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你们还是两个一起上吧!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你们还是两个一起上吧!

    隔天的一大早,我就被西雅图克的大嗓门给吵醒了。

    抬头看看天色,还是蒙蒙亮,让人分外想睡一个回笼觉的时间。

    这家伙……当初要是不答应他就好了。

    我开始后悔了,却也无可奈何,放任他在外面继续喊下去的话,不说其他人,卡洁儿的好梦,都要被这厮的大嗓门吵醒了。

    “嗯呜~~吴大哥~~”

    怀里的琳娅,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天蓝色眸子蒙着一层迷糊娇憨的水雾,似未睡醒的小女孩一般,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在外人面前温柔知性,聪慧冷静,似乎什么都难不倒她,颇有一股领袖风范的琳娅,竟然也会有这样撒娇可爱的一面。

    “继续睡睡吧,我去打发那家伙。”

    在琳娅未能完全睁开的眼睛上,轻轻吻了一口,阻止她想起床帮我穿衣系带,快速整理好一切后,打着哈欠出了帐篷。

    “西雅图克,你这家伙……”话还没说完,我就乐了。

    你说我看到啥了?这大块头被卡洛斯勒脖子了。

    “我就知道你这混蛋没安好心,想来扰卡洁儿睡觉,所以从后面偷偷跟上来。”

    从身后紧紧勒住西雅图克脖子的卡洛斯,冷酷的说道,看上去如一个冷血的杀手。

    我说西雅图克今天怎么那么安分,只喊了一声就停下来了。

    “行,你们两个别闹了,不然不醒都要被你们给吵醒,一大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只是路过顺便打个招呼这样的理由,就别怪以后过来蹭饭的时候,吃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当然是有要紧的事情。”

    听到事关以后的口腹大计,西雅图克顿时乖了,在卡洛斯的狠狠注视中,压低声音,笑不拢嘴的竖起大拇指。

    “训练场的魔法阵,已经强化好了。”

    “哦哦,那么快?”虽然大概能猜出来,能让这家伙如此心急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这个了,我还是略表惊讶的感叹了几声,心中为那几名法师默哀,这一定是被西雅图克给压迫惨了吧。

    “然后呢?”顿了顿,我一脸迷糊的反问道?

    “然后,当初不是说好了吗?当然是痛痛快快打一场了,我们几个。”西雅图克战意俨然的抡着给粗树桩一般硕大的胳膊。

    “现在天还没亮,刚刚睡醒,早餐也没吃,哪来的状态?你也不想迷迷糊糊打一场吧。”我翻了一个白眼。

    “有道理。”西雅图克拍着掌心,一脸恍然的样子,然后挠了挠后脑勺。

    “那我就不客气的过来蹭一顿早餐了。”

    我:“……”

    卡洛斯:“……”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卡洛斯坐在餐桌上,一脸平静的吃着维拉丝端上的纤肉饼+羊奶的营养早餐组合,听着外面传来西雅图克的哀嚎,就当是在杀猪场里吃早餐吧,没什么的。

    “大人……这样不大好吧。”

    从厨房里端来第三盘刚刚烙好,香味弥漫着整个帐篷乃至外面的陷肉饼,善良温柔的维拉丝,担心的看了外面一眼。

    总感觉在陷肉饼端出来那一刻,外面的嚎叫声更响亮了,一定是我的错觉。

    “没关系,卡洁儿她们的房间都已经施加了隔音结界,吵不了。”我安慰的拍了拍维拉丝的小手。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维拉丝苦笑。

    “让那家伙自生自灭吧。”

    就连老好人卡洛斯,狠狠咬一口陷肉饼,似乎故意在发出外面也能听见的吧嗒吧嗒吞嚼声,然后无情的说道。

    如果换成是你,在让人恨不得滚一天被窝的大冬天里头,被一个家伙吵醒,然后告知,我只是来蹭早餐的,想象一下这种情况,就会发现我现在的态度已经十分好了。

    “我知道了,你们这两个家伙,是故意的吧,是别有用心吧,不让我吃早餐,是为了让我待会在战斗的时候发挥不出实力,好赢的轻松对吧。”

