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蒂亚的爱情攻略
    “咦,贝雅那傻丫头呢?”

    回过神来,我发现身边竟然少了一个人。

    怪了,刚才的确好像隐约听到了“贝雅的惨叫声?

    是我多心了吧。

    “好像是被刚才一群冒险者给,吸引,走了。”蒂亚巧笑嫣然的指着身后,那道路的尽头之处。

    “吸引走了?”我莫名惊讶,有点紧张。

    “该不会是被什么奇怪的家伙,用一块糖给拐骗了吧。”

    或许换成别人比如说眼前的蒂亚,我绝对不会这样想,但是贝雅小丫头的话……还真难说,谁让这精灵小公主一时挺聪明的,真像个大族公主样,一时又傻的可爱,像是涉世未深脾气又臭的小女孩。

    “没关系,凡凡放心吧,贝雅身边可是有精灵士兵在暗中守卫着的。”蒂亚十分淡定的笑抿着小嘴,道。

    “也对。”我一拍手心。

    的确是时常能感觉到贝雅周围有若有若无的隐藏气息,我就说,这么大一个精灵族,怎么可能将她们的笨蛋公主随便扔在路上置之不理。

    “算了,既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话,就随她去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对着小丫头一点辙都没有,如果她仅仅是精灵族公主的话,我到是不用那么操心,但除此之外,还是阿尔托li雅的妹妹,就由不得自己不上心了,再说,这丫头的本性不坏,只是中二了一点”在这今年龄到也正常,有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嗯,我们说点别的事情吧。”

    蒂亚把头重重的一点,似乎十分开心的样子,突然从旁边抱了上来,将我的胳膊紧紧抱在怀中。

    “我说你这丫头啊……”

    才觉得麻烦少了一个,没想到另外一个小麻烦”又变成了大麻烦。

    侧脸目光微微落下,看到自己的胳膊,已经深深陷入到柔软高耸的双峰夹缝里面,将这两团弹性极佳、端正挺拔的软肉,硬生生挤向外侧”呈现出一个让男人吞咽口水的八字形状。

    似要证明这副身体所拥有的强大少女活力和弹性,胳膊上竟然传来一阵惊人的夹力,让人无法不去浮想翩翩~如果真正将大手放在这双挺拔高峰上揉搓的话,将会感受到如何美妙的弹性。

    虽然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但是伴随而来的却是更大的苦恼。

    你想想看,我的胳膊,隔着几层厚厚的衣服”都能传来如此惊人和美妙的触感,而蒂亚的胸部上,只穿着一件弹性极佳,且超级性感,只能堪堪罩住整个少女胸部的兽皮抹胸,将她那本就已经很高耸的胸部”凸显的更加巍峨挺拔。

    现在,她只不过是在这个穿着的基础上,加上一层不薄不厚的外衣,仅仅是隔着这样两层,而且”相对于我的结实胳膊来说,她的还是要精致敏感上一百倍不止的少女胸部,难道就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难道说“……,是因为太大了,所以反而不那么敏感了?不不不,不可能”琳娅的比她还要大,却依然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之一,这个说法不成立。

    或还是说,蒂亚其实感觉到了,但因为对男女之事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程度,对这种感觉并不会觉得害羞?甚至是有点好奇?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蒂亚毫不在意她胸前的挺硕,老是随意楼上我的胳膊,或者跃上我的后背。

    但是,我记得蒂亚说过,这种举动,不会随便对其他人……”

    这似乎又可以说,她其实还是知道男女之防的,只不过对她而言,自己是特殊的存在……

    绞尽脑汁,大脑告诉转了三百圈,我最后不大确信的,勉强得到一个似乎颇为自恋的定论。

    莫非,蒂亚真的有点喜欢自己?

    并非是我疑神疑鬼,只是,还记得我和蒂亚刚刚相遇那时候吗?那时懵懂无知的她,在我一件法师袍的增送下,就许下将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用来交换的诺言。

    那时候的她,肯定还不知道所谓的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到底有多么重要和宝贵,少女的身体,可是无价之宝,什么东西都换不来。

    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展开,以至于后来,蒂亚对自己的亲昵举动,都让我有一种罪恶感,认为还是当初一件法师袍的交易,让她许下那样的诺言,所带来的影响。

    就算现在也是,蒂亚对自己的好感,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一句话,才产生出来的呢?因为蒂亚是在是太单纯和善良了,单纯善良到或许会将当初一句诺言,误当成了感情,我才会这么想。

    所以,我有点害怕,如果开口问蒂亚究竟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她会给我“因为当初已经约定好了要将身体给凡凡”这样的答案。

    这种感情,我不想要。

    “凡凡!”

