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善良的龙族公主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善良的龙族公主

    为什么龙之月会一反常态,延迟了这么久才出现,蕾奥娜想不通,难道又是那头笨肥龙搞的鬼?

    顺便一说,蕾奥娜口中的笨肥龙,就是将她变成京巴狗的某无良龙王。

    不对,笨肥龙虽然力量通天,但是硬生生将龙之月延后这种事情,恐怕还办不到。

    算了,不管它,就当做是自然现象吧,反正现在也快来了。

    蕾奥娜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狗爪,一双深埋在金色毛发里的黑溜溜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上次的龙之月,因为那该死的愚蠢的好色的人类,竟然公然在湖里……在湖里……做那种事情,害得她本来准备好的手段,统统都用不上,等反应过来,已经被对方躲到不知哪里去了。

    回忆起第一次龙之月发生的事情,蕾奥娜就一阵咬牙切齿,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脸红耳赤。

    因为在那个湖中,她不仅看到了那个该死愚蠢好色的人类,和一个发光体幽灵,**着身体在做啪啪啪的事情,因为靠的近,那幕**菲菲的景象,以及春情荡漾的呻吟声,还清楚的印记在脑海之中,怎么也忘不掉。

    而且,自己也是脱了个光光,冰清玉洁的高贵身体,被那个家伙看了个遍。

    奇耻大辱!!!

    蕾奥娜十分羞耻的给予了上一次龙之月的回忆,这四个大字的笔墨浓重的定义。

    这一次,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筹划好一切,在仅有的恢复真身的时间里面,狠狠给那个愚蠢的人类一点颜色瞧瞧,让他清楚的意识到,就算奴仆契约出了点差错,也别忘记了彼此之间的高低贵贱之分,能做作为本公主的佣人,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蕾奥娜不傻,因为不知道那笨肥龙施下的封印,什么时候才能解开,所以不能将希望寄托于此,在此之上推算,这次龙之月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报仇的机会了。

    就算是高傲的龙族公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笨蛋人类……进步的很快,十分快,快的恐怖,就算是身为黄金龙族的自己,也远远比不上,天知道,五年以后,这家伙的实力会不会已经突破到世界之力,到时候,就算自己恢复了真身,也拿他没多少辙了。

    该不会……这才是那头笨肥龙的目的吧。

    突然,雷傲娜似有所悟,不禁起的嗷嗷……不,是嘎哦嘎哦直叫。

    将自己变成一只京巴狗,然后,连和这个愚蠢人类的相遇,契约,也计算在内,甚至契约出现差错,导致主从反过来,也是这头笨肥龙搞的鬼。

    这到是蕾奥娜冤枉自己的父亲了,不过,并不知道小幽灵的精神力的恐怖,并且当时就潜伏在某人体内,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的龙族公主,会这样想也是在情理之内,因为除去小幽灵这个因素以外,还真只有她那无良父亲才能做到这一点,不赖他身上赖谁?

    依靠封印和契约的束缚,让自己只能以这副羞耻的京巴狗姿态,呆在那个愚蠢人类身边,等封印终有一天解开,那家伙的实力也提升到了世界之力,甚至更高。

    刚好又压了自己一头,让自己无力反抗契约,只能继续乖乖的呆着他身边……呆在他的身边……

    难道说,难道说笨肥龙竟然是想让自己成为那个愚蠢人类的……让自己……让那个愚蠢的人类,成为龙骑士?!!!!!!!!

    一瞬间,蕾奥娜似乎终于想通了自己父亲的险恶用心,气的暴躁如雷。

    好你个笨肥龙,竟然连自己的女儿也卖了!

    为什么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人类的……的坐骑,蕾奥娜不明白其中的深由,也不打算明白,她只需要知道,自己被无良的父亲卖了,然后,现在,自己很生气。

    但是,蕾奥娜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一件对自己来说很严重的事情。

    那便是,她现在的怒火,全都是因为无良的父亲将自己给卖了,但是对于自己要成为那个愚蠢人类的坐骑这个命题,却似乎被遗忘了。

    不,或许不应该说被遗忘了,而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如果按照几年前她还是龙族乐园里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高贵公主,突然知道知道要成为某个人类的坐骑,不气疯才怪呢,但是现在……

    所以说,某公主这些年来,究竟是她自己口中的,忍辱负重的蛰伏,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式的驯服,这个还有待商榷。

    蕾奥娜先是咬牙切齿的暴怒了一阵,突然又羞耻的用两只毛茸茸的狗爪,抱住了头。

    龙骑士吗?

