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弟弟紫——再次降临!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弟弟紫——再次降临!

    莎尔娜姐姐又要去巡夜了,想着归正回去也要被维拉丝追杀,倒不如陪着一起巡夜,不过却被姐姐拒绝了。

    巡夜这种事情忒无聊,天气又冷风又大,一副随时都要刮大风雪的样子,姐姐心疼我,不想让我跟着她一起受这份罪。

    “难得神诞日,姐姐真的不筹算好好逛一逛吗?”

    眼看五天的神诞日,就只剩下最后一天了,看到姐姐在黑夜之中形影单离的孤傲背影,明知道她就是属于独狼的个性,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就算不克不及改变姐姐也好,我也想让她感受一下这份节日的喧嚣热闹,我就是这么一个任性的弟弟。

    “……”

    回过头,那双冰雪一样清澈锐利的海蓝眼眸,静静的注视过来。

    生气了吗?也是,明明知道她不喜欢,却还任性的强求。

    我已经做好被女王的赏罚,扶着腰回家,再被维拉丝一平底锅拍飞的准备了。

    “真的……那么想,一起逛?”

    岂料,注视我良久,那紧紧抿着,倍感冷漠的樱唇,却发出这样的疑惑。

    “那个……有一点点……不,是很想。”鼓起一口勇气,我大声道。

    把玩着手中的蛇矛,姐姐陷入了寻思之中,弯月般清秀的柳眉,微微皱起,就算面对强大的仇敌,她也历来没有露出过这副模样,就恍如我的要求,比让她去单挑一个世界之力级另外怪物难度更加大似的。

    见他这副模样,我既心酸,又心疼,刚想开口,如果感到勉强的话,那就算了。

    莎尔娜姐姐先开口了。

    “我试试吧。”用甚少的,不大确定的口吻,这样道。

    那若有所思的样子,让人感觉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体例,可是又不大情愿用,然后嘴角微微一翘。

    恍如在,没体例,谁让这个任性的家伙,是我的弟弟呢?

    “嗯,就这么办吧,明天见。”

    留下一句让我云里雾里的命令,她似乎不肯意几多,失落头,纤美高挑的身影,似夜之女王一般,融化在黑色之中。

    明天早上?等等,具体是哪个时间,在哪里见,清楚一点。

    我叹了一口气,摇着头。

    还好,明天算是最清闲的一天,联盟的告别演出,要在傍晚的时候才开始,顺便一,本歌神迈出拯救宇宙的第一步,也要从那一刻开始。

    并且,阿卡拉也康复复出,有她在,我基本上也不消操心神诞日的繁琐事情了。

    也就是,和前面四天不合,第五天的白日时间,我可以自由支配,去做些遛鸟兜风,欺男霸女,劝善除奸的事情,直到傍晚告别演出开始之前。

    原本我是已经计划了数个备案,要充分利用明天一个白日的时间好好玩一玩,没想到莎尔娜姐姐不按常理出牌,只了一句明天早上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要做什么,完全打乱了我的所有备案。

    算了,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

    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吹过,我缩了缩脖子,往法师公会标的目的走去,足足离家出走了四个时,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嗯哼。

    恍如在外花天酒地了一宿才回来的心虚丈夫一般,我蹑手蹑脚的打开帐门,发现里面已经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灯光。

    也对,现在已经差不多接近午夜时间,大家都应该睡觉了才对。

    心中大喜,我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轻轻哼着调,就想溜回自己的房间里,好好睡一觉,至于明天维拉丝的状态会是什么样,到时候再吧。

    眼看就要避雷成功,手已经伸向了自己房门的把手,突然吱呀一声,从侧面传来的开门声,以及同时透出来的一丝火光,对我来无疑就像晴天霹雳。

    如同战争片里,一颗手榴弹从对面扔了过来,陪伴着“快卧倒”的声音,我一个咕噜,扑倒在地,两眼一翻,舌头一伸,做壮烈状。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奶奶教过我,遇到熊的话,躺在地上装死就行了。

    “是我,吴大哥。”

    对我的夸张举动,琳娅似乎十分有趣的嘻嘻发出一阵憋笑。

    “是,琳娅,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维拉丝呢。”我现在已经是杯弓蛇影,见到影子城市怀疑是不是维拉丝的平底锅。

