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莱娜的心意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莱娜的心意

    片刻之后,喧闹的街道上呈现了那么略奇怪的一组人。

    人人都披着一袭黑色大氅,恍如哪里跑来的恐怖分子一样,若不是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并没有阴冷与敌意,并且其实不强大,恐怕附近的所有平民,城市被吓得惊恐莫名。

    虽然在各族汇集的神诞日,别冒险者,就算是外族人,好比对营地人来,虽然有有传说风闻,可是难得一见的俏俊精灵,矮墩墩,结实的像个木头墩子,留着一大摞胡须,话粗声粗气的矮人,以及千娇百媚的女性狐人,刀削般冷酷的狼人战士。

    这些存在,都让营地开眼界,不过营地这个处所,作为联盟的大本营,同时也是各种冒险者迈出历练的第一步,融合性最是强大,所以惊讶了一阵以后,大家也都不会再像一开始那样,总是无法管住好奇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这些外族人身上瞟去了。

    可是现在,对已经见怪不怪的营地人,乃至其他外族人、冒险者来,这队十人组合,清一色披着一身黑色大氅步队,依然十分的怪异,处处都散发着可疑气息,简直就像是对周围的人,我的身份很可疑哦,要是被们知道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所以不克不及不披上大氅。

    显然,这样只会让大家更加好奇罢了,她们究竟都是什么人?

    看人数的话……像是一队冒险队组合,五个转职者加上雇佣的五个佣兵,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数。

    但仔细再看这个组合一眼,这个推断就会马上被推断失落。

    从大氅的大外形看,这个组合,应该有很多女孩,男性一般没有那么纤细,总不成能全是法师吧,光是这一点就不过去了。

    好吧,就算当作是大部分女孩组成的奇特冒险队,这也不是不成能,不是吗?

    问题是……看看步队之中那个——唯一能一眼判断出是男性的黑色大氅人肩膀上,那道骑在上面的同样是笼罩在一袭超的、似乎专门为她而做的大氅里面的娇身影。

    这个世上会有六七岁大的冒险者吗混蛋?!

    还有落在那个男性都烹饪后面几步的,一个大只有十二三岁的娇大氅黑影,也十分可疑。

    另外两个,站在最外侧的娇黑影,从她们的站位,以及所表示出来的姿态上判断,与其是一个冒险队,或者一家人,倒不如像侍卫,或是饰演着侍女一样的角色。

    不像一个冒险组合,也不像一家人,并且还全体笼罩在黑色大氅之中,在所有人眼中,这个组合,多可疑就有多可疑。

    “呜~~总感觉周围的目光……很让人不舒服。”

    莎拉暗自垂头悲鸣起来,因为对自己的身高很在意,所以看向她的目光里,只要含上类似的信息,她就会敏锐的注意到。

    现在对她来,就恍如有无数人在耳边嘀咕:那个人是谁呀,大概十二三岁左右,那么,是哪家的孩子,不成能是冒险者吧。

    “莎……莎拉姐姐,坚强点,大家不是有意的。”

    围绕在莎拉两边的两个公主,西露丝和艾柯露,牵着莎拉的手,柔声抚慰道。

    “就是因为知道不是有意的,才更加哀思呀。”

    莎拉犹如中枪一样,捂着胸口处,下意识的在上面摸了摸,接着像是又中了第二枪一样,沮丧的脑袋低的更低。

    个子矮什么的胸部什么的只要大哥哥喜欢就好个子矮什么的胸部什么的只要大哥哥喜欢就好个子矮什么的胸部什么的只要大哥哥喜欢就好……

    宛如嘴里喃喃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诅咒的巫女一样,她不竭嘀咕着这样抚慰自己。

    “没关系哦,莎拉姐姐可是暗黑大陆第一美女。”

    听到莎拉嘴里发出的,宛如实质诅咒符文般一连串的发音,西露丝和艾柯露不由冒出一滴汗水。

    莎拉姐姐……又开始了。

    “是是,爸爸可是最喜欢喜欢莎拉姐姐哦。”

    “是……是这样吗?”

