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哥哥的由来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哥哥的由来

    命运无常,生死反复,在复活泉水旁边不断闪烁的日子,分外让人怀念,不知不觉,春末夏至,秋去冬来,原本的遍地黄花,又迎来了银白色被毯的覆盖,恍然间,已经是一年过去了……

    我:“……”

    幽幽醒来,我茫然的看了周围一眼,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只觉得内心沧海桑田,一瞬间竟然领悟了以往许多所忽略的东西,心中产生一种顿悟的感觉,人生苦短,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何去何从,思昔日佛主于菩提树下得道,今日,本天子于平底锅中永生,也算是一桩美谈。

    但是,心中仍有一丝牵挂,不知神诞日最后变得怎么样了,我的爱人们呢,又是否因为我的离开而憔悴?

    “吴大哥似乎还没清醒过来的样子。”耳边似乎想起了熟悉的声音。

    “无论怎么样都叫不醒呢。”

    那道似莱娜一样静谧清甜的嗓音,这是天外心魔的入侵幻化,成为自己飞升的最后一道考验吗?

    “不用客气。”

    另外一把漠无感情的声音响起,而且似乎还在传递着什么。

    这些天外心魔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站在一侧的小公主们,担忧问道,哦哦哦,你们究竟要闹什么?

    我终于忍不住眯开一条眼缝,寻着那丝光亮望去。

    只见属于维拉丝的凶器,那黝黑发亮的平底锅,被黄段子侍女高高举在头顶上,如果本德鲁伊中学几何没有白学的话,那么根据现在平底锅所在的位置,黄段子侍女的臂长,加上黄段子侍女的伪领域级力量,以及重力加速度,和可以忽略不计的空气阻力的作用。

    将这些数据,代入最毒侍女心的公式之中计算,毫无疑问,那柄平底锅的最终落点——自己的眉心处,将受到超过十吨以上的,足以将自己暂短的送到天国上面,在花海之中追逐着奶奶那慈祥背影的作用力。

    “以毒攻毒。”

    站在黄段子侍女旁边,如同人偶一样冷漠可爱的三无公主,朝其他人竖起大拇指,仿佛在说,相信我吧,大丈夫,萌大奶。

    “才怪呢混蛋!!!”

    我猛地一个惊醒,大声吼道,什么飞升得道,什么顿悟永生,统统都是浮云,再不起来的话,说不定脑子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要被这无情的一平底锅给砸没了。

    弯腰坐起,我一伸大手,将正欲畏罪潜逃的小不点公主抓住,拉了回来,一把摁在怀里,两手成钻,在她额头两边的太阳穴上滋滋滋的钻动起来。

    至于黄段子侍女,现在不着急,她明里还是卡露洁的身份,无法下手,不过……哼哼,别以为我会这样算了,咱罗格第三抠门可不是白叫的,那心眼,就一个字,小。

    “维拉丝呢?”

    将已经头晕眼花的三无公主,摆在一旁,我的目光往周围扫了一眼,发现维拉丝躺在对面的一张长椅上,脸蛋还跟蒸熟了似的红扑扑的冒着烟。

    “维拉丝姐姐在甩出了平底锅以后,也跟着晕倒过去了,所以我们就将你们带到这个餐馆里歇一歇。”

    莱娜笑着为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回想一下,我立刻就将前后的经过串联起来了,估计是维拉丝羞耻难耐,在挥出平底锅,对无意之中又暴露了一些极度**的事情的我,做出终结攻击后,自个也害羞的晕了过去。

    不幸啊!

    “哥哥,你还好吗?先躺一躺吧,维拉丝姐姐应该还没有那么快醒过来。”

    肩膀被一双小手轻轻按下,我顺势重新躺在了长椅上,脑袋轻放,刚打算迎接着和冰冷生硬的木板接触,却轻轻落在了纤细弹性的软肉上面。

    仰起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莱娜已经坐在了我刚才躺下的位置上,自然而然的,我的后脑勺,也就枕在了她的大腿上。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膝枕?

