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欢迎来到天子演唱会!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欢迎来到天子演唱会!

    刚刚刚……刚才是怎么回事?

    摸着余香残留的嘴唇,我呆呆愣住,无法动弹。

    莱娜竟然……竟然吻了上来?

    是错觉吧。

    不,不对,吴凡,别再自欺欺人了!!

    那一定是——

    莱娜担心妹之力不够,所以临时给我补充一点。

    嗯嗯,原来是这样。

    话说回来,妹之力是……?

    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点设定什么之类的东西,自从回到罗格营地,和莱娜见了一面之后开始。

    突然间,海啸般的欢呼,打断了我的沉思。

    回过头,那灯火通明之处,无数张脸孔,正在闪烁着雀跃的光彩。

    无论明天如何,至少这一刻,好好享受神诞日的快乐吧,一张张脸,似乎在这样诉说着。

    数十万人,哪怕只有其中五分之一发出呼声,哪怕是并不响亮热烈,加在一起,在这圆柱形的,宛如古罗马斗兽场一般结构的新罗格广场里回荡,那也是如同静谧中的一道霹雳巨响,如海啸山崩,让人闻之变色。

    在这灯光闪烁,山呼海啸中,歌神之魂开始熊熊燃烧起来,紧握手中的魔法扩音器,在这一瞬间,我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背后展开的一条大大横帘,忘记了应该跟在身后的阿琉斯,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在舞台,面对着数十万观众。

    在这种无我无他的境界中,心中涌现出来似火焰一般的激情咆哮,只想将哽在喉咙的那首歌,大声唱出来。

    ……

    我愿踏上寂寞的旅程,踏上坎坷之路;随身携带的行李,是我们共同梦过的那场梦;令我每每牵挂的你,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当新一天的晨光射入眼眸时,你却已经不在我身边。

    一起玩闹的日子,仿佛能永远持续;心知这是假象,心知这是幻想;我已不再悲伤,不在哀叹降生人世的不幸。

    宴会已经散场,品味着寂寞的余韵,我将踏上旅程。

    我愿踏上无尽的旅程;在这里梦见的梦,名为幸福的梦,我会让她实现;即使与你分开,即使相隔天涯海角;我都会继续前进,迎接新一天的朝阳。

    我愿踏上无尽的旅程;在绝望欲死的时候,耳畔的声音会告诉我,不要放弃生命;在坎坷路途中,在寂寞流泪时,心灵深处的柔柔暖意,从未断过。

    岁月流转不息,漫漫时间长河;洗去往昔记忆,留给我一颗空空的心;闭上眼睛,仿佛能听见一阵笑声,声音陌生而又熟悉,是我心底的珍藏宝物。

    ……

    似紧绷欲断的琴弦一样高昂,带着清新,纯净,同时带着淡淡沙哑的女性魅力,极具穿透力的歌声,透过巨大的魔法扩音器,在整个新罗格广场上空,在每一个人耳中,如同一曲高山流水,溪流穿石,忽而轻柔细腻,千肠百结,忽而又如同惊涛骇浪,声嘶竭力,离别的悲哀,愁断情长,以及旅途中,篝火下,那孤独的,柔柔的,回忆着将心底之中的宝物的温暖感觉,纷纷涌上心头……

    而在场每个人的反应,也不一而足。

    许多冒险者和平民,眼眶都已经湿润,甚至呜呜哽咽起来,因为回荡的歌声,击中了他们内心最柔情,最软弱的那一部分。

    可不是吗?宴会已经结束了,每个人都要踏上孤独的新旅程,但是这段回忆,终将成为内心之中,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珍贵宝物。

    而一些神经大条,大大咧咧,丝毫不为感触的人,则是品头论足起来。

    在对方刚刚出现舞台的时候:

    “天子演唱会?啥玩意啊,难道接下来都是她一个人表演?”

    “天子?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来着,对了,上次那些奇怪传单里,不是有她的名字吗?”

    “没错没错,你看,和传单上的画像,也长得一模一样。”

    “就是前些日子,大家争相口传,光是一张画像就让无数人迷恋的那个第二眼美女?”

    “没有错了,就是她,的确和传闻的一样,第一眼咋看之下,没什么特别,但是越看越有味道,五官端正,精致,皮肤也很白,有股胆怯害羞的小女人可爱,眼睛虽然有点小,不过被刘海遮住了一半,看起来反而有点朦胧神秘的美感,身材也超级棒……不好,我似乎也被她迷住了。”

    “兄弟,坚持住,我们不是莎拉党吗?”

    “混蛋,歌姬大人才是王道啊!!”

    “不,身材才是女人的魅力所在,琳娅殿下万岁!!”

    “但是,那三位大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及,像女神一样,而且早已经名花有主,眼前这位,带着那么点小家碧玉子气,感觉上却没那么遥远……”

    “是啊,而且仔细看多几眼,女人味一点不比那三位大人差。”

    “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没错……”

    “说的没错……”

    “从今以后,我就是天子党了!!”

