器的是你,是你这个姐姐才对,给我向卡露洁,向全天下的妹妹道歉

    “唉~~”又是一声叹气。

    “怎么了,还有什么不满足,在那唉声叹气?”

    “不,能够得到(傻蛋)亲王殿下的亲口答复,老实说,心里高兴的都快有一种死而无憾的感觉了。”

    “别死啊傻蛋”

    看到洁露卡感动的轻摁着胸怀,将晶莹闪烁的眼睛看过来,我就知道她并不是在撒谎,而是又小小的流露了一丝真情,不由紧张起来。

    “心里很高兴,真得很高兴……”似完全听不到我的话般,她继续自言自语的激动喃喃着。

    “但是很奇怪,明明已经那么高兴了,气却一点也没消。”

    我:“……”

    “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这就是别人常说的,矛盾的心情?”

    不,你只是单纯的爱闹别扭而已。

    光是听亲王殿下前面的傻蛋二字,一直就明里暗里,无论是刚开始还是现在,从没有消失过,我就十分清楚,她还在闹别扭。

    “得到了(傻蛋)亲王殿下的肯定,身为贴身侍女的我,高兴感动的产生了必须温柔服侍(傻蛋)亲王殿下才能报答的想法。”

    哦哦哦,跟在我身边的时间快要有半年了,这家伙终于产生了一点点作为一名正常向普通向的侍女必须具备的想法

    “只不过呢,因为很生气,又想惩罚一下(傻蛋)亲王殿下。”

    有这样想法的侍女,真的没问题吗?

    “究竟是温柔服侍呢?还是惩罚呢?”洁露卡左右为难起来了。

    “就当是扯平吧,乖。”

    我泪流满面,事到如今,已经不能期盼会有仙鹤报恩之类的好事发生了,只要这侍女能够安安分分,我就谢天谢地。

    “但是这样我会很为难,既不能发泄心中的喜悦,也不能消气。”洁露卡眼巴巴的望着我。

    “你这样说我也很为难啊混蛋”我也眼巴巴的看着她。

    “既然这样……”

    她沉思起来了,目光不断在我身上打转。

    “别这样……”

    我绝望的犹如被十多个如饥似渴的大汉层层包围的衣服破碎的少女。

    突然,眼睛一亮,脸颊微微泛起一层红晕,这无法无天的侍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略带妩媚和羞涩的目光瞟了我一眼。

    “对不起。”然后,突然弯腰道歉了。

    “别道歉啊混蛋,在道歉之前先为你现在的行为而道歉,然后立刻打消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念头”

    “如果是(傻蛋)亲王殿下的话,一定没问题的,不会死的,安心吧。”

    “安心个屁啊,你这样一说反而更加害怕了,究竟想做什么,快住手”眼看着这黄段子侍女面带笑容的凑上来,我只能不断往床角缩过去。

    眼前一黑,在对方飞快的手速下,我只能判断出这是黄段子侍女突然将被子掀了起来,然后以巧妙的手法,将我包裹成一个粽子。

    准确来说,是整个上半身被厚实的棉被卷了一层又一层,连着整个脑袋包成了大粽子。

    视线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因为棉被的厚度,有效的隔绝了外界,也感知不到黄段子侍女接下来的行动,让我更加的担心。

    只感觉到被轻轻一推,重新倒在了床上,然后棉被上面,似乎有什么轻飘飘的重量压下来,立在两边微微一夹,让身体极度虚弱的我上半身动弹不得。

    “嗷嗷嗷————”

    我一边奋力的踢着双腿,一边恶狠狠的想,你这嚣张侍女,别让本德鲁伊缓过来,不然接下来的报复……嗯哼。

    突然间,一阵冰凉的感觉,从下半身最敏感的地方传了过来。

    咦……咦咦咦咦——?

    巨大的惊讶之下,我甚至忘记了挣扎。

    然后,那冰凉,柔软,灵活,似女孩子一双纤纤玉手的触感,开始生涩的,按照禽兽公爵系列里的某些教程,上下活动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脑轰的一声,我整个人都蒙了,甚至无法去享受那传过来的阵阵快感。

    很快,我就弄明白了这黄段子侍女的想法。

    既要侍奉,又要惩罚,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想通了以后,即使身处黑暗,面对未知,无法视物,我也立刻镇定下来,不再挣扎。

    这傻蛋侍女还真是……明明那么胆怯害羞,却偏要勉强去做这种事情。

    真的有那么高兴,有那么吃醋,才能压过这股巨大的羞意,鼓起勇气这样做吗?

    不过,我觉得这是徒劳的。

    不是我自夸,真的已经被小狐狸榨的一干二净了。

    虽说这的确不是什么值得自夸的事情……

    所以,就算能充分的感觉到那股新鲜刺激感,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就当我这样洋洋自得(?)的想着时。

    忽然,隔着棉被传来了洁露卡的说话声。

    “亲……亲王殿下,这样……这样做,您还满意吗?”

    一本正经,和阿尔托莉雅有些相似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羞耻和不安感。

    我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这黄段子侍女是在cosplay她的妹妹啊啊啊

    究竟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身体的微微反应,忠实的回应了洁露卡的意图。

    哦哦哦哦哦——混蛋不对啊,我对卡露洁可是没有一丝的想法错的是男人心中的黑暗**

    “真不愧是禽兽亲王,有了我还不满足,竟然连妹妹也要染指……”变回洁露卡原本口吻的声音接着传来。

    要是卡露洁在场,绝对会被气哭的。

    不过还是太甜了,就算这样,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范

    “嗯哼,还真是个不懂得满足的主人,双胞胎侍奉……还不够吗?”

    洁露卡发出必杀一击。

    双双双……双胞胎?

    哦哦哦哦哦哦哦,不能想象,千万不能去想象啊混蛋双胞胎绝对是禁忌的事项

    我徒劳的抵抗着,平生第一次恨这智商不高脑补技能却是max等级的大脑。

    “哼哼哼,主人的身体……还真是老实呢。”感觉到了,十根纤纤玉指活动的更加灵巧快速。

    “时间似乎不大够……”

    片刻之后,洁露卡自言自语的声音传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紧接着,她的动作也停止下来。

    甚至,感觉连周围的气氛,也在这一刻静止不动。

    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随着身上一阵悉悉索索,似在迟疑不决的挪动,温湿酥麻的吐息,最终轻轻呼在了那上面,然后便是被温软包裹的强烈快感涌上大脑。

    “这也是……哈呼……没……没办法的事情,那只骚狐狸……快回来了……”

    带着强烈的羞耻感,以及似乎为了镇压住这股羞耻感而在努力说服自己的含糊不清的自言自语,缓缓响起。

    大脑轰隆一声,一片空白……

    片刻之后。

    紧闭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哼着小调,露西亚带着带着幸福满满的笑容,就如同一朵春雨过后的娇艳鲜花,手里捧着一锅汤走进来。

    “咦?”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耸鼻子,却又无法确认,只能困惑的看着敞开的窗口方向。

    不过,内心被幸福填满,充实无比的小天狐,似乎不打算去计较这样的小困惑,继而将柔情蜜意的目光转落到床上。

    就看到了一具灵魂已然脱壳,全身灰白化的【尸体】。

    “咦咦咦————”

    狐人驻地的小小房间里,传出露西亚巨大的惊呼声……

    如题,简而言之,小七是要报复社会,报复点娘,为1289章那删掉的一千多字报仇,小七倒要看看这样写能放行不。

    ps:1289章里番在今天晚上发,稍后小七会在评论区里发帖,大家把邮箱发到里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