    正在我心思杂乱,茫然无措的时候,身边的蒂亚,如同陪着男朋友逛街的热,z患少女模样,紧跟着我的步伐,调皮的一脚一脚踢出去,然后叫了我一声。

    “怎么了,突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这笨丫头也能藏得住心事?”

    似要强行让大脑冷静下来,我开口调侃道,并探出手指,轻柔的在蒂亚额头上弹了一下。

    唉唉,不好,这个亲昵的小举动,在其他人看来,不是更像一对情侣了吗?

    本来想接着这句单纯的话,以及这个单纯的动作,将脑海里那些复杂的东西抛开,没想到却引来了更大的混乱。

    我果然是个笨蛋啊。

    听到我这么调侃,蒂亚并没有闹别扭,只是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又低下头看着脚下,接着又扭过头看了我一眼,如是反复。

    我的好奇心也来了”她究竟想说什么呢?这个平时藏不住心事的蒂亚,让她迟迟无法开口的话,究竟会是什么?

    反复再三,蒂亚似乎终于积蓄到了开口的勇气,再次看着我,并没有挪开眼睛,而是一直定定的注视了好几秒,被一阵寒风刮来,冻的有些苍白娇弱的樱唇,缓缓颤动,和红扑扑的可爱俏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凡凡”你说……,要是我们结婚会怎么样?”

    本来一脸饶有兴趣的我,在呆了数秒之后,两腿一软,幸好有蒂亚搂着胳膊扶起,才算没丢脸的直接栽倒在地。

    “你……你说什么?”

    站稳脚步,我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不敢置信的再确认了一遍。

    “我是说”如果我们两个结婚的话,会不会更好呢?”似已在第一句中打开了勇气之门,蒂亚更加顺溜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的两腿再次一软。

    “你想想啊……”

    蒂亚轻点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迎面吹来的寒风,让她白皙红润的俏脸更增一分娇红。

    “如果我们两个要是结婚的话”那联盟和赫拉迪克族的关系,岂不是更加亲密吗?”

    “什么啊……”

    我哑然失笑,怎么也没想到,蒂亚的理由竟然会是这个。

    “你这傻丫头,乖乖过日子就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还轮不到你操心。”再次弹了一下蒂亚的额头,这次微微用了点力道,也算是对她数次让自己失态的小小惩戒。

    “我才不是小丫头,已经过了成年礼了。”

    蒂亚揉着额头上的红点”鼓起嘴巴,气呼呼的瞪着我问道。

    “为什么阿尔托li雅姐姐可以,我就不行呢?”

    “这个……”我颇为头疼的拍了拍额头。

    难道说,这丫头还是被贝雅刚才一番话触动了心,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蒂亚,你和阿尔托li雅是不同的,应该是,联盟和精灵族的关系,与和你们赫拉迪克族的关系,完全不同,所以不能相提并论,知道吗?”

    轻轻摸着蒂亚的头,我将感慨的目光,投向了远方。

    “我和阿尔托li雅联姻,是解决联盟和精灵族的矛盾,最简单快捷的办法,所以才不得不这样,说的难听点,我们两个都是政治的牺牲者,只不过幸运的是,阿尔托li雅并不讨厌我,我也十分的尊敬佩服她,所以解决还算圆满,但是,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让你成为政治的牺牲者,而且联盟和赫拉迪克族的关系,也完全不需要这样做。”

    “才不是牺牲者呢。”蒂亚小声嘀咕了一句。

    “蒂亚……你……”

    我沉默下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凡凡喜欢我吗?”突然,她的目光紧紧注视过来,这样问道。

    “当然喜欢了,傻丫头。”我溺爱锋捏了捏她那精致脸蛋。

    “我也喜欢凡凡哦,所以联姻的话,完全没有关系,我和凡凡的夫妻生活,一定会比凡凡和阿尔托li雅姐姐更加美满幸福。”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蒂亚用十分认真的口吻,这样说道。

    “笨丫头,你还是不明白,这根喜欢不喜欢没关系,我只是不想让你在其他人眼里,也贴上政治联姻这样的悲哀标签罢了。”

    蒂亚沉默了,好一会儿,抬起更加明亮明媚的大眼睛,恳求的看着我。

    “假如说…………不是联姻的话,可以吗?”

    “这个……”

    完全没想到蒂亚会杀出这么一记回马枪,我顿时哑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突然想到了,和凡凡结婚,也并不一定非得扯上联姻不可吧。”眨了眨似蒙上一层妩媚水雾的眼睛,蒂亚将俏脸,更加凑近一步,整个人都快要贴上来了。

    “不联姻的话,我们为什么要结婚呢?”我慌乱了。

    今天的蒂亚……有点不对劲啊,她现在的举动”已经完全超过了,很有行动力,的说法,让人感受到了一种逼迫。

    “因为凡凡喜欢我,我也喜欢凡凡啊。”蒂亚歪着头,似乎不解我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答案呼之欲出的问题。

    “咳咳,喜欢和爱是不同的,只有彼此相爱的人,才有结婚的可能性。”

    我咳嗽几声,祭出了ga里,和,你说什么*太犬我没听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后宫因果大理论。

    本来以为蒂亚会继续说出一些让自己感到亚历山大的话,没想到她只是略为沉思了一会儿,便拍着手心,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也就是说,要等凡凡爱上我,我也爱上凡凡,我们两个才能结婚是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我忙不迭的点着头,松了一口大气。

    “我知道了,那么就以这个为目标好好努力吧。”蒂亚欢呼一声,有恢复成了平时那个毫无心机,阳光满满的纯真小丫头。

    “这种事情不努力也行,而且也努力不了,只能顺其自然。”我含笑摸着蒂亚的头。

    真还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啊,应该还没有真正理解什么叫爱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刚才自己的胡思乱想,而感到自嘲。

    的确,蒂亚或许是喜欢自己,或许是有好感,但这并不是爱说不定哪天找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种喜欢和好感,就成了朋友之间的友情。

    瞧自己自恋的样还在那傻烦恼。

    可惜,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和自己松一口气,并暗暗自嘲相比,蒂亚的心里正在极度的懊悔中。

    “哇呀呀呀,太冲动了,刚才真的是太冲动了,差点就把凡凡给吓跑了。”

    蒂亚懊恼的在心里,不断拍着自己的脑袋。

    果然还是因为受到了刚才笨蛋贝雅刚才那一番话的影响,激起了心里的危机意识,才会变得如此冲动和不理智啊。

    对于眼前的男人,蒂亚可以自豪的宣布,除了他的几个妻子以外,她是最了解他的人。

    不然的话,当初在神诞曰前夕,应对堕落联盟的威胁时,变成他的模样,也不可能连脚步跨出的幅度,速度,以及一些平时的小动作,小习惯,都模仿的十足。

    如果不了解他,不深爱着他的话,谁能做到这一步?只可惜迟钝的凡凡,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

    正因为了解,正因为知道对方迟钝,蒂亚才清楚,凡凡在感情上,并不是一个主动的人,细看他身边的妻子,哪一个不是先表现出了爱恋,才慢慢的水到渠成?

    而且,凡凡也不是一个经受得起猛烈感情的人,一味的感情追击,压迫,只会让他害怕,躲避。

    所以蒂亚早早就制定了两个方案,并且是双管齐下施行。

    第一,如同凡凡的那些妻子一样,温水煮青蛙,用绵绵细长的感情,慢慢将凡凡的心束缚起来。

    但是光这样还不行,毕竟她和凡凡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他的几个妻子,都是从很早的时候,那时相对比较悠闲的凡凡,开始攻略”有足够多的时间让她们慢慢将凡凡圈住。

    现在的凡凡,已经是联盟长老,一年大半时间都在奔波,就算回来,大半的时间也会用在妻子女儿妹妹身上,已经没有那样的条件可以慢慢来说。

    所以,蒂亚用她十分具有行动力的性格,制定了第二条可以实施的方案,这是她偶然从某本书上学来的。

    一奉子成婚。

    顾名思义,就是在当和凡凡的感情,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直接和凡凡做生孩子的事情,等有了凡凡的孩子……不,按照书上说的,如果凡凡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就算不是,他也会接纳自己。

    当然,这种结果,是建立在第一方案上,和凡凡积累了一定的感情后而言,不然的话,在毫无感情的前提平,就算实施了第二方案,也只会让凡凡的烦恼,自责,惭愧,而不是走向圆满的路线。

    以上,就是蒂亚从不知不觉的喜欢上那个人开始,从主动去了解华个人开始,所制定的,经过不断改善,最后确定下来的,对凡凡专用,的终究爱情二重奏攻略。

    刚才,自己的冒进攻击,显然是犯了凡凡在感情上的大忌,还好,还来得及收场,否则,说不定好不容易和凡凡积累起来的感情,就会因为这次冲动而直线下降,甚至让凡凡产生抗拒心理,导致伺机中的第二方案胎死腹中。

    和恢复了活泼开朗的蒂亚,一路东拉西扯,走了一段路,终于到了分开的街道岔口。

    “小丫头,快点回去吧,等会阿卡拉奶奶和琳娅莱娜,大概会拜访一趟,可别让她跑了个空。”

    轻轻在蒂亚脸上捏了一下,我笑着往法师公会的方向迈出脚步。

    “凡凡!!”

    后面传来蒂亚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