    莎拉有点羞喜的捂了捂发烫脸颊,欠好意思的扭捏起来。

    好,只要再追加一击,莎拉姐姐就能恢复了,双胞胎相视一眼,心有灵犀的点了颔首。

    “固然是,莎拉姐姐,悄悄的告诉哦,爸爸,就算在睡觉做梦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突然高举双手,发出贫乳最高的梦呓呢。”

    “没错没错,还有萝莉最高!!”西露丝也在一旁脸红红的点着头。

    咚咚——!

    走在前面,听到后面传来的两个宝贝女儿的对话,我心里的感觉,就像是突然被两根破空袭来,锋利的长矛从胸前笔挺穿透过去一样,内心拔凉拔凉地。

    原来……原来在西露丝和艾柯露眼中,我竟然是这样的人,好哀思,一股难以言喻但又无法辩驳的哀思涌上了心头。

    话回来,我真的会在梦中发出萝莉万岁贫乳最高这样的灵魂呐喊吗?平时明明很注意,尽量不在他人面前流露出来的。

    “谢谢们,西露丝,艾柯露。”

    莎拉终于走出了名为贫乳萝莉的心灵牢笼,感动地握着双胞胎的手。

    然后……

    目光对视。

    嗯,目光对视。

    从莎拉的眼睛,到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眼睛,笔挺的目光,若是化为实质的话,便会让人觉察到,那微妙的,向上倾斜了将近十度左右的角度。

    莎拉的笑容变得略微僵硬,似乎强行让自己不去考虑这个角度,代表着什么意思一般,将目光往下挪了挪。

    无意中落到两个公主的胸前,看到那因为转身瞬间的姿势,而将宽大大氅微微一扯,凸现出了处于良好发育状态的美丽少女,那布满青春活力的曲线,尤其是明显比自己要高耸一个品级的胸部线条。

    “西露丝……艾柯露……”

    嘴一撇,莎拉重新露出泪眼汪汪的可爱脸色。

    “明明的时候……是那么可爱的……算了,至少还有卡洁儿……”

    西露丝:“……”

    艾柯露:“……”

    “叽~~~~~~~”

    骑在肩膀上,舒服抱着怀里的大脑袋,脸蛋趴伏在上面,流着口水,睡得朦朦胧胧的卡洁儿,下意识发出一声舒服的梦呓。

    忍着头顶上的纯天然洗发水的滋润,我东张西望着,一边享受节日的喧哗,一边寻找什么。

    起来,最近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死狗的身影了,该不会又唆使甲,去做什么坏事了吧。

    还有人鱼埃里雅,总觉得天天睡在鱼缸里不大好。

    用月狼变身的幻力,到不是不克不及将她酿成普通的女孩,一起享受神诞日的乐趣,但就在人多杂乱的节日里,有深藏不露的高手存在,可以识破月狼的幻术,到时候被知道埃里雅的真身是传中的黄金人鱼,人鱼公主,那可就麻烦了。

    在许多人眼中,人鱼之血可是有延年益寿,甚至起死回生的效果,更何况是更加强大的黄金人鱼,在世人眼中,简直就不下于一件超神器的价值,要是被大家所知,恐怕就连阿卡拉,也要承受巨大的压力。

    这件事情,不克不及不斟酌仔细,绝对不是凭着那啥主角光环,以为大概没事,就真的不会失事。

    “唉,心。”

    回过神来,我将手心里的滑嫩手轻轻一扯,将莱娜拉入了怀抱里面。

    差点就和旁边擦肩而过的家伙撞上了,话是我的错觉吗?就算眼前简直是一条热闹的街道,可是迎头撞上来的家伙也太多了吧,欺负人吗?要是谁敢将我的宝贝妻子妹妹女儿们,弄伤了一点点,心我将一条街的人都撞到哈洛加斯山去。

