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雅兰德兰的小阳谋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雅兰德兰的阳谋

    “哟,原来是这节操侍女。”我随意的招了招手。

    一头紫发飘舞,宛如紫色的风中精灵般魅惑美丽,可是面容沉稳,严肃,威仪,身姿和法度无不规矩雍容,让人无法直视的精灵侍女,迎面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了,尊敬的禽兽亲王。”

    对方停下脚步,将手中的精致竹篮并拢的拎在中间,也十分自然的,用词却又不失侍女天职的微微鞠躬行了一礼。

    “别以为用一副十分自然的口吻,再加上敬语,我就能把禽兽二字当作没听到。”

    毫不犹豫的,一记手刀正中在这黄段子侍女的紫色刘海上。

    旁边一旦没有了路人,这家伙就开始将身上的沉稳严肃威仪肃静严厉等等,统统当作是节操的附赠品,对我进行跳楼年夜甩卖,腹黑毒舌的赋性流露无疑,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侍女。

    “被禽兽亲王碰到了,要怀孕了。”

    夸张的抱着额头,露出一副被欺负后的楚楚柔弱,泪眼汪汪的样子,然后脸色一变,宛如电视广告里的女主持人那般的职业笑容洋溢在脸上,将一瓶药如获至宝的轻轻拖在掌心上。

    “这时候,只需要服用洁露卡祖传秘制的禽兽公爵牌过期避孕药,就可以消除一切担忧,无论被怎么摸都行。”

    “这牌子听起来一点也不成靠感觉吃了反而会无缘无故怀孕,并且还是过期的鬼才会买呀笨伯!!”

    明知道这家伙是在卖节操我还是忍不住吐槽了,好哀思呀,难道真如那死印度阿三所,我身上隐藏着无以伦比的艺人之魂,而洁露卡就是那个众里寻她千百度的王牌拍档?

    总而言之,我再次将这避孕药侍女手上避孕药瓶没收了。

    这时候,恰好路边来了行人,这家伙立刻脸色一正,变得肃静严厉无比,年夜家闺秀,乃至一国公主,在她面前都要自愧不如。

    “这家伙,怎么欠好好照顾阿尔托莉雅,跑出来闲逛了。”

    有外人在场,我也不克不及再和洁露卡演双簧,率先迈开脚步,这紫发紫眸的侍女,则是返身,轻巧的握着手中的竹篮,静静跟在后面。

    好一派乖巧听话文静肃静严厉秀丽的侍女态度,路人看了,纷繁露出羡慕不已的目光,可不是,这等国色天香的精灵侍女,又露出这副唯命是从的驯服姿态,似乎随时可以让她暖被窝的样子,哪个男人不想要。

    结果等抱回去之后才知道,心里幻想的暖被窝,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这无节操侍女真的会一把火将的被窝给烧失落!!!

    是时候考虑一下了,哪天劝服阿尔托莉雅,将这家伙装到纸壳箱子里,摆在年夜街上卖失落算了,就贴个1金币的标价吧。

    现在购买,还附送巫女一族的公主哦。

    “女王陛下在措置公务,我帮不上忙,所以出来准备晚饭。”

    洁露卡微微晃了晃手中的篮子,理由到是十分充沛。

    只是……理由虽好,可是请问,往北区这边走,一路上有什么可以作为晚饭而准备的食材卖吗?难道今天阿尔托莉雅的晚饭是红烧西雅图克?

    虽然对洁露卡的借口不以为然,不过,我也不筹算去揭破,究竟结果,讨厌战斗的她,来到北区这片布满厮杀和战意的处所,原因无非只有两个,其一,捕获难度为lv99的稀世唯一食材西雅图克,其二,嘴硬找借口来见我。

    “笨伯侍女。”

    想了想,我忍不住心里的暖洋洋爱意,手伸向后面,在她微微恭敬低着的额头上摸了摸。

    “是的,殿下的对,卡露洁是个笨伯侍女。”洁露卡也出奇温顺的回应着我的话。

    只不过,就算表示出柔情的一面,还是不忘记将自己的妹妹倒拉一把,这家伙真是……

    如此腹黑的侍女,真是超可爱的。

    “那些繁琐事情,还没有措置好吗?”我咳嗽几声,掩饰脸色的转言问道。

    “是的,究竟结果是聚积了许多天。”