    拍拍胸口,迅速从地上打一个滚站起来,重重的咳嗽几声,自觉一家之主的威风有损,我不由高傲的仰起下巴,背着双手。

    “别误会,我只是担忧有人来袭击维拉丝罢了,看现在神诞日,人多杂乱,难免会有一些宵。”

    “可是……周围有魔法警报哦,可疑的人靠近,肯定会被提前觉察到。”

    眨着水盈盈的美目,琳娅忍住笑声,有板有眼的和我起来。

    “所以,偷袭的人一定是个精通魔法的家伙。”我脸色一变,煞有其事的扫了一眼四周。

    “克劳蒂亚就在附近警惕哦。”琳娅已经忍不住,捂住嘴,扑哧扑哧起来了。

    “糟糕,难道对方是个实力在伪领域级以上的仇敌。”我大惊失色。

    见我这副模样,琳娅终于忍不住,宝石一样明亮的美眸,弯成了月牙,笑弯了腰。

    “好个琳娅,讥讽为夫是不。”

    被琳娅笑的有些欠好意思,我恶从心中起,欺身上去,一把搂住她娇软的身体,在那的香臀上,拍了几记,又忍不住轻轻在上面揉摸起来。

    “对不起,吴大哥,我错了~~~”

    抬起头,琳娅娇滴滴的求饶起来,只是那满载笑意,水光涟漪的双眼,一点儿也没有反悔的一丝。

    “哼,看样子,不教训一顿是不是行了。”

    将这妮子还敢猖獗,我不由的龙颜大怒,更加用力的将怀里娇躯一搂,原本已经休息的琳娅,身上只穿戴一件薄弱的睡衣,这用力一抱,挤压之下,这层睡衣就跟没穿似的,如同搂着一具裸的丰满诱人的少女娇躯,尤其是胸前那份硕大,就恍如两个柔软弹性的哈密瓜似的,着实顶的我口干舌燥。

    “吴大哥……”

    一身薄弱睡衣的琳娅,自然是对这种紧密贴触的反应,更加大,下意识的漏出一声娇吟,那双水盈盈的大眼睛,已经变得媚眼如丝,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没有话,我尽力的舒展着胸膛,似要将琳娅整个护在怀里,为她驱寒升暖一样,密密实实的搂着,低下头,看着琳娅逐渐浮现出绯红和迷离色彩的俏脸,轻轻的凑上去,吻住了那双越发鲜艳的娇唇。

    许久……

    一声似满足,却带着更多饥渴和索求的叹息,轻轻从何琳娅娇唇分手的嘴里呼出。

    “等等,吴大哥……”

    抓住那只不知何时已经钻入了睡衣里面,在她圣洁丰满的少女胸部肆虐的大手,琳娅重重的吸了好几口冷气,恍如不这样做,就无法已经接近迷离滚热的意识,清醒过来。

    “怎么了,琳娅宝贝?”

    我恋恋不舍的咬上那白净耳垂,在她耳边轻轻呵气问道。

    “今天……不可,吴大哥还是先把维拉丝哄开心吧。”带着娇媚语气,琳娅指了指维拉丝的房门。

    “这是把我推下火坑。”我缩了缩脖子,苦笑起来。

    “谁让吴大哥乱话来着,闯下的祸,就要有扛起来的觉悟。”琳娅娇嗔一眼,在我鼻子上吐着香气,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银铃轻笑。

    “我们的大主妇要是继续这么暴走下去,这个家可就一刻不得平和平静了。”

    歪头一想,琳娅的也是,就算躲过了今晚,明天也早晚还是要碰面,该解决的还是得解决,无论是报歉也好,还是挨上几记平底锅也好,总之得将家里的狗狗哄得平静下来。

    “加油哦,吴大哥,无论如何我城市支持。”

    就像在置身事外,大喊着我在精神上支持一样,琳娅的笑容,格外狡黠可恶。

    “哼,竟然敢讥讽为夫,我看这妮子的胆量,是生毛了。”

    对着琳娅诱人的樱唇,又是一番痛吻,大手失落臂她的微弱抗议,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好是一顿肆意的吃豆腐。

