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西雅图克失去了点什么……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西雅图克失去了点什么……

    “咳咳,说起来吴师弟,关于昨天比赛的赌约问题……”

    很在意西雅图克突然lu出的人生败犬式的灰白表情,这时候,旁边的卡洛斯,却是郑重其事的咳嗽一声,提起了昨天的事。

    哦哦,没错,赌约,和卡洛斯的赌约!

    卡洛斯不说,我还一时忘记了,你看,这女儿控骑士是多么诚实耿直的人,竟然主动提起了自己输掉的赌约。

    果然还是对北斗有情破颜斩这个名字,有了感情,虽然一时冲动改了,但就像夫妻chuáng头吵架chuáng尾和,只过了一天就立刻后悔,要换回原来的名字了,一定是这样没错。

    我嗯嗯的点着头,一时之间,只觉得命名帝的光耀照九州,心中充斥了一股挥斥方遒的豪迈,恨不得将暗黑大陆这个名字也改掉。

    叫什么好呢,节操大陆?萌黑大陆?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眼前的圣骑士根本就不是爱与萌与正义的吾辈同志,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反革命分子。

    “咳咳,是这样的,关于昨天的赌约,我回去考虑再三……”

    似乎要掩饰掉什么心虚的感情一样,卡洛斯微微将脸撇过去,对着一面墙猛盯,然后道。

    “关于昨天那场战斗……咳咳,怎么说呢?的确是我和西雅图克输了,但是你看,吴师弟也是受伤不浅,比我们重是吧,咳咳,当然,我也不是想因为这个,就输赢的问题讨价还价,输就是输,应就是赢,我不会抵赖,只不过……该怎么说呢?毕竟吴师弟你受的伤更重……所以赌约的问题能不能再斟酌斟酌?”

    卡洛斯面对着墙壁,眼珠子摇摆,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说着,也难为他了,要一个老实人说出这种比无赖还要无赖的要求。

    没错,比无赖还要无赖。

    脑子转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卡洛斯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大家各退一步,我们承认你赢了,但是赌约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吧。

    混蛋,那当然是我赢了,为什么还需要你们承认才行?还得拿来谈条件!

    瞬间,我出离愤怒了,原以为卡洛斯是老实人,没想到他无赖起来,比老酒鬼的脸皮还要厚。

    正当我想说点什么,西雅图克却突然和颜悦sè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吴师弟,我们也知道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但是你想想看,万一我们在外面活蹦乱跳,而你重伤卧chuáng的消息传出去,会怎么样?那些不明真相的普通人,嘴里不说,心里肯定会想,这肯定又是阿卡拉大长老在故意将你这个救世主捧高,说什么你一个人战胜了我们两个,你看,我们两个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吗?相反你却伤倒在chuáng,其实结果应该反过来才对吧。”

    这样说完,西雅图克似情非得已,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也不想让这样的谣言传出去,但谣言就是谣言,我们也管不了,万一传开了,你也少不了在大家面前被揶揄调侃,多不好,所以不妨考虑考虑卡洛斯的建议如何?”

    “你们这两个家伙啊……”

    我气的牙齿直咬,两个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分明就是在联手起来欺负我一个。

    不过等等!

    这脑子被气了一气,却更加清晰了,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西雅图克要帮卡洛斯说话。

    以我对这好战狂的了解,虽然在其他的方面和他的恩师,卡夏那老女人,一样学着卖节操,嗜酒耍无赖,小气抠门厚脸皮,看似一个憨厚的野蛮人其实腹黑的很。

    不过唯独对战斗,他一向很严谨,虽然很在意输赢,但输就是输,应就是赢,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抵赖什么。

    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违背自己的原则,站在卡洛斯那边和他一起耍无赖?

    是被卡洛斯的面条贿赂了?

