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七百章 吾王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第一千七百章吾王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这对悲剧的二人组合走了以后,紧接着他们的脚步没多久,又有人来探病了。

    撇开两个别有目跑过来看我的人不算,阿尔托莉雅是第一个来探病的。

    穿着一身洁白的女式衬衫,x前打了一个淑女结,下面是一身简单的蓝sè长裙套着衬衫,穿着如此家居简单,而又显得优雅得体的精灵女王殿下,带着洁lu卡和小丫头公主贝雅,三人联袂而至。

    阿尔托莉雅穿着朴素,带来的礼物也朴素,是一篮子水果,不过正合我意,大冬天的,普通人想弄点水果也不容易啊。

    偏偏维拉丝还给我制定了病人食谱,物品栏的备用干粮也被没收,没办法暴吃暴喝。

    早上见某只金sè狗型自走贮备干粮从房门口路过,试图用一条被我紧紧捂在屁股底下藏起来准备过冬用的鱼干,将它youhuo过来,怎么说呢?冬天吃狗肉煲也是一大美事啊。

    没想它甩都不甩我,目光里尽是鄙视的注视了我片刻,撒呀着四条毛茸茸的小短tui就跑了,本以为此事就此揭过,没想到还不到一分钟,就见这只该死的金sè小动物,狗嘴叼着维拉丝给它准备的狗盆,洋洋得意,大摇大晃来到门口处,当着我的面大快朵颐的吃着香喷喷的烤鱼。

    是可忍,孰不可忍,但忍无可忍也得忍,要下chuáng跟这只不知天高地厚地位卑尊的死狗闹腾的话,维拉丝她们又要泪眼汪汪的说我不爱惜自己了。

    所以说阿尔托莉雅的水果篮子来的正是时候,待会得乘三人不注意,偷偷藏起几个。

    黄段子shi女给我带来了一罐看起来很好吃的果酱,但我极度怀疑里面放了过期避孕药,还是先找些人试毒再说,比如说拉尔,比如说大猩猩,比如说马拉格比,反正都是一群小强级别的人物,死不了人。

    再有贝雅丫头,给我扎了一个大大的花圈,哦哦哦,真是有心了,没想到这精灵小公主在关键时刻也……

    咦,为什么花圈是白sè的呢?

    而且看这个大小,显然不是给我戴在头上或者是挂在脖子上,而是想吊在我的头顶上的用心居多。

    这混蛋……

    被阿尔托莉雅瞪了一眼,这小公主吐了吐舌头,将花圈收起来,然后将真正的礼物——一个用枯草编织成的花圈……哦不,是草圈,献宝似的给我戴在了头顶上。

    完了以后还一副骄傲满满的样子,似乎在说,这可是本殿下亲自给你编织的草圈,给我感恩颂德,痛哭流涕的戴上一个冬天吧。

    感恩颂德我是没有,哭到是哭了,你妹的,等我伤好了以后看不将你这小丫头屁股打肿,以报今天的结草之恩。

    三人坐下以后,就一个劲的猛盯我的右手。

    “咳咳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大家太小题大做了,啊哈哈哈~~~~”

    见气氛不对,我打了一个哈哈,笑着说道。

    “疼吗?”

    贝雅小丫头用心险恶,就想伸过手指,在绷带上面捅一捅,结果被阿尔托莉雅的手刀正中额心,灰溜溜的缩了回去。

    但见阿尔托莉雅一言不发,还是紧紧盯着我,就连刚才给予贝雅手刀的时候,那碧绿sè的威仪美丽瞳孔,也一刻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上。

    她不说话,黄段子shi女自然是更不可能喧宾夺主先开口解围,气氛僵持中。

    平时可以绕过那张正经的面庞,窥视她的内心的金sè呆毛,此刻似乎也在诡异的气氛中畏缩起来,软绵绵的垂着,一动不动,让我更加mo不清楚阿尔托莉雅在想些什么。

    然后,突然见阿尔托莉雅收回目光,自顾自的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点什么,在手上抹啊抹,然后将涂满了不知名墨绿sè液体的纤柔小手伸上来,摁在扎满了绷带的右臂上面。

    眼睛微微一眯,但出人意料的是,预料之中的刺疼并没有传过来,相反,自阿尔托莉雅mo过的地方,传来一阵冰凉无比的舒服感,原本被闷在绷带里面,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干瘪茄子的右臂,似重新得到了水的滋润,变得饱满起来。

    那墨绿sè的液体,擦在绷带上,似乎完全渗透入了绷带,进入到手臂之中,完全没有在洁白的绷带上留下一抹痕迹。

    哦哦哦,多么神奇的治疗药啊,不愧是精灵一族,热爱自然,也善于利用自然,早就听说她们一些古老的德鲁伊药师,比当年以治疗术闻名的牧师还要厉害,你看,治疗术无效的伤口,被这神奇的药水一抹,立刻就见效了。

    “很舒服?”