    直到琳娅受不了了,像兔子一样慌忙从怀里跳开,抓着胸前大敞,露出一大半白净丰满的双峰的睡衣,紧夹着两条修长大腿,哧溜一下跑回了房间里,还不忘记回过头,娇媚的恶狠狠瞪了我一眼。

    “吴大哥真是大坏蛋!!”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回以一记满意洋洋眼神,看着琳娅像刚刚出浴的美女,被自己占尽了廉价一样,飞快的把房门关上,我不由笑了起来。

    随后目光落到维拉丝的房门,刚刚勾起笑意的嘴角,又垂了下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死就死吧。

    抱着一份悲壮的心情,耳边恍如响起了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歌声,我轻轻推开维拉丝的房门,蹑手蹑脚的来到床前。

    睡着了吗?那就没体例了,还是明天再吧。

    黑暗之中,看到我们的主妇一动不动的可爱睡脸,我打起了退堂鼓。

    不对,维拉丝好歹也是个四阶法师,怎么可能没有觉察到一点消息呢?

    “维拉丝?”我一脸困惑的轻轻喊了一声。

    睫毛颤抖……颤抖……

    “呼呼~~”发出细微均匀的呼吸声,恍如在告诉其他人,我已经睡着了哦。

    白净的俏脸,出现了一丝红晕。

    我:“……”

    这维拉丝狗,还真不擅长撒谎,连我装睡都装的比她要敬业。

    不过这是个好信号,至少明了,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维拉丝还不至于暴走。

    “维拉丝,我上来了。”

    脱下大氅,外套,穿上睡衣,我哧溜一声,钻入了维拉丝香喷喷的被窝里面。

    “呜哼~~”

    维拉丝立刻被背过去,似生气,似娇羞的遁藏着我。

    “对不起,维拉丝,原谅我吧。”

    从身后将维拉丝搂在怀里,我软语求饶起来。

    “大人,笨伯。”

    似梦呓一样,维拉丝挣扎了一会,还是无奈的转回来,面对着我,睁开黑溜溜的眼珠子,用恍如在发出狗的可爱悲鸣一般的气呼呼目光,瞪着我。

    “呜呜呜,以后还有什么脸见琳娅她们,大人笨伯笨伯!!”

    “是我错了,我错了。”

    我紧紧搂着维拉丝,在她柔软的脸蛋,以及乌黑柔顺的发丝上,或是轻蹭,或是轻抚的哄了起来。

    果然,性格温柔善良的维拉丝,真的一点儿也不擅永生气,不到片刻,就在我娴熟的手法下,被驯服了一样发出舒服的叹息,紧接着似乎突然想起“自己还在生气”,连忙又紧闭上嘴,努力的试图将其鼓起,看起来生气一些。

    哈哈哈!

    我强忍住笑声,不妙,这时候要是笑出来,维拉丝肯定又要害羞的暴走了。

    “好好好,要不这样吧。”我眯起眼睛,摸着下巴,轻轻凑上维拉丝的耳旁。

    “要不,我告诉一些……咳咳,她们的事情?”

    “她们的事情?”

    一脸纯真的狗狗,先是露出迷茫的神色,好一阵子,似乎才终于领悟过来,不由脸色大臊。

    “大人…………我……我才不要听那种事情!怪不得露西亚经常是色狼。”娇羞的无以复加,维拉丝紧紧用被子捂住了脸。

    哎呀呀,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应该还是维拉丝第一次叫我色狼吧。

    天地良心,我也没有对琳娅和莎拉做太过分的事情。

    “禁绝那些色色的话题了。”

    良久,维拉丝太从被窝里探出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紧紧盯着我。

    “要原谅大人也不是不成以。”

    “真的?”我大喜过望。

    “嗯。”颔首,颔首。

    然后害羞起来,连仅露出来的额头,都通红了。

    “只要……只要大人……不……禁绝对我做……再做……做那种羞人事情!”

    “什么羞人的事情?”我装傻问道。

    “呜!!”目光徒然之间险恶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我的维拉丝殿下。”

    翻过身,轻柔的将维拉丝压在身下,吻着她的娇唇,我喃喃道。

    “真……真的?”