    外面的西雅图克又嚷嚷起来了,看不出,这家伙还涌上激将法了。

    我和卡洛斯相视一眼,都露出无奈的目光。

    也罢,惩罚就到此为止吧,免得这好战狂以后真抓住了这个理由,喋喋不休的缠着要练比斗。

    被西雅图克吵醒的两个小时多之后……

    我和卡洛斯走在前头,来到了训练场,后面跟着一个得意洋洋的西雅图克,还在满足的拍着肚皮,打一个饱嗝。

    没有理会这脸皮越来越厚,大有追上老酒鬼势头的家伙,我和卡洛斯看了看训练场上的布置。

    和以前相比,并没有任何变化,也是,强化的是刻画在这上面的魔法阵,又不是模样。

    这个营地最坚固,足以经得起领域级强者折腾的训练场上,刻画了许多个魔法阵,其中最主要的是两个。

    一个自然是防御魔法阵,也是这次强化的要素。

    第二个是空间魔法阵,你想想,两个领域级强者之间的战斗,波及范围极广,方圆十多里都有可能是战场,营地哪来的那么大训练场让我们折腾?就算真能空出这么一片地方,要刻画方圆十多里的防御魔法阵以及其他魔法阵,这该是多大的消耗?

    因此,法拉老头对这个空间魔法阵,一直十分的得意,称之为是他的神来之笔,不但解决了领域级强者战斗所需的空间,也节约了许多魔法阵成本。

    只不过现在空间魔法还处于研究状态,它并不是一个魔法,或者一种技巧,而是一个庞大的魔法体系,想要达到实际运用的程度,将会是一个漫长的研究过程,或许是几百年,或许是上千年。

    所以说,对于眼前这个空间魔法阵,会不会到关键时刻掉链子,我们还是抱着相当程度的疑心。

    “很好,就在这里大干一场吧。”

    抢步走到我们前头的西雅图克,双手抱胸,停在训练场前方,就像来到了他的主场一样,放声大笑起来。

    “我到是无所谓,但是……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我无语的环视了一眼站在附近的围观群众,举手发问道。

    阿卡拉,凯恩,法拉老头和老酒鬼也就罢了,毕竟这四个人身为联盟长老,眼耳通天,知道我们今天要大战一场也不足为奇。

    莎尔娜姐姐的孤傲身影,站在一边,百米之内无人敢靠近,她的出现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为什么我还看到一些无关人士的身影?

    比如说小狐狸这家伙,目光落到她身上时,还摇着那在大冬天里头,特别让我有抱在怀里不放手冲动的软滑温暖毛茸的狐狸尾巴,傲娇满满的白了我一眼,似乎在说,怎么,老娘就不能来看戏吗?

    站在她附近的是玛玛加大长老,以及露西亚小队的白狼三人,和少数狐人战士。

    再往旁边一看,是蒂亚,带着几名赫拉迪克族法师,跟阿卡拉她们站的很靠近,见我瞧来,调皮的背着小手,朝我露出一个元气少女的阳光笑容。

    看到蒂亚我就不禁想到,前几天去拜访她的时候,看到她心不在焉的,神神秘秘的,稍一个背身,就偷偷瞄到了她似乎正在迫不及待的研究着一本书里的东西,这个每次见面总是粘着自己的小丫头,就这么第一次把我给冷落了,所以现在回忆起来还记忆犹新,心里拔凉拔凉的。

    接下来是阿尔托莉雅,静静站立在一旁,曲线优美玲珑的身段,竖的笔直,一如她正直,自信,无畏的性格,容貌端庄秀丽,气势威仪雄浑,将王的风范尽露无疑,让人心生卑谦,不敢和她对视。

    当然,如果能忽略不计那根很好吐槽的金色呆毛的话……我和微笑着看过来的阿尔托莉雅,互相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心里暗暗想道。

    洁露卡站在她身后,恭敬的微微低头,好一副乖巧侍女的姿态,连看都不看这边一眼,明明昨天还搂在我怀里大哭鼻子的说,我暗自悱恻了这黄段子侍女一眼,继续看向其他人。

    洁露卡身后,也有数名实力不弱,看似地位不低的精灵战士。

    还有朝这边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的假笑王子克里斯,穆拉丁那正扣着鼻屎的矮冬瓜以及他身后的矮人十大长老,卡丽娜大姐……哦哦哦,是卡丽娜大姐,等会可要记得拜托她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各族代表都跑过来了看戏了,大阅兵吗?!