    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步队,是何等撩拨好奇心的存在,我在心里恶狠狠地想道。

    为了犒劳两位大功臣,大家都将我的左右两边位置,让给了琳娅和莱娜,走在最前面,也不克不及不承受迎面而来的人群洗礼。

    幸好两个人都是那么的娇可人,就算直接拢在怀里也不碍事,呃,或许也不克不及是完全不碍事,琳娅的胸部实在是……那个,咳咳。

    作为男人的我,似乎也终于体会到的未便了。

    “没事。”

    莱娜紧闭着眼睛,在怀里轻轻的露出微笑。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那原本淡灰色,布满了灵动之意的美眸,已经每一层淡淡的绿色能量所笼罩。

    德鲁伊的共享视野。

    “哥哥,可不克不及偷看其他女孩子哦,我可是能够立刻发现,和琳娅姐姐她们打述说,嘻嘻。”

    我所见,即莱娜所见,所以在之前,还被这越来越狡猾的妹妹,玩笑了一句。

    “这就是大家一直守护的神诞日吗?看到这一幕,心里总会有一种丰收的喜悦感觉。”

    轻轻捂着悸动的胸怀,借助于我的眼睛,看着嬉闹的街道人群和商铺,莱娜缓声轻柔的笑道。

    “是不是有点太满意忘形了?明明自己没有做什么。”

    “谁的,我的莱娜,可是大功臣哦。”

    我缓缓地环视了整条街道一眼,让莱娜看清楚每个人脸上洋溢的笑容。

    “这里的每一张笑容,每一份富贵,都有,还有琳娅至少一半的功劳,所以不消客气,尽情为自己而自豪吧。”

    轻轻抓着另外一边的琳娅的光滑手,温柔的看着她,这样认真地道。

    “吴大哥~~~”

    丈夫的一声夸奖,对琳娅来,比任何的丰收喜悦和辛勤回报都要来得实在,她喜不自胜的抬起头,目光变得柔情似水,涟漪而情动。

    “琳娅宝贝~~”

    为琳娅情动迷离的妩媚姿态所诱惑,我的大脑嗡一下,也热了起来,忘记在周遭喧哗的街道,脸庞慢慢往琳娅那两片色泽诱人的樱唇,凑了上去。

    “叽~~~”

    就在这时,脑袋被轻轻咬了一口,大概卡洁儿是把它当作了一颗巨型的玫瑰糖果。

    虽然不轻不痒,但也让我和琳娅瞬间清醒过来,脸色臊红的撇过头去。

    背后响起西露丝她们的一片窃笑声,更让我和琳娅咳嗽连连,恨不得将头钻到地里。

    这个……该怎么好呢。

    “总而言之,们两个都辛苦了。”

    想来想去,我硬生生的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然后吹起口哨,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有琳娅还羞涩难耐,在而后大半个时里,头都没抬一下。

    到脸皮厚的话,琳娅和我的距离,可就像我和老酒鬼的差距一样。

    “尤其是,身体原本就欠好,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不知道几多次,我这样叮咛着莱娜。

    “一点儿也不辛苦,比起以前……”莱娜这样轻轻的嘀咕了一句。

    “什么?”我隐约听到了点什么,不由问道。

    “没什么,哥哥,我知道了,安心吧,不会勉强自己的。”轻轻一笑,莱娜恬静的点了颔首。

    虽然有点害羞,并且在大家面前,也有过于露骨的嫌疑,可是心头被一股温暖幸福的感觉所包裹着的琳娅,还是情不自禁的,顺势将自己的身躯,深深埋入那宽阔温暖的怀抱里面,紧紧地,心中产生若是能一辈子这样那该多好呀的奢侈念头。

