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天狐情殇的秘密!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天狐情殇的秘密!

    已……已经是天亮了吗?

    连怎么清醒过来的都不知道,睁开眼睛,世界还在不断的旋转。

    真是奇怪了,为什么窗外的光线是……是惨白色的呢?

    那惨白色之中,还若有若无的在浮现出奶奶向自己招手,露出慈祥笑容的身影。

    感觉到一阵刺目,我想抬起手臂,稍微遮挡一下直刺过来的光线。

    却发现手臂异常沉重,像挂着千斤重的铅块,动弹艰难。

    明明感觉身子很轻,就像一张薄纸似的,风吹过来就能飘起,但是想动一动,却又是重若千斤。

    这种强烈的不和谐感……为什么会这样?

    好再的是大脑运作还算正常,我总算记起了昨晚……不,或许应该说发生在昨晚至半个小时前为止的事情。

    用一句话总结,变回天狐真身的小狐狸,用她的媚惑之力把本德鲁伊给榨干了。

    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压榨,就算是莎尔娜姐姐,也总有个满足的时候,但这只小狐狸变成天狐真身以后,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就会彻底被压榨出来,和那些古代传说中吸取男人精气的狐狸精没有任何区别。

    可……可恶啊,下次得和小狐狸说清楚,啪啪啪的时候,绝对禁止开启天狐真身这种近似开挂的行为。

    勉强撑起身子,看了旁边一眼,前几刻还在自己怀中尽情妖娆绽放的小狐狸,大概是乘着刚才的一阵疲惫昏睡,跑不知道哪里去了,只留下香软余温,当然,还有整个晚上尽情欢愉所留下的强烈气味。

    窗户被打开,冷风灌入,窗帘纷飞,估计是小狐狸做的,就算凭着想象,我也能想得出来,在小狐狸从天狐真身变回那个傲娇满满的她的时候,房间里弥漫着的强烈味道,足以让她的俏脸瞬间和落日晚霞齐色。

    话说回来,你不觉得这股气味之中,混入了一丝其他味道吗?小看德鲁伊鼻子的人,在500年前就已经死了

    那是一股淡淡的……淡淡的……和小狐狸情动时无处不散发出来的诱人媚香相比,很不起眼,却又怎么也无法遮盖过去的郁金香味。

    等等

    我猛地转过头,果然在床边的背光处发现一道纤细身影,仿佛百年以前就理所当然的站立在那里的雕像般,保持着最卑谦,最完美的侍女姿态,一动不动。

    “你这傻蛋侍女,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警惕起来,莫非自己和小狐狸啪啪啪的时候,这家伙一直躲着看好戏?不大可能,就算我察觉不了,也不可能瞒得过身为刺客的小狐狸。

    同是伪领域高级,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比如说三无公主的无存在感,又比如说三无公主的无存在感,身为骑士的洁露卡躲在旁边偷窥,是绝对不可能逃脱得了小狐狸的敏锐直觉捕捉。

    “在(傻蛋)亲王殿下摇头苦叹被榨干了的时候。”这侍女面无表情的回道。

    “别想蒙我只是在心里想而已,才没有自言自语的说出来”

    我刚想暴走,予以正义的喝斥,想到小狐狸可能并没有离远,又压低了声音。

    “这不是挺老实的承认了吗?”对方腹黑的笑了一笑,比了一个v字胜利手势。

    “……”糟、糟糕,中计了,还是不小心被套出话来了。

    我暗地里啧了一声,和这黄段子侍女交手,果然不能轻敌大意。

    “好吧,反正都被撞了个正着,大清早的跑过来有什么事?”吴氏绝技之一——死猪不怕开水烫技能max模式全开。

    和小狐狸的鸵鸟埋沙技能类似,只要开启了这种模式,接下来无论这腹黑侍女如何吐槽,我都能淡定的瞭望窗外了。

    “身为一名合格的侍女,在主人睁开眼睛之前就做好准备,站在床边随时等候,这不是常识么?”没想到洁露卡剑走偏锋,放过了对我的吐槽改成另外一个话题。

    “竟然……竟然还……还有这样的设定?”我震惊极了,随之眼泪也忍不住汹涌流出,浸湿了棉被。

    在暗黑里呆了九年多,贴身侍女也有了七年,两位的数量,这样的【常识】我却还是第一次知道,也是第一次享受到。

    就像在生日的时候,能够因为桌上摆着一块上面点着蜡烛头的廉价发霉饼干,这种奢侈的庆祝方式而流泪,这股对【贴身侍女能够尽她最最最基本的本分,哪怕仅有这一次,洒家这辈子也值了】的迷之感动,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话说回来,是我对贴身侍女的存在价值观产生了偏差,还是说,是自家的贴身侍女,对我这个主人的存在价值观产生了偏差?

    总而言之,就算是骗我也好,能够从洁露卡嘴里听到如此符合侍女标准的话,也足够我抹好一阵子的泪光了。

    “不过,没想到(傻蛋)亲王殿下竟然还能活着,老实说,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是诈尸了。”

    在我感动的时候,这黄段子侍女却又面无表情的凑上来瞎搅和,把好好的感人气氛给弄没了。

    瞧瞧她说的是什么话,我为什么非得挂掉不可,这傻蛋侍女,就那么希望她的主人兼情夫快点见去阎王吗?