    不不不,虽然西雅图克也逐渐站在了以无节操为前缀命名的大军队伍之列,但是我想,区区的面条还不至于youhuo他连原则也丢掉。

    这样低头沉思着,我突然回想起刚才西雅图克一脸灰白的样子。

    难道说,是他和卡洛斯在路上打了什么赌,事关重大,刚才输掉了,所以才不得不和卡洛斯同一个鼻孔出气?

    这个可能xing很大。

    而随后的发展,真相的揭lu,也证实了我此刻的真知灼见,运筹幄,几乎一个弹指之间消灭的魔王,连起来就能绕地球两圈之多。

    话说,我是不是该去找某奶茶拿点广告费才划算?

    相同了这其中的关联之后,我从愤怒的状态中冷静下来,现在,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无赖,而是一场yin谋,只有以一往无前的手段,破解了yin谋,才能胜利。

    说到破解yin谋的最好办法……

    “是是是,我和西雅图克,也是怕这样的不真实谣言,会蔓延出去,所以才特地过来商量对策,最坏的地步,也只好我们两个,也装成重伤的样子,为了保全吴师弟应得的名声和荣誉,咳咳,咳咳!!”

    卡洛斯实在不是一个能睁眼说瞎话的人,你看着一句话憋出来,憋的他那张脸都通红发黑了。

    “当然,如果真只能这样做的话,到时候别忘了给我们送三餐。”

    西雅图克发挥了他从老酒鬼那里继承下来的脸皮,不忘记这样叮嘱上一句。

    我完全无视了这两个人在眼前天花乱坠,而是在思索着如何破局。

    西雅图克嘛,到不是没有弱点,馋嘴嗜酒好斗,样样都能拿捏得住,问题是这些弱点,都构成不了真正的威胁。

    而卡洛斯这边,相比西雅图克的破绽百出,他可以说是完人一个,但唯一有一个弱点,却是可以要他老命的弱点……

    想到这里,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在两人紧紧注视的目光之中,润润喉咙,然后大喊了一声、

    “卡洁儿!!!”

    瞬间,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脸sè大变。

    这时候,伴随着稚nènjiāo气的“叽~~~”一声,带着玫瑰花香气息的小天使,扑扇着纯白无暇的小小翅膀,冲开……没错,是冲开而不是推开房门,就这么飞扑到了我的怀抱。

    “叽~~叽叽~~”

    在怀里尽情的撒jiāo着,那张肉呼呼,精致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狠狠亲上一口的脸蛋,不断蹭来蹭去。

    单手搂抱着卡洁儿,无视对面两人的一脸灰白,我可疑制造出一股沉重悲哀的气氛。

    “卡洁儿,我对不起你。”

    “叽?”

    卡洁儿抬起头,不解的看着我。

    “我明知道你的那位爸爸,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堕落的深渊,却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一名正义化身的骑士,变成耍赖的流氓。”

    说着,不忘记看上卡洛斯一眼。

    卡洁儿,也下意识的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卡洛斯,歪头想了想,似乎了然了我话里的意思,那双氤氲着圣洁以及纯净气息的美丽瞳孔,闪过了一丝鄙视,抱着我的小手,紧了又紧,不断往我的怀里缩,似乎要离这个堕落的骑士远一点。

    “不过没关系,至少你还有我,以后就当做没有那个爸爸吧,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也一样能幸幸福福的过日子。”

    我对着卡洁儿的小脸亲了又亲,蹭了又蹭,至于卡洁儿,不知道是听懂了我的话,或者说是理解了我要作弄卡洛斯的心,反正是十分配合的和我一起亲昵着,那柔软如同果冻一般的小嘴,罩着我的脸上就是亲了一脸的口水。

    就像鹅毛飞雪之中,蜷缩在一处屋檐底下,互相紧挨着,不断tiǎn舐对方,以此相依为命的两只弃猫。

    “卡洛斯,你要坚持住,不要上了吴师弟的当!!”

