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天狐之诱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天狐之诱

    “说,是不是你干的”

    我呲牙咧嘴,恨不得能从口中喷出恶龙的火焰,将怀里这只狐狸公主,掳到火焰桥的对面。

    话说回来,为什么库巴老喜欢站在火焰桥上呢?被坑了七次还没学乖?

    “是本天狐做的又怎么样?”

    没想到这只小狐狸更娇蛮,反而回瞪了我一眼,得意的把玩着受伤一簇发丝。

    没错,这就是作案工具了

    我爆发出惊天的愤怒,但正如小狐狸所说,还真不能拿她怎么样。

    “拜托,我正要打败巴尔了。”

    可怜的眨了眨眼,我小小的撒了个谎,反正没什么差别吧,梦中的巴尔,已经是我们乐队的骨干粉丝了,那触手,用在舞台下面举着荧光棒晃来晃去,它一个能顶千个。

    “哦,是吗?正好我也梦到了给你这坏蛋套上项圈,骑在上面,指挥着冲上去,将巴尔一口咬死了。”小狐狸笑的贼明媚动人。

    “然后呢?回到家,被我反过来骑上,生了一大堆狐狸宝宝?”我轻含着口中的毛茸茸狐耳,吐气呵声问道。

    “你这坏蛋想的到美,最后你和巴尔一起同归于尽了。”小狐狸呸呸呸的娇嗔道。

    “巴尔不是被我一口咬死了吗?很奇怪不是吗?这到底是什么设定?”我顿时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

    “临死之前反咬一口的设定。”

    我:“……”

    无法反驳,还真是有说服力的设定。

    “我死了你怎么办?”我眼巴巴的看着小狐狸,盼望着她不要喜新厌旧,至少来个十年沧海两茫茫,为寻朱果救情郎的后续剧情。

    “没关系,还好及时把项圈回收回来了。”

    “也请为了你而拯救世界的宠物流下一滴眼泪啊混蛋”我再次将十张心灵的茶几怒然掀翻。

    “诶~~~?项圈可是用熊皮做的啊。”小狐狸不情愿的将声音拖得老长。

    “别,您还是把梦给忘了吧。”

    感觉到小狐狸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身上打转,似乎准备在下一刻让我变身,好方便取材,打了一个激灵,我连忙开口求饶。

    这小狐狸,腹黑吐槽等级越来越接近小幽灵了,难道说天下圣女是一家?

    “现在多少点了?”为了转移话题,我随口问道。

    “太阳下山后大概三个小时多一点。”

    小狐狸只是随意扭头看了窗户一眼,凭着那丝微弱光线的强度,立刻就判断出时间,难道这就是冒险经验之间那段无法跨越的距离?

    “还好,来得及。”

    我拍拍胸口,现在回去的话,还可以大摇大摆的从帐门进去,让小莎拉准备盆热水泡泡澡。

    再晚一个小时,维拉丝就会紧张的站在帐门口盼着远处,不顾寒风吹打,化身成一座望夫石了。

    不是我自吹,除非事先打了招呼,不然,就算被拉尔那些个酒吧流氓拉出去,我也会准时回家,标准的新时代暗黑三好丈夫,寻遍整个罗格营地,谁不夸我是爱妻一族。

    当然,丈夫好,妻子更好就是了。

    “咳咳……那个……”

    因为今天没有和维拉丝打招呼说“抱歉我要去推小狐狸今晚不回去了(也没这个胆)”,所以就算是蠢蠢欲动,无限期盼今晚能够那啥,但还是得……

    所以说啊……

    “那个……小狐狸?”

    我的目光落到她紧紧抱在腰间不放的小手上,然后看看她,但见那白皙妩媚的俏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一口贝齿轻轻咬着嘴唇,露出那么点欲语还休的娇羞状。

    拜……拜托,别勾引我,神马冒险者的心志坚定,那都是浮云,天底下谁能敌得过天狐的诱惑?

    “是……是啊……天色晚了,要回去了。”

    格外柔弱细微,找不到平时一点娇蛮的声音,从怀里发出。

    “是……是啊,就是说……”

    大概是受到小狐狸的影响,我也吞吞吐吐起来了。

    “那……就走吧,反正我一个人习惯了……”

    “嗯……啊……抱歉……”

    露西亚:“……”

    我:“……”

    “一个人……不可以……”

    “什……什么?”

