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细心呵护,安慰到床(大雾)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细心呵护,安慰到床(大雾)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话一点都不假。

    发泄了后,又顺势扑倒在自己怀里低声饮泣的小狐狸就是这样。

    甚至让我产生一种错觉,莫非刚才被扑倒在地上,承受了各种残忍无道的抓咬舔蹭的不是本德鲁伊,而是她才对?

    这样的小天狐别人伤不起啊。

    “乖,别哭,我怎么感觉,明明刚才被*的人是我,你怎么到哭起来了?”

    我抱着软呼呼的小狐狸娇躯,蹭着她软呼呼的狐耳,百般的疑惑。

    “哼,你那是**伤害,本天狐是心灵伤害。”

    小狐狸心情好了不少,至少总算开始讲理了,换做半小时以前,冲咱脸上就是一句“坏蛋没有人权”。

    没人权也有熊权啊,放原来世界,咱还是野生一级保护动物呢。

    不过她这话,到是让我想起临走之前黄段子侍女的留言,神马**伤害可以通过心灵治愈,神马心灵伤害也可以通过**治愈。

    这莫非是暗示着神马?

    总而言之,我好像被那避孕药侍女给教坏了。

    “好吧好吧,那就尽情的哭出来,我把泪水收集藏好,几百年后,咱两都拄着拐杖的时候再拿出来给你说,看,这就是你那时候的眼泪了,当时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脸都像小花猫了。”

    “你敢,我咬死你”

    明知道不可能,小狐狸还是忍不住横眉竖眼的瞪着我,然后说到做到,在我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感觉那两颗小虎牙都快要刺破皮肤了。

    随即,却用温软的小香舌,在留着牙印的地方舔舐起来,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很疼?”

    “一点也不疼。”我忙不迭的摇着头。

    “本天狐的气还没消,不疼就再咬一口吧。”说完冲着脖子另外一边又是一口。

    包括之前将我扑倒后的施为,至此,脖子上已经满是这小狐狸咬的牙印了。

    “很疼?”

    见对方脖子上已经烙满了自己的烙印,咬无可咬,露西亚又眨着湿润的大眼睛,目光往下滑落,到达胸口处,那个被自己不知道锤了多少拳的东西。

    “疼,真心疼。”

    见小狐狸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自己胸膛上,我菊花一紧,为了表示自己在说真心话,甚至眼巴巴的挤出了两滴泪水。

    “好吧,本天狐也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似乎被我的泪水所蒙骗,这只小天狐口气有所松动,但是下一刻……

    “疼的话就咬肩膀吧。”

    这样说着,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将我肩膀上的衣服拉开,然后一口咬下去。

    “你这是成心想在我身上咬个遍吗?”

    眼睁睁看着两边肩膀又印满了牙印,整齐精致的就仿佛纹身一样,我的神情幽怨可怜的那叫一个小白菜。

    “不行吗?”

    虽然是凶巴巴的瞪着我,眼眶里却蓄满了晶莹泪水,这样的小狐狸看起来既可爱又可怜。

    “反……反正你是本天狐的东西吧,随便怎么样都可以吧,那样的话本天狐就在你身上咬满牙印,无论去到哪里,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都是本天狐的东西,这一辈子也别想撇开本天狐”

    这一番话可把我打动惨了,抹了抹眼角的泪光,我更加怜爱的搂起小狐狸,深深埋在她的肩膀秀发之间。

    “是是是,随便咬吧,尽情咬吧,我的露西亚殿下。”

    “笨……傻蛋,就算你不这样说,本天狐也会尽情的咬,谁也别想阻止。”

    小狐狸张牙舞爪的宣布着,却被我搂的紧实,无法付诸于行动。

    她似乎也不急于行动,没有任何挣扎的蜷在怀中,像小猫一般时不时蹭几下。

    “喂,不会像马拉格比,库克,白狼那样,扔下我,对吧。”许久,怀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不会哦,就算距离拉开了,我们的心还是连接在一起,不是吗?灵魂链接我可没办法解开,所以啊,没办法,就算不愿意都好,这辈子,我们两个都得在一起了哦。”

    本来以为这样说,这只嘴硬傲娇的狐狸会反驳一声,但是等待数秒,从怀里传出来的回应,却是无比安心和温顺的轻轻一声“嗯”。

    “那下辈子呢?”她似乎又想到一个颇为严肃的问题。

    “下辈子啊……”我顿了片刻,有些犯难的应道。

    “下辈子的话,如果不出意外,我们还是能在一起,就怕你这只笨狐狸太粗心大意,一个不小心转世成我的女儿。”

    “才不会,打死也不会。”怀里小动物一般温顺的女孩,生气的拱了拱脑袋,又接了一句让我大汗淋漓的话。

    “反正……就算变成你的女儿,也不会放过……对吧,大坏蛋,大色狼,大禽兽。”

    我:“……”

    敢问整个大陆,还有谁能够比此刻的我,对“做贼心虚”这个词体会更加深刻?

    莫……莫非小狐狸看出了点什么?

