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满满的十万节操,你要吗?
    从来没有想过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会这么温顺。

    一番**过后,搂着怀里的娇躯,我吧嗒吧嗒的回味着刚才那一幕,真想用记忆水晶录起来,以后每当被强势的莎尔娜女王欺负过后,就躲在角落里翻出来看一看,以抚慰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

    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当吴冠蜥。

    在肆意的刺入和掠夺下予取予求,乖巧的蜷缩在怀里,紧紧搂抱着自己,如同享受爱抚的小猫一样发出媚人娇吟的莎尔娜姐姐,实在太温顺,太让人满足了。

    想当然的,以前和莎尔娜姐姐啪啪啪的时候,以她的女王风格,肯定是大部分时间占据主导地位,就算时不时让我这个弟弟翻一次身,也不会容得在她身上太过放肆,往往不到一会儿,位置顺序又颠倒过来了。

    虽然说面对这种情况,到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在体力上战胜对方,等莎尔娜姐姐累了,自己再一展雄风,高高吹起男人的号角进行反击。

    计划是美好的,可是,姑且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样的至理名言放在一边,你要怎么做,才能让一个伪领域还不到的悲剧男,在体力上战胜达到领域级的亚马逊?

    因此,如此乖巧温顺,让自己任意妄为的第二人格莎尔娜姐姐,所带来的巨大反差,让我在心灵上享受到了无比的成就感就算这辈子只有这么一次,直到白发苍苍的时候,回忆起来,想到高高在上的女王陛下曾经似小猫一样被自己驯服过也会觉得这辈子值了。

    不不不,是男人的话就再贪心点,比如说是不是经常陪莎尔娜姐姐小喝一杯,偶尔让她的第二人格也出来透透气呢?你想想看,莎尔娜姐姐一天到晚冷着脸,心理压力一定很大吧,让第二人格出来也是释放压力,我可绝对是为了她好,没动这样那样的歪脑筋。

    “呜嘤nm~”,怀里发出一声幽幽声音,看来是莎尔娜姐姐醒过来了,称瞧这腻死人不偿命的呓语,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就是这么萌。

    “醒来了?”

    我志得意满的怀抱美人,高高翘起二郎腿,只觉得现在如果手上有个高脚杯,里面装个半杯葡萄酒,轻轻在手中摇一摇放在嘴边啜一口,那真个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幸福了。

    “乖乖,来,抬起头让我看一看。”,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心情顿时飘飘然起来忘记了自己是谁,不过,反正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对自己言听计从,不是吗?如果不是时间问题的话,真的还想……”,……

    一边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轻捏着莎尔娜姐姐那美丽下巴,将她埋首在自己怀里的脸蛋,抬起来想好好再看一眼如此娇憨乖巧,并且带着**过后的娇媚姿态的莎尔娜姐姐将这副模样永远刻印在灵魂之中,作为一生的珍品。

    娇娓乖巧的莎尔娜姐姐……

    随着那张绝色倾城,上面还带着淡淡一抹雨露滋润过后的红晕的俏脸,被抬起来,彼此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碰撞。

    刹那间,我的笑容凝固,每一丝面部肌肉都紧紧绷了起来。

    那双锐利的,带着如让人置身于冰天雪地感的森寒笑意的海蓝眼睛,与脸上尚未褪去的娇艳红晕,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就像将阿修罗面具戴上的前一瞬间的娇柔少女。

    然后啪啦一声,面具和脸重叠,顷刻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哦嚯,乖乖的抬起头,让你看一看吗?”

    抿着的嘴唇所勾起的弧度,似是死神镰刀上的弯刀形状,充满了让人战栗的意思,逐渐在眼中放大。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将莎尔娜姐姐搂在怀里的姿势,已经变成了自己整个仰倒在地,在对方似笑非笑,居高临下的注视中,拼命蹬脚后退,但是头已经顶在了后面的树上,一丝也退不了的姿势。

    “我现在不是已经抬起头了吗?弟弟,为什么不好好看一看呢?”,那眼睛里含着冰冷羞怒,嘴角却反常的勾起笑容的脸蛋,还在不断靠近,直至上面温香的吐息,都呼在了脸上。

    拼命摇头,摇头!!