    小狐狸的声音太细微了,近在耳旁的我都没能听见。

    “那三个混蛋要离开我了,你也要……离开我吗?”泪水重新开始在小狐狸的眼眶里打起了转转。

    “乖,怎么又哭了,好好好,今晚留下来陪你,我哪里都不去。”亲吻着她的眼角,我柔声哄道。

    应该没什么关系吧,记得临走之前,黄段子侍女说过会和维拉丝她们打招呼的,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见我那么晚没有回去,以她的聪明,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

    就怕这黄段子侍女在维拉丝她们面前,扯什么荒谬的理由,我宁愿她老老实实的告诉大家“禽兽亲王今晚要和露西亚大人睡觉不回家了”这样,毕竟和露西亚的关系,维拉丝她们也心知肚明,相当于是默认了。

    就怕她说“亲王殿下找迪亚波罗去要回五百年前大闹地狱时不小心踢翻到庇护所的熔浆之海里的炼丹炉里面装着的九转过期避孕药去了”之类的奇怪东西,虽然听起来荒谬,不过保不准维拉丝那么老实善良的女孩,真的会相信,话刚听完一半就吓晕过去了。

    敢这样做,就把她绑起来,彻底揭穿她的胆小怕生属性,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羞耻play。

    至于小狐狸这边……非是我要做柳下惠,只是该怎么形容呢?

    反正以我们两个的关系,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该干的都干了,而且那最后一步随时都可以跨过去,连以前最大的阻碍玛玛加大长老似乎都已经认命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偏偏得挑在这种时机,在她内心最柔弱,最无助的时候伸出魔爪,在若干年后,因此被已为妻子的小狐狸拿来调侃,神马乘人之危,禽兽公爵之类的,让我走正常向的推倒路线行不?比如维拉丝和莎拉。

    所以说,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忍一忍,以免落了这小狐狸的口实,以后被她拿来吐槽,大不了,明天就立刻把她推倒得了。

    我嗯嗯的点着头,为自己的机智和冷静感到害怕,邻居家的阿姨说得没错,我长大以后果然会变成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再过几年,别说什么羽毛扇八卦衣,八阵图都爆给你看。

    然后,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等我从自我害怕之中回过神来,发现情况似乎不大对劲。

    如果我的记忆力,还没衰退到连十秒钟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都记得不的话,那么,那个时候,应该是我侧躺着,怀里搂着一只小软狐才对。

    可是十秒钟之后的现在呢?

    变成了我仰躺着,小狐狸跨坐腰间,俯身上来,两只小手按着我的肩膀的姿势。

    教练,这姿势不对劲啊,我怎么感觉要被推倒了?

    再仔细看,小狐狸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胆,你看,眼眶里的泪水满盈得都快流出来了,和刚才的孤单泪水不同,这些有满溢之势的泪水,是名为羞耻的泪水。

    不比行动力过人的蒂亚,或者是女王作风的莎尔娜姐姐,让傲娇如她,主动做出这样的姿态,实在是不容易。

    “那个……露西亚……露西亚殿下?”

    眼看这只小狐狸,光顾着在那一个劲的和羞耻心做斗争,甚至连“正事”都忘记了,我不由的出声唤魂。

    “干……干什么你这坏蛋”

    小狐狸似乎吓了一大跳,就要羞涩的从我身上翻下来。

    可惜太迟了,她反过来,又被我从下面搂了个紧。

    “你……你这坏蛋要做什么?”小狐狸脸色通红,惊慌失措的看着我。

    “这明明是你自己做的吧。”我无奈的看着对方。

    “才……才不是……对……对了……一定是你这个坏蛋用了……用了什么奇怪的幻术,才会变成这副样子的吧……对吧”

    小狐狸连忙矢口否认,脸蛋却更红了。

    “就当是这样吧。”我她羞耻和惊讶的目光中,我微微用力一搂,强行将她的俏脸拉到面前,然后吻了上去。

    “嗯~~嗯呜~~~”

    小狐狸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要是自己还担心未来会被拿来调侃,那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真心话是刚才小狐狸那副神态语气,已经被我牢牢记在心中,以后说起,还可以反过来对她施行羞耻play。

    吸吮着那香柔嘴唇之间的津液,在小狐狸身子软下来的时候,我一个翻身,形势倒转,将她压在了身下。

    微微松开嘴唇,我带着那么点促狭的笑意看着她。

    “坏蛋”

    对于眼下无奈羞人的姿势,小狐狸除了紧闭双眼,张口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咬一口以外,别无他法……

    感谢【jk90jk】童鞋以及其他热心书友的打赏,今年过年收到了不少红包呢,小七很高兴,谢谢。

    这是第二更喜闻乐见的剧情即将降临,欢呼吧(热烈)然后祈祷吧(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