    不过接下来,怀里却没了声息,让我大松一口气,似乎只是偶尔触及到这个话题而已。

    又等了片刻,还是没有任何声息传出,我不由松了松手臂,眼睛往下面一撇,立刻哑然失笑。

    这只俏狐狸,已经带着粘满泪迹的楚楚动人脸蛋,安静的睡过去了,那均匀却深沉的细微呼吸,足以说明这一次暴走中,她是真的累了。

    这样看,不是挺可爱的吗?啊,别误会我的意思,平时就已经可爱的过分了,我说的是这种恬静温顺的感觉,是另外一种反差的可爱。

    捅了捅小狐狸的柔软脸颊,听到她无意识梦呓一声,搂在自己后背的小手紧紧将衣服抓住不放,我笑了起来。

    就这样紧紧抱着,披上厚实的披风,细心的盖好每一个地方,应该能够将寒风挡住吧。

    坐在小山坡上,迎着风,怀里抱着斗篷盖紧的女孩,我默默的将夕阳看到下沉,将最后一抹昏暗光线吞噬。

    “呃……”

    然后呢?

    直接将睡熟的小狐狸抱回家,向迎来的维拉丝她们露出清爽笑容。

    哟,我又带女人回家了。

    这……不大好吧。

    还有,为什么会说“又”呢?

    先将这只小狐狸送回去吧。

    打了一个冷战,我小心翼翼的抱起小狐狸,将她轻若无物的娇躯固定在怀中,然后四处看了一眼,做贼似的,沿着那些人烟稀少的小道前行。

    要是被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不,是肯定,明天酒吧里又会传出什么奇怪的八卦传闻。

    确认没有人看到,抱着睡熟的小狐狸,好不容易回到狐人族驻点,将大门关好,拴上,我背靠着门,松了一口气。

    还好,只要再小心点,离自己在酒吧里变成“禽兽长老”的称呼,还是有好大一段距离的。

    最近啊,我都不敢去翻看营地酒吧里的报刊了,就怕在里面看到自己的称号再次升级,就停留在后宫长老这个级别吧,以我神诞日那五天的节操分量为代价,拜托诸位了。

    这样边走边想,没跨出几步就被什么东西撂了一下,踉跄出去,差点搂着小狐狸在地上滚做一团。

    稳住身形,我这才从担惊受怕之中回过神来,吓了一大跳。

    偌大的狐人族驻点,瞎灯黑火的,冷风似呼呼的从哪里透进来,凄清一片,跟鬼屋没什么两样。

    我这才记起,狐人族,包括玛玛加大长老在内,都已经回去了,自然,这里只有小狐狸一个人住。

    那些狐人走后,马拉格比,库克和白狼到是搬进来,跟在队长后面捡了个便宜,不过,他们三个现在应该还在卡洛斯那里煮面条,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回来。

    真是些无情无义的家伙,我啊,为了拯救你们这三条年幼无知的生命,可是差点连命都搭了进去,脖子肩膀被咬满了牙印,这些家伙却连过来确认我是否存活的道义都不讲。

    嘴里骂骂咧咧着,就差没诅咒三人被面条噎死,我抱着小狐狸摸黑上了楼,德鲁伊这个职业在晚上就是好,这双钛合金眼一扫,跟红外线似的,地上有几颗小石头都能看见。

    没记错的话,小狐狸的房间应该是在……

    凭着模糊的记忆,我上了三楼,推开其中一个房门,咿呀一声,门缝还未裂开一道缝隙,黑暗中就闪起了电光。

    “滋啦”的电流声响起,我四肢抽搐,呈僵直状态麻立在门口处,勉强站稳才没倒在地上。

    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嘴里吐出一大口焦烟,我欲哭无泪的看向手上握着的门把。

    一个陷阱,准确的说,是一个闪电陷阱。

    凶手是谁?为什么我被电成黑炭,而怀里抱着的小狐狸却没事呢?你说这是不是怪事,怪的让我直想在凶手的香臀上痛打**掌你说是不?

    而在一刹那,怀里睡的正香的小狐狸,那双因为舒服和温暖,而软绵绵,一副很幸福的样子垂趴下来的狐耳,警觉的竖了一竖,梦呓几声,终究还是没有醒来。

    真是服了这家伙。

    遭受无妄之灾却无处申诉,我恨的牙齿咯吱咯吱响,却只能苦笑。

    回去的时候,在这只小狐狸的脸上留下点什么吧,比如说几撇狐狸胡子,又比如说几撇狐狸胡子……

    不过,毕竟是女孩子的房间,防备着点也十分正常,只能怪自己不够细心,大咧咧的就闯了进来,陷阱又不会去分辨我是小狐狸的什么人。

    虽然被电了一下,不过至少说明了我没有猜错,这的确是小狐狸的闺房。

    我自认倒霉的伸出手,抓向门把,再次推门,白光一闪,滋啦又是一声,袅袅的黑烟从身上散发出来,里面透出着一股肉香味。

    我:“……”