    在龙族乐园那会,她时不时都会去图书馆逛逛。

    摘掉龙族公主的光环,她也是一名对恋爱抱有憧憬,时不时会幻想心目中的白马……呃,白龙王子的正常龙族少女。

    所以,一些古摘的龙骑士传记,自然是她的首选品读对象。

    至于原因……那是因为,自古往来,龙骑士和龙似乎都是一对,至少在偌大的龙族图书馆里,男性龙骑士和雄巨龙,以及女性龙骑士和雌巨龙的搭配,不能说没有,但是相对于那些记载着轰轰烈烈的人龙悲恋的龙骑士传记来说,数量十分的少。

    虽然对于高贵的龙,竟然和卑下的人类相恋,那时的蕾奥娜多少觉得有**份,但并不妨碍她体验书中那感人的爱情故事。

    现在,故事里的内容,似乎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想想看,自己是头母龙,对方是个男人……这种巧合,让蕾奥娜无法抑制的在脑海之中翻腾起那些曾经看过的海量龙骑士传记,恍惚间,里面一个个的主角,似乎被自己和某个愚蠢的人类取而代之……

    混蛋,本公主才不会屈服!!!

    大吼一声,她拼命甩着头,试图将里面的某些景象甩飞,心中更是对那无良的父亲恨得咬牙切齿。

    都是笨肥龙的错,或许这一次龙之月,自己应该报复的,不是某个德鲁伊,也不是某条鱼尾巴,而是自己的无良父亲。

    而且,万一……我是说万一,虽然这样的可能性,比那么丁点尘埃还要小,但是万一的万一,自己哪天,真的要成为那个愚蠢人类……组成龙骑士组合,而且按照传记上面的剧情发展。

    万一的万一的万一的万一,发生这种意外,那么自己这次龙之月的报复行动,似乎有点不大理智啊,毕竟以后发展成那样的关系的话,他以这样的理由欺负自己,那岂不是……

    明明在心里提醒自己这种可能性不到亿万分之一,但是蕾奥娜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展开了在这种前提下,各种各样的想象了。

    不行,有点想太多了。

    好一会儿后,蕾奥娜抱着头,呜呜悲鸣起来。

    昔日无忧无虑,无法无天的龙族公主,什么时候需要这样努力的去思考一个问题,刚才一小片刻脑子里转过的复杂念头,死掉的脑细胞,已经是以往一两年的分量了。

    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心烦的时候,无聊的时候,高兴的时候,在水里泡一泡,真是再享受不过的事情。

    蕾奥娜很喜欢洗澡,这从她一出场的时候就是从湖里面窜出来,就可以知道。

    打定主意,蕾奥娜嗖一声,无声的窜入路旁灌木丛里,幼小的京巴狗身躯,让她得以在荆棘和密林中穿梭,到达人类无法进入,或许难以发现的地方。

    那是一片颇具原始气息的丛林,不乏上千年以上的巨木高高耸立,和周围的荆棘丛围绕成一片正常人难以进入的区域。

    就算是热火朝天的营地扩建,也没有波及到这里,似乎已经有数十年没有人类关顾一般,这里保持着十分浓郁的自然气息。

    伴随着蕾奥娜轻车熟路的穿梭,眼前昏暗寂静的密林不断掠向后面,突然之间,光线一亮。

    出现在蕾奥娜面前的,是身处于密林之中的一片空草地,在四周参天的巨树包围下,阳光毫不吝啬的从井口一样的上空,投入光芒,让这里和昏暗阴森的密林,有着截然相反的明媚光景。

    山丘起伏的草地上,一处只有数百平方,大概称之为鱼塘更适合一点的迷你小湖,被四周的草丘包围着,形成一处小小的盆地湖,在阳光的照射下,湖面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宛如仙境。