    被动接受着我的温柔侵略,连钻入睡衣里面,在她那副害羞而美丽的娇躯上作怪的大手,都没有像平时那样若有若无的害羞招架一阵,维拉丝一个劲的盯着我,确认般问道。

    “真的,不骗。”

    “呼~~~”

    维拉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才发现,身上的睡衣已经不知何时已经被剥了下来,酿成了一只裸的可口羊羔。

    “可是呢……”

    轻轻含着维拉丝的耳垂,我含糊着道。

    “听的,平时不做那种事情,可是,要是我的维拉丝,做错什么,要受到赏罚的话,就没体例了……”

    “呜呜~~这不是一点都没有变吗?大人是骗子!!”

    好不容易才安心下来的维拉丝,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就被潮流涌来的快感所淹没……

    看样子,维拉丝是停止了暴走,或许对过于温柔的她来,就算放着不管,也不会生气多久,害羞肯定是会的,只不过是需要温柔的哄一哄,让她能够鼓起勇气面对其他女孩。

    觉察到这一点,我不由感叹,琳娅……还真是善解人意。

    ……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望着窗外照入的一抹微亮晨色,意识在还朦朦胧胧之间。

    似乎……今天和莎尔娜姐姐约好了来着,究竟是什么时候却又没。

    没体例,还是得早点起床。

    打了一个哈欠,我无意识的抱了抱怀里的温软娇躯。

    “喂,维拉丝,起床罗。”

    回忆起昨晚驯服下来的维拉丝,我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不可了,果然还是很想欺负她,看到她害羞的模样。

    这时候,怀里一双柔弱无骨的手臂,搂了上来,挂在脖子上。

    咦,维拉丝什么时候那么主动了,难道还在半睡半醒,迷糊之中。

    我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低下头。

    结果,目光还没有落到怀里那具娇柔的身躯上,耳边传来的一声清脆娇腻声音,就让我全身一个激灵,差点没失落床底下去。

    “弟弟紫,诶嘿嘿嘿~~~~”

    心惊胆战的将剩余角度转完,果不其然,怀里搂抱着的,哪是什么维拉丝,分明是全身光溜溜,美的宛如女神一样耀眼的莎尔娜姐姐。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问题是那一声彷如天外飞仙般让人战栗的弟弟紫……

    那张一扫平日冰冷骄傲,带着额外娇憨和纯真笑容,有着另外一种极致美的脸蛋,显现在我的眼中。

    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

    到不是我不喜欢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只是……该怎么形容好呢?如果将本格的莎尔娜姐姐,比方成一头雄狮,虽然凶猛,但至少还有理性,不是肚子饿,或者被挑衅的话,她一般也不会胡乱罔顾生命。

    那么,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就是一头幼龙。

    虽然娇憨,可爱,可是也有胡乱任性的一面,更为可怕的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节制,它可以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喷出一口火,将几十上百人烧成灰烬,然后若无其事的回过头,继续对我露着娇憨的笑容。

    上帝,我想要增加一个驯龙师的职业混蛋!

    “莎……莎尔娜姐姐,怎么会来了?”我有些心惊胆战的问道。

    “弟弟紫忘记了吗?昨晚可是约好了,要一起去逛神诞日哦。”姐姐宠溺的在我鼻尖上一按,道。

    “逛神诞日?”

    我呆了起来,联想起姐姐昨晚离开前的脸色,突然想通了点什么。

    原来是这样。

    因为莎尔娜姐姐不喜欢热闹,所以,就将喜欢热闹的第二人格召唤出来,顶替她和我一起去。

    原来莎尔娜姐姐也知道自己有第二人格,并且能主动切换。

    我无奈的笑了笑,这种时候,真不知道是应该佩服姐姐那股绝对掌控的女王作风,还是应该去吐槽些什么。

    只是,让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一起去神诞日,在那么多人的处所,该不会呈现什么意外吧。

    我不由又担忧起来。

    没关系吧,莎尔娜姐姐竟然知道自己的第二人格存在,肯定也了解自己的性格,到了关键时刻,一定会控制的,究竟结果她可是女王,第二人格,对她来最多只不过是作为副属性的存在,怎么能容许她胡闹。

    “弟弟紫,为什么不睬姐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将我默不吭声,怀里的莎尔娜姐姐撒娇起来,不竭磨蹭着,那光滑丰满的娇躯,就如同一块磁石般,紧紧吸了过来,那该紧的紧,该软的软的娇躯,在身上摩擦带来的美妙触感,让我忍不住迅速的膨胀起来。

    为什么……莎尔娜姐姐会脱光光的呈现在自己怀里,是因为集成了本格的裸睡习惯吗?