    “看样子,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到是乘机做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摇头,死命的摇头!!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呢……,“既然已经有了觉悟的话……”

    诱人的香舌,在鲜艳的娇唇上轻轻舔过,然后,天地间被一股冰冷的气息冻住。

    “啊~~~~~~~~~~~~~~!”

    惨叫声高高响起,回荡在整个营地的北区,就连头顶上的针叶林都被震下了无数青针,如同雪huā一样,纷扬零落的飘下。

    片刻之后,双手双脚被腰带捆绑着,嘴巴也被一条破布给堵了起来……

    总而言之,以这样一副如同毛毛虫般的惨象,隆重登场了。

    而在此之间,不知道有多少次女王u字箍和女王v字折之类的酷刑,发生在了我这具弱小不堪的德鲁伊身体上,就算不被绑着,一时半刻也起不来了。

    “可恶!”

    经过一通发泄的莎尔娜姐姐,怒火稍停,手里啪啪的拉扯着一根皮带,十足女王样,*微微沉思,嘴里嘀咕着什么。

    最要紧的是,我们的亚马逊女王,一点儿也不避嫌,自从本格恢复以后,到刚才的残酷惩罚最后到现在,似乎都忘记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把衣服穿上。

    于是,只要稍稍抬起头就能看见喷血美景的亚马逊玉体,就这么笔直的站立在面前那修长紧绷的两腿之间,一抹若隐若现,让人即使把眼球瞪出来也无悔的诱人地带,以及再往上面,高高耸起,丝毫没有因为超乎常人的硕大而下垂一分的少女圣峰,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眼中。

    当然没有一丝赘肉,完美到了极点的身材,以及莹莹如美玉一样闪烁着光泽的肌肤,也同样吸引眼球。

    不要,不能再看下去了每看多一眼,灵魂某个隐蔽处的声音就会放大一分……

    我可是联盟大名鼎鼎的节操长老!号称君子公爵的德鲁伊吴凡!才不是…才不是变态!根本就一点儿也不喜欢女王游戏啊混蛋!!!

    紧紧合上双眼,尝试着阻止节操瓶身上的裂缝继续扩大,哦哦哦,天啊!这次已经不是泄露节操了,而是直接裂瓶了!!!

    我宁愿在若干年后写一本,谁偷了我的节操,,也不想去构思什么,谁砸了我的节操瓶,啊混蛋!!

    “没想到…………那家伙……”居然背着我做了那么多……”,大概是因为闭眼睛的缘故五感也灵敏了许多,隐约之间,听到莎尔娜姐姐在自言自语,仿佛在对某个人发火而又无可奈何。

    睁开一道眼缝,迅速抬头掠了一眼,果然姐姐分明是在咬牙切齿。

    继续听下去,我已经有十分十的把握判断,她口中的,那家伙,,就是她的第二人格。

    也就是说,第二人格做过的事情莎尔娜姐姐都能知道?!

    我顿时汗如雨下,只觉得明年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了。

    数一数,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做了多少让本格的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公然在大街上撤娇一口一个弟弟紫,这些相较之下只能算小事的回忆,就先摆在一边,让我来数数看……

    什么嘛,也不过就是两件而已。

    第一无非就是在自己眼前,哼了那些严重跑调的小曲。

    第二则是在刚才啪啪啪的时候,温顺的像小绵羊一样,任由自己施为,而不才本人,大陆史上独一无二的禽兽公爵,借机尝试了很多以前根本不敢对莎尔娜姐姐幻想的体位……

    哈哈哈哈,不就是区区这两件小事吗?