    从景色到不止,简直就是完美到了极点的一处隐蔽露场。

    自然,密林之中凭空出现的空地,以及似乎毫无理由存在的小湖,都不是自然形成,虽说自然有着鬼斧神工之妙,但是这个鬼斧神工,可不是专门用来给龙族公主殿下建澡堂的。

    这片空地,还有美丽的小湖,都是蕾奥娜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私人露室。

    自豪的放慢脚步,来到湖边,处于女性本能,她还是下意识看了周围一眼,然后……

    金色毛茸茸的身体,突然绽放出灼目的金光。

    在如同实质一样的金光包裹之中,蕾奥娜的京巴狗轮廓,逐渐放大,不断变幻,最终,在一具深深弯腰的女性轮廓之中,固定下来。

    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威严金光,也在这时候,化作漫天的萤火虫,向四面八方散开。

    一具完美无瑕的**少女玉体,在周围飞舞着的金色绚丽的萤火虫点缀下,傲然出现在湖边,将波光粼粼的湖面,映成漫天金光,宛如只在神话之中出现的湖泊一样。

    但是,比金色华丽的湖泊更加耀眼的是,那具站在湖边上的少女**。

    无尽的金色萤火虫围绕着这句身体飞舞,似在歌颂迎接着女神降临,那刺目的金色光芒,落在少女的肌肤上面,立刻就温驯的如同绵羊一般,变得柔和无比,将那陶瓷一般白皙精致细腻的肌肤,以及艺术品一样的玲珑曲线,完美的衬托出来。

    让人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个念头——金色的湖中仙女。

    不算丰满,却形状优美,傲然挺立,似要展现自己的美好柔韧活力一般,在空气之中调皮的微微颤动着的胸部,以及往下更加重要的部分,被一双纤细玉臂紧紧的遮盖起来。

    伴随着少女直起腰的动作,那头及膝长的紫色长发漫天散开在空气中,犹如一根根奢华无比的缎带,又似蔚蓝天空之中的紫色银河,说不出来的华丽以及高贵。

    和洁露卡的紫发不同,这名少女的紫色,是耀眼的紫,高贵的紫,华丽的紫,威严的紫,尽显锋芒毕露,王者威严。

    而洁露卡的紫发,则是神秘的紫,典雅的紫,深幽的紫,朦胧的紫,无论何时何地都透露出一股神秘和优雅,

    因此,就算将两者摆在一起,同样是紫发,但是在其他人眼中,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色彩。

    最后,那双修长睫毛颤抖的双眼,也缓缓睁开,露出一对和埃里雅一般无二的瞳孔。

    象征着存在于这片暗黑大路上,那至高无上的王族身份的纯粹之金瞳。

    没错,眼前这名紫发金瞳的美丽少女,正是化人形态的蕾奥娜,如果某德鲁伊见到的话,恐怕会……恐怕会产生一点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毕竟要照顾一下对方总是提示硬盘容量不足的大脑嘛。

    将近七年过去,昔日龙王施以的封印,在本来就是有意为之,加上蕾奥娜的强大实力消磨下,已经融化了冰山一角,让蕾奥娜得以短时间内变回人类的形态。

    这个短时间,也就是短短几分钟,够她用最快的速度洗一次澡的时间,虽然不能尽兴,但总是聊胜于无。

    而又一点更是让蕾奥娜恨的咬牙切齿。

    她磨开封印的一道小口,得以恢复人身的时间,恰好是在那个笨蛋德鲁伊,实力晋升到领域级别之后没多久。

    而她的人形态,只能面前发挥出一般的领域级实力。

    简直就像算好了时间一样,让她在恢复部分力量的同时,也依然被那个家伙在实力上稳压一头,无法动歪脑筋。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等自己能够恢复龙身,实力达到全胜状态,那个混蛋的实力,也已经突破了世界之力等级,甚至以上,又是稳压她一头,让她无法翻身。

    有了这种猜测,蕾奥娜才那么断定,她那无良父亲的的确确是想将自己卖掉了。

    将如闪烁着绝世美玉一般温润光泽的娇躯,缓缓沉入水里,最后只露出一双金色的绚丽眸子,噗噜噜的从水里吐出气泡,蕾奥娜对父亲的怨念大到无以复

    突然,她似乎听到了什么,惊觉的从湖里跳出来,侧耳细听一番,脸色大变,片刻之间就做出决定,金色光芒再次包裹她的身体,不到三秒时间,那具能让世间所有男人动心的美丽娇躯,再次变成了一条金色的哈巴狗形状。

    做完这一切以后,蕾奥娜马不停蹄的撒腿狂奔,躲到一颗巨大的古树树洞里,只从黑黝黝的洞穴里面,露出一双滴溜溜的黑色眼睛,两者融为了一体,让人根本察觉不到这里居然还藏着一条龙族公主变成的京巴狗。

    蕾奥娜的警觉是有理由的,不到片刻,这片从无外人踏入的空地,就迎来了两道让蕾奥娜眼熟的身影。

    躲在树洞之中的黑溜眼睛一眯,待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之中,蕾奥娜莫名愤怒。

    竟然是那个愚蠢的人类,还有一个……记得好像是什么精灵女王的贴身侍女吧,名字记不起来了,反正对于她来说只是小角色一个。

    这两个人来这里做什么?