    回到正事上,洁露卡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虽然来之前已经放置妥当,可是精灵族那么庞年夜,总会时时刻刻呈现一些意外,果然还是难以脱身。”

    回想起前些天去阿尔托莉雅那窜门的时候,见她埋首在聚积如山的文件海之中,我不由微微感叹。

    “年夜家……对女王陛下,太信任了。”

    洁露卡跟在后面,缄默了片刻后,在其他精灵面前,被誉为公正骑士的她,口气中竟然带着微微的埋怨之意。

    这股情绪,并不是是针对阿尔托莉雅,而是其他人。

    “信任产生依赖吗?”懂了洁露卡的意思,我不由的苦笑。

    简直,就算是身为外人的我,也能感受到,阿尔托莉雅在精灵族的巨年夜威望,让所有人都将希望和未来寄托在她身上,同时,一旦呈现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也是希望她能够解决。

    这样致使了,许多根本无需阿尔托莉雅去措置的事务,因为承载了这份沉重的希望,并且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也是宁愿忙累自己,也要回应子民的愿望。

    洁露卡想表达的,年夜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的没错,一些不年夜不的纠纷,完全不需要劳烦阿尔托莉雅措置。”轻捏着胡子,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寻思起来。

    “雅兰德兰奶奶那边,没什么暗示吗?”

    洁露卡摇了摇头。

    看来,雅兰德兰也是想考验一下阿尔托莉雅,做事认真,是阿尔托莉雅的优点,同时也是她的缺点,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也是她成为一名优秀的王的必经障碍。

    “或许,这次雅兰德兰奶奶让阿尔托w最快莉雅过来加入神诞日,其实还另有深意吧。”我突然问道。

    “亲王殿下的没错。”难得的,洁露卡露出一丝嘉许的目光。

    “联盟也不比精灵族,阿卡拉奶奶是这么措置过来的?除她培养了一群优秀的班底之外,她一手打造的预言师步队,也功不成没。”我慢慢抓住了重点,逐一阐发起来。

    “雅兰德兰奶奶,作为阿卡拉奶奶的老师,整个暗黑年夜陆最优秀的预言师,她身边其实不缺预言师步队可以使用,关键是,如何使用,预言师这种职业,以及她们的能力,都过于特殊了,使用好了,它是一把斩破荆棘的利剑,但倘若没能掌握好,那么也可能为祸整个种族,乃至年夜陆。”

    “简直如此。”

    作为雅兰德兰的贴身侍女,洁露卡这四个字的简洁但明确无比的回答,无疑是证实了我这番话。

    “所以,雅兰德兰奶奶这次让阿尔托莉雅过来,其实也是想学习一下联盟这方面的管理体例,带来的圣树之心,也算是一份学费吧。”

    “这个世上,可没有那么昂贵的学费。”

    洁露卡不紧不慢的跟了一句,手中垂提着的竹篮,时不时随着她的法度发出沙沙声响,甚是可爱宜人。

    “哦,那究竟是为什么呢?”我偷偷瞄了一眼身后,惊奇问道。

    “虽然我很想回应亲王殿下的套话,可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恐怕真正的用心,只有年夜长老本人才清楚。”

    “哈哈,那就没体例了,看来还是只能亲自去造访一下雅兰德兰奶奶才行。”

    被洁露卡识破用心,我也不觉得尴尬,怎么她也是精灵族的情报头子,这点水平的套话自然是忽悠不了她。

    “不过,现在这样看来,阿尔托莉雅似乎并没有能领会到雅兰德兰奶奶的用心。”

    “年夜概吧。”洁露卡不置可否。

    “虽然之前还有点担忧,不过现在没有关系了。”

    “哦?”我忍不住回过头,看着她。

    发现这家伙的目光,也死死盯着我,那双神秘而深邃的紫色瞳孔,严肃中,带着一丝狡黠。

    “亲王殿下知道了,其实也一样。”

    年夜概见我迟迟反应不过来,她努力的抿着嘴,有点狡猾的歪头轻道。

    “我?”