    还有,隐约间又感觉到了她在亲王前面,微妙的加了傻蛋二字修饰,是我的错觉吗?

    大概是见我一个劲的用疑惑目光看着她,没等回应,她就继续开口,还随手拿出了小黄本翻阅起来,俨然一副教学模式。

    “亲王殿下……对于天狐情殇这样的宿命诅咒,有何看法?”

    天狐情殇?

    我茫然的歪了歪头,思索良久才一拍掌心。

    哦哦哦,对了,的确是有这样的设定,这黄段子侍女不提,我老早就忘了。

    这可是整个狐人族谈虎色变的诅咒,据说每一代的天狐,虽然绝世风华,武艺高强,但是都逃离不了感情的束缚,凡是堕入爱河的天狐,历代以来,她和她所爱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活过百岁以上的,这就是所谓的天狐情殇。

    玛玛加大长老反对我和小狐狸在一起,其实这个诅咒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可惜那时候我和小狐狸已经互相喜欢上了,和天狐情殇一样如雷贯耳的,可是还有天狐痴情,一旦喜欢上了一个人,就会天荒地老,生死相随,永不变心。

    当然,我是不会太在意这个诅咒,还有什么能比自己现在身上的准悲剧帝光环,以及吸引麻烦的主角体质,更加招惹灾难吗?

    天狐诅咒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傻蛋)亲王殿下巍然不惧(无知者无畏)的风采实在令人佩服,不过我觉得还是慎重考虑(当然就算怎么考虑你这傻蛋也无药可救了)一下比较好。”

    “有……有什么问题吗?”

    又是错觉吗?总觉得这黄段子侍女话里隐藏着很多让我感到微妙不爽的意思。

    “只是我个人的研究,就算说的不对,也请(傻蛋)亲王殿下谅解。”

    博学的侍女装模作样的拿出根羽毛笔比划几下,明明是可爱**(相对精灵族的寿命来说)却偏偏装出一副老学究的模样也有点萌我才不会说出来。

    “总觉得(傻蛋)亲王殿下刚才想了一些失礼的事情。”话题一顿,她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我。

    “你的错觉。”

    我吹了吹口哨,东张西望,话说这家伙总是在不该敏锐的时候特别敏锐,而且一直在以侍女的身份对主人做一些失礼事情的不是你才对吗?

    “在图书馆里,有不少关于狐人族的史册,有段时间,我曾经认真的拜读了一遍,对于天狐情殇这个诅咒,也略有研究……”

    看就看了,还搞什么咬文嚼字,拜读什么的,我一边点头示意继续,一边在心里悱恻道。

    “虽然无法确定,不过以我的推测,所谓的天狐情殇,应该是……”

    这样说着,她的下巴微微低沉,将鼻子以上的部分笼罩在紫色刘海的阴影之中,平添一股神秘紧张恐怖的气氛。

    “应该是……”

    忍不住咕噜咽了一口口水,不自觉地跟上了这黄段子侍女的步调。

    “应该就是和(傻蛋)亲王殿下的情况一样。”

    “我的情况……哈?”

    我一时蒙了,甚至心里闪过“这家伙绕来绕去,其实就是想咒我快点去领便当吧”这样的念头,刚想给予颜色,却突然又转过弯来了。

    莫非……她口中的“情况和我一样”的意思,指的是那个?

    为了确认,我小心翼翼的说了四个字。

    “精尽人亡?”

    点头,点头。

    我:“……”

    这原来就是天狐情殇的真正原因啊混蛋为什么如此凄美的诅咒,答案竟然会是那么简单和荒唐

    我原本并不打算接受如此让人无力的答案,可是想来想去,却控制不住自己,逐渐的认同了洁露卡的说法。

    因为身为当事人,或者说是“受害者”,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天狐变身的媚惑力,对男人的吸引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简单的打个比方,如果某只天狐想勾引男人,哪怕是年逾九十,连路都走不动的白发老翁,早已经算不清有多少年没有“雄起”过了,但是天狐的魅力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然媚香,依然能让对方**膨胀,再次雄起,奋战一番。

    当然,这样的结果会变成如何,我不解释也知道吧。

    所以可以想象,如果我和小狐狸新婚尔耳,厮磨上几月半年,天天腻在一起,以天狐的吸引力,自己哪忍得住,不说过上没日没夜的荒yin生活,但是诸位可以自己想一想,有这么一只千娇百媚,倾城妖娆的小狐狸在身边,最常干的事情是什么?