    哐锵一声,西雅图克猛地站起来,一时情急,将屁股下的凳子也撂倒在地,他用力的摇着将整张脸卖在yin影之中,全身颤抖不止的卡洛斯,宛如热血漫画里的当头棒喝一般,一边拼命的摇着一边大声喝斥。

    “啪”“啪”两声,西雅图克的双手,被卡洛斯从肩膀上拍下,然后摇摇晃晃的来到我面前,抬起头,泪流满面,那张帅气的面孔,活生生就像一个便当盒子,,在白花花的米饭上,用海苔拼写了两行泪水以及悲剧二字。

    “吴师弟,认赌服输,请赐名!”

    说完这句话,卡洛斯似终审判决死刑的犯人一样,软绵绵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西雅图克也是大势已去的苍白面孔。

    “咳咳,其实呢,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见卡洛斯实在可怜,我不由的咳嗽几声。

    虽然很不甘心,咱命名帝请赐的招式名,竟然还在那嫌三嫌四,不过俗话说的好,强扭的瓜不甜,本德鲁伊从来不是那种逼良为娼的恶人。

    “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我取的,那折中一下,换个人取,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

    卡洛斯抬起头,苍白的脸sè上闪烁起一丝希望,突然又变成了如电视剧里面的,在铡刀就要落下的最后一刻,听到对面传来“刀下留人”的喝斥的死刑犯人。

    “当然不会有假,我什么时候骗过人了。”

    “好,那感情是好,换人,换人!”卡洛斯也顾不得谦虚了,他心里想,谁取都无所谓,反正再也找不到比眼前这家伙的品味更差了的人了。

    看到卡洛斯迫切的样子,我更加不爽,不过这种时候,不正是显示出自己宽宏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心x的时候吗?

    “择日不如撞日,这里就我们四个人,就由卡洁儿来取吧,你看,她既是你的女儿,也算是我半个女儿,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吗?”

    咦?

    饶是睿智沉稳如卡洛斯,面对突然的事件,突然的人选,也不禁呆愣起来,他的头,随着刚才脑海之中掠过的念头,下意识的轻轻一点。

    这一点,就悲剧了。

    “卡洁儿,你看,给我们正直诚实的圣骑士的绝招,取了响亮亮的名字吧。”

    见卡洛斯点头答应,我立刻就低头捏了捏卡洁儿的脸蛋,对她说道。

    歪头想了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卡洛斯,最后……

    卡洁儿似乎听明白了,很高兴的,高举着小手,发出稚气欢快的“叽~~~~~~”一声。

    “什么,决定就叫“叽~~~~~~”吗?”

    “叽~~~~~~”卡洁儿可爱的点头。

    “恭喜你,卡洛斯师兄,从今以后,你的绝照就改名叫叽~~~~~~了,这下满足了吧,这可是你的宝贝女儿亲自给你改的。”我朝卡洛斯竖起大拇指,爽朗一笑。

    卡洛斯,西雅图克,都是一副没能反应过来的样子,扬着头,呆呆望着房顶。

    若干年后……

    卡洛斯终于遇到了他一辈子之中的宿敌——西门孤城!!

    同是天之骄子,同是高傲过人,两人发生了碰撞,最终约定在某日某刻,于亚瑞特山之巅,一决死战!

    那一夜,哈洛加斯山脉的大雪凄厉,似在哭泣,哀嚎,阻止着什么,两位不世高手,站在格外凄清的野蛮人祭台上,在三位野蛮人勇士的雕像见证下,大战三万回合!

    同样的身手,同样的智慧,同样的惊世绝技,但在最终,幸运女神还是站在了卡洛斯这边。

    西门孤城倒在地上,仰望着被大雪遮盖的漆黑天空,默默的道。

    “曾经有人说过,一个人命中注定而又值得尊敬的对手,比缘定三生的伴侣更难遇到,我,不以为然,如今,深感认同。”

    咳出一口血,大雪逐渐将他的身体,将他铺满了地面的鲜血覆盖,他用最后一丝冰冷高傲的目光,看着默默注视着他的卡洛斯。

    “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请求,交给你,值。”