    我指着自己,过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年夜悟。

    “好一个洁露卡,原来竟然是雅兰德兰奶奶派来的间谍,我她怎么可能轻易的睁一只眼闭一眼,让取代卡露洁跟随而来。”

    明白过来后,我不由又气又好笑的捏着这侍女的鼻子,轻轻摇了摇

    虽然很想生气,一振夫纲,不过想到这无节操侍女,虽然是带着雅兰德兰的用心而来,但何尝不是借此和自己相聚。

    再,阿尔托莉雅是自己的妻子,帮她也算是分内事情。

    雅兰德兰那只老狐狸,打着的注意,无非就是希望阿尔托莉雅能够觉悟过来,学会掌控预言师这支力量为己用。

    这次派阿尔托莉雅过来,第一是送上圣树之心,第二是从联盟这次盛年夜的圣诞日之中,学到点什么,第三,即是希望阿尔托莉雅能够在营地这段时间,在观摩阿卡拉的过程中,发现预言师这股强年夜的可利用力量。

    如果可以的话,雅兰德兰自然是希望阿尔托莉雅能够自己觉察到,这样一来才更加深刻。

    可是,比任何人都了解阿尔托莉雅的她,年夜概也能预料到,阿尔托莉雅可能会被神诞日各个明面上的细节放置,以及即将解缆的探索神器残片之旅,给迷惑眼睛,看不到这次神诞日成功的深入要素。

    没错,是阿卡拉背后的修女教会,也是她一手建立起来的预言师步队,其实是这次盛年夜神诞日的运作机器里的一个个年夜齿轮,阿尔托莉雅其实不缺转动齿轮的能力,只是还没能看到这些齿轮的作用,不晓得自己去挖掘,去组合,结果就是,阿卡拉只需要用一分力,就能挑起十二分重的工具,而阿尔托莉雅却要实打实的用出十二分力气。

    预感到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雅兰德兰并未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阿尔托莉雅身上,而是准备了第二手,也就是洁露卡,作为洁露卡能够成功坑害自己的妹妹,并假冒她跟过来的条件,就是在阿尔托莉雅无法觉察到的时候,她过来提醒自己一把。

    也就是想我这个联盟长老,去和阿卡拉一声,借几个干练的修女给阿尔托莉雅用用罢了。

    虽然雅兰德兰也不是不克不及亲自和阿卡拉,究竟结果两人还有一份师生感情在里面,阿卡拉无论如何也不成能拒绝,可是微妙的是,现在两人各为一族之首,如果雅兰德兰亲自开口的话,所代表的意义就不一样了,等于是国家领导人之间的官方求援,这份人情可年夜着去了。

    让我开口,则是酿成了夫妻之间的帮忙,意义完全不合。

    再有圣树之心,刚才的,用来缴学费,或者是作为我协助阿尔托莉雅回收神器残片的酬报,这种法,就算猪也不会相信,雅兰德兰这个举动,肯定是有着更深的意义。

    可是偏偏在这种时候拿来,也就是让我和阿卡拉,即使是明知道她耍了一个心眼,躲过了人情债,却也还得颔首感激,借花献佛有点不合适,可是年夜致上就是这么个意思。

    “可恶,竟然欺骗我的感情,原本还以为是特地过来见我的,原来目的不纯!!!”

    虽然无法生气起来,不过,我还是得扮一扮恶人,伺机敲打一下这嚣张的侍女,偶尔也让她在自己面前温顺听话一会,这样的要求完全不过分吧,对吧!

    “明明已经让人家怀孕了,还不满足吗?”洁露卡柔弱的捂着脸,呜呜哭泣起来。

    转眼一看,果然,周围没有路人,这家伙立刻又开始甩卖节操了。

    “骗鬼!!”

    我怒然将刚刚缴获的避孕药瓶摔在地上,靠了,竟然没摔破,要是里面的药的质量,能有瓶身的百分之一,我就谢天谢地了,要是能将它取代我心灵之中的那个伤痕累累的结草瓶,那就谢天谢地了。

    要是洁露卡真的怀孕了,更得是谢天谢地了。

    “没关系,我昨天才看完这个。”

    洁露卡朝我竖起年夜拇指,手上的竹篮不知道什么时候酿成了一本厚厚的硬皮书。

    我马上心生不妙。

    果然,封面上又是年夜年夜的《禽兽公爵征服系列——我是要成为强孕王的男人》的书名。

    感到节操碎了一地之余,我不由咬牙切齿。

    三无公主那家伙……究竟写了几多个系列混蛋!!!

    “顺便一,书名是我建议的。”

    洁露卡追加一记致命攻击,让我好年夜一口老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