    “好了,我知道了,吃过早餐以后就立刻解缆,可以吗?”

    忍住感动,我紧紧搂着莎尔娜姐姐,让她老实安分下来,再这样下去的话,这具完美的亚马逊身体,怕真的会让我的理智断线。

    牵着莎尔娜姐姐的手,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我们迎头撞上了维拉丝。

    “大人,还有莎尔娜……大人,早餐已经做好了,我正准备叫们呢。”

    明白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的可怕性,维拉丝吓了一跳,兔子一样,畏畏缩缩的道。

    目光悄悄对视一眼,她朝我微微的摇了摇头,露出一阵苦笑。

    “太好了,肚子正好饿了。”

    由始至终,目光从未落到维拉丝身上一眼,恍如将她当作了空气,莎尔娜姐姐欢呼一声,强拖着我的手来到餐桌前。

    抱愧了,维拉丝我在心里悄悄向维拉丝转达了歉意。

    没关系,到是莎尔娜大人,大人可千万要心照顾好她带着无限温柔气息的心灵感应,也从对面传来了过来。

    我省得,安心吧苦笑着回应,看来大家都已经十分清楚,第二人格的莎尔娜姐姐的恐怖性。

    早餐过后,我在维拉丝她们的目送下,如同风筝一样,被童真尽露的莎尔娜姐姐牵着大步离开。

    “等等,姐姐,等等。”

    好不容易将她停下来,我在物品栏里找了找,取出一套黑色大氅给姐姐穿上。

    要是被其他冒险者看到冰冷高傲的莎尔娜女王,酿成这副娇憨模样,恐怕整个营地都要被闹的天翻地覆,如同世界末日到来。

    “为什么要穿上这种工具?”

    撅起嘴,莎尔娜姐姐用力摇着我的胳膊,宣泄内心不满。

    “看,我也是穿成这样,这样一来,不是更像一对情侣吗?”我指了指自己,再指指对方,笑道。

    “原来是这样,弟弟紫真伶俐,情侣,诶嘿嘿嘿,我和弟弟紫是情侣~~~”

    露出恍然的脸色,姐姐开怀笑道,更加紧密的将高耸双峰压在我的胳膊上,笑容甜蜜无比。

    我领悟到一点对这样的莎尔娜姐姐的体例了,不过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向所有的情侣装报歉。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新区,虽然时间尚早,太阳还没露出头来打哈欠,可是可能是最后一天了,大家都格外珍惜,所以一大早起来准备生意的商人,以及想要享受最后一分一秒的平民,数量已经十分可观。

    就连懒散的冒险者,都能见到很多。

    看到这种情景,我不由的更加警惕,原本以为一大早的人数会比较少,没想到……得看紧点姐姐才行。

    想及于此,我将紧紧搂在胳膊上的莎尔娜姐姐的手,紧紧地一抓。

    至少能限制一下姐姐的动作吧。

    “快看快看,那是什么?”

    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工具,她一声快乐的轻呼,不等反应过来,就直直拖着我的身体大步前进。

    我的一双腿,在莎尔娜姐姐的拉动下,很明显的在坚硬的泥地上,拖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的划痕,让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的群众,目瞪口呆,有些嘴里吃着早餐的,张大嘴巴,失落了一地。

    我:“……”

    实力上的差距,除非变身地狱格斗熊,否则的话,想要完全管住莎尔娜姐姐的行动,只不过是在痴人梦话……

    十一月把七忙得够呛,步入了微妙的十二月,希望工作上能够舒缓一下,让七空出点时间构思一下每天的情节,圆满的将神诞日剧情结束失落,至于某歌神会以什么结局收尾,大家应该想不到,嘿嘿。

    :求十二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