    除此之外,还有里肯汉斯的队伍,阿琉斯那小不点的身影,混在里面,时不时往这边看过来,察觉到我的目光后,生怕我看不见似的,立刻高举这一本书朝我挥舞着手。

    够了!够了!我已经看见了,快点把你的书收起来吧,好丢脸!

    我痛苦的捂住了额头,暗恨自己当年一时糊涂,竟然收了阿琉斯这样的笨蛋学生。

    还有拉尔条子他们也在,莎拉跟在父亲身边,见我的目光看过来,不由嫣然一笑,那等永恒的美丽,就犹如荒野之中,刹那间百花齐放,彩虹飞舞的冲击。

    观众数量也太多一点了吧,是谁把消息放出去的,我暗自蛋疼中。

    “喵喵喵~~~看来是赶上了喵。”

    身后传来某道急促喘气的娇俏声,不用回头我就能猜到是谁。

    “表哥不好意思喵,欧娜不让我来喵,好不容易瞒着她偷偷跑过来喵。”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怎么知道……我是从酒吧里听说的喵。”菲妮的目光落到道格身上。

    “我是从西雅图克那里听到的。”道格连忙撇清关系。

    于是我和卡洛斯愤怒的目光又瞪向西雅图克,见这厮吹着口哨,将脸撇向另外一边。

    很显然,凶手就是他。

    这家伙,刚才真不应该心慈手软,让他吃早餐的,我和卡洛斯都是大恨。

    我们两个都不喜欢战斗的时候有太多人围观,卡洛斯是清心寡欲的性格,不爱出风头,悄悄的打枪,热闹不要滴干活,至于我的理由,则是因为地狱格斗熊的羞耻造型,实在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自己用这副模样战斗。

    只有西雅图克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似乎恨不得再有比武大会时般的人数围观才好。

    “算了,早点开始,早点结束吧。”

    事已至此,也不能将这些人赶回去,而且我相信,各族代表齐至,也不全是西雅图克那张大嘴巴惹的祸,应该和阿卡拉有关,至于她打着什么目的,我多少也能猜出来。

    嘴里说着,一边无奈摇头,我已经站在了训练场上。

    “卡洛斯,是你先上还是我先上?你要是着急的话,先上也是可以。”

    西雅图克嘴里谦让着,但眼睛熊熊不灭的战意火焰,却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内心——我只是谦虚一下而已,你千万别当真。

    “还是你先上吧。”

    卡洛斯当然不会去和西雅图克争这种事情,省得哪天下面条的时候被这厮怀恨在心,偷偷往锅里撒下一罐子辣椒。

    “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哈!!”

    卡洛斯话还没落音,西雅图克就已经迈开了脚步,让女儿控圣骑士暗地里直翻白眼,见过虚伪的,却没见过这么直白的虚伪。

    “嗯?”

    在场上等的,或者说被数十双目光注视的有点不耐烦了,好不容易,才见西雅图克磨磨蹭蹭的走过来,站在百米对面的位置,我发出一声惊疑。

    “等等!”

    “又这么了,别告诉我这时候尿急,”

    西雅图克正是战意凛然,要穿上他的铠甲,突然见我伸手叫停,不乐意了。

    “尿急你妹,我是想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上来?”

    我瞪大眼睛,不解的问道。

    “怎么……只有我一个?”西雅图克大脑一时没反应过来,斟酌着我的话,露出困惑目光。

    “卡洛斯呢?你们两个不是一起上吗?”我比他更加困惑。

    于是,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我和西雅图克终于闹明白,是误会了。

    我以为,西雅图克的约战,是和往日一样,和卡洛斯一起对战我一个。

    而西雅图克则是由始至终都没有这样说过,他本来的意思就是一对一战斗。

    沉默了一会儿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

    西雅图克狂傲的笑声响彻整个训练场,震的让人两耳发聋,似乎周边的空气,以及脚下的地皮,都在他那声波似的笑声中微微打颤起来。

    “吴师弟,你是不是想多了,今时不同往日,我和卡洛斯都以及达到领域级别,你还想像以前一样,一个打我们两个吗?”

    略带怒火的吼声,从大笑之后的西雅图克口中发出。

    训练场旁边的卡洛斯,也是难得附和西雅图克的不断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