    哈哈哈……

    致天国的奶奶,不孝孙子吴凡,很快就能来到您身边伺候您了。

    “弟弟nm~”,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莎尔娜姐姐,突然趴伏下来,以极度暧昧诱人的姿势,将丰盈弹性的臀部压在我的肚子上,将堵在嘴巴里的破布取出,两手不断把玩着皮带,带着一丝丝娇媚的声音轻声呼道。

    只是这一声娇媚,怎么听都是夹杂在北风凄凄之中,从身上刮过的感觉。

    “姐姐大人有何吩咐?”我露出讨好的笑容,生死就在一线间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记不大起来了,弟弟还记得吗?”微笑,微笑。

    紧张之中,大脑分泌出来的激素,让我的智商在短时间内翻了一番,突然激灵一动,明白了姐姐的意思。

    “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永远记不起来了,我以上帝,不,以姐姐的名义发誓!!”

    拨浪鼓一样摇着头,我指天发誓道。

    “那就好。”

    似乎对我的上道,感到还算满意,莎尔娜姐姐目光里的笑意,冷淡下来一分。

    “不过,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轻易放过你了,竟然无视我的意见,擅自和,那家伙,滑交,哼哼,弟弟,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汗,滑交都出来了。

    我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回答。

    “那……那不一样是姐姐您吗?”,“完!全!不!一!样!”,咬牙切齿,莎尔娜姐姐一字一句的瞪着我。

    “总而言之,弟弟没有经过娄的允许,我很生气。”

    啪啪的抽着皮带,海蓝眸子中的冰冷笑意,又有泛滥起来的趋势。

    总而言之,现在的莎尔娜姐姐,绝对是在吃她的第二人格的醋没错。

    我在心里偷偷嘀咕了一句翻译着她刚才的话。

    自己吃自己的醋,还真是够折腾。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弟!弟!紫!?”,那张美丽炫目的面庞再次逼近,一声弟弟紫,明明前面叫的是酥媚入骨,现在却让人冰冷入骨。

    顺势,莎尔娜姐姐的娇躯,也压了下来……

    好吧,我算是知道她一直没有穿上衣服的原因了原来是早有打算,要玩女王play,找回刚才第二人格丢的场子,重新在我心里树立起女王姐姐的形象啊。

    女王play,呃……

    这时候必须喊救命吗?

    比预计的时间足足迟了一个小时我才迈着朗朗跄跄的步伐,重新出现在神诞日喧闹的街道上。

    抱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可怜身体,凄惨无力的扶着旁边一棵大树,就像被几个蒙面夹汉拖入无人小巷里ooxx了好几个小时的小媳妇一般,我无语望天,泪流满面。

    咱……已经没脸见人了。

    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我翻翻小本子对于咱这种大脑硬盘容量不够的凡人来说,随身带上一本小本子的价值是无可取代的。

    像三无公主和黄段子侍女,还有阿琉斯,这几个万恶的天才儿童,身上带小本子才走动机不纯,简直就是亵渎了小本子这种神圣之物。

    我看看……虽然全部计划都被莎尔娜姐姐打乱了不过稍微改动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一会儿之后,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将身上的黑色斗篷,紧紧一蒙,不仅如此,整张脸还要用黑色的绷带缠住咋一看,还以为是从古墓里爬出来的木乃伊。

    要的就是这种神秘形象!

    接下来,只要再早一个合适的地方………哦哦哦那里那里,不就是为自己天造地设的理想之地吗?

    仿佛被一股无名的神秘缘分吸引我找到了一处可以摆摊的位置,本来以为是最大的难题,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解决了。

    话说回来,不是说摊位紧俏吗?怎么在这种黄金地段,会平白无故多出一个位置,简直就像是前世就已经为自己准备了的一样。

    算了,不管它。

    我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下,然后将一件件神诞日之前整理好的,准备卖掉的装备,摆在上面,当然,大多都是一些金色等级的装备,就算是蓝色等级,也全都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差一点的,都被我扔给铁匠了。

    看看周围,这片市场似乎是特地开辟出来给冒险者交易用的,所以着实有不少和自己一样摆卖的冒险者,我的出现并不显突兀,就是无故得了这个黄金地段,有点诡异而已。

    摆好之后,我将旁边放着的一块牌子,稳稳插在地上,代表正式开卖。

    隐藏超级商人模式,开启!!