    望着莱娜微微泛红的俏脸,我呆了呆,随即长长打了一个哈欠,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你以为咱还是小处男吗,会为这种事情脸红心跳,在说莱娜可是自己的妹妹,平时去探望她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还是睡在她的床上,然后这越来越喜欢对自己撒娇的小狼女,则是会偷偷地拉过咱的手臂当枕头。

    话说回来,为什么每次去探望莱娜,都会觉得特别困,然后醒来的时候,理所当然的睡在莱娜床上,看到莱娜理所当然的躺在自己怀抱里呢?

    难道说是莱娜那股宁静平和的气质,勾引起了咱内心深处深藏不露的睡魔?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要咱是生在地狱里头,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为七大魔王之中,代表懒惰的睡神魔王——贝利凡。

    虽然在我内心定制的吴氏排行里面,这个世界上最舒服的枕头,莫过于琳娅那包容一切的胸怀了,不过莱娜的大腿也不错,别看这小妮子瘦瘦的,身体纤细娇弱得很,但是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有的。

    咳咳,事先说明,我说的可是莱娜的大腿,而不是什么其他奇怪的地方,虽说平时在她那里睡觉,搂着她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一些接触,让我大概是成为了除了她自己以外,最了解她的身材的人,但是……

    哥哥知道妹妹的三围有错吗?!这可是从上帝创造世界那一瞬间开始,就存在于世间和智慧生命之中的绝对真理!就算放在神训里,作为每个信徒天天早上必须祷告的教义,也不为过!!!

    主曰:作为哥哥,你必须每天早上为可爱的妹妹量三围,好清楚她的身体状况,知道她是否发育良好。

    上帝万岁!!!!!!!

    “哥哥,在想什么呢?”

    额头上一阵冰凉的触感,睁开眼睛,发现是莱娜将一条湿毛巾,在我的脸上轻轻擦拭着。

    “咳咳,没有。”

    我做贼心虚的咳嗽几声,顾左右而言他的支开话题。

    “对了,莱娜。”

    我突然想起一个被忽略掉,早就想问的问题。

    “记得在刚刚和你见面的时候,你是叫我凡大哥的是吧,是什么时候开始,改成哥哥了呢?”

    没错,就是它,从凡大哥到哥哥,就像四季交替,转换的如此自然,以至于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每次回想起和莱娜刚刚见面的情景,才会想起这个。

    “不知道吗?”居高临下的莱娜,低下头,投来柔和的目光。

    “没有察觉到。”

    “……”

    “生气了?抱歉,我真是不是想忘记的,只是好像太理所当然了,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

    见莱娜默不作声,我以为她是生气了我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

    “没有生气哦,嘻嘻,哥哥真是个笨蛋。”

    莱娜嫣然一笑,白皙冰凉的手指,轻轻在我的脸颊上抚着。

    “那就告诉我吧,是什么时候?”

    见莱娜不似真的生气,好奇心有占据了我的大脑。

    “不告诉哥哥,哥哥自己想吧。”

    莱娜轻轻吐了吐舌头,无论这么哄,最后都没能撬开她的嘴巴,这让我失望万分。

    当然,我不知道的是,其实莱娜也不知道。

    正如一开始所说的那样,因为太理所当然了,就像四季交替,就像人的呼吸,不知不觉,凡大哥就变成哥哥。

    但是……

    莱娜有些小幸福的,轻轻将小手捧在胸前,触摸着那悸动不已的少女情怀。

    但是,这样的改变,一定是发生在——当自己决定要将哥哥虏获的时候。

    “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就在这时,琳娅那双天蓝色的眼眸,如同晴天的蔚蓝广阔天空一样,出现在我的上方,将我和莱娜吓了一大跳。

    刚才装死的时候,还在身边窃窃私语,等莱娜给我膝枕的时候,又全部不见了踪影,现在哗一下全部出现,你们这是练成了三无公主的吴存在感神功吗?