    冷不防的,阿尔托莉雅用比平时更严肃冷静一份的口wěn,突然问道。

    “嗯嗯嗯,很舒服,超舒服!”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阿尔托莉雅的柔柔小手,在伤口上面轻轻划过,所传来的那股清凉舒服的感觉,下意识点起了头。

    “这药膏……伤势越重的话,使用起来,就越会感到舒服,凡,不知道你说的很舒服,究竟有多舒服呢?”

    阿尔托莉雅口wěn不变,又问了一句。

    “反正就是超……咳咳咳咳!!”

    在关键时刻,我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夸张的用力咳嗽出来。

    “一般一般吧,你也知道我们冒险者,伤痛啊什么的,都是小事,没那么敏感。”眼睛骨碌转了几圈,我还是有点琢磨不清阿尔托莉雅的心情,不由的推起了太极拳。

    难道说和维拉丝她们一样,生气了?

    不不不,不大可能吧,虽然我是曾经自恋过那么一会,认为自己和吾王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友情,有那么点微妙的情愫在内,但再怎么说,阿尔托莉雅就算对自己有感情,也不可能和维拉丝她们相比。

    在心里摇了摇头,我思考着其他可能导致阿尔托莉雅情绪诡异的因素。

    “药膏,放在这里,每天涂抹一次。”

    用比平时更加言简意赅,更加死板的口wěn,吩咐完以后,阿尔托莉雅将瓶子放在篮子旁边,又开始盯着我,一言不发。

    “那个……”我挠着的脸颊,被阿尔托莉雅的目光盯得有些怕怕,想找些话题。

    “对……对不起,阿尔托莉雅,擅自就受伤了,没办法按照约定陪你一起去哈洛加斯,给你添麻烦了。”

    我觉得自己必须先道一下歉,的确,因为自己的冲动,导致本应该在几天后出发的哈洛加斯之旅,无限的延期,照维拉丝她们的担心劲看来,或许半个月之后才能放心的让我外出。

    本以为提起这件事,肯定能引起阿尔托莉雅的关注,也算是缓和一下弥漫的诡异气氛。

    岂料我似自言自语的说完以后,偷偷看了一眼,突然发现阿尔托莉雅头低了下去,那张完美无暇的美丽脸庞,笼罩在了一片yin影之中。

    取而代之的是,那根本来软软垂着的金sè呆毛,像根天线一样,怒发冲冠似的笔直竖了起来。

    哦哦哦,终于有反应了,这根呆毛终于有反应了,我终于不用再隔雾看花的判断阿尔托莉雅的心情了!

    我心里大声欢呼起来,然后下一秒又哭了。

    就好像在急症手术室里正在抢救病人的医生,因为心跳测试仪的失灵,无法准确判断病人情况而急得抓狂,突然不知为什么,仪器好了,正要欢呼,却看见显示器的心跳电bo已经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直线……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悲惨的目光,偷偷瞄向阿尔托莉雅身后的贝雅和洁lu卡,发出求助信息。

    没想到,不但贝雅,连洁lu卡都回以一记你活该的冷漠眼神,仿佛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事情,是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

    好再,阿尔托莉雅不愧是一族之王,心x宽广无比,仅是肩膀颤抖了一会儿,似做了几次深呼吸后,便重新抬起头,lu出她平时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

    静静的看着我,突然,似带着淡淡无奈的感觉,叫了一声。

    “凡。”

    “是……是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可以肯定绝对是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本人,下意识的以病人姿态,一个ting直身体,大声应道。

    有何吩咐,尊敬的教官阁下……不,是吾王陛下。

    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阿尔托莉雅微微探前上半身,将她那不算高耸丰满,却玲珑秀美,凹凸有致的x腹压上来,用更近的距离,紧紧盯着我,然后道。

    “虽然我不大清楚,但是……”

    “但是?”

    “果然和其他人说的一样,凡是个笨蛋啊。”

    轰隆一声,大脑劈过一道无情的闪电。

    阿……阿尔托莉雅说我是笨蛋?

    一直夸我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王,这么鼓励着我的阿尔托莉雅,说我是个笨蛋?

    虽然是事实但是好悲哀啊,这个世上,连最后一个哪怕见我连一加一都算不出来,也愿意mo着我的头,用温柔的笑容鼓励我的人,都已经远离而去。

    窗外一片晴天,我的内心却已经下去了磅礴大雨,更让人气愤的是洁lu卡和贝雅这两个小恶魔,竟然还背过去偷笑。

    “请好好爱惜自己,不要再去做笨蛋一样的事情了。”

    阿尔托莉雅静静的看着我,严肃的目光微微透lu出一丝温柔,伸出小手,轻轻在绷带上,轻柔的抚mo着。

    “凡,将来可是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王,一时冲动让自己受伤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做了。”

    阿尔托莉雅更加轻柔的,拖着我的右臂,轻轻包裹在手心,lu出明媚的,温暖的,仿佛散发出万丈光芒,让我无法睁开眼睛的淡淡笑容,说道。

    “这只手,可是肩负着无数人的希望,同时,也牵动着无数人的内心啊。”

    “我知道了。”

    察觉到阿尔托莉雅的语气和笑容中,那淡淡的,却清晰无比的作为一名妻子的关怀,我一扫刚才失落,高兴起来。

    “好好休息,我先告辞了。”

