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战斗之前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战斗之前

    片刻之后,维拉丝和莎拉也带着一大堆蔬菜水果鲜肉调料等等食材回归,神诞日这些天里大家都忙的不可开交,而且大家都去参与神诞日了,鲜有人还会卖这些这些日常食材。

    最重要的是,因为神诞日前的阿尔托莉雅欢迎会,家里的食材大量消耗,幸好神诞日这几天卡洛斯西雅图克这些大胃王没有过来蹭饭,不然一家还真要陷入粮食危机中了。

    所以,就算直到两个女孩从早上出发逛市场,直到现在比我还要晚回来,然后如搬迁工一样,大包小包的直到将整个地下冰窖填满,我都表示十分的淡定。

    琳娅和莱娜则是和阿卡拉一起,在结束了各族访问,直到太阳落山,夜色披身的时候,才姗姗晚回。

    晚饭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三无公主明明说了那些话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到是西露丝和艾柯露,脸蛋依然还是红扑扑,眼睛水汪汪,每次目光和我对视,都会不自觉的羞涩低下头去,害我也不敢再看两个小公主了,以免其他女孩看出什么端倪。

    今晚是在小莎拉的房间里睡……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节奏,似乎昨天才刚刚结束的神诞日,早已经成为过去,远离了我们家的一般。

    这是好事,我喜欢这种缓慢平和的生活步调。

    又是平静的几天过去,神诞日残留下来的慵懒气息,在阿卡拉的巧妙安排下,也差不多消失殆尽,十多万流民开始陆续进入新区,扎营落户,而更多的人,则是和部分营地老居民混在一起,开始环绕着整个营地,筑起了新的小村落。

    续神诞日过后,营地被一种新的喧闹声所包围,在许多开荒之地,木匠,石匠,铁匠等等,各种铛铛锵锵的声音不绝于耳,充满了新兴的活力,伴随着一座座木屋栏栅帐篷的立起,整个草原被一股新的血液所注入,作为草原心脏的罗格营地,收缩跳动的更加强劲有力。

    相对而言,旧区这边显得格外宁静,大家依然是一副该干嘛干嘛去的样子,那些平民们,面临着生计,也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搬迁而来的邻居,但总得来说,作为一个复杂的汇聚地,营地人并不像其他地方的人一样,如此排斥外人的进入。

    如何去具体安排这些事情,都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所以到是过得蛮清闲的,原本以为琳娅和莱娜会忙的不可开交,还打算帮她们跑跑腿,没想到阿卡拉到是风行雷厉,大手一挥,就从其他区域调来几名有能力的负责人,加入到这场忙碌的工作之中。

    其中,就有凯恩在鲁高因的兄弟,和我打过一阵交道但已数年未见的莱恩。

    除此之外,一些能力优秀的冒险者,像卡丽娜大姐,卡洛斯这样天赋过人同时又具备管理才能的人才,比如说白狼——起先这家伙不乐意,据说阿卡拉嘀咕了一句就让他主动请缨了,不用猜,肯定是和莱娜有关,妹控白狼的名头可是已经借由大嘴巴马拉格比之口传出去了。

    让我惊讶的是拉尔这厮竟然也受到了阿卡拉的青睐,不过想想,在九年前刚刚相遇的时候,他那时是多正经严肃死心眼的一个圣骑士大叔啊,只是在我的劝言下,放下了家庭束缚这颗巨石后,不慎另外一条腿的膝盖又中了一箭,才脱虎穴,又入狼窝,成为失足大叔罢了。

    能够得到丽莎阿姨的爱情,并且是暗黑大陆第一美女的父亲,他的能力是不需要怀疑的,再次声明,他只是一时失足罢了。

    然后还有各族的代表,也帮了不少的忙,比拉尔条子更让我惊讶的是贝雅这家伙,竟然也主动向阿卡拉请军令状了,更更让我惊讶的是,阿卡拉竟然没有考虑立刻就点头答应,更更更让我惊讶的是,贝雅的工作。竟然做的有模有样,矮小贫乳的身材里,隐藏着一份熟能生巧的干练!!!

    “……”

    是啊,毕竟也是啊,怎么说,她也是精灵公主,自小的生活环境,和我这种空降山寨的打杂长老完全不同,就算时常有傲娇笨蛋憨厚天然中二的时候,也不可否认她接受过公主式的精英教育,而且拥有上一任精灵女王的优良血统,这种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混蛋啊!!!

    我原本以为,贝雅和自己是同类,还打算将笨蛋五色部队,更名成笨蛋彩虹部队,给她预留一个位置,没想威而屁卡还没发出,她就选择了背叛——这贫乳矮小豆丁笨蛋公主!!!

    对着深邃无垠的草原,我足足这样大喊了三声,才稍微平下内心的愤怒。

    算了,这个世上笨蛋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卡洛斯那样的全才加帅哥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笨蛋却哪都有,五色部队没有她还会停止自转不成?

