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传说中的宝藏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传中的宝藏

    大家笑的莫名其妙,总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过等了等,我却发现扯起这个话题的目的,已经逾额达标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西露丝和艾柯露投过来的目光,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害羞的躲躲闪闪,而是恢复了往常一样,黑乌乌的,闪闪发光,带着对父亲的无限崇拜和敬仰。

    我:“……”

    虽然莫名其妙,既然已经大概目的,那就算了。

    我现在的心情,与其是高兴,倒不如十分微妙,就好像无意之中打开了游戏的控制台,胡乱输入一连串字符之后回车,突然发现整个游戏的所有神装,像下暴雨似的,开始在头顶上不竭落下。

    还没等自己兴奋的手舞足蹈,抄上几套神装去屠屠龙,虐虐魔王,就突然被一柄史诗级另外巨锤从天而降,正中自己的大好头颅,gmever了,并且因为是专家级另外难度,所以直接回到了游戏题目……

    在餐馆休息一会儿之后,维拉丝的退场,并未影响到大家继续逛下去的兴致,究竟结果离今天的神诞日结束,还有好几个时的时间。

    不过,肩膀上骑着一个卡洁儿,背上又背着一个维拉丝,这样宛如三体合一的超等黑衣大氅人的形态,别看到的行人路人,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十分可疑了。

    甚至好遭到好几次巡逻士兵的盘查,怀疑我是不是乘着神诞日的喧闹,跑过来拐带人口的拐犯,如果我想露自己的脸,再露背上维拉丝的脸,士兵们会发出一声会心微笑,恭敬行一记注目礼之后,继续巡逻。

    如果我是先露维拉丝的脸,然后再露自己的脸,那么很有可能,这个动作只是刚刚完成一半,就已经被射成了刺猬。

    虽然很想试试后面这种情况,是不是如自己所料,想了想,我还是在掌心里写了一句,拆台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然后吞了下去,默默弯下腰,将背上的维拉丝紧了紧,选择做一条辛勤耕犁的老黄牛。

    对了,起来,那个死奸商的店铺在哪里来着?

    我突然想起了在阿尔托莉雅的欢迎会那天,和那个在第二世界的鲁高因开海产店,里面尽卖些稀奇古怪的整人玩意的死奸商的见面。

    叫啥来着,基德?洛基?诺鸡鸭?算了,横竖都是叫他死奸商更加顺口。

    记得是在……是在……西区……西区……

    有了。

    带着女孩们逛了大半天,我终于在一个介乎于起眼和不起眼之间的位置,找到了死奸商的店铺。

    和另外热闹商铺相比,这里显得特别冷清,进去的时候,整个店竟然只有我们一家人。

    老是眯起眼睛,脸上摆出一副讨好笑容的死奸商,正悠哉悠哉的躺在大懒椅上,时不时喝上一口在店铺旁边买的蜂蜜茶,美滋滋的吸着水烟斗,让人觉得这家伙不是跑来做生意的,而是把营地当作了夏威夷或马尔代夫之类的奇怪处所。

    这家伙真的是商人吗?看到这一幕,我有些怀疑,不过考虑到这里卖的工具,我就释然了,好好一个神诞日,又不是愚人节,谁会闲着没事做来买整人的玩意。

    “贵客,贵客呀!”

    见我们一群人走进来,这眯眯眼奸商,眼缝里闪过一道精光,恍如是能扫描金钱的红外线一样,第一眼就看出了我才是大金主,或者是待宰肥羊。

    “看起来,这生意不大好做的样子。”我将大氅帽子摘下,乐呵呵的笑道。

    “原来是大人您!”

    露出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惊讶脸色,死奸商笑的更加献媚,两只手心搓的更加起劲了。

    “还能勉强赚点回家路费吧,因为本店的货物,也算是奢侈品,并且不大符合节日气氛,来的人自然少。”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吗?”

    我瞟了他一眼,这家伙到有意思,换成是另外商人,听我这样一问,肯定会立刻喊穷,喊生意难做什么的。

    “是的,大人,虽然夸张,但理是这个理。”

    “那到是,这里的工具,贼贵。”

    “是的,可是另外店可买不到,并且寻常人不会买,所以价格上……”

    “啧!”