    不用细想,蕾奥娜似乎就找到了答案,黑溜溜的小眼睛里,火焰苗子更加剧烈。

    好啊,这好色的混蛋,不但打扰本公主美妙的洗澡时间,竟然还敢……还敢带着女人来自己的私人浴场里胡作非为了,真当本公主好欺负吗?

    要知道,蕾奥娜现在每天也就能恢复一次而已,刚才被打扰了,只能熬到明天再过来洗了,这对以前一天至少要泡上两三个小时的澡的蕾奥娜来说,无疑是沉重打击。

    当然,这究竟是不是就是导致蕾奥娜如此生气的全部原因,谁也不得而知,或许是这样,但是或许,也有可能是在刚才蕾奥娜想到了一些事情,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后,所酝酿出来的莫名情绪。

    总之,蕾奥娜悲愤莫名,心头的气氛,简直比刚才针对她的无良父亲更加强烈,如果还是人类形态的话,说不定委屈的泪光就要在眼眶里打滚起来了。

    这无耻好色卑鄙下流的人类,竟然做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就像是带着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胆大妄为的在自己床上当着在自己的面通奸一样。

    真当本公主那么好欺负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自己这么一副样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蕾奥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脑迅速的转着。

    有了,虽然自己不能拿这混蛋怎么样,但是可以借助别人之手嘛。

    只要自己将这两个人偷情的一幕,给维拉丝她们看到的话,哼哼……

    让你欺负本公主。

    蕾奥娜不怀好意的将一颗记忆水晶掏出,不断在心里冷笑着。

    想成为本公主的龙骑士,竟然还敢在外面沾花惹草,这次就代表月亮惩罚你!!

    ……

    和洁露卡走着,丝毫没有看脚下,不知不觉,竟然找到了这么一处美丽之境。

    看着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我叹为观止。

    在营地呆了九年,竟然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处地方,不,恐怕不仅仅是自己,大多数人都不知道。

    草原,毕竟太大了,区区数十万人,也不过是沧海一栗而已,何止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的未知之地等待探索。

    不过,也就仅仅感叹了一下。

    洁露卡更加细心,她赫然发现了湖边的一滩湿迹,作为情报头子的警惕,目光警戒的扫了四周一样,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龙王在自己的宝贝女儿身上赋予的一些小便利,又岂是洁露卡这个小小的伪领域级骑士能够发现。

    其实,如果我和洁露卡能再仔细一点,或许能够发现什么不妥,但是此时,我们两个都显得心不在焉,并没有太留意周围的环境。

    因为小黑炭的话题,还在继续。

    “也就是说,小黑炭身上那两个魔法阵,真的无法解开了?”

    就着湖边草地坐下,愣愣地望着湖面,我丝毫没有欣赏的意思,心有不甘问道。

    “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两人独处的时候,只有涉及到小黑炭的话题,这无节操侍女才会完全收敛卖节操的属性,变得真正严肃和正经,由此可见,她这个母亲,当的还是十分尽职尽责。

    见我投来疑惑的目光,洁露卡无奈摇着头,解释道。

    “本来,由精灵法师和联盟法师施加在小黑炭身上的两个魔法阵,都不过是在时间紧迫之下,匆匆构架出来的简易品,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算到时候不动手解开,这两个魔法阵,也会逐渐的消失,但是……”洁露卡微微苦笑一下。

    “但是,坏就坏在……当时小黑炭死了,在她身体里面的两个魔法阵,随着生命气息的消失,逐渐占据了身体的主导地位,在最后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壮大起来,现在,已经差不多和小黑炭的身体完全结合为一体。”

    “联盟法师那边,也说过这种可能性,只不过……没想到你们这边竟然也没有办法。”