    片刻之后……

    一阵阵寒风吹过,无人问津。

    咦咦咦?奇怪了,明明已经开启了隐藏超级商人模式,为什么没有客人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呀,难道你们还想继续忍受那些普通npc商人的固定台词和一个模子的相貌吗?还没有受够里面一成不变的物品以及价格吗?

    绝对有问题,为什么其他地方的npc商人摊位吆喝交易声此起彼伏,而自己这一片地方,却冷冷清清呢?明明货物要比其他人好上一个等级不止。

    我四处东张西望,试图找出原因所在,目光最终落到对面,呆滞起来。

    对面的摊位,和这边一样,也是黄金地段摊位。

    那里,摆着一个小小的纸箱。

    纸箱里面,坐着一名奇装怪服的少女,虽然在我这个穿越者眼里似乎并不奇怪而且有点眼熟但以暗黑大陆的审美观来说,用奇装怪服形容还算给足面子了。

    红色的无袖短衣,配着大大的白色翻领,如同舞服一样夸张的拖地白色袖子,独立绑于手臂上,也是是说,传说中的露腋装。

    如此奇怪的上衣,配以红色长裙以及脑后一个大大的红色蝴蝶结,这样风格诡异的红白色基调打扮着装,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虽然我是很想告诉其他人,这就是传说,哔哔,装。

    光是打扮怪异也就算了问题是,这名俨然淡定自如的跪坐在箱子里面的奇怪少女,淡定自如的喝着茶,美丽瞳孔泛着的光泽也是淡定自如,似乎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奇怪的存在,而被其他人躲避着。

    再让我喷饭的是,纸箱的位置是摆在摊面上,而且,这名少女胸前,还挂着一个大大的,【0000金币,的木牌。

    这……

    拜托,谁出100000金币把这家伙买了吧再这样下去我的生意没法做了。

    我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个黄金地段会被空出来没人要了。

    呆呆的目光,就这样看着对面,似有所察觉一般,一边淡定自如的啜着茶,对面的目光,也直直的对视过来,就这般一动不动的对视着直到……

    “啊!!你这笨蛋,又在干这种事情了!!!”

    远处一声尖叫,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包括我的目光。

    只见一名黑白基调颜色打扮,金色微卷长发,头上带着一定黑色尖尖法师帽的少女挥舞着手中的扫帚,一路带着滚滚尘埃杀了过来。

    虽然着装比眼前的红白少女正常许多,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协调气氛,很明显,她的目标是眼前这名红白少女。

    “神社快要倒闭了………

    红白少女神色冷静的阐述着似乎十分严重的问题。

    两名少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抢夺着那块【100000金币,的牌子。

    “所以就要做这种事情吗?”黑白少女大声吼道。

    “快喝不起茶了………

    “比起喝茶吃饭更重要一点吧,先想想怎么吃饭才对吧!!”

    “塞钱li没人供来……,……

    “建在那种地方有人去才怪!!”

    “没钱了………

    “这种小问题随便解决就好了,随便偷它个十万八万金币。”

    不……,我个人认为偷东西这种行为不大好。

    作为罗格第三吝啬拥有着对金钱敏锐无比的嗅觉的我,确实感到了危机不由的紧紧捂住揣在怀中的一个小麻袋,还好,尚在。

    “很快就有十万金币了,“”,“堂堂巫女族公主就值十万个金币吗?够了你这家伙,不要在这里丢人了!”

    “金币………

    “金币重要还是节操重要!!”

    “金乒……”

    我:气……

    最后,红白少女不敌黑白少女,被抢了牌子,仍在一旁,拎着后衣领一路托着离去,即使这样,她的眼睛依然紧紧盯着躺在地上的牌子,露出念念不舍的目光,还不忘记神色淡定的喝上一口茶。

    那个事先帮某个已经被时空管理局逮捕的家伙问一问,这应该不构成侵权行为吧。

    不知为何,看到刚才的一幕,我突然发现自己平时太小家子气了,你看人家,一口气就是卖十万节操,黄段子侍女来了也得甘拜下风。

    “真是奇怪的家—……

    终于有冒险者从旁边路过,小声嘀咕起来。

    “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扮演着神秘超级商人的我,忍不住主动搭讪问道。

    “据说是巫女一族的家伙,这次神诞日,来了不少闻所未闻的种族,不过大多数都很神秘,隐藏身份,轻易不会现身。”