    “我也要加入!”

    “算上我一份!”

    “你们的节操呢,这帮见异思迁的混蛋,莎拉大人万岁!”

    演唱会还没有开始,人群就乱起来了,往往一排座位里,说不定就有数党林立,气氛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气势。

    “说起来,天子是哪里的人?”一句话又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也对,大家都只在那些传单里见过她的画像,万一是那些神秘种族,那就白开心一场了。”

    “传单里不是说过,好像是爆炸魔老头的孙女……”

    “呸,你也信那种家伙,他说你是他儿子,你也去叫一声爹?”

    “那老东西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爱的孙女。”

    “还有一种画像,说的似乎是穆拉丁的女儿。”

    “那矮冬瓜……你信吗?”

    “不,打死也不信。”

    “总而言之,明天开始全力搜查天子的身份,以酒吧小灵通的名义宣誓!”

    “噢噢噢——!!”

    找到了新的目标,这帮人瞬间就将神诞日结束的惆怅抛之云霄,眼睛里开始燃烧起了熊熊的热情焰火。

    当歌声响起的时候,足足有一大群人差点栽倒在地。

    歌是好歌,曲好,词好,歌唱者的声音也足够悦耳动人,但就是唱的……

    哪怕大家都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也能听出来,虽然唱的很投入,但是……但是跑调了,而且跑的很严重。

    唱的好烂。

    一瞬间,大家心里都闪过这样的念头。

    而且这首歌难度不小,许多地方需要用到高难度的技巧,没有一定唱功的人,绝对唱不来,这样一来,就更加反衬出了对方的水平。

    比普通人更烂。

    许多人都惋惜不已,多漂亮的女孩呀,可惜五音不全,光这一点就要大打折扣。

    也罢,就当是看美女吧,反正对方是耐看型美女,美多看一眼,说不定就能发掘出新的美丽。

    这些人眯起眼睛,目光集中在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欣赏着耳边跑调严重的曲子。

    慢慢的,眼睛睁大起来。

    “喂,感觉到了吗?”

    “嗯!”很坚定的点点头。

    “好像……听出味道来了。”

    “虽然咋一听,跑调的很严重,但是听着听着,也听出了一股子跑调的味道。”

    “也没人说跑调就一定不好听啊。”

    “难道和她的第二眼美女一样,歌也要听着才能听出味道?”

    很快,不止是一个人,大家都察觉到了,虽然说法有点诡异,但是姑且先称之为跑调的美感。

    这种感觉,非要用语言来形容的话,比较难开口,要用比喻,大概就类似于关西腔那种感觉,初一听的话,这种腔调很可能会给绝大多数人一种怪怪的感觉,也像是唱歌跑调一般,无法接受,甚至听不懂。

    但是听着听着,就听出味道来了,尤其是发自声音悦耳的美女口中时,这种强调,更显得抑扬顿挫,而又带着一股让人心里酥软的娇腻感。

    越听越带感,越听越想听,没错,谁说跑调就不好听来着?

    大概一分钟以后,所有人都不禁睁大眼睛,有些甚至从座位上站起来,认真聆听,这些人的举动,让其他人一部分终于确定,并非只是自己一个人产生了这种感觉,而是……受到了所有人的喜欢,这种抑扬顿挫,娇腻细软的跑调腔,再加上她本人独特的,清新,纯净,而又带着略略沙哑的声音,以及朦胧神秘,小家碧玉的气质,形成了一种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视觉和听觉的美感。

    难道说……第二歌姬终于出现了?!

    所有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掠过这个疑惑,然后,数十万人的广场,诡异沉静片刻,突然爆发出史无前例的欢呼声。

    当然,在大家的心目中,眼前的神秘天子,无法和现在的维拉丝歌姬相比,要形容的话,维拉丝歌姬的歌,就是王道,而眼前的天子,她的歌是诡道,剑走偏锋,以独一无二的风格获得喜爱,但因为风格独特,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而维拉丝歌姬的王道,则是完美无瑕,所有人都能通杀。

    另外一边……

    琳娅和莱娜担心不过,也悄悄跑出来看戏了。

    从台上的天子出现,大家的议论纷纷,直至歌声响起,从一开始的反应平平,到最后的大受好评,这两个平日里镇定过人的女孩,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是惊讶的张大嘴巴,从未合过。

    “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了……”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取而代之的敏锐听觉,光是听到台上的歌声,以及观众的纷纷议论,莱娜就以及惊讶的合不上嘴了。

    更别说能够清楚看到天子的样貌,以及整个广场热烈欢呼一幕的琳娅。

    “难道说……吴大哥到现在还没有听出来,他的声音以及变了?”沉默了片刻,琳娅哭笑不得的摇起了头。

    “我想是的。”

    好不容易拢上小嘴,莱娜抿着嘴角,一副困惑的样子。

    “一唱起歌的哥哥,好像什么都抛之脑外了,就连自己的歌声也是,试想想看……”轻点了点下巴,莱娜一语道破天机。

    “如果哥哥能听到自己唱的歌,还会那么自信吗?”