    “说,以剑之名,必如你愿。”卡洛斯抚剑长叹一声。

    “告诉我,打败我最后那一招,叫什么名字。”

    西门孤城死死盯着对方,他被一剑穿心,本该生机断绝,死的不能再死,如今,却执守着最后一个愿望,若不实现,定然死不瞑目。

    卡洛斯神sè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这是个值得尊敬,失去以后,便会孤独一辈子的对手。

    “听好了,你是除了我之外,第一个知道它的人,也将会是最后一个。”

    在对方快要溃散的瞳孔注视下,卡洛斯肃然的将手中长剑插于地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将双手抬高,举在头顶上面,然后……

    “叽~~~~~~!!”的一声怒吼,高高回dàng在野蛮人祭坛,回dàng在整个哈洛加斯山脉,回dàng在这个狂怒的暴雪黑夜之中……

    ……

    回过神来,卡洛斯已经泪水成河,难道说这厮会读心术,知道我刚才想了什么东西?

    “吴师弟,还是你来吧。”握了握拳,又松开,一瞬间,卡洛斯似老了一百岁,那头原本黑白分明,极为冷酷帅气的头发,眨眼间就变成了花白。

    “哦,那就叫北斗有情破颜斩之卡洁儿之怒吧。”我一拍手心,卡洛斯立刻抱头、

    “不对!”卡洛斯突然猛抬起头。

    怎么,这家伙又要食言?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卡洛斯却是一指指向躲在角落里头抱着肚子笑抽了筋的西雅图克。

    “西雅图克,你也有份!”

    “卡洛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西雅图克立刻回过头,一脸的彷徨不安,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卡洛斯,似乎在说,别拉我下水,一切好商量。

    但是已经黑化掉的卡洛斯,岂会听西雅图克,他回过头,愤愤的告诉了我这样一个事实。

    原来在过来的路上,两人的确打了一个赌,而且赌注还不小。

    西雅图克的堵住是金sè龙卷风的命名,至于卡洛斯给出了什么赌注,竟然能youhuo西雅图克上钩,我就不知道,也不需要去知道了,现在看来,显然是卡洛斯赢了。

    “你这混蛋,自己粘了一身腥,还想将我拖下水,亏我还一直将你当成战友,我看错你了,卡洛斯!”西雅图克愤怒的嚷嚷道。

    “哼,将我看成战友?那当时我和吴师弟打赌的时候,你明明在场,心知肚明,怎么不过来提醒一下你的好战友?”卡洛斯冷笑连连。

    “我……我当时走神了,没听到你们在说什么。”西雅图克东张西望中。

    “我看你是在一边偷乐吧。”卡洛斯一言指心,让西雅图克脸sè大变。

    “反正是三个人的比赛,谁也跑不了,要死大家一起死。”黑化掉的卡洛斯强硬一拍桌子。

    “是你中了吴师弟的ji将法关我屁事!”西雅图克也瞪起了眼。

    哦哦哦,内讧起来了。

    我一手搂着卡洁儿,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场难得的好戏。

    就在两人越炒越烈的时候,大门突然再次被推开。

    “西雅图克大人,卡洛斯大人,要吵的话请去外面,可不能打扰了大人休息。”面带笑容的维拉丝,将平底锅紧紧揣在两手。

    看到那平底锅自昏暗房间里一闪而过的乌黑光泽,西雅图克脖子一缩,黑化的卡洛斯也不黑化了。

    两人灰溜溜的在维拉丝的瞪视中,离开了房间。

    “西雅图克!”看着西雅图克离去的背影,我大喊了一声。

    “超级无敌最强黄金蛋卷!”

    顿时,西雅图克那高大的背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恭喜千里酒乡童鞋荣升至本书掌萌之位,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尤其是章节赠送,每天必送,风雨无阻,这种持之以恒的支持,给予了小七很大的动力(偶尔会想偷一下懒,看到千里酒乡的赠送章节的帖子按时出现,就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