    结果昨天在草原喊的那番话不知怎么的传到了贝雅丫头耳中,当天晚上,我在路过无人小巷的时候,就莫名的被罩着脑袋,然后拖到小黑屋里五花大绑起来,挣扎混乱中和无数柔软幽香之地发生摩擦碰触,听到领头发出一声欢快清脆的熟悉笑声,以及捕捉了一抹尖尖的长耳朵影像……

    经过这次,我终于确认,女性精灵的确差不多都是贫乳,不能怪贝雅不给力,是高露洁姐妹太给力了。

    咳咳咳,话题撇开了,总而言之就是那么回事吧,因为诸多让人意外的苦力加入,琳娅……尤其是柔弱多病的莱娜,到是混了个轻松,只需坐镇指挥就行了,据阿卡拉的说法是培养莱娜的大局观布置来着。

    再据说,扩大之后的营地,日后的管理,阿卡拉打算聘请其他种族人士,比如说和我们走的最近的亚马逊族,野蛮人族,赫拉迪克族,甚至是精灵族,矮人族……

    虽然不知道阿卡拉究竟在打什么注意,不过我却在隐约之间,觉得这种办法很好,她这番举动,定是有着非常深远,乃至影响到以后联盟的布局,在暗黑大陆所扮演的角色等等的政治意义。

    再次声明,这与我无关,打杂长老你们伤不起。

    这几天时间,除了稍微练习一下,给差不多生锈的身体上点油,以应付不久后和西雅图克以及卡洛斯的一战以外,我也抽空拜访了其他各族。

    怎么说,现在这些种族,都和自己有着各种千丝万缕的关系。

    精灵族不用说,女王阿尔托莉雅就是我的妻子,作为亲王殿下,应该不能说是拜访,而是相当于回家一样的意义了。

    还有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蒂亚,好朋友的关系,当年还是个嚷嚷着要把身体给我的天真纯洁烂漫活泼的小丫头呢,哈哈哈。

    狐人族,露西亚,不解释,狼人族,莱娜,也不解释。

    只有矮人族……实在是不想见到穆拉丁那混蛋的嘴脸啊。

    不过没办法,神诞日之前,我曾经拜托(要挟)他帮我将帝王鳄皮打造成装备,给普遍已经达到四阶等级的维拉丝她们,装备升级换代。

    还有维拉丝的平底锅法杖,莎拉的剑法杖,三无公主的普通法杖,以及小幽灵那凶残的大杀器,砖板圣言之书,统统升级一下。

    并悄悄吩咐穆矮冬瓜,在升级维拉丝的平底锅法杖的时候,把那个拍飞效果,换成其他更厉害的效果,言下之意只要不是拍飞效果其他什么都行。

    那一刻的我泪流满面,就差没给穆矮冬瓜跪下了。

    结果不知道是这矮冬瓜没领会我的意思还是怎么了,前天去取回新装备的时候,我赫然在平底锅法杖上看到了这么一条强化拍飞属性……

    于是,不管穆矮冬瓜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一瞬间我出离的愤怒,握着平底锅法杖来了一个本垒打,把这家伙怒然血祭了法杖。

    帝王鳄的外皮,加上我不吝材料的投入,最终,穆矮冬瓜应我当时请给我最好的装备所求,打造出了四件暗金装备。

    其中一件自然是帝王鳄外皮打造出来的鹰甲鳞甲,另外三件,在我的斟酌考虑之下,分别打造了一件火花之甲锁子甲,黑暗扩散锁环甲以及毒液牢笼胸甲。

    四件暗金铠甲,鹰甲鳞甲免疫冰冻,火花之甲抗闪电并附带闪电伤害,毒液牢笼自然是抗毒,而黑暗扩散则是平均抗,算来算去只缺了一个抗火,没办法,普通级暗金衣服里并没有很好的抗火件。

    还有冰雪眨眼,我以身上的材料,以及穆矮冬瓜的手艺,也并不是不能打造出来,而且冰雪眨眼作为普通级暗金衣服中的老大,肯定有其过人之处,只是最后,我们还是没有选择,无他,盖因为冰雪眨眼是板甲类型,对于维拉丝这些法师女孩来说有点重,影响施法。

    而再往上的天堂装束轻型装甲,到是合适,但身上的材料不够,卡洛斯那里有一件,当初比武大会的时候还久穿着这件暗金铠甲和我打了个你死我活呢,只不过这件铠甲对他来说还有用,我也不好开口和他换,虽然知道以他的性格,只要我说了他肯定会点头。

    所以说,暂时就这么配置吧,穆矮冬瓜几次和我唠叨太浪费了,暗金铠甲属性的确好,但是属性固定,相对而言,金色铠甲的属性差一些,但是由他打造出来,却更有针对性,更适合团体配置。