    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洁露卡刚才那番话,我也从联盟法师那里听过,只不过没那么详细,本来我以为,依靠精灵族更加强盛的魔法,或许会有什么办法,这也是当初我决定将小黑炭交给洁露卡的原因之一。

    “你将魔法想想的太简单了,再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强行破解小黑炭体内的两个魔法阵,或许会有一定的风险,而且,时间拖越久,风险就越大。”

    “你的意思是说……”我迟疑的看着洁露卡。

    “没错,那些法师说了,如果现在我们能找到龙魂草,让小黑炭复活的话,她们可以有九成九的把握,驱除掉小黑炭身上的两个魔法阵,就算发生什么意外,也不会波及到小黑炭的生命,但是长久拖下去的话……两个魔法阵就会和小黑炭的身体,融合的越来越紧密,直至不分彼此,成为小黑炭的一部分,到时候,就算是集合整个暗黑大陆的魔法力量,也无能为力了。”

    “龙魂草啊!”我懊恼的抓着头。

    该死,如果自己能再强大一点的话,再强大一点的话,就不会让小黑炭继续受这样的苦了。

    “只要有龙魂草,一切都好办,可是偏偏……”洁露卡低着头,将面庞深深地埋入自己的双臂之中。

    “放心吧,龙魂草,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得到。”我豁出去的紧紧一握拳头。

    “笨蛋,别做傻事,要是你有了什么意外,你让小黑炭怎么办?”洁露卡瞪了我一眼,眼眶微红。

    “放心吧,别人都说我有九条命。”

    “不行,我不让你去,以你现在的实力,去了龙之乐园,就算有九十条命都不够……”

    洁露卡凑上来,死死的抓住我的胳膊,生怕我下一刻就会不顾阻劝,飞去龙之乐园般,深幽魅惑的紫瞳,已经湿润一片。

    “放心吧,笨蛋,两个魔法阵固然麻烦,但是魔法阵原本的性质效果,并没有变,就算让它们留在小黑炭体内,也不会对小黑炭造成伤害,只会稍稍影响到她以后的性格而已。”

    洁露卡擦了一把眼睛,埋首在自己怀里,双臂死死的环抱着,声音坚决无比。

    “如果……你非要以主人的身份命令,让我告诉你龙之乐园的位置,没办法,但是,我一定会跟上!”

    “你这个笨蛋侍女。”

    我紧紧搂着这让人又气又爱的任性侍女,感动在她的脸颊,湿润的眼睛,以及唇上,轻轻吻着。

    “都是……被禽兽亲王……给传染的……所以没办法……”

    不断交织的柔情亲吻,让洁露卡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却是更加的千肠百结,让人感动不已。

    “龙魂草啊”

    伴随着一声低沉叹息,我们两个紧紧搂抱,依偎,共同分担着这份无奈和苦恼。

    而不远处的树洞里面,听到这一切的蕾奥娜,却是目瞪口呆。

    原来还有这种事情。

    龙魂草……龙魂草……

    她一个激灵,连忙回忆着什么。

    最后,记忆定格在前几个月,她吃坏了肚子,将一株七色草囫囵吞吃下去的一幕。

    那是她身上的最后一株。

    蕾奥娜顿时石化。

    “这这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又不知道这家伙那么需要龙魂草。”

    “再……再说,就算身上有,本公主又有什么义务,一定要给那家伙?”

    “没错,本公主根本就没有必要为这种事情而内疚什么。”

    “根本就不用耿耿于怀。”

    “就……就当做没有听见好了。”

    “本……本公主才不会去管这些卑下人类的死活呢。”

    “……”

    “蕾奥娜……蕾奥娜,你要冷静一点,千万别为了区区一个渺小的人类而犯傻,这种事情根本和自己无关不是吗?根本就不需要介怀不是吗?而且龙之月可是宝贵的时间,五年一次,而且再等到下一次,就没有机会了,这是最后的机会,绝对不能因为这种小事浪费掉!!”

    “可……可恶噢噢噢可恶可恶可恶!!!”

    纠结的龙族公主,似乎已经下定了什么决心,却变得更加纠结,不断懊悔的撞头,泪流何止是满面,金色的狗毛都湿透了……

    民那圣诞快乐,小七啊,下午兴冲冲的去买了一只烤鸡,结果把肚子吃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