    将琳娅,莎拉,西露丝和艾柯露,以及叽叽娇喊着又要往我怀里蹭的卡洁儿,和刚才被我施以吴氏家法的三无公主,暂时被自己放置ly的黄段子侍女,齐齐出现,我愣了起来。

    “吴大哥,肚子饿了吧。”

    眨了眨那双如同蔚蓝天幕一样的清澈眼睛,琳娅将手中握着的勺子,在我的眼前晃了晃。

    眼皮剧烈一跳,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心里大声提示自己,这不是平底锅,不是维拉丝的平底锅,即使敲下来也不会疼。

    刚刚才被维拉丝的平底锅袭击,在梦中的复活泉水里,整整闪烁了一年,我现在已经有那么点厨具恐惧症了。

    “是有那么点饿了。”

    摸摸干瘪的肚皮,从害羞不已的莱娜的大腿上,坐了起来,我这才发现。

    明明主持了一个上午的厨神大赛,见识过各种各样平时难得一见的美味(当然也有毒药),自己却一口都没有吃,做美食主持做成自己这个样子,也算是悲催了。

    抬头一看,现在的光线角度……已经是下午时分了,难怪肚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叫。

    “虽然有点迟,不过,午饭时间到罗,吴大哥。”

    娇笑盈盈的琳娅说着,将一调羹汤送到我的嘴里,咽下去。

    这一吃,肚子叫的更欢了,我回过头,发现旁边的餐桌上,已经摆满各种菜肴。

    “这是……?”

    “大家都没有吃午饭,所以就跟餐馆的老板借了一下厨房用用。”

    摆着碗碟的莎拉,回过头轻轻一笑,那份无双的美貌,甚至让人对她的笑容,产生一种无法睁眼的炫目感。

    原来在我醒过来以后,大家都去厨房里忙活了,只留体娇弱的莱娜陪我。

    “西露丝公主,艾柯露公主,哎哟哎哟,小心点,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吧。”

    回过头,只见两个小公主端着一大木桶饭,摇摇晃晃的朝这边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围着围裙,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油烟味道的中年大婶。

    按照眼前的状况看来,这位能让我联想起厨神大赛上的那位凯德式烤乳猪王的大妈,应该就是餐馆的主人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没有影响到你的生意吧。”

    对于琳娅她们占用餐馆厨房的行为,我这个一家之主,自然得表示表示。

    “没有没有,凡长老您哪的话,别说现在是空闲时间,也没多少个客人来,厨房正空着,就算是坐满客人,放着其他人不吃,也要先……哎哟,小心。”

    话说到一半,大妈又露出担惊受怕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虚护西露丝和艾柯露,好不容易才看着两个小公主,将一桶饭端到桌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重重嘘出一口气。

    估计让她自己连续端个一百桶饭上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看着这两个让人又疼有爱,放心不下的小公主端饭,来的疲惫。

    “做的好,西露丝,艾柯露,不愧是我的乖宝贝。”见两个小公主微微喘着气,想来也是帮了不少忙,我自然是要狠狠夸奖她们一番。

    “诶嘿嘿~~~”

    不知道为什么,被我夸着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目光躲躲闪闪。

    尤其是西露丝,俏脸一片酡红,无论如何都不敢和我的目光对视,仿佛我这个父亲,已经成了瞪谁谁怀孕那般凶残的存在。

    这究竟是怎么了?

    我大为疑惑,难道说两个宝贝女儿,进入了对父亲保持距离的叛逆期?

    答案自然不是这样。

    西露丝和艾柯露会告诉自己的爸爸,是因为爸爸和维拉丝妈妈在神诞日当天的晚上,在床上幸福快乐的啪啪啪着的时候,让维拉丝妈妈学小狗叫的时候,刚好被她们看了个正着。

    刚才被重新提起后,自然是让亲眼目睹过那香艳涟漪一幕的两个小公主,每每和自己的爸爸对视时,脑海之中就会浮现起那一幕,而羞不可耐?