    哥哥,我的都是真的,真的一点都不辛苦哦,这次神诞日。

    比起刚刚来到的时候。

    舒服的在一片黑暗温暖之中,合上眼睛,莱娜的脑海之中,不成避免的掠过一幕幕记忆的碎片。

    那是她在刚刚来到营地的时候。

    作为狼人王的女儿,狼人族的公主,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疼爱自己的凡大哥,也要外出历练。

    第一次见到阿卡拉奶奶,第一次和那些实际转动着联盟这个巨大齿轮的修女教会,预言师组织见面。

    这样的自己,会不会被接受呢?那时候的莱娜,每每会不自禁的这样问着自己,内心旁皇。

    就像一个从封闭的村庄里,来到富贵的大城市,即将要接受严厉考官面试的女孩,没什么区别。

    虽然之后,获得了阿卡拉奶奶,以及众多修女预言师的肯定,赞识,甚至被阿卡拉定位她的继承人,可是,莱娜的心里反而更加旁皇。

    大家……应该都不会喜欢,不会期待自己的呈现吧。

    不竭的问着自己,莱娜最后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

    因为阿卡拉奶奶太优秀了,自己所处的这个继承人位置,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

    这样病弱的女孩,能像阿卡拉大人一样吗?能和她一样超卓,将整个营地打理的井井有条吗?能够和阿卡拉大人一样,领导着联盟走向辉煌吗?能够和阿卡拉大人一样,善待我们这些平民吗?

    谢天谢地,只要她有阿卡拉一半……不,哪怕是十分之一的能力,我就安心了。

    虽然大家没有明言,可是自双目失明,却培养出了一颗敏感内心的莱娜,还是感受到了无数这样的目光和念头,在自己的周围存在。

    自己是不受欢迎的,因为联盟有阿卡拉奶奶的存在,大家都依赖着阿卡拉奶奶,害怕他们的精神支柱离开,而自己的呈现,就像是让这股恐惧找到了宣泄点。

    如果莱娜不呈现的话,不成为继承人的话,那阿卡拉大人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们——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成能的,可是身为常人的他们,无法克制住这种不安,明知道是无理和任性,却不克不及不将这种压力,全部往一个弱的女孩身上抛去,然后找到另外一个理由法自己。

    这个继承人,还是兽人一族。

    营地简直是个种族的大熔炉没错,可是兽人族,对所有人来却是陌生的,是外人,就算认同兽人族的存在,可是其实不代表所有人,愿意让一个外人来担负他们的未来领导。

    是什么工具,让自己在如此冰冷孤独排斥的环境里,坚持下去呢?

    莱娜心中,逐渐浮现出了一道温暖的影子。

    是哥哥。

    在那些排斥,对自己的存在感到极度不安的念头傍边,莱娜逐渐地,感受到了改变。

    什么,那个狼人女孩,是凡长老的妹妹?

    在开玩笑吧,狼人族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凡长老的妹妹。

    固然不是亲妹妹,不过凡长老已经完全将她当作了亲妹妹一样看待。

    那样么……

    那样的话……

    并且凡长老还了,谁要是敢欺负他的妹妹,就将他全家发放到哈洛加斯去啃冰块。

    我今天也看到了,凡长老真是十分溺爱他的妹妹,明明在外头辛苦战斗刚回来,还是立刻抽出了一整天的时间,背着他的妹妹逛街。

    是,听还不远万里跑到第二世界给他的妹妹寻药。

    如果是这样的话……

    如果是凡长老的妹妹……

    或许也不是不克不及接受……

    究竟结果凡长老为联盟付出了那么多……

    怀疑他的妹妹,似乎有些不过去……

    没错没错,现在想想的话,她究竟结果是阿卡拉大人认同的人……

    就算她不靠谱,不是还有凡长老在吗……

    从那以后,莱娜感受到了越来越多善意的目光,呵护自己的士兵,路过的平民,以及投过来尊敬目光的冒险者。

    莱娜战斗,这些带着温和与敬意的目光,其实不是看着自己,而是在看向自己的身后,那个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自己的哥哥的身影。