    而小狐狸这边,看昨晚上的情况,她似乎也控制不大了天狐形态,当受到那啥刺激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展开变身。

    然后,过个一段时间,就天狐情殇了。

    原……原来历史上不为人知,困扰了学者无数年的答案就是这个。

    呈otz姿势,无力的跪倒下去,就仿佛知道了一场打着正义与邪恶,光明和暗黑之间的对抗,号称英雄赞歌,暗黑大陆有史以来最壮烈,最凄美,史诗一般的天使和恶魔的圣战,起因竟然只是因为米迦勒不小心在路西法的花园里打了一个喷嚏。

    吐槽不能。

    “我将历代有记载的天狐历史,统计了一下,发现其中对天狐情殇的原因,叙述清楚的,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而语句不祥,意思含糊不清,诸如【在一次探险之中不幸身亡】这样一笔带过的,足足占百分之八十,当然,也不排除其他情况,毕竟皇家图书馆里,有关天狐记载的不过数十本,数量远远不足以证明这个推测。”

    洁露卡一丝不苟,尽展她在其他精灵面前表现出来的严谨公正的骑士作风,继续向我解释着道。

    “不过,那百分之八十的模糊答案,究竟代表着什么,我们不妨可以大胆猜测一下,或许(傻蛋)亲王殿下心里,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吧。”

    “这……这该怎么说好呢?哈~~啊哈哈哈~~”我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只能一个劲的傻笑。

    “身为德鲁伊职业的(傻蛋)亲王殿下,身体素质已经很不错了,只不过是一个晚上就变成了这样,可想而知……不过说起来,或许(傻蛋)亲王殿下,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不必担心天狐情殇诅咒的男人。”

    “这话怎么说?”见洁露卡说的有板有眼,不像是要挖坑让我跳进去再进行吐槽掩埋的样子,我不禁好奇起来。

    “因为是【后宫长老】啊。”洁露卡嫣然一笑,犹如万朵郁金香绽放的美丽。

    只是这些郁金香切开来,中间都是黑的。

    果然还是想吐槽我吗混蛋?

    “(傻蛋)亲王殿下大概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很正经的这么解释。”见我露出愤愤模样,洁露卡不慌不忙的说道。

    “我看你是很正经的在吐槽我对吧。”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傻蛋)亲王殿下想一想,这可完全是开后宫的胜利啊,因为有后宫,所以不用,或者说不能天天和那只……和露西亚殿下呆在一起,也就不用担心被她所媚惑,被榨干了。”

    “这……”

    我寻思着洁露卡的话,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虽说天狐的魅力无限大,如果单独和那只小狐狸在一起,还真忍不住,保不准什么时候就天狐情殇了,但是,我还有维拉丝她们啊,论总的魅力,无论是维拉丝,或是莎拉,琳娅,小幽灵,甚至是眼前的黄段子侍女,其实都并不会逊色于小狐狸。

    只要有她们在,我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小狐狸一个迷的神魂颠倒,而过着那没日没夜的荒yin生活。

    再进一步讲,眼前的黄段子侍女,可是有着补魔能力啊。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抬起头,由上至下,全面打量了洁露卡一眼。

    “(傻蛋)亲王殿下的想法,还真是能赤luo裸的表现在脸上呢。”不知为何,明明的带着笑容,但却能感觉到洁露卡的眼睛带着一股冷怒之意。

    也对啊,因为和小狐狸啪啪啪被榨干了,然后转过头就和求洁露卡补魔,就算她是自己的贴身侍女,这种要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太过分了,看来是不能指望用这招。

    总而言之,或许正如这黄段子侍女所说,这是开后宫的胜利,或许这是天狐情殇的克星也说不定,难道说咱在无意之间,不但知道了天狐情殇之谜,也将其破解掉了?

    当然,这个克制的前提条件,也是得后宫的质量能够和那只小天狐比肩。

    “不过,为什么那么简单的事情,却一直成为谜,没有丝毫线索流传下来呢?”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的确很可疑呢,总该有什么秘闻记载下来吧。

    结果话刚落音,就被这黄段子侍女用怜悯的目光看了。

    “天狐情殇的真面目……一般只有天狐和她的伴侣知道吧。”

    “那到是。”

    “因为做那种事情而精尽人亡,你认为会将这种耻辱的事情流传出去吗?就算是整个狐人族,也不能知道,更不能用文字记载下来,要是被其他族无意发现,那狐人一族就再无颜面见人了。”

    “那到……也是。”

    想想,如果让大家知道,传闻凄美无比的天狐情殇诅咒,竟然是因为啪啪啪精尽人亡导致……要我是狐人族,我也会千方百计保密,抹杀一切可能泄露出去的可能性。

    好吧,至此,为什么天狐情殇如此简单的原因却成为万古之谜,让无数学者圣贤百思不得其解,这个问题也解释清楚了。

    我仿佛清晰无比的看到了历史这位巨人跨出去一步,而且没想到自己也参与其中,心里复杂无比。

    昨天又没更,抱歉,在广东的朋友可能知道,这段时间广东十分阴冷,小七房间没装空调,冻的十根指头都发僵了。

    ps:赠送章节已经累积了五十多章,希望大家能够帮帮忙,领取一下,开个小号每天领取一章,并不难,小七先谢谢了。

    ps2:等会12点还有一章,定时发布,满满的两章1w字更新,让大家一次看个够,望票票支持。

    ps3:下一章小七要报复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