    只是,我也有我的难处,五个女孩,除开装备法师袍类型的圣女职业小幽灵以外,另外四个,要是一件暗金,三件黄金的话,总觉得好像有种怪怪的意思,说不得到时候大家都将鹰甲鳞甲谦让给维拉丝穿,而不是考虑依条件搭配,那就失去本意了。

    后宫男的顾虑,你这种家伙不会懂。

    最后,我鄙视的看了穆矮冬瓜一眼,并没有听他的劝说改变主意,四件暗金装备搭配虽然略有暴发户气息,略浪费了那么点,略比不上针对性的团队搭配,但将这些三个略加起来,其实也差不到哪里去。

    其他如鞋子,手套,头盔,戒指,腰带等等相对武器衣服而言次要一点的装备,则是在我的装备库里挑,这些零件是不可能再去麻烦穆矮冬瓜亲手锻造,也没这个时间,用不了不久,他就会离开营地,重新踏上铁匠修行之旅。

    ……

    除了这些以外,还要做的事情,似乎就只剩下拜托卡丽娜大姐和小雪它们练习对战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卡丽娜大姐这几天忙得很,并没有如我预料般神诞日过后会清闲一点,神诞日过后至今,我还没能碰见她一面,更别说拜托了。

    还有就是,没能抽空找黄段子侍女补补魔,虽然补了两次,已经足够让我在和西雅图克以及卡洛斯战斗的时候,恢复全部状态,但却无法达到巅峰,就和大病初愈的运动员一样。

    作为一个拥有主角光环的冒险者,不能发挥个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出来混过。

    神诞日结束后的第四天……

    我来到北区训练场,那个经常被我,老酒鬼,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折腾的地方。

    里面,法师公会的法师们还在细心的布置着,强化防御魔法阵的工作尚未完成。

    除了我之外,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在。

    卡洛斯目光淡定,他这几天也在忙,只是抽空过来看一眼,西雅图克这厮便等不及了,几乎天天都会过来瞄上个半天,里面强化着魔法阵的法师,都快被背后那双野兽一样的凶残目光,盯的哭出来了。

    “太慢了!!!”

    终于,西雅图克忍不住大喝一声,犹如狮子吼一样的声浪,硬生生让远处辛苦忙碌的法师打了一个颤抖,然后某个法师手一滑……得,这片地方又得重新布置了,浪费时间又浪费材料。

    要是被法拉那吝啬鬼看到,定会硬生生掐死西雅图克不可。

    “稍安勿躁,西雅图克,你这样只会让强化速度更慢。”卡洛斯皱了皱眉头,道。

    “我也知道,但就是急的忍不住啊,你说我那天没事嘴贱做什么,提出这样的建议,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西雅图克用力挠着大光头,呲牙咧嘴,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

    “法师不是已经说了吗?最快明天,后天怎么都完成给你看,你看刚才一吓,说不定本来明天就能完成的工作,就得等到后天了。”我懒洋洋的随口应道。

    听我这么一说,西雅图克立刻捂住嘴巴。

    “再说,闲着无聊你不会找卡洛斯练练吗?”我又打了一个哈欠。

    “别,我忙着呢。”卡洛斯摇头。

    “还是算了,我也差不多和这家伙打腻了,除了压箱底的本事以外,都已经知根知底,每次战斗差不多都是那几个套路,不痛快。”

    西雅图克出奇的表示没有和卡洛斯战斗的**。

    哦哦哦,这是怎么回事,这对平时打的火热的好基友,竟然互相腻味了,第三年的见异思迁吗?

    “说起来……吴师弟,就算训练场不做好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去野外一战吧。”突然,西雅图克似乎回味过来了,又是重重的一拍脑袋。

    “不干。”我摇起了头。

    “为什么?!”西雅图克表示严重不解。

    “反正是各种原因吧,你看训练场最多后天就能强化完成了,也不差这两天不是吗?”我打了一个哈哈,含糊说道。

    主要的原因是地狱格斗熊大范围超远距离杀伤性招式较多,我怕打的兴起,一个地狱能量炮什么的轰向营地的方向,那可是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依然能将毫无防备的营地轰掉一角啊,就算有老酒鬼这些人在,也少不了会被阿卡拉教训一通。

    再然后,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野外没有个界限,万一打着打着,跑到传送卷轴的范围之外,再万一和西雅图克失散,那我可就真成了失足少年了。

    别看两个万一加起来的可能性很小,再乘以咱的悲剧光环,这个概率就不小了。

    聊了一会后,卡洛斯有事,现行离开,我也在随后离开了训练场,只剩下西雅图克一人还在那如望夫石一样站着,望眼欲穿。

    然后,从北区回来的路上,一个意想不到的家伙,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呜呜~~,不想再过七千字党的生活了,干脆咱改名叫三千字小七吧。

    十二月工作多,一月应酬多,小七终于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