    “那到也是,像刚才那两个人,如果打扮成普通着装,说也发现不了她们是其他种族的人。”在心里面无言的对地球来了一个全垒打,我随即点点头,表示同意。

    “就是说啊,没想到真有这么奇怪的家伙,敢公然出现,还做出这种奇怪举动。”

    “不过…………她长的这么溧亮,十万金币不算贵吧,怎么没人试一试?”

    “你去?”冒险者一脸鄙视的看过来。

    “没听见吗?刚才喊的是巫女族公主,要是换成赫拉迪克族的小公责,坐在那里,把自己卖个十万金币,有谁敢买?谁敢去挑逗赫拉迪克一族的怒火?”

    我被质问的哑口无言,似乎的确是这样,有些东西不是别人标了价,你就能去买的。

    尤其是像刚才那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可疑气息的“…红白少女,好吧”姑且继续这样称呼下去,就算不知道她的身份,也没人敢动。

    “而且……据说巫女族擅长符咒攻击,将魔法阵刻在一张四四方方的奇怪白纸上“……虽然我也不大清楚究竟是什么玩意,不过可以想象一下,要是被她们惦记上,偷偷在后背贴上一道那玩意……”

    这名冒险者打了一记你懂的的目光。

    “对极对极”兄弟高明。”我连忙点头,朝对方竖起大拇指。

    咦,不是弹幕吗?

    “对了,这位兄弟,不妨来看看我这些货色?”

    红白黑白什么的都浮云去吧”做生意紧要,眼看已经和对方套了个近乎,我不禁眯起眼睛,开始摆弄着摊上的货色。

    “迟些再说吧………………

    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着,这名冒险者迟疑了一下,还是匆匆告辞。

    不仅是他,我发现”即使那名散发着奇怪的气场,导致无人敢靠近的十万节操少女,已经被人带走了,周围的摊位依然门可罗雀,隐隐约约,人潮似乎都被远处一个什么摊位给吸引过去了。

    带着好奇”我将摊位收起来,顺着人流前行,终于来到一个巨大的,足足摆了十个平方,笔直店铺规模也不逊色的超级摊位上。

    里面某道熟悉身影正发出吆喝声。

    “哟哟哟”诸位,快过来看一看,瞧一瞧”看看我手中的这根长矛,咋一看很普通”但是告诉你们,这可是咱们伟大的联盟长老,大陆双子星吴凡长老,练习战斗时用过的东西,为什么凡长老实力提升的那么快,秘密就在这根长矛上,有了它,精神倍儿旺,体力倍儿足,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练习也更有劲了,“……”,我:……

    没想到咱有一天也会被山寨,这算不算是终日打雁,终被雁啄呢?

    “我说最近没看到你,原来是在打着我的名义赚钱了“……

    一口气将老酒鬼拎到后面,我冷笑连连的怒视着她。

    “别生气别生气,我亲爱的吴,难道你没发现,这是一笔巨大的商机吗?”

    一点儿也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的老酒鬼,恬着脸,肉麻兮兮的这样说道。

    “所以就打着我的名头,欺骗大家的信任吗?”我提高音量。

    “四六分。”老酒鬼笑眯眯的比出手指。

    “我去告诉大家,揭要你的骗局。”我作势欲走。

    “三七!”老酒鬼连忙拉住我,咬咬牙,重新比了比。

    “休想!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回我的信誉!!”我大义凛然的呵斥道。

    “二八。”老酒鬼脸上露出一股鱼死网破的绝然。

    “如果牺牲我的名义,能让他们更加努力练习的话……”

    透过门缝,看着在摊子前面围的水泄不通的冒险者们,我一脸的舍生取义。

    “光拿钱不干活可不行。”

    “要我做什么?”

    “只要你握上这根长矛,装作俘尔从这里路过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