    “说的有理。”琳娅认同了莱娜的话,但似乎又有某些地方无法认同,同是困惑的歪着了脑袋。

    “总而言之,吴大哥的名誉是保住了,就算后世史书里记载了什么,也是天子,而不是吴大哥。”

    “是啊,但是,要是让大家知道,吴大哥就是天子的话,那可是相当不妙啊~~”

    “没错,所以必须做点什么,比如说……”

    两个位高权重的女孩,为了心上人的节操着想,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另外一边,莎拉和维拉丝。

    两人的脸色,相当残念。

    观众们手里没有节目表,不知道眼前这场演唱,究竟是谁,但是身为协助者的维拉丝和莎拉却有。

    看了看手中的节目表,上面分明写着“演唱者吴凡,伴奏阿琉斯”几个大字。

    然后,呆滞的目光落到台上,那道身材高挑完美,气质绝佳的身影上。

    两人再次四十五度角远目。

    “是吴大哥的表演吧。”

    “是啊,大概是临时更换,变成了天子的节目。”

    “天子……是谁?”

    “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不要深究为好。”

    说完,又是一阵沉默。

    而莎拉,却暗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胸部,心里流下两行血泪。

    为什么……为什么连天子的身材,都比自己好。

    再一边……

    小茉莉:“咝咝……”(面无表情,喝茶中)

    洁露卡:“咝咝……”(表情端庄严肃,喝茶中)

    过了一会,两人突然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举重——转过头去,“噗!!”一声,将满口的茶水喷了出来,然后抱着肚子倒在地上,脸朝地下,埋于手臂之中,全身颤抖不止。

    而作为这场恶作剧的始作俑者,法拉和穆拉丁,本来是打算偷偷流出来看好戏,结果现在也是呈现面瘫之色,完全没有预料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明明计划是成功了,怎么感觉……心里好像没有涌出多大的喜悦感。”

    “这究竟该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没想到那臭小子……喂,吝啬鬼,告诉我,现在该叫臭小子吗?”

    “你问我,我问谁?”

    “混蛋,还不都是你的错!!”穆拉丁突然大怒。

    “我有什么错了?”本就一肚子郁闷的法拉,这时候也蹦了起来。

    “就是你这该死的要完,怎么不将那臭小子变丑一点,不将她的声音变破一点,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你以为我想吗?”

    法拉老头气的将手中的瓶子高高举起,就想往地上一砸,以泄心头之恨,动作做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终还是舍不得。

    “算了,我就认真点给你这个傻瓜解释一下吧,这种药的效果。”

    “你才是傻瓜,你全家都是傻瓜。”

    “给我闭嘴,认真听,这药的来历,估计你没忘记吧,是我从一个强大的幻术法师的古墓里面,找到的原品。”

    穆拉丁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那个法师,给他创造的这种幻药,取的是什么名字吗?”

    “少在那啰啰嗦嗦吊人胃口,快点说。”

    “假如是女人。”

    “哈?”

    “药名就是——假如是女人!!”

    “什么意思,这种奇怪的名字。”

    “一开始我也不大明白,为了报复那臭小子,着手开始研究以后,才终于弄懂了是什么意思。”

    法拉深深吸了一口气,沉缓,语气中充满了敬佩的说道。

    “这种幻药,并不只是如它表现的那样,仅仅是将别人的模样改变,或则将一个男人幻化成女性,它之所以取这样的名字,是因为……”顿了顿,法拉脸上的佩服,更是变成一种盲目的狂热。

    “是因为,这是一种神奇的,可以假定在一种情况之下产生作用的药。”

    “什么意思,说简单点,我听不懂。”穆拉丁挖了挖耳朵。

    “简单点说,这种药的效果是,将一个男人,假定在——如果他打娘胎里出现时不是男的而是女的,将会是一副什么模样,这样的的条件下,发生的效果。”法拉一脸鄙夷的看着穆拉丁,道。

    “还是有点不大明白。”穆拉丁似懂非懂。

    “好吧,我就再简单点告诉你。”法拉对老对手的智商已经完全绝望了。

    “也就是说,吴小子现在这副样子,就是假设在他一出生开始,是女孩的情况下的模样,样貌,身材,声音,都是在这种条件下幻化而成,无法改变。”

    “也就是说,如果吴小子一出生是女孩的话,会变成这副模样。”穆拉丁一脸震惊加面瘫的看着台上那道身影。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意思。”法拉也是一副泪流满面的样子……

    嗯哼~~娘化天子,闪亮亮登场求!

    :天子唱的歌来自一番の宝物,相信很多人都听过吧,度娘搜搜就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