    在门口徘徊了足足一分钟,我才想起将怀里这只小狐狸的身体,往门一拱,果然畅通无阻的打开了。

    东张西望,脚下头不定就连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是放衣服的衣柜,以及衣柜下面,似乎散发出一种“这是放内衣的地方哦”这样诱惑的精致抽屉……

    我碰

    滋啦————

    这次似乎是白色的骨头在电光中若隐若现。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至少这个看上去刚刚喝过不久,边缘上似乎还残留着小狐狸的淡淡香味的小巧茶杯应该……

    滋啦——————

    淡定加蛋疼的回头一看,镜子里面的自己整张脸都已经焦黑一片了。

    好吧,我手贱,我犯贱。

    将小狐狸放在床上以后,我发现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睡着以后的小狐狸,依然死死搂住我的腰不放,为了不将她惊醒,我又没办法用力……不,就算是用能将她惊醒的力气,乃至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挪动这两条看似柔弱无骨,弱不禁风,却有着巨龙下颚一样力气的胳膊。

    这就是五十四级的小德鲁伊,与一个伪领域级的刺客之间,那悲哀无奈的差距了。

    左右翻腾,想尽办法,还是没能抽身出来,眼看小狐狸恬静的睡脸,开始不安的微微皱起眉头,睫毛不断轻颤,一副即醒未醒的样子,我愁了起来。

    现在将她吵醒未免也太可怜了,最重要的是,就算将她弄醒过来,她也未必肯松手,说不定又像小孩子一样又哭又闹。

    咳咳,我解释到了这个份上,大家也应该能看出来,我是实在没办法,被逼无奈吧。

    向眼前的空气观众们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哧溜一下钻入了小狐狸那香喷喷的被窝里面,女孩子的被窝就是又香又软啊,这是无论我钻几次都会发出的感叹。

    无论是维拉丝,莎拉,琳娅,三无公主,黄段子侍女,阿尔托莉雅,西露丝和艾柯露,甚至连看似不会在意这些的莎尔娜姐姐的被窝,都有着一股让人陶醉的幽香。

    咦?刚才是不是无意之中透露了什么不该说出来的事实?打住打住,反正没人听到。

    不奇怪,就连蕾奥娜平时遮遮掩掩的狗窝,又一次被我无意中瞅到,都能闻到一股似是而非的好闻香水味,当时就在想,这条金色死狗还真不是普通的骚包。

    埃里雅的被窝……在水底下,那可真不是普通人能去的,还是算了吧,光闻着她那金色鱼鳞散发出来的清香就能想象。

    谁,忘记了谁?小幽灵?别闹了,虽然为了公平起见,是给她安排了单独的房间,不过这别扭的小圣女,几乎从来不在她自己的床上睡,她的真正蜗居,是项链里的说不定可以连接到东京都练马区的某个异次元空间,在那种地方能闻到什么?

    要说她还有什么窝的话,我的床就是她的窝了。

    这小圣女……虽然不想承认,睡过的地方还是贼香贼软的。

    心里一阵东想西想,揉着怀里香喷喷的软狐狸,在全是她的媚人幽香的被窝包裹下,我舒服的合上了眼睛……

    再次醒过来,睁眼一看,房间里依然是黑漆漆的。

    天色还黑着呢,这一觉睡了多久,什么时间了?

    不对,在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为什么会醒过来?

    明明在梦里,和洁露卡,小茉莉,阿琉斯组成的无节操乐队,已经开始迈出宇宙,即将用歌声征服一切,突然就天旋地转,似乎有一大群黑呼呼的宇宙虫子钻进飞船里,冲入了鼻孔之中……

    等等,这种感觉是——

    我突然低下头,恶狠狠的瞪向窝在怀里假寐,睫毛还在不断颤抖的小狐狸。

    装,让你装

    如果女人叫醒男人,有一百种办法,那么男人叫醒女人,就有一千种,尤其是小狐狸这种,敏感带如此明显的女孩。

    我咬。

    轻轻就咬住了眼前不断抖动的可爱狐狸耳朵,在里面呵了一口气。

    再不起来的话,接下来就是狐狸尾巴了。

    不过显然,我太高估了小狐狸,仅仅是在她柔软的狐耳上轻轻作怪,就已经忍受不住的发出一声轻吟。

    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似能剪断秋水般,缓缓睁开,朝我委屈的眨了眨……

    断更两天了,小七真的非常抱歉,年初一本来说好更新的,未想到回老家喝醉了酒,回来倒头一睡,初二都还不舒服,然后初二其实是准备了五千字更新,但是想一口气将这部分情节写完,让大家一口气看完,所以忍着没更,所以呢待会还会有两更哦(虽说只有六千多字)。

    无论什么样的理由,没有通知一声就断更就是小七的不对,小七先在这里向大家道歉,然后说说待会两更的问题,因为时间方面比较充裕,某些情节上小七写的比较细,不知道会不会被编辑砍掉的说(哭),这也是为什么小七要将六千多字分作两章发,不是为了拉月票推荐,而是因为这样做,就算要砍,也比较方便着手修改。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