    就算不在,哥哥那双宽大温厚的同党,也在随时守护着自己,正是依偎在这双同党里面,自己才能逐渐进步,慢慢地获得所有人的认同。

    并且,也获得了很多像如同亲人一般的温暖感情,温柔害羞,三句话不离大人的维拉丝姐姐,美丽悦耳,总是大哥哥大哥哥的喊着的莎拉妹妹,以及整天腻着自己的爸爸的西露丝,艾柯露,甚至连有着女王之称的莎尔娜,也认同了自己。

    这份呵护,即使粉身碎骨,亦回报不了,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也想成为哥哥的助力,想帮上哥哥,哪怕是一点忙也好。

    明明只是一份感激之情,可是什么时候……

    却变得更加奢侈,想要获得哥哥的……哥哥的更多注视和溺爱?

    是因为维拉丝姐姐,在耳边不竭唠叨着哥哥的事情。

    或是因为莎拉妹妹,总是对自己着哥哥的温柔?

    还是,已经习惯,眷恋上了那双时刻在身后守护着自己的同党,的温暖和味道?

    莱娜无法辩白清楚,爱的理由,可以是十分纯真,也可以是十分复杂。

    可是,这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以及下定了决心。

    维拉丝姐姐,琳娅姐姐,莎拉妹妹,就算是们,我也绝对不会让步哦,哥哥是属于我的!

    “在傻笑个什么劲呢,笨伯。”

    担忧着莱娜一个劲将脸埋在怀里,会不会闷气,我轻轻将她那张白净俏脸抬起,却发现上面满是笑容的红晕,不消捅着脸蛋,取笑道。

    “我才没有傻笑。”莱娜生气的将樱唇微微一撅,然后又噗嗤噗嗤笑了起来。

    “只是突然想起,维拉丝姐姐平时来探望我的时候,过的话?”

    “哦?”我大感兴趣。

    “哥哥想知道吗?”

    “想,固然想。”我拼命颔首。

    “那个真是……三句话不离大人哦,简直就想年咒一样,每次维拉丝姐姐离开后,我的脑子里已经被大人两个字给填满了。”

    “才……才没有那么夸张,真是的,来拿什么时候也那么坏心眼了。”

    自觉躺着也能中枪的维拉丝,羞红着脸凑了上来,慌慌张张的否认道。

    “哦?难道不是吗?原来我的维拉丝,在我不在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我,真是让人伤心。”

    和莱娜狡黠的对视一眼,我们开始一搭一唱起来。

    “才才才……才没有那回事!!”维拉丝晃着头,更加慌张和害羞了。

    “那老实,去和莱娜聊天的时候,有没有提到过我?”大家忍不住笑声,噗嗤噗嗤的看着显得越发无助可爱的维拉丝。

    就像害羞可爱的狗一样,让人忍不住挑逗了再呵护,呵护了再挑逗。

    “也就……就五句话里提到……提到大人一次。”

    维拉丝娇羞的比出五个指头,有点讨价还价的样子。

    “是吗?我记得可是三句哦,维拉丝姐姐不是常吗?撒谎是不对的。”

    莱娜甜甜的一笑,再次让维拉丝陷入混乱之中,慌忙重新比着指头,最后将四根葱玉细指,比在我的面前,害羞的紧闭双眼,大声呜鸣道。

    “四句……不克不及再少了,呜呜~~!!”

    终于,大家忍不住,顾不得周围所有人的怪异目光注视,哈哈大笑起来。

    “呜,们就知道欺负我一个。”

    才反应过来被作弄的维拉丝,羞涩欲绝的半捂着脸蛋悲鸣起来,然后鼓着腮帮,气呼呼的撇过目光,似乎在,我生气了,不睬们了。

    “起来,莎拉妹妹也是……”

    顿了顿,莱娜俏皮一笑,突然将枪口瞄准在一旁抿嘴直笑的莎拉身上。

    “咦咦咦?!!”