    她干脆利落的站起来,似要就这样离去,却突然俯下身,那张美丽无比的面庞,带着和妻子无二的温柔,近距离凑到我面前,伸出手,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帮我盖实。

    阿尔托莉雅……

    我感动的无以复加,似乎额头都流血了。

    不,不是似乎……

    乘着这个动作,彼此的脸庞贴近的功夫,阿尔托莉雅额头上那根金sè呆毛,又像欢迎会那天晚上一样,开始以啄木鸟的速度,在我的额头上“笃笃笃笃笃笃”的戳着。

    看来,阿尔托莉雅的王之x怀,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宽广,可以容忍一切,果然还在为刚才的某句话而一直生着气啊。

    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额头上的鲜血和眼角处的泪水混合在一起,流了一脸。

    “卡lu洁,你就暂时留在凡的身边,好好照顾他吧。”

    阿尔托莉雅淡淡的对洁lu卡吩咐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贝雅朝我做了一个“你活该,惹阿尔托姐姐生气了”的鬼脸,也蹦蹦跳跳的跟了上去。

    “阿尔托莉雅……”

    眼看两人的背影,就要消失在拐角处,我大喊了一声,让走在前面的身影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谢谢你,让你担心了,真的对不起。”我也没多想,就这么朝着她的背影大声喊道。

    身影,顿了足足一秒钟。

    然后,并没有特别的回应,只是侧过面庞,轻轻的点了点头。

    但是不知为何,我却像被那张侧脸传达过来的某种东西,渲染了一般,心情变得开心起来。

    一定是因为看到了,那张侧脸上面,情不自禁的微微勾起的嘴角吧。

    回过神,发现洁lu卡像看外星人一样目光,怪异而好奇的看着我。

    “怎么了?”

    我momo脸,没发现什么异常。

    “有点看不懂……亲王殿下究竟是笨蛋还是笨蛋或者说是笨蛋?”洁lu卡这样说道。

    “根本没有选择吧,反正就是在骂我是笨蛋吧。”我忍不住怒掀心灵的茶几,阿尔托莉雅才刚刚一走,这黄段子shi女就撕下乖乖shi女的脸皮,变得嚣张起来了。

    出乎意料的没有追加吐槽打击,洁lu卡只是轻摇了摇头,撕下两块伤贴,在我的额头处打了一个大大的叉,然后微妙的说了一句。

    “如果刚才那句话,早点说出来的话,额头就不用受罪了。”

    “什么?”

    我一时没有弄懂她的意思。

    “要避孕药吗?这位客人,一瞬间就可以让重伤的你起chuáng行走哦。”

    贴好伤贴的洁lu卡,带着顾客至上的微笑,将一瓶奇怪的药丸递到我面前。

    “恐怕是吃了后会精神错乱,用手行走吧。”我冷冷看着她。

    “瞧客人您说的,太小看本店的避孕药了,这可是能让你的灵hun暂时脱离身体的束缚,不但行走,连自由翱翔都没问题的神奇产品,现在一折优惠,只卖998金币,我们一共准备了三十瓶,卖完即止,过后原价,恕不商议。”

    洁lu卡神sè不变的继续口胡道。

    “恐怕脱离了以后就会不去了吧。”

    我被这黄段子shi女逗乐了,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那精致温润的俏脸,吃着她嘴里腹黑毒舌,手上却相反的细心给我削好递过来的水果,心情很是愉快的,温暖的,和洁lu卡又一搭没一搭的互相吐槽着。

    这无节操shi女……哪怕不用补魔的手段,似乎都能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呢。

    不过,这种时光并未持续多久,没过半小时,第二名访客来了。

    本来以为是小狐狸啊,蒂亚啊或者是谁,至少菲妮也好,没想到门被推开,却lu出了马拉格比那张大脸。

    呸呸呸,开门黑,真晦气。

    “吴老大,我们来探望你了。”

    带着一脸的乐呵笑容,马拉格比走进来,身后跟着库克和白狼,朝我微微点了点头。

    “你可真享受啊,还有这么漂亮的精灵shi女在一旁伺候。”

    坐下来之后,见因为客人的到来,而恭敬礼貌的退下去,站在chuáng边,做出一副随时伺候的乖巧shi女姿态的洁lu卡,马拉格比眼里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这可是精灵shi女啊,能让心高气傲的精灵低下头,心甘情愿的端茶送水伺候,这是多少人做梦都做不到的好事,说不定还可以……吴老大真是艳福不浅啊,啧啧啧。

    而且,眼前给予人神秘高贵的紫sè的美丽的shi女,还是女xing精灵里,万中无一的丰满类型。

    羡慕之余,马拉格比心中格外的悲哀,说不定这场神诞日过后,干脆自己也先回一趟老家,找个温柔漂亮的女孩结婚好了……

    1269章改动的地方比较多,建议大家最好看看正版,如果觉得小七是在骗订阅,那就当没说吧……

    :年关到来,小七也越来越馋了,上班的时候也会逛逛淘宝,想弄些吃的,大家有什么好的零食店介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