    维拉丝仍然的lding待机中,按照前面那番让她晕倒过去的话所造成的羞耻度计算,以我的经验看来,她估计得等到晚上才能醒过来。

    所以大家也不客气,一阵风卷残云,将肚子填饱,那一大桶饭,足足有半桶落到了自己的胃袋里。

    饭饱之后,我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满足的剔着牙,看看西露丝和艾柯露,她们还是在躲着我的目光。

    于是吃饱后的幸福感顿时没了。

    好悲哀啊,好寂寞啊,这就是每一个父亲,都必然要面对的,子女叛逆期的家庭危机吗?

    不行,我得重新在宝贝女儿面前树立起让她们信任亲近的高大形象才行。

    首先找点话题说说吧。

    “说起来,刚才那个餐馆老板,是管西露丝和艾柯露叫公主吧。”我好奇问道。

    “吴大哥到现在才发现吗?”琳娅捂嘴笑道。

    “岂止是餐馆老板,整个营地都这么叫我们的小公主哦。”

    “哦?”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西露丝和艾柯露,可是拥有足够的资格被称为公主,而且整个营地,也只有她们合适这个称号。”

    见我露出好奇的神色,琳娅柔声地娓娓的解释起来。

    “吴大哥,你想想看,管理整个联盟的几个长老里面,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卡夏大人,法拉大人,还有吴大哥你,就只有你才有女儿哦。”

    “原来是这样。”我有点懂了。

    “所有的人,都盼望着我们联盟,也能像赫拉迪克族以及精灵族一样,有让大家宠爱,并且引以为傲的公主。”

    “没想到我这个打杂长老的头衔,还有那么点用。”

    我得意的摸着下巴,终于从这个长老身份上,感受到了那么一点幸福感。

    “维拉丝也是被大家亲切的称呼歌姬大人吧,莎拉、莱娜和你,也有公主和阁下之类的敬称。”我突然倍感沮丧的垂下头。

    “为什么我觉得,只有我这个凡长老,没有多大的敬意在里头?”

    “这个嘛……”

    琳娅,莱娜,莎拉,以及双胞胎小公主,就连三无公主和黄段子侍女,相视一眼,都露出会心的目光,在心里抿嘴笑了起来。

    原因,她们当然知道。

    就哪维拉丝来说,为什么她会被亲切的成为歌姬大人,为所有人敬仰、尊重和喜爱——虽然说她本人并没有这个自觉。

    就连当年号称歌舞双绝,美貌无双,同时将歌姬舞姬都包揽下来的琳娅的奶奶,百族公主拉斐尔,当年在营地获得的荣耀和尊重,也不过如此吧。

    就算将维拉丝讨人喜欢的温柔,善良,害羞的性格计算在内,能够获得和当年拉斐尔一样的地位,不觉得也有点过了吗?

    还有本不受人欢迎的莱娜也是。

    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是。

    莎拉,虽然有着大陆第一美女的号称,但是光凭这个,就想获得现在这份尊重和拥戴,也像是如梦似幻。

    这一切,笼罩在所有女孩身上的,那份过于虚幻的荣耀,其实,大部分人心里都十分的清楚,也就某个笨蛋,还傻乎乎的不明所以。

    那是人们,将对某个人那份辛苦为联盟以及大陆奔波,浴血奋战,保卫了无数生命的感激和敬仰,转移到了他的家人身上。

    因为人们都知道,那个人并不喜欢被拥戴,被感激的目光注视,被捧得高高再上,让人无法触及,他是属于大家的救世主,平凡的英雄。

    所以,只好将这一份感恩转移到他的家人身上,希望至少能够通过这样,以表内心的敬意……

    呜咕~~~头又有点发热了,该死的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