    我暗暗切了一声,寻思着是不是改天叫阿卡拉制定个反垄断法什么的。

    “对了,大人,上次的紫纹章鱼味道怎么样?不是的自卖自夸,那实在是绝味的食材是也。”

    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死奸商口风一转,用怪里怪气的强调,弹起来上次的欢迎会。

    “紫纹章鱼……”

    我默默的合上双眼,一股沧桑的气息油然而生,然后缓缓睁开,摸了摸额头。

    “味道大概还不错,想起来还有点疼,都出血了。”

    “就算大人您这样……难道不合口味?”

    饶是长得一副什么都吓不了他那万年不破的眯眯眼笑容的样子,死奸商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阵的莫名其妙。

    “不,我都了是额头疼,简单点就是头破血流,明白么?”

    “就算您这么……”

    “都了只是额头差点被戳了一个窟窿听不懂吗混蛋!!”

    我发火了,我有需要骗么,回想起那只紫纹章鱼,我除额头疼,就只有额头疼,无论如何都是额头疼!!

    难道我还会当着琳娅她们的面告诉,除额头疼以外,还对菲妮那副湿漉漉粘哒哒的诱惑模样有了那么一点点反应?!

    “是……是的,大人。”

    虽然很好奇为什么吃个紫纹章鱼,会酿成额头被戳这样的悲剧,死奸商还是打住了,顾客就是上帝。

    “笨伯洁,笨伯洁,快点过来看这个。”

    公主们快乐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卡洁儿,装作一副不屑的样子,叽一声撇过头去,可是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控制,那双的毛绒洁白同党,扇动起来,从我的肩膀上离开。

    “看看这个贝壳,很漂亮吧。”

    西露丝和艾柯露,一边掏出手帕,在洁白的脸擦着什么,一边将一枚精致的贝壳递到卡洁儿眼前。

    那互相一视的微笑脸色,多有不怀好意,就有多不怀好意。

    “叽叽~~~~”

    以飞快的速度从两人手上抢过来,卡洁儿好奇打量着手中的贝壳,下意识的一打开……

    “,那是……”

    死奸商的话还没完,裂开一条缝隙的贝壳,从里面喷出一口墨汁,将卡洁儿喷了个满脸黑呼呼。

    “哈哈哈哈~~~~”

    西露丝和艾柯露清脆的笑声响了起来,仔细看看的话,她们的脸上也同样有着一些还未完全擦拭失落的墨汁,看来是早在卡洁儿之前就中过招了。

    “哎呀哎呀,这可真是……不过请安心,大人,墨汁很快就会挥发,并且即使溅射到眼睛里也没关系。”

    “那就好。”一边帮呜呜悲鸣的天使擦着脸,我瞧瞧凑上去,使了一个颜色。

    “有没有很难擦干的。”

    “自然是有。”

    心领神会的一笑,死奸商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弧线。

    “是的,因为时常有普通人光临,所以危险品都摆在后面,大人您是想要的话,待会可以看一看。”

    “这是……”

    擅长用剑的莎拉,目光不出所料的落到墙壁挂着的一口华贵宝剑上,取下来之后,放在手心打量了一眼,然后锵一声拔出来。

    赫然拔出一条干巴巴的咸鱼,把莎拉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扔在地上。

    “这是银剑鱼宝剑,虽然外鞘看起来是把宝剑,但里面装着的就是一条咸鱼。”

    有过经验的我,立刻给莎拉解释起来。

    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光顾死奸商的黑店,想要作为土特产给拉尔们带回去的礼物,就是这银剑鱼宝剑。

    可惜的是,买的第一把银剑鱼宝剑,被埃芙丽娜那把锤子剑,给抢去美观华丽的剑鞘,也就失去了整人的意义。

    后来重新买了,回到营地,也着实让拉尔三大吃一惊。

    可是,受惊过后,三个家伙居然笑眯眯将剑鞘给收了起来,寻思计算着就算将上面的珍珠宝石取下来,也能卖个好价钱,然后将咸鱼干交给丽莎阿姨蹲了一锅汤,别,味道还特鲜美。

    结果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是整人了,还是真送了一件大礼,内心特别郁郁。

    将背上的维拉丝轻轻一转,搂在怀里,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看着女孩们兴致勃勃的把玩着店里稀奇古怪的整人道具,我微微一笑,眯起了双眼。

    “是的,大人……”

    这时候,另外一个眼睛眯的更眯,职业眯眼的家伙,却在旁边神秘兮兮的附耳叫了一声。

    “有什么事吗?”

    “是的,大人,是关于上次的那件事情。”

    死奸商看了其他女孩一眼,似乎在让我确定要不要让她们听见似的,压低声音道。

    “上次?”

    歪着头,大脑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随即我便一拍手心。

    记起来了,简直,那时在买章鱼的时候,看这死奸商神通广大的样子,简直是问了他一些事情。

    “难道有龙魂草的下落了?”我一个激灵,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这个……龙魂草的话……实在太为难了……”死奸商尴尬的搓着手心。

    “那就是另外一件,完美钻石的事情罗。”

    我有些失望的躺了回去,不过也好,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有那么神通广大,仅仅是几天的时间,就帮我探问到了消息。

    “究竟是什么,吧。”

    看了其他女孩一眼,发现她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消息,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暂时先自己一个人听听,看靠不靠谱,于是压低声音问道。

    “是的,大人,其实的也是昨天才收到的消息……”对方心领神会的也将声音放低。

    “王的宝藏?”

    “是的,大人。”

    “的意思是要我去寻宝?”我无语的看着对方。

    “是的,大人。”笑眯眯着,对方万年不变的回答道。

    “好吧,又是怎么确定,里面一定会有完美钻石这玩意?”我难免再次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打起精神问道。

    其实,关于这些类似上古宝藏点,远古墓穴之类的神秘处所,联盟掌握了很多的信息。

    就拿近的来,在第一世界帮忙赫拉迪克族脱困的时候,我不是和蒂亚一起去探过赫拉迪克墓穴,并且在里面和督瑞尔的投影打过一场吗?

    在干失落督瑞尔的投影,顺着它呈现的通道,来到一处地下岩浆世界,在里面所见的祭坛和大门,其实就是一处不定里面藏有宝藏的处所。

    暗黑大陆,光是人类历史就延续了以万记的年月,精灵族的历史更是悠久,所以遗留下来的这样看起来十分神秘,貌似藏有宝藏的神秘处所,有很多很多。

    可是,这只是不定罢了,也难保不是某个强者的坟墓,或者封印恶魔的处所,在里面设下了恐怖的封印陷阱。

    因此,就算以联盟的实力,在获得确切的情报前,也不敢轻易去碰触这些处所,天知道会不会放出一头魔王,或者直接震动魔法陷阱,一个爆炸将所有人炸飞。

    并且,法师公会也忙的不成开交,就算知道哪一处卖有宝藏,想要去寻宝解谜,也未必能抽出时间。

    “是的,大人,我们自然有自己的渠道,请大人安心。”死奸商的目光里,露出一丝认真。

    “如果仅仅是这么一个消息,甚至是一张宝藏图,的自然不敢和大人做交易,所以,其实原本,像这样的模糊信息,是不该先和大人透露,以免后续呈现什么意外,丢了我们的信誉,只不过,见大人似乎比较着紧,我还是忍不住先和您一声。”

    这样着,他比出三根手指头。

    “是的,三个月,大人,只给的三个月的时间,的一定会给您一份您认为有交易价值的情报。”

    “好吧,三个月是吧,没问题。”

    我数了一下,神诞日过后,貌似要帮阿尔托莉雅去找她那遗失的神器套装残片,然后,关于赫拉迪克方块的资料,不定还得去一趟赫拉迪克族,究竟结果,这号称辅助神器的盒子,还有一个未知的属性,还有许多古里古怪的合成公式,光是拿它当微波炉,合成一些回复活力药剂,似乎太过浪费了。

    时间似乎被放置得满满的,三个月不过是一晃而过,等就等吧。

    并且到时候,就算从死奸商这里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我也会先让阿卡拉,动用联盟的力量先帮我去看看,确认一下是否简直有走一趟的价值。

    总觉得像我这样的准悲剧帝去寻宝……各种意义上的不安,就像潘多拉的宝盒一样。

    从死奸商那里,获得一条模糊的够可以,让人不抱任何期待的消息后,我们随后离开了店铺,固然,免不了钱包又被这家伙啃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