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营地发展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营地发展

    “这次神诞日多亏了你们两个帮忙,不然的话,我和凯恩这两把老骨头,可是要累散架了,这份犒劳,也少不了你们一份。”

    阿卡拉并没有将琳娅和莱娜两人的话放在心上,完全没有给自己和凯恩立功行赏的意思。

    而且,对于这两个老人来说,联盟也给不了她们什么了,作为大长老的阿卡拉,以及副大长老的凯恩,如果说还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就是希望联盟越来越强盛,并将祸害暗黑大陆的地狱一族赶走。

    偏偏这个愿望,还只能靠她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做出决策,培养人才,蓄兵磨刀,外人给予不了。

    不……如果是我的话,被两位老人寄以厚望的自己,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等等,这种想法不可有,并非是不想做,而是我现在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满足她们的愿望的标准,一个第三世界尚未踏足过一步,连四大魔王的脚气都没闻过的小德鲁伊,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大放厥词。

    相对于这两个女孩的奖赏,就要隐晦多了。

    琳娅虽然已经不是爱德华家的继承人,但并不代表她脱离了爱德华家族,还是家族里的一份子,这份犒劳,可能最终要是要算到她的家族头上,相对于琳娅本人而言,她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愿望,就算有,也不是阿卡拉能够帮她实现的。

    至于莱娜,作为阿卡拉的学生,被阿卡拉亲自钦定为大长老候补,并毫无保留的传授预言师知识,让莱娜原本在狼人族无所作为的枯燥日子,变得充实精彩,光是这份恩情,莱娜一辈子就还不了了。

    不过,看阿卡拉的样子,她似乎并不打算将这份恩师之情作为让莱娜干活的理由,该奖就奖,该罚就罚,这也是她大公无私,说一不二,让人不得不敬服的铁腕。

    “卡洛斯,西雅图克,你们两个也辛苦了。”

    随后,阿卡拉向女儿控骑士和好战狂野蛮人嘉许的点了点头。

    整个神诞日几乎都没有看到这两个家伙的身影,作为知情人士,我十分清楚,他们是牺牲了度过神诞日的机会,代替无节操无责任的老酒鬼,率领整个营地的士兵执行巡逻护卫任务去了。

    神诞日之所以能举办的那么成功,没有看见什么骚乱——要知道,平民还好,就算引乱也是小规模的,但是冒险者则是不同,万一克制不住闹起来,往往会波及到附近所有的平民以及商铺。

    再者,这些家伙又是桀骜不驯得很,有些脾气还异常火爆,如果不是隐藏在明里暗里的巡逻士兵,以及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两个强者的镇压,神诞日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因为冒险者之间的骚乱而变成骚乱日。

    西雅图克到是没什么,虽然不像莎尔娜姐姐那么极端,他对神诞日也没什么兴趣,而卡洛斯,就算他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他其实是很想在这五天里,能够抽出一点时间,陪卡洁儿过过节日。

    可惜的是,这可怜的女儿控骑士,终究还是没能把时间空出来,在第二天联盟表演的时候能够抽空过来看卡洁儿的演出,就已经是极限了,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方面的阻力,那便是卡洁儿愿不愿意陪这家伙逛,还是个未知之数。

    “说说看,你们都想要什么犒劳?”回神间,只听见阿卡拉平和笑着,这样对两人问道。

    卡洛斯的愿望,我到是能够大致想象得出,这家伙太好猜了……

    “请帮我多照顾点卡洁儿就行了。”

    果然,这家伙毫不犹豫的发话,就差被在脸上写上女儿控四个大字了。

    至于西雅图克……我还真有点猜不出来。

    “我没什么想要的。”

    这足有三米高,将整个帐篷衬托得极其窄小的巨大野蛮人,咧了咧大嘴巴,脸上的疤痕随着笑容露出,更显狰狞恐怖。

    “只不过,能不能把我们平时用的训练场再加固一点,最近感觉到了,原来的防御结界似乎不如以前经得起折腾了。”顿了顿,他提起这样的要求。

    哈哈哈,果然很有他的作风。

    “这个当然没问题,等会就让法师公会去办吧。”阿卡拉扭头看向法拉,示意了一眼。

    “你这家伙,就不能小心点吗?晋升到领域境界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防御结界可是用来爱护的啊,别老是和它过不去。”

    法拉一脸肉疼的应承下来,强化现在已经很强大的防御结界,人手到还好,关键是所需要的材料,包括各种金银宝石等等,这些庞大的支出,让精打细算的罗格第一吝啬像是身上割了一块肉似的。

    “还有,范围再扩大一点更好。”

    无视对方传来的怨念目光,西雅图克想了想,又追加一句,顿时让本就一脸心疼的抚着稀疏胡子的法拉,不小心又将几根胡子给扯断下来,看着手中的断胡,这老头眼泪都掉下来了。

    “除此之外,我们可爱的营地士兵,为了这次神诞日,有些人甚至是五天五夜没合过眼了。”阿卡拉将肃然的目光投向外面,仿佛看到了那些身心俱疲的士兵,有些还坚持在岗位上,有些则是躺在床上沉沉入睡的极度疲劳模样。

    “最后是各个种族部落,本来,她们只是被邀请而来的客人,却毫无怨言的帮了我们一把,神诞日的成功,也少不了她们一份功劳在里面,必须致以谢意。”

    阿卡拉最后说道,然后将目光落到琳娅和莱娜身上。

    “琳娅,莱娜,等会有时间吗?能否陪我这个老婆子一起去走走,拜访一下各族的代表?”

    琳娅和莱娜自然是毫无疑义。

    “凯恩,慰劳士兵的工作,就麻烦你了。”

    笑着点点头,阿卡拉和凯恩两个开始分配工作,尤其在犒劳方面,讨论起来。

    那些罗格士兵们,大部分都是营地人,就算不是,也早就扎根在了这里,对于这些人来说,最好的奖励,莫过于是可以让一家人都开心的金币。

    这一次神诞日的举办,虽然在建设新区方面,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但是短短的五天神诞日,不算从冒险者那里得到的捐款,光是收取商人的税赋、店租等等,就已经填补了前面的花费,甚至还赚了不少。

    相当于整个新区,都是白白得来的。

    具体神诞日收支情况,我在接下来的会议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也得到了个大概的认识,不过在此之前,看到此时阿卡拉和凯恩两个在讨论给予士兵奖励的时候,比平时阔绰许多的出手,我就已经能猜出来,联盟绝对赚了个满钵。

    然后是各族代表这边,当然不能在同样奖励金币,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羞辱对方,别人不甩你一脸就怪了,阿卡拉以及琳娅莱娜三人的亲身拜访和致谢,其实就已经是最好的谢礼了,这意味着通过这次神诞日,各族的结盟关系,已经变得更加密切和牢固。

    敲定好士兵的奖励数额以后,会议继续,接下来该讨论的内容,却已经是让我,西雅图克,老酒鬼和法拉老头四个,哈欠连连了,不过,身为联盟长老以及主力打手,这些繁琐却十分重要的内容,却不得不听。

    比如说刚才提到的,神诞日的具体收支情况。

    还有就是,阿卡拉和凯恩也意识到了,神诞日过后,许多人还处于一种假日病之中,如何让这些家伙清醒过来,重新回到现实,该耕地的去耕地,该狩猎的去狩猎,该放牧的去放牧,该打小怪物的去打小怪物,也是一项不容忽视的工作。

    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是这次建设新区,举办神诞日的根本目的,那就是安置十多万向营地靠拢的村落流民。

    阿卡拉不说这个,我都还差点忘记了,原本扩建营地新区,目的就是为了容纳这些人,只不过正好赶上神诞日,所以就索性利用这新建的场地,举办了一次节日。

    这样一来,不但让大家过了一个痛快的神诞日,同时也隐隐树立了联盟的威望和地位,将建造新区的费用赚了回来还大有剩余,同时,也让那些参与到其中的村落流民们,能够安心下来。

    能够举办如此的节日,罗格营地不愧是整个人类世界的政治中心,落根在这里,绝对安全。

    还有,新增的人口,势必带来新的商机,那些被神诞日吸引而来的商人,肯定也会看到这一点,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远道而来的商人,选择在这里扎根,商人的兴起,可以说是罗格营地繁华的标志,因为人口剧增而带来的各种物资需求,而这些都不用联盟再去操心,商人会去补足。

    可以想象,营地将借由这次神诞日,一飞冲天,原本作为五大区域之一的罗格营地,虽然是联盟总部和冒险者的源头,但是其规模却远远比不上另外四大区域,甚至是苦寒之地的哈洛加斯都有所不如,而经过这次神诞日,开始腾飞发展的营地,虽然还无法和西部王国那种占尽地利优势的地方比较,但逐渐赶上其他区域,肯定是指日可待。

    光是从这些我这种笨蛋都能看到的好处,便可以知道,这一次神诞日所带来的远意义,绝对不是一举数得可以形容,称之为一场革命也不为过,或许以后举办的神诞日,将会比这一次更加,但是在意义和影响方面,都不可能再现。

    甚至,举办这次神诞日的阿卡拉,在后人研究历史看来,可能都会将其作为是阿卡拉一生之中,最英明伟大的决策,有没有之一,现在还无法下定论。

    “吴,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正在发呆之时,阿卡拉连续的几声询问,将我惊醒过来。

    “什……什么建议?”

    我茫然的看向四周,就好像在课堂上打瞌睡恰好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的学生。

    一扫之下,老酒鬼和法拉老头已经托着下巴,一只脚踏进了梦乡之中,西雅图克则是眼睛飘忽,追着眼前一只飞虫戏耍。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自认为比起另外三人,自己的发呆走神,还算是没有给认真开会的众人带来困扰,可是为什么偏偏不点他们点我呢?

    我委屈的朝琳娅和莱娜使了一个眼色,希望能够换来她们同情的支持。

    “吴大哥,我们正在商量村落和流民的安排哦。”

    不知道是故意无视我的可怜目光还是怎么得,琳娅抿着小嘴,给我解了一半的围。

    为什么说是一半?因为还是得回答啊。

    “你们确定要我回答?”

    我指着自己,看着众人,一脸的“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嗯。”

    很肯定的五声点头。

    “好吧,那我就随口说一说。”

    其实关于流民的安排,我在空闲之余还是有思考过的,谁让自己现在对长老这个位置的代入感,责任感,使命感越来越强了呢?

    好吧,我承认我撒谎了,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最近感觉节操掉的越来越快了,而且有时是莫名其妙的流失,因此,本德鲁伊不得不去思考一些正经严肃的事情,以防节操乘机流失。

    “在我看来,虽然营地的融合性很强,这些十几万村落流民,迟早有一天会真正融入到营地里,成为一名营地人,不会再分什么新区和旧区,但是,在这个融合的过程中,可能还是会出现各种问题,严重的,甚至会影响到将来融入以后的营地人之间的关系。”

    润了润喉咙,我开始无责任侃侃而谈,反正是笨蛋,一开始就已经将自己放在最低点,不用再害怕说错什么了。

    明天就是v的发售日了,小七好想好想买部v回来玩glgme啊,心情激